办公务就一定要形式主义吗?-激流网

要。

这不是我危言耸听,而是多少基层干部碰破头摸出来的游戏规则。你不遵守它,就玩不了这个游戏。

为什么?

是啊,基层为形式主义叫苦不迭,上面也多次发文要求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可就为什么整而不治、愈演愈烈?疫情当前,为什么不能克服形式主义,而“让基层干部把更多精力投入到疫情防控第一线”呢?

要解释这个问题,请先看本文标题的前三个字:办公务。

如果是办私务,还会形式主义吗?全心全意都嫌不够。

这里,我们发现了本案的第一个矛盾,姑且概括为“公权力掌握者对私人利益的追求和完成公务工作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对于公权力掌握者言,完成公务不是为了公共利益,而仅是实现私人利益的手段。那么,就像许多看重“文凭”胜过知识本身的当代大学生会选择“60分万岁”一样,公权力的掌握者们也会对公务工作采取形式主义的策略,不求解决实际问题,只图尽快把公务“打发”过去,以便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办私务当中去。

从上述矛盾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从基层形式主义盛行的程度看,我们大量的公权力掌握者都是一群奉行私利至上的人。他们不会对他们不关注的事情上心。

有人可能要问,既然你说搞形式主义对干部们是有利的,那么广大基层干部又为什么对形式主义叫苦不迭呢?

这里,出现了本案的第二个矛盾,姑且叫做“干部队伍中少数权力在握者和多数一线办事者之间的矛盾”,或者叫“干部中基层与上层之间的矛盾”。毕竟,不是所有干部都能被称为“领导”,有权力指挥别人办事的才叫领导,被别人指挥着忙里忙外、鞍前马后的只是基层干部(在中国古代,这一区别大概相当于“官”和“吏”,两者的地位是截然不同的。明朝末年的官员们可以贪污腐败、醉生梦死,但在驿站当差的李自成同志只能被裁回家,最后揭竿而起)。

能够从形式主义中获利的只有执掌权力的上层干部(或者用一个词,“官僚”),而多数在一线办事的基层干部由于直接接触群众、直面社会上的各种矛盾问题,反倒是更倾向务实的,他们希望解决实际问题。于是,我们就在疫情中听到了这样的抱怨:“前阵子,一天能收10多个部门的文件,都是安排防疫工作的,看上去好像都很重视,实际上没有一个文件、一个部门帮我们解决一个口罩、一瓶消毒水的问题(湖北某乡镇干部语)。”

关注这个问题的读者可能还听到过这样一句话:“形式主义是被官僚主义逼出来的。”换句话说,正因为上面搞官僚主义,下面才被迫接受了形式主义,不形式主义不足以应付官僚主义。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里,就出现了本案的第三个矛盾,可以叫做“官僚们增加政绩与减少责任之间的矛盾”。前面已经说到,官僚们办公务的主要目的不是促进公共利益,而是实现个人利益。而在现行的官员考核评价体系下,核心的指标就是“政绩”。也就是说,官僚们只有积攒了足够多的政绩,才能“官运亨通”,获得向上晋升的资格。而官场的基本游戏规则,就是按职务分配利益:职务越高,权力越大,待遇就越高,利益就越大。官僚们要想不断增加个人利益,就得不断提升职务,也就需要尽可能多地创造“政绩”。

官僚们是喜欢“政绩”的。另一个方面,官僚们又非常害怕“出事”。并非所出之事本身有多麻烦,而是出事之后,上级必来问责,这是最麻烦的。如果因为某事让自己背上了责任,辛苦经营多年的“政绩”就可能毁于一旦,升官立刻变贬官,心心念念的利益瞬间就化作泡影。当官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苦心钻营多少年,不但什么都没捞着,反而把已经有的全赔了。

所以,必须解决一个难题:如何既能高效地增加“政绩”,又能干净地撇清责任?

按常理,要增加业绩就得多干事,但多干事就要多承担责任,怎么可能兼顾?

难!

但莎士比亚说过,领导之所以是领导,必定有过人之处。这个难题,官僚们早就解决了。

答案就是“形式主义”。

如果真是办一件事算一件事的政绩,那么得到猴年马月才能升官。关键是,官位不会停在那等你,你不抢,别人就占了。最好是,办一件事算十件事的政绩,或者什么都没办,直接就来十件事的政绩。于是,大搞“形象工程”、“面子工程”、“政绩工程”就成了很多官僚的必修课,乐此不疲,不惜劳民伤财。于是,开会成风、文件如海、表格泛滥、材料堆积成山,基层头晕目眩、叫苦连连。因为,不以这么高强度的速率去下达指示、文件和任务,又怎么在最短时间内积累起足够多的证明自己“政绩”的材料?

既然有一堆下属,就把这些任务摊派下去(往往还要层层加码,搞“最全事项”、“最高标准”、“最严要求”、“最快速度”以及“不折不扣”),到了截止时间,再把厚厚的表格和材料收上来就是了,上级来考核看得就是这些。任务重,催得又紧,基层人力物力有限,根本做不到。但做不到也得做,怎么办?于是本该出门办的事就变成了坐在屋子里编材料,最终绞尽脑汁把材料编好了(造假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政绩”也就完成了。

至于问题有没有真的得到解决,那是无所谓的,官僚们照例不关心。

另一个方面,形式主义也是官僚们撇清责任的绝佳方式。因为,不管事情有没有真的去办、问题有没有真的解决,从形式上都有了,问起来也就有了底气:

“上级领导你可以看,这个事虽然出了问题,但我会也开了、文件也下发了、精神也传达了、工作也布置了,而且我提的要求比其他单位的都要高,材料都在这呢,还有照片,一件不少,都能证明。最后出了问题,我也没办法,那都是下面的XX没办好,我一定对他严肃处理,让他深刻反省!”

这样,来问责的人还能有什么话说?毕竟,大家也都是这么过来的,心知肚明。

事情办得好,是领导的功劳;事情办砸了,是基层的责任。这哪里是“形式主义”?明明是“实质主义”——官僚们拿到了实实在在的利益。难怪屡禁不止、愈演愈烈。

了解了“形式主义”的奥秘,也就能理解官僚们为什么都喜欢“粉饰太平”。其实,官僚们“粉饰”的从来不是“太平”,他们也不关心这天下是否真的“太平”。

他们“粉饰”的是他们自己:“粉”自己的政绩,“饰”自己的过失。

“粉饰太平”的真实含义是:看,我做出了多么多的政绩!看,我这里一点事都没出!快来提拔我吧!

“粉饰太平”不过是官僚们的邀功行赏、避祸保身之术。

官僚们关心的只有自己。

谈到这里,读者或许要问,照你这么说,那“形式主义”的问题是永远解决不了了?

答:似乎是。只要有官僚主义,就会有形式主义。因为形式主义不过是为了满足官僚的需要。

读者或许又问:那么,有没有可能消除官僚主义呢?

答:谁有权力去消除官僚主义呢?

读者头晕了。因为,只有掌握权力的人才能运用权力去消灭官僚主义。但是,这些掌握权力的人不就是官僚本身吗?靠官僚去反官僚主义?

官僚本身就是官僚主义的来源,不可能靠官僚去反官僚主义。

只有公仆能反官僚主义。

要想彻底消灭官僚主义,非得在一个人民群众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不可。这个国家的干部不是钻营私利的官僚,而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对他们的评价标准将不再是由GDP、一大堆材料和数据支撑起来的所谓“政绩”,而是人民的口碑,及对社会实实在在的贡献。他们工作的目的,是真正为了公共的利益,他们是真正的“公务员”。

只有真正的“公务员”,办公务才可能不搞形式主义。

小差不能开太久,发完了关于“形式主义”的感慨,也要回去加班了。这不,刚打开群,就收到了领导发来的会议通知:

“明天召开反对文山会海的会议,请办公室转发相关文件,做好会议纪要,各部门组织相关人员学习会议精神。另外,各部门要建立好减少台账记录的台账以备检查。”

赶紧下载查看了和通知一起发上来的文件,果然,后面带了五个附件表格。

这下,我也头晕了。

附: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在西柏坡召开七届二中全会,敏锐地提出了革命胜利后防范党员干部腐化变质的问题,做出了著名的“两个务必”指示:“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建国后,新生的人民政权与党内日益滋长的官僚化倾向进行了长期不懈、艰苦卓绝的斗争,最终出现了1966年夏的总爆发。在建国后领导人有关官僚主义的论述中,周恩来总理的《反对官僚主义》一文堪称经典,他列举了官僚主义的二十种表现,并就其中的关键者做了扼要的点评。此文发表在1963年5月1日“跃进号”万吨货轮触礁沉默事件之后,也是对当时交通运输部门中存在的严重官僚主义现象的一次深刻反思。

反对官僚主义

周恩来

(一九六三年五月二十九日)

官僚主义是领导机关最容易犯的一种政治病症。

官僚主义是剥削阶级长期统治的遗产。中国长期是封建社会,一百年来又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官僚主义更是有深远的影响。

官僚主义与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命令主义、事务主义、分散主义、本位主义、宗派主义,都是密切相关的。我们反对官僚主义,也就必须联系到反对这些主义。当然,不单单是这七种,但这七种特别突出。

官僚主义有各种表现,我现在把它分开来说。

第一种,高高在上,孤陋寡闻,不了解下情,不调查研究,不抓具体政策,不做政治思想工作,脱离群众,脱离实际,一旦发号施令,必将误国误民。这是脱离领导、脱离群众的官僚主义。

党的路线、政策再好,如果执行的业务部门给阻塞住了,那就是把党和群众隔开了。所以我把这种官僚主义列为第一种。这种官僚主义是领导者尤其是高级领导者必须时时警惕的。

第二种,狂妄自大,骄傲自满;主观片面,粗枝大叶;不抓业务,空谈政治;不听人言,蛮横专断;不顾实际,胡乱指挥。这是强迫命令式的官僚主义。

一个人站在领导地位,不虚心,不平易近人,自以为了不起、什么都懂,只要有这种思想并且在作风中表现出来,就危险了。这种人大概总是不去抓业务,觉得我是领导政治的,人家的话听不进去,觉得琐碎,也不研究人家讲话的内容,结果就蛮横专断,瞎乱指挥。

第三种,从早到晚,忙忙碌碌,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对事情没有调查,对人员没有考察;发言无准备,工作无计划;既不研究政策,又不依靠群众,盲目单干,不辨方向。这是无头脑的、迷失方向的、事务主义的官僚主义。

常有人说:“我做个辛辛苦苦的官僚主义。”好像这种官僚主义还能容许似的。我看,这种官僚主义也要批判。如果是个普通干部,忙忙碌碌,有时方向不大清楚,那还可以谅解。如果是个领导干部,怎么能容许他是个事务主义者呢?

第四种,官气熏天,不可向迩;唯我独尊,使人望而生畏;颐指气使,不以平等待人;作风粗暴,动辄破口骂人。这是老爷式的官僚主义。

第五种,不学无术,耻于下问;浮夸谎报,瞒哄中央;弄虚作假,文过饰非;功则归己,过则归人。这是不老实的官僚主义。

第六种,遇事推诿,怕负责任;承担任务,讨价还价;办事拖拉,长期不决;麻木不仁,失掉警惕。这是不负责任的官僚主义。

第七种,遇事敷衍,与人无争;老于世故,巧于应付;上捧下拉,面面俱圆。这是做官混饭吃的官僚主义。

第八种,学政治不成,钻业务不进;语言无味,领导无方;尸位素餐,滥竽充数。这是颟顸无能的官僚主义。

第九种,糊糊涂涂,混混沌沌,人云亦云,得过且过,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一问三不知,一曝十日寒。这是糊涂无用的官僚主义。

第十种,文件要人代读,边听边睡,不看就批,错了怪人;对事情心中无数,又不愿跟人商量,推来推去,不了了之;对上则支支吾吾,唯唯诺诺,对下则不懂装懂,指手画脚,对同级则貌合神离,同床异梦。这是懒汉式的官僚主义。

第十一种,机构庞杂,人浮于事,重床叠屋,团团转转,人多事乱,不务正业,浪费资财,破坏制度。这是机关式的官僚主义。

凡是机关大而人多的地方,必定要出官僚主义,这几乎成为规律了。那里的领导人即使精明强干,也会有官僚主义。因为那个机关本来不需要那么大,机构搞得那么臃肿,一定会有很多人不办事情,吵吵嚷嚷,很多事情在那里兜圈子,办不出去。把机关搞小,有事情一商量就解决了。

第十二种,指示多,不看;报告多,不批;表报多,不用;会议多,不传;来往多,不谈。这是文牍主义和形式主义的官僚主义。

第十三种,图享受,怕艰苦;好伸手,走后门;一人做“官”,全家享福,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请客送礼,置装添私;苦乐不均,内外不一。这是特殊化的官僚主义。

我们国家的干部是人民的公仆,应该和群众同甘苦,共命运。如果图享受,怕艰苦,甚至走后门,特殊化,那是会引起群众公愤的。

第十四种,“官”越做越大,脾气越来越坏,生活要求越来越高,房子越大越好,装饰越贵越好,供应越多越好;领导干部这样,必定引起周围的人铺张浪费,左右的人上下其手。这是摆官架子的官僚主义。

第十五种,假公济私,移私作公;监守自盗,执法犯法;多吃多占,不退不还。这是自私自利的官僚主义。

第十六种,伸手向党要名誉,要地位,不给还不满意;对工作挑肥拣瘦,对待遇斤斤计较;对同事拉拉扯扯,对群众漠不关心。这是争名夺利的官僚主义。

第十七种,多头领导,互不团结;政出多门,工作散乱;互相排挤,上下隔阂;既不集中,也无民主。这是闹不团结的官僚主义。

第十八种,目无组织,任用私人,结党营私,互相包庇;封建关系,派别利益;个人超越一切,小公损害大公。这是宗派性的官僚主义。

第十九种,革命意志衰退,政治生活蜕化;靠老资格,摆官架子;大吃大喝,好逸恶劳,游山玩水,走马观花;既不用脑,也不动手;不注意国家利益,不关心群众生活。这是蜕化变质的官僚主义。

官僚主义发展到这个程度,就严重得很了。一个干部、一个共产党员的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要有革命的热情,要有朝气、有干劲。革命热情一衰退,政治上就要蜕化了。

第二十种,助长歪风邪气,纵容坏人坏事;打击报复,违法乱纪,压制民主,欺凌群众;直至敌我不分,互相勾结,作奸犯科,害党害国。这是走上非常危险道路的官僚主义。

我举了这么多种官僚主义,分析不一定很科学,也不是说在一个机关中所有各种官僚主义都已经发生。但是,必须看到,官僚主义在我们执政的党内,在我们的国家机关内,的确是十分有害、非常危险的。在我们领导干部中,官僚主义严重的虽然是少数,然而,正如党中央三月一日的指示上所说,官僚主义的态度和作风已经给我们的工作造成许多损失,如果听其发展,不坚决加以克服,必将造成更大的危害。我们绝不能容许官僚主义再继续发展下去。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办公务就一定要形式主义吗?-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办公务就一定要形式主义吗?-激流网(作者:破折号。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