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链接:http://socialistreview.org.uk/453/superior-return-race-science

简介:这是一篇书介,介绍了种族主义在科学界的回归,打着科学中立性,寻求真理的旗号。

天赋优越?种族“科学”的回潮-激流网

许多人认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科学种族主义和优生学理论因纳粹暴行的恶劣程度与罪恶本质被揭露,而遭到巨大的冲击。但安吉拉•塞尼(Angela Saini)以最具法医风范的方式打破了这个说法。

首先,她向世人展示了纳粹受到当时英国上层学者的影响程度,这些学者在种族等级理论中为奴隶制和随后的罪恶殖民开脱。

在参观了神圣的伦敦大学后,我们来到了演讲厅和院系,其中部分院系仍以一些学科先驱的名字来命名,例如卡尔·皮尔森(Karl Pearson),一位曾经孜孜不倦地对皮肤色素沉着、头发类型等进行分类,用以定义不同的“种族”的科学家。

她解释说,尽管犹太人大屠杀在学院里引起的反感和在社会上其他地方一样强烈,但那些坚信人类物种应被细分为不同亚种的人并没有就此放弃。一部分人在隐蔽处待了一段时间,其他人虽换了部门和头衔,但却仍在悄无声息地工作着。而如今,这两类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遗传学,希望借此证明种族分级的正确性。

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从殖民主义和种族隔离的阴影中崛起的”新世界“里,本应没有所谓种族理论发展的空间。世界科学机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甚至起草了一份声明,致力于用科学反对种族主义。然而,自称种族科学的理论确实卷土重来了。

对塞尼来说,种族理论回归的关键原因在于种族的概念确实是诱人的。仅需粗略的观察就能发现,这个世界存在着巨大的不平等和不公正,而这似乎能够与种族的普遍观念紧密关联起来。在西方世界,肤色较深的人显然更加贫穷。

我们发现,每一项社会和经济指标上,这些人都排在最底端。

有两种不同的方式来解释这种规律。要么我们生活在一个受种族主义荼毒深重的社会,而那些被认为是“劣等”的亚种人受到了更低的社会待遇,他们也因此不得不承受更悲惨的个人命运;要么这个社会中的种族有差等是一个客观事实,而社会组织方式的不平等仅仅是事物自然秩序的反映。

赛尼在采访了斯坦福大学人口遗传学家路易吉·卡瓦利·斯福尔扎( Luigi Cavalli-Sforza)之后,说道:

“他完全没有提到,一些人之所以把人类分成不同种族,大多是因为这样做符合他们自己的政治和经济利益。他缄口不提殖民主义和奴隶制的历史,还有这两者是如何根深蒂固地塑造了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初的欧洲科学家们对于种族问题的看法。(而他自己也成长于这个年代)

“相反地,在他看来,种族主义不过是一种已被证实错误的科学观念。”

这种所谓的科学中立性,即无论多么令人不适也要坚持研究种族“真理”,有着非常现实性的影响。

在她的“黑药丸:为什么种族化药物不起作用”一章中,塞尼讨论了在非裔美国人中普遍流行高血压疾病是如何从一个带有种族色彩的贫困问题变为纯种族问题的。

引起高血压最通常的因素对所有人群都适用——饮食、压力和生活方式,并没有确定的证据表明是遗传因素所致。高血压疾病在英国和美国的黑人群体中尤其普遍,但是非洲农村地区的黑人却很少患这种病。

然而,美国的制药公司甚至已经开始销售专门针对黑人的药物,这似乎在暗示他们服用这类药物将会更有疗效,尽管压根儿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这一点,并且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种药物对白人患者不会起到同等的治疗效果。

这种视某些疾病为特定的种族专有或在该族群中更为普遍的认知,并不局限于大型制药公司,我们甚至可以在英国国民健康保险局的网页上找到这类说法。而一旦人们都这样认为,它就强化了关于黑人和白人之间有“本质差异”的假设。

这本书中,并非每一部分内容都像那一章有说服力。塞尼对欧洲种族思想起源的探索,受限于她对启蒙运动的肤浅理解以及社会形态的玫瑰色视角,而这种视角一度忽视了资本主义发展的一系列客观历史事实。

但千万不要因为开头就失去阅读兴趣了呀。

这本书的观点振聋发聩、发人深省,建议反种族主义者们广泛阅读。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天赋优越?种族“科学”的回潮-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天赋优越?种族“科学”的回潮-激流网(翻译:方硕、余小麦。校对:sindy。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