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揭露资本主义剥削-激流网

最近由韩国导演奉俊昊拍摄的电影《寄生虫》描绘了资本主义统治下的残酷生活,展现了贫困如何迫使人们为了生存进行斗争。

《寄生虫》是韩国导演奉俊昊刻画资本主义暴行的杰出作品。这部电影将黑色幽默发挥到极致,同时混杂了惊险和恐怖的元素。电影讲述了金氏一家人的故事,他们住在首尔贫民区的狭小地下室里,挣扎过活,从事着一系列报酬微薄的临时工作。

影片的开场白展现了金家每天为维持生计而奋斗的场景,包括父亲金基泽、母亲忠淑、儿子金基宇和女儿金基婷。他们做折比萨盒的工作来勉强过活,但老板还想用所谓产品质量不合格的理由剥削他们可怜的薪水。

政府雇员来到金家附近喷杀虫剂灭虫时,金基泽甚至催促家人打开窗户。“免费杀虫!”一家人被笼罩在有毒的化学物质中时,他激动的叫道。

突破点

在这种长久的折磨中,金氏父子看到了一丝希望。基宇学校的朋友给他安排了一份辅导朴家女儿的工作,朴家是一个富裕的首尔家庭。唯一的问题是基宇没有上过大学,尽管他有这个能力,但是家庭负担不起学费。这并没有难倒基宇,为了得到这份工作,基宇决定伪造学历和家世。

朴家住在首尔奢华的山顶社区里,房子里光线充足,非常现代化。与金家被迫居住的黑暗地下室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代表了两个阶级之间的巨大鸿沟。

目睹朴家的富有,基宇发现了机会。他开始密谋让他的家人都来这里工作,他们通过滑稽而巧妙的破坏手段取代了朴家其他家政人员。

随着金氏家族的计划越来越猛烈的展开,电影的节奏不断加快。很明显,这部电影的中心主题描述的是赤贫迫使资本主义社会的底层人民为了生存而互相倾轧。金家做着令人憎恶的事情,但这只是因为资本主义把他们推到了崩溃的边缘,而他们的生活依赖于资本主义。

相比之下,朴家看起来可能不错,但那只是因为他们有资本把自己装点的“很善良”。“她很有钱,但人还是很好,”金基泽评价朴太太。“她很好,因为她很有钱,”他的妻子忠淑纠正道。凭借巨大的财富,朴家得以超脱于生存竞争之外,体会从不向金氏家族开放的美好生活。

剥夺和腐败

我们看到的韩国是资本主义获得巨大成功的典型。“大韩民国”与其北方邻国形成对比,展现了“共产主义”的恐怖和韩国令人敬畏的高科技仙境。但是,任何马克思主义者都知道,资本主义迅猛发展的背后总是存在着剥削和剥夺——正是这种剥削让金氏家族深陷泥潭。

曾经的朝鲜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枷锁下几乎无法发展。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时,朝鲜仍以小农经济为主,生活水平很低。战后不久,南韩便完全依附于美国。它遵循美国的领导,依靠“自由市场”来提供发展。

当北朝鲜开始在计划经济的基础上快速工业化时,南韩并未遵从美国的建议,反而通过国家计划来促进经济增长。在此基础上,韩国经历了从贫穷的第三世界国家到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转型。

这种增长是由被称为财阀(chaebol)的大型国有集团的崛起推动的,这些集团完全主宰了韩国经济。这些财阀由韩国的精英家族经营,他们利用腐败和政府关系积累了巨额财富。当然,他们也要确保财富传给自己的子女。

寄生系统

在这种发展的基础上,一个新的工人阶级在城市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财富鸿沟打开了,不平等急剧增加。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一些财阀破产,韩国进入大规模失业时期。

这部电影暗示,这就是朴家富有而金氏贫穷的原因。金氏家族并非一直挣扎于生存的边缘,忠淑和基泽都说是因为自己之前失去了稳定的工作。

今天,韩国是一个矛盾激烈的国家。近年来,腐败丑闻、大罢工和扳倒政府的群众抗议不断冲击着国家的根基。

《寄生虫》暴露了那些在韩国社会底层的人被迫在极端的条件下劳作。它没有展示出工人阶级在克服这些困难的斗争中所拥有的组织和领导力量。相反,金家父子在单打独斗。尽管他们有显著的天赋和能力来从事极其艰苦的工作,但这场斗争造成了悲剧性的后果。

说到底,通过剥削致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和资产阶级,它们才是真正的寄生虫。


作者:安迪·索瓦克、坎伯韦尔和佩克汉姆   2020年1月28日

译者:杜平

校对:子牛

来源:https://www.socialist.net/review-parasite-shining-a-light-on-capitalist-exploitation.htm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寄生虫》——揭露资本主义剥削-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寄生虫》——揭露资本主义剥削-激流网

(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