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红十字会私吞了多少物资小老百姓不得而知,但吞归吞,理论上多多少少总该干过点实事意思一下吧。

然而中国的事情,原则不能,就是可以,理论上可以,就是不行。昨天,有网友爆光来自武汉红十字会的发货清单,上面显示来自各地捐赠的N95口罩,大多数竟然被分发到了一个专治不孕不育的莆田系医院,而接受发热病人的协和医院只发了3000个!这里面有多少利益链咱就不说了,先说说红十字会近几年的迷之操作吧。

2011年,拖欠大肚子女孩善款

2011年郭美美事件众所周知,就不赘述,再说一件:

2011年6月15日,东南网报道了“大肚女孩”苏田田的不幸遭遇后,龙岩市永定县多部门联合发出了“捐款倡议书”,同时由永定县红十字会开通了一个专门接收捐款的账号。事后,当地各界人士捐款共计5万元人民币,但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称:“新县里正在换届,目前卫生局长还没有到位,没有他的签字,我们不能转出。”所以,直到2011年8月15日(苏田田辞世后第35天),苏田田的父母才接到龙岩市永定县红十字会的通知,让其签收当地人士通过红十字会捐出的5万元善款,但是具体什么时候拿到钱,当地红十字会并未说明。

2012年,运尸费

红会近几年的迷之操作-激流网

2013年,张琪捐献遗体遭拒

11月11日,中国湖北枣阳一名白血病晚期患者张琪欲捐献遗体,却被武汉红十字会以“不提供上门服务”而拒绝。事件曝光后,当地红十字会干部方才赶往患者所在的医院进行安慰。

2014年,低价出租仓库给皮包公司

2014年8月19日财经网报道, 红会将投资1亿多元的仓库以90万/年的低价(市场价450万元)出租给一家疑似皮包公司,红十字会解释称,“为了解决经费不足,要挣钱养活员工”。养活月薪2.3万的12名员工吗?

2015年,免费体检猫腻

红会近几年的迷之操作-激流网

常德市红十字会中心医院以“免费体检”的幌子,用黑车甚至校车组织附近老人到医院体检,检出小病却夸大成大病,通过小病大治、采取恐吓式手段引导老年人购买药品和医疗服务。

2018年 云南版郭美美盗用救灾款购物

春城晚报9月17日消息,云南版郭美美——李艳萍在云南普洱市红十字会担任出纳的8年中,只要腰包里没钱,就填一张现金支票取出救灾款花,先后挪用247万余元,主要用于美容和购物。

这些只是众多丑闻中的一部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上网挖坟。

郭美美事件已经过去快十年了,早在2011年红十字会已经名誉扫地,中央下发文件要求其增加透明度和改革力度。可是几年过去了,红会里面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红会却还是那个红会。这不禁引起我们的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是中央的打击力度还不够大吗?还是说改革的方法出了问题?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中国红十字会到底是一个什么组织。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成立于1863年,亨利·杜南等五位发起者都是瑞士人,所以他们瑞士的国旗颜色颠倒了一下,就有了现在著名的红十字标志。这个组织从成立起就秉持绝对中立,只为救死扶伤,在一战和二战中拯救了无数濒临死亡的生命。在1917年和1944年分别获得了两次诺贝尔和平奖。后来,越来越多的国家在自己的领土上成立了红十字会,并遵守国际红十字会所倡导的七大基本原则人道,公正,中立,独立,志愿服务,统一,普遍。中国红十字会成立于1904年,建国后于1950年进行了协商改组,1952年恢复了在国际红十字运动中的合法席位,成为重要成员之一,中国红十字会属于官方机构,不受国际红十字会管理。

为什么中国红十字会丑闻屡出不止?

中国红十字会乃至中国慈善事业都是政府主导的,郭美美事件发生之后,红会就在政府主导下进行过整改,然而改出了什么效果上文可见。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团提出,中国应该把政府主导慈善变为辅导慈善,给民间社会更多的发展空间。“替代民间社会,不仅会破坏慈善市场的资源原则,还会酿成政府和民间社会争利,甚至导致慈善事业被腐败的官员所利用。”

然而,交给市场就够了吗?

英美慈善都交给了市场,红会照样爆出丑闻。有人在灾难之下热泪上头,自然有人在人群之中打小算盘,把慈善做成生意。乘着医疗产业化的东风先富起来大批(莆田系)私立医院,在本次瘟疫中集体噤声,不收治肺炎病人,甚至和红会勾结起来分医疗物资,这就是交给市场的结果。

不要再用“人民监督政府,政府监管市场”的逻辑套来套去了,人民自己就可以行动,本次疫情刚爆发,网上就成立众多线上志愿者群,联系对接湖北各个医院,为其筹备物资进行支援,或为一线工作者和其亲属进行心理疏导。

可见,在人群中,从不缺满腔热血者,但请丢掉幻想,自己行动,否则就会养肥了发国难财的人。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红会近几年的迷之操作-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红会近几年的迷之操作-激流网(作者:派大星。编辑:赫贫。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