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炼摔了腿,一般人是赶紧就医,一名局长何某却“别出心裁”,把自己摔成了“廉政勤政典型”——他谎称腿是加班时摔的,还拄拐参加了县上的党风廉政建设会议,大谈自己如何对党忠诚、严于律己,“戏”不可谓不足。只可惜假戏真不了,今年5月,这名大言不惭的“廉政勤政典型”被查出收受巨额贿赂。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这原是一句玩笑话,现实生活中,我们一些党员干部却也热衷暗自切磋“演技”,立人设、写剧本、当“戏精”。回顾2019年曝光的“戏精”官员,还有两个突出特点,一是对自己和家人“狠”,表现欲极强;二是善于伪装,隐藏得深,甚至演起戏来把自己骗。那么,今年有哪些官员贡献了“神级演技”呢?

立人设:骂干部也是套路

为自己塑造“耿直”人设,会“骂人”也是套路。今年,一则“县委书记当众发飙,训斥多名局长”的视频曾在网上热传,得到诸多网友点赞。视频中,主人公赣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宁都县原县委书记王四华,拿着喇叭对多名领导干部发飙道:“有人觉得县委县政府不重视我,不重视你,你当得了这个局长吗?你当了这个局长,你干了什么事?”引得网友一片叫好声。

没想到,这样一名一身正气的县委书记,私下却贪污腐败、被控受贿千万,令人心惊。

无独有偶,今年3月落马的山西忻州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晋原平,也是有表演型人格的主儿。去年底,晋原平在一次警示教育动员大会上痛批落马下属“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为何能如此胆大妄为,丧心病狂,甚至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然而三个月之后,他自己也落马了。

把“两面派”演绎得淋漓尽致的还有今年8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哈尔滨市中院原院长王克伦。

在担任哈尔滨中院院长的9年中,王克伦自称没有吃过下属一顿饭,没有为一个案件说过情。除了他的司机,全院干警都不知道他家住在什么地方。在其相继治理下,哈尔滨中院附近的“腐败饭店”一条街上多家饭店先后关门。

从严管理惹得下属告状、子女结婚没请一个同事……等细节仿佛勾勒出一副正派官员的形象。连王克伦自己都说,“控制自己就是控制别人,封闭自己就是封闭别人,所以我从一开始就给自己筑了一道‘围墙’。”可这样一个看似廉洁自律的官员,在退休后却被查处。可见“戏”演得再真,也无法蒙混过关。

开脑洞:官员每天演练“脱罪剧本”

先是家人的信用卡被盗刷3.5万元,接着支付宝里的3万多元也不翼而飞,银行里甚至还莫名其妙多出了一笔6万余元的贷款……日前,浙江省舟山市嵊泗县的一名犯罪嫌疑人发现身边诸多“怪事”,而负责该案件的公安局刑侦大队的黄凯只是说,“这些钱款已被公安机关扣押了”。

然而调查发现,原来这只是黄凯“自导自演”的戏码。因为买彩票欠下巨债,这名曾经工作出色的“刑侦之星”开始拿手中权力做“生意”。“利用给犯罪嫌疑人帮忙的借口向其家属要钱,这样资金就可以周转开,而且不用担心被催着归还。”屡试不爽的黄凯胆子越来越大,甚至以“扣押赃款赃物”的名义欺上瞒下,大肆侵吞犯罪嫌疑人的钱款,最终东窗事发。

有的官员不仅自己演,还“拖家带口”,甚至不挑“角儿”。在宜宾市叙州区李场镇,为了骗取财政资金,民政办原主任刘宗云竟然将妻子当做死者家属——重点优抚对象去世之后,相关补贴资金便会停止,丧心病狂的刘宗云借用妻子身份,在七年时间里迟报44名优抚对象死亡时间,骗得各类财政资金共计81.12万元。“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当时做这些事时,真是被金钱冲昏了头脑。”刘宗云悔不当初。

济宁市原市中区环境保护局党组书记、局长刘广河,甚至还给自己写了剧本,并且每天演练。今年4月11日,刘广河因举报被留置。然而面对讯问,坚持自己无罪的他显得“底气”十足,态度蛮横,令人生疑。

专案组很快就找到了原因。原来,刘广河自知其违纪违法事实早晚会东窗事发,自己亲写了几份编好的“剧本”,放在家中、车内、办公室里随身携带,每天都要熟读“剧本台词”,认真演练:“我这样做的目的是完成湿地项目建设,属于工作失误,我‘申请’给予我纪律处分,但不是犯罪,不能逮人啊……”

他将这套说辞视若珍宝,也正是因为有这本自圆其说的“剧本”,刘广河即使在被留置后仍然“底气”十足,态度蛮横,拒不认罪。然而铁证面前,再“完美”的“剧本”也摆脱不了虚构的事实。

真“戏精”:演起戏来自己都信了

《醒世恒言》有则故事,说官吏薛某于梦中化为鲤鱼,恰遇渔夫垂钓,明知饵在钩上,吞之必出大祸,但终于耐不住饵香诱惑,张口咬钩被钓,上钩后犹自嘲:“眼里识得破,肚里忍不过”。一些官员正如薛某,明知违纪违法,却难忍贪欲,甚至自我麻痹,做起“戏”来连自己都信以为真。

贪官们的演技-激流网庭审中,钱巨炎当庭反省,表示认罪、悔罪。

16岁上大学,25岁提拔为副处长,35岁成为当时省政府部门最年轻的副厅长,原本顺风顺水的浙江省财政厅原厅长,省金融控股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钱巨炎,却因违纪违法沦为阶下囚。今年初,钱巨炎案被媒体深入报道。

在大多数人眼里,尤其是在财政厅同事眼中,钱巨炎堪称“清廉”代名词,平日里不苟言笑,不收受礼金。但让大家大跌眼镜的是,看似作风正派的钱巨炎,私下却是“亲友”心中的利益运送源,利用权力为老友带去好处,再以亲人的名义接受老友“报恩”。

“我这是为在农村生活的姐妹考虑,为她们以后养老积攒点钱财,再说也只有两三个人知道。”贪欲的大门一旦打开,欲望就如洪水一样不断涌入,尝到好处的钱巨炎不断“自我麻痹”,一边扮演“清廉标杆”,一边安慰自己是为亲友“谋福利”,接着自己都信了,最终陷入以权谋私、利益输送的犯罪深渊。

曾任盈江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尹明海,也是自欺欺人的典型。12月24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了名为《腐殇》的纪录片,其中便提到,尹明海曾在2017年和2018年两次在盈江县老家组织景颇族原始宗教献鬼活动,成为“不信马列信鬼神”的典型代表。

“祈求我的这个职位平稳,坐稳了,还有下一步的升迁,都寄托在了鬼神这边。搞这个活动过程当中还把当地的群众、当地的干部都招过来,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也给组织抹了黑”。尹明海说。

还有官员长期混迹赌场,只赢不输,久而久之自己都把自个儿当作赌神了。四川省绵竹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冯军便是一个典型。

2009年7月起,冯军担任绵竹市委常委、副市长,分管交通、国土、工业等,和企业商人接触频繁。牌局要么设在酒店、茶楼,要么在商人游某公司内部,每次都是100元起翻,一晚上下来,冯军就能赢上好几万元。更让人瞠目的是,冯军打麻将时,偷牌、换牌、看牌,小动作百出,而老板们也睁只眼闭只眼,任其“耍花样”,成为彻头彻尾的“大赢家”。几年间,冯军通过打麻将收受游某现金达100万元。

像冯军这样自以为的“赌神”,实则是行贿者的猎物。牌桌上或许能够赢得满坑满谷,但必将彻底输掉自己的人生。正如2019年的戏精官员们,即便演技再高、隐藏再深,通过强力反腐,“两面人”的伪善面具都将被摘下。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贪官们的演技-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贪官们的演技-激流网(来源:廉政瞭望。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