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茅药业在淡出公众视野一年多后,再次被大众关注。这回,它得奖了。

12月21日,在由中国中药协会主办举行的2019中国中药创新发展论坛上,鸿茅药业获颁“2018年度履行社会责任明星企业”荣誉称号,鸿茅药业副总裁鲍东奇获得“2018年度履行社会责任年度人物奖”。

对,不是“痛改前非奖”,也不是“痛定思痛奖”,而是“社会责任奖”。

眼看它顶着2018年轰轰烈烈的“毒药”风波拿下此奖,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活久见”了(活的时间久什么事都可能见到)。

据观察,对于这个消息,绝大多数人是惊愕而愤怒的,是不接受的。接下来的正常反应自然是,这是个什么奖?评选依据是什么?

2019最讽刺:鸿茅药业获颁“社会责任奖”-激流网凤凰网的调查

有媒体(《炣燃科技》)联系到上述奖项的主办方中国中药协会,询问鸿茅药酒获得该奖项是否有标准可循。中国中药协会的一位工作人员回应称“有标准,但不方便透露”,并强调“这是我们行业内的事”。

中药协会当然明白公众在想什么,所以不忘补充说:“不要盯着人家的过去不放,我们就鼓励这种过去不诚信但现在诚信的(公司)。”

这套既无法解答关切,没有诚意,还槽点满满的回应,真的是认真的吗?

2019最讽刺:鸿茅药业获颁“社会责任奖”-激流网侠客岛官博发声“主要是他的过去太“辉煌”,我们盯一盯怎么了”

有人为协会辩护,称中药协会是行业内的利益共同体,不是官方机构,无非是各种中药企业交点钱,凑在一起,目的是把行业做大做强,人家内部评奖,自有规则。

恐怕这位接受采访的协会工作人员自己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回应说“这是我们行业内的事”,潜台词则是,“行业外的人没资格管”。

先不说此番辩解是否有理,即便这样,他也忘了,协会评的是“社会责任奖”,不是“协会责任奖”。

所谓社会责任,不全然包括但必然包括对消费者利益的维护,对社会信任的守护。我们不知道一个撇开消费者和公众关切的“社会责任奖”,如何能大言不惭地说出“这是我们行业内的事”。

我们也不知道,对于一家利用宣传广告中对药物、保健品和食品之间的模糊化定位来营销的企业;一家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广告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的企业;一家经历巨大争议后仅仅发了个企业自查“道歉声明”,顺便对产品质量做出简单说明,但对近十年上千次的违法行为只字未提的企业,协会又怎么好意思叫公众别盯着人家过去不放。

2019最讽刺:鸿茅药业获颁“社会责任奖”-激流网2018年的12月6日,内蒙古自治区优秀民营企业评选表彰领导小组拟表彰自治区优秀民营企业,名单中包括了鸿茅药酒。但鸿茅药业在公示环节遭遇舆情“攻势”,最终未能获选

当然,好不好意思,拥有光明未来的事业总是要好好发展的。所以尽管风波质疑不断,丝毫不影响中药协会对鸿茅药业的支持。

当年鸿茅药酒在风口浪尖上狼狈不堪时,中国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便毅然站出来力挺,称“传承270多年的鸿茅药酒是传统经典药方,在获批OTC药品时经过了严格的药品审批程序。”

但是,不过一周后,国家药监局就表示,正在组织专家就鸿茅药酒从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

也是这位房会长,在2012年归真堂因为活熊取胆的事被媒体批评时,主动站出来解围,说“取胆的过程中黑熊可以正常、平静地进食。取完后把管子去掉,给漏管消毒,熊吃完东西后就能去玩了。熊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什么异样,看起来还挺舒服”。还表示归真堂与中国中医药协会没有利益关系。

2019最讽刺:鸿茅药业获颁“社会责任奖”-激流网中国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熊取胆汁一点都不痛”

结果当晚中药协就在官网连夜发布更正声明:“经查,福建归真堂股份有限公司系我会会员,房书亭会长下午在媒体沟通会上表述有误。特此更正。”

归真堂后来没能通过IPO,但一直坚挺地活着,同样挺过风波的鸿茅药业,起死回生,广告陆续在多家地方卫视复播,据媒体报道,鸿茅药酒在零售终端的销量也从最低谷的20%回升到35%左右。

经历了这么多之后,站在台上领奖的鸿茅药业副总裁鲍东奇,也许会想起房会长在大会发言时所说的那句话:“只要我们中药企业发挥起作用,就能抵挡各种冲击。”

一波波的公众舆论冲击看似波涛汹涌,其实也很无力,一年前纵然能帮助谭秦东摆脱关押,但无法撼动更坚固的东西,谭医生最后也还是要向鸿茅伸出道歉的橄榄枝。

2019最讽刺:鸿茅药业获颁“社会责任奖”-激流网鸿茅“毒酒”事件最终以谭医生向鸿茅药酒道歉告终

但此文并非因对鸿茅药酒或中药协会怀着深仇大恨而写作,而是希望指出,这件事需要被认真对待,它的社会后果可能比我们以为的更严重。

一个行业、一个社会的健康运转有其基本的原则,这个原则叫做公平正义。

什么是公平正义?很简单,每个人(组织)得到它应该得到的而不受到侵害,每个人(组织)都有它生存的合理空间而不被侵占,同理,每个人(组织)得到它能得的而不去什么都占。

维系我们这个社会正常运转的,其实不止一套规则。商业利益、专业认可、道德评价,就是不同系统的事,也要遵循相应的规则,而正是不同规则之间的平衡,共同支撑起一个健康的行业和社会。

举例来说,为什么有些人天然反感娱乐圈中的“小鲜肉”,因为看起来他们获得了太多的社会资源和公众关注,连各种评奖也都是占据中心,老戏骨被挤得没有空间。

这就是商业规则倾轧了其他的规则。商业价值高的人,社会通过支付给他合法报酬,对他的价值作出了承认。

2019最讽刺:鸿茅药业获颁“社会责任奖”-激流网2018年5月17日,谭医生道歉后,鸿茅药酒表示接受道歉并撤诉,“毒酒”事件暂告一段落

但评奖活动的规则是另一套,包含专业认可和道德期待。要守护这个系统的规则,就要让符合这个规则系统中评价标准的人来获奖。

讨好资本是容易的,守护规则却是难的,如果一个人,仅仅因为他的商业价值而获得代表着专业认可的评奖,那么其后果,就必然是摧毁评奖组织的公信力和行业生态。

企业也是一样,逐利是它的天性,名为利往,所以它也有逐名的动机,有倾轧改变其他规则的动力。

近年来围绕各类品牌评奖现象不绝如缕,说明的确有不少行业协会和企业打得一手好配合。今年初,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便因为管理混乱、有偿发奖等问题,被民政部作出撤销登记的行政处罚。

行业协会是非盈利的中介组织,承担着制定行业规范、协调监督的职能,它的性质和功能决定了,其领域内的规则不同于商业规则,那些规则,关乎价值,关乎信任。

所谓的守护底线,也就是守护维系我们得以共同良好生活的各种社会规则。给挑战社会道德的企业颁予社会责任奖,协会得了利,企业得了名,看起来是双赢,但规则和信任,也是这样被玩儿坏的。

2019最讽刺:鸿茅药业获颁“社会责任奖”-激流网鸿茅药酒在“毒酒”事件后,依旧上榜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单位”名单

可惜魔幻的事情太多。在舆论批评鸿茅药业之际,还有一个不为很多人注意的消息。与鸿茅药业副总裁鲍东奇一同获得“履行社会责任年度人物奖”的,还有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

想起来了吗,就是那位靠行贿650万美元把女儿送进斯坦福大学的赵涛。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2019最讽刺:鸿茅药业获颁“社会责任奖”-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2019最讽刺:鸿茅药业获颁“社会责任奖”-激流网(作者:曲牙子。来源:南风窗。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