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双十一业务高峰期间,全国邮政、快递企业共处理邮(快)件18.82亿件,同比增长25.8%。双十二全天,邮政、快递企业共揽收邮(快)件4.01亿件,同比增长24.6%,再创历史同期新高。其间,全网运行平稳顺畅,基本实现了“全网不瘫痪、重要节点不爆仓”。作为物流重要支柱的一线快递员们,购物节的“狂欢”又是如何度过呢?

件太多,钱太少

凌晨五六点,北京城还未苏醒,快递员们紧张的卸货工作已然开始。几十位快递员形成人体传送带,把大大小小的快递按编号分到相应区域。即使他们的动作快而流畅,七米长卡车里的货物也需要卸一个多小时。卸货完毕,快递员再将自己片区的快递有序地放进三轮车中,这才开始送货上门。

送货上门,首先要快。李哥爬起楼梯像飞一样。有的居民楼虽然有电梯,但是等电梯太慢,小哥就先乘电梯到最高层,然后狂奔着一层层往下送货,滑倒摔伤了也得忍着。六层居民楼里住户少,一般每趟只有一两件货。这种楼没有电梯,几层楼爬上爬下,才能送一两件货,赚一两块钱。

保持送货速度的同时也要足够细致周到。有的老旧居民楼编号顺序复杂,快递员要准确记住住户的具体位置,不能送错。收件人不在家时,快递员要打电话确认能不能放在门口或其他代收点。假如对方要求快递必须交到自己手上,就必须反复确认对方在家的时间。送货安排本就紧凑的情况下,他们一个快递送三五趟碰不着人也是有的。

王师傅送的几乎都是没有电梯的居民楼。有一回好不容易爬上楼却没人在家,他打电话时却只得到收件人不耐烦的回复:“别放门口,你过一个小时再来送不就好了,一会没时间你就明天来送。”“那明天什么时候有空在家呢?”还没等王师傅问完,那边便挂掉了电话。

相较而言,送得最轻松的地方就是快递柜。但王师傅对快递柜是又爱又恨。租用丰巢的大箱、中箱、小箱分别要花四

毛、三毛五、三毛,由于柜子有限,他会提前在线上租柜子,付钱后两小时内如果不把货放进去,柜子就不能用了;假如收件人两天没有来取的话,还需要续费。“一个月租柜子就要不少钱,但是不租也不行,怕没地放货了。”

平日里,李哥一天的送货量是两百多件,双十二翻两倍,双十一要翻三倍。“四通一达”的情况都差不多,物流高峰期吃口饭的时间都没有,常常从凌晨忙到半夜。双十一期间,有一位快递员曾送货到凌晨两点,五点多马上又要到站点卸货,他索性睡在站点的货架上,将就着过了一夜,只买了瓶啤酒御寒。

外界似乎有这样一种看法:“双十一双十二快递员挣得更多,所以对他们来说是好事。”对此,李哥报之一笑:“你不能光看挣的啊,你看看我们费了多少力气。”同站点的一位大哥也直说:“没有哪个快递员愿意过双十一!”恐怖的货量催促着他们拼命奔波,这一趟还没送完,下一趟货又到了,工作二十个小时也很难保证送完当天全部的快递。这样加班加点工作得不到任何补贴和福利,挣到的钱只是不变的单价乘以送货数量。

处罚太狠,“黄莲”太苦

快递员们最怕出现丢件的情况。虽然把快递放在门口是收件人要求的,但快递被偷了要由快递员全额赔偿,只有数额巨大实在赔不起时,站点才会承担部分赔偿。李哥之前丢过一个五百块的件,“相当于爬多少层楼啊!”他感慨道。

顾客投诉也是一件头疼的事。张哥说:“顾客没收到货时直接找我们是最有效的,但是很多人想不到。直接投诉解决不了问题,我们还得被罚款。如果联系淘宝店家,店家的处理方法也是给我们投诉。到头来顾客的问题还没解决,钱又让平台罚掉了。”他们站点一个投诉罚50元,相当于大半个上午白干了。

李哥也说起他的一些见闻:“有人送货时只有老人在家,老人收完货却忘了,和家人说没收到,家人就去投诉,后来又打电话来说在家里找着了。还有一次我给一个熟客送货,莫名其妙就被投诉了,那个顾客还写了一大堆意见。客服反馈过来,我去问收件人,结果她才发现自己点错了,她要投诉的是另一家。”然而,多数快递公司的投诉都无法申诉,这意味着他们遇到这些事情只能吃哑巴亏,无理由承担罚款。

菜太咸,车太破 

虽然站点包吃包住,但快递员双十一双十二忙起来根本没时间回食堂。而且为了让快递员多吃饭少吃菜,站点食堂把菜做得很咸。李哥不习惯,平时也在外面吃,一个月吃饭得花一千多块钱。

比起菜太咸,更要紧的问题是安全保障的缺失。站点提供的三轮车没有“报废”的标准,能开就继续开着。比如李哥用的三轮车,很破旧,刹车不好,也没上保险。

“我们要赶时间肯定不太安全,只能自己多小心。”他说之前有人送货时和一辆摩托车相撞,快递员没怎么受伤,对方车主挂了彩,要赔偿三万多。那个快递员刚入职没几天,实在付不起,最后站点老板出了一万,剩下的由快递员赔偿。如果只是几千块以下的医药费,无论是自己受伤还是赔偿别人,都是快递员自费。

由于老板最初提供的小车太破,王师傅自己花两千多买了个新车:“这个还有手刹,前面也有挡风玻璃,之前那个挡风玻璃都没有,太冷了。”他还感慨说:“我们这行没有五险一金,发生事故没有保障。还是希望有工伤保险啊,现在要是出事了都没人管……”

工作辛苦,缺乏保障,这是“四通一达”快递员的常态。李哥坚持半年的主要原因是收入相对较高:“多干点一个月能赚六七千吧,刨去吃饭还有五千块,比一般工作多点。但是还是太累了,过完年不太打算干了。”

张哥之前在工地开塔吊,工资也是一月六七千,几年前来到北京当快递员。“四通一达多数没有劳动合同,快递员归加盟的站点老板管,和总公司关系很模糊。直营的快递公司有社保,送件单价也高,但是他们货比较少又不一定包吃住,最后到手的钱其实差不多。”和李哥一样,他也打算过年回家后不来了,“工作强度太大,时间长了受不了。”

据中华全国总工会新闻中心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300多万快递从业人员中,一线从业人员占已达210万人。对于消费者来说,双十一、双十二是“盖楼”、“剁手”的狂欢节。但对于数以百万计的快递员而言,他们不仅需要付出更长时间、更高强度的工作,还要被迫使用不安全的三轮车、被迫在按时送件的“红线”下各种高危操作、被迫无保障地面对各种风险、被迫接受无法申诉的多种惩罚。消费狂欢让平台得到了人气与利润,让消费者得到了实惠与便捷,同时也应当让快递员得到应有的权益与保障,让他们在寒冬中共享一丝温暖,赢得一份尊严。(肖圣圣 李子怡)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狂欢背后的快递员-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狂欢背后的快递员-激流网(来源:中工网。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