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洞县“封炉禁煤”:推广天然气,村民烧不起怎么办?-激流网

冬日用柴草或者煤炭烧火取暖做饭的场景,在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大槐树镇的南营村,可能会不复存在了。

12月以来,南营村开始对村民家中的炉台统一封禁,用水泥堵住炉膛,并没收村民家中的煤炭。如此简单粗暴,引发网友声讨。

封炉禁煤,侵犯了民众合法权益

在网友曝光的图片中,原来烧木材或者煤炭的炉灶,被水泥封堵得严严实实。对此,洪洞县方面回应称,并非强制举措,是和村民经过了协商。

但如此辩解明显存在问题。首先,在之前的爆料中,不少村民表示曾向上级反映未果。可见在推广清洁燃料时,封堵炉灶的激进做法,没有得到完全的民意许可。

洪洞县“封炉禁煤”:推广天然气,村民烧不起怎么办?-激流网被堵上的炉台,图源:新京报

再者,“有的甚至翻墙进到村民家里,强制给炉子堵上”的报道细节,当地直接承认了,自然谈不上自愿。

按照当地的通知,南营村属于洪洞县的禁煤区,未经入洗和深度洁净的散煤,燃烧后会产生很重的污染,这一点早已被研究证实,推广清洁燃料是大势所趋。

但强制封堵村民炉灶,甚至直接没收属于村民财产的散煤,不仅手段粗暴,其合法性也存在疑问。至于翻墙进院,更是直接侵犯了村民的私人领地。

打着环保治污的旗号,明目张胆地侵犯村民的合法权利,引发激烈批评也就不奇怪了。

洪洞县“封炉禁煤”:推广天然气,村民烧不起怎么办?-激流网没收村民存有的煤炭,图源:新京报

还得看到,当地采用激进手段强制推行煤改气,还只是散煤治理乱象的一个缩影。大气污染防治的考核压力,层层加码,传导到基层,导致各种罔顾底层民生,甚至突破法律的治理手段层出不穷。

如逼迫村民淘汰散煤,使用成本更高的清洁燃料。去年年底,河北曲阳县曾发布《我县拘留2名燃烧散煤用户》的消息,引发广泛争议。尽管后来当地宣称消息发布错误,但粗暴强硬的治理打击氛围,已经呼之欲出了。

再比如,盲目扩大煤改气的实施规模,甚至为了出成绩,配套设备没有到位就先行禁煤。同样是河北曲阳县,2017年年底,在煤改电工程没有按时完工的前提下,一些小学就提前拆除了燃煤的炉子,导致学生在寒冷的冬天只能在户外上课取暖,不少学生被冻伤。

治理散煤时的激进,引发的严重后果还远远不止于此。比如前几天,河北不少地方推广清洁煤后,出现多位村民一氧化碳中毒身亡事件。

报道提到的魔鬼细节,无论是没有进行安全提示,还是原有的炉具没有升级更新,都是改革配套滞后的体现。

这表明为了迅速达标,先改再说,就成了一种常见的基层自选动作。

抵触煤改气,还是因为成本太高

在南营村的风波中,当地官方人士无奈表示,翻墙进院是因为村民不配合。其实村民不配合不是因为觉悟不高,不知道烧散煤的污染后果,而是改烧天然气大大增加了经济负担。

按照南营村村民的说法,“过去烧煤,一个冬天的花销大约在1500元左右,最高不超过2000元”,改成天然气之后,“一个冬天按四个月计算,花费在4000到5000元。”

要知道,南营村所在的洪洞县,2017年全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才11178元而已。

此外,作为烧散煤的重灾区,农村的房屋结构和城市完全不一样,保温性能差,房屋结构不合理等等,也会增加煤改气的经济成本。

当然,不管是煤改气还是煤改电,增加的成本不全是村民承担,各地都出台了相应的补贴政策。补贴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壁挂炉、燃气灶具等设备;一是用电用气时的日常补贴。

洪洞县“封炉禁煤”:推广天然气,村民烧不起怎么办?-激流网

以北京为例,市区两级对壁挂炉设备购置费用的补贴在90%,村民只用负担极少的费用。2018年7月,北京的天然气价格上调之后,取暖用气补贴也随之提高,每方达到0.73元。

但煤改气、煤改电的补贴,不是全是由中央财政埋单,而是由中央和地方共同承担。中央补贴之外的资金缺口,只能由地方负担。

像河北、陕西下面的一些经济不发达地级市,财政基础本来就差,自然不可能采用一线城市的标准来补贴,剩下的成本只能民众消化。

洪洞县“封炉禁煤”:推广天然气,村民烧不起怎么办?-激流网

2017年一项覆盖河北、河南等四个省份八个城市的调研显示,有32%的用户在拿到政府补贴后,实际支出还是要超过2000 元。

所以在一些煤炭产地集中的城市,由于煤炭价格低,在煤改气之后,还是有不少村民偷偷烧散煤。对这些民众来说,有抵触的情绪也很正常。从大气污染防治的角度看,激进、强制地推行煤改气,本就有抓小放大(工业排放)的嫌疑,环保成本当然不该过分转移给他们。

补贴降低之后,如何避免煤改气反弹

此前发布的《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2017-2021)》提到,2019年北方地区清洁取暖率要达到50%。而根据国家能源局最新的数据,这一阶段目标已经实现。

这样的成绩,是政策高压的结果,它同样建立在大笔资金投入上。而煤改气、煤改电带来的经济压力,不仅仅增加了民众的支出,对地方政府同样也是不小的负担。

洪洞县“封炉禁煤”:推广天然气,村民烧不起怎么办?-激流网被丢弃的煤炉

根据2017年发布的《关于开展中央财政支持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试点工作的通知》,中央财政奖补资金标准根据城市规模分档确定,直辖市每年安排10亿元,省会城市每年安排7亿元,地级城市每年安排5亿元。

即便是同等级的城市,因为城市化水平、人口情况不尽相同,压力也千差万别。这就导致一些贫困地区,连基本的补贴都无法发放到位。比如2017年,12个北方试点城市的补贴资金到位率实际只有65%。但为了应付考核,一些地区一刀切激进禁煤,以此向上级交差。

可以说,围绕煤改气的种种风波,归根到底还是缺少合理的成本分担机制的结果。在南营村这样的基层农村,一方面大气污染防治的压力层层加码;另一方面,推广清洁燃料的经济成本被层层转移,最终底层民众成了利益牺牲者。

洪洞县“封炉禁煤”:推广天然气,村民烧不起怎么办?-激流网

值得一提的是,包括南营村在内,眼下煤改气引发的冲突局面,未来还会更加严峻。因为补贴并不是可持续的,在燃烧散煤被全面禁止之后,煤改气的成本又该如何分摊?

事实上一些地区已经开始减少补贴了。比如河北方面,在气代煤、电代煤三年运行补贴政策到期后,将采取逐年退坡方式降低补助,第一年退坡50% ,第二年退坡至25%,第三年市级不再补助。而石家庄方面,2018年已经对补贴标准进行过一次降级。

也就是说,补贴政策到期后,未来煤改气的补贴,将主要由基层负担。那么对于那些财力不充裕的地区,减少补贴,让民众多掏钱,几乎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了。

同样可以预料的是,随着补贴减少,民众烧散煤的冲动也会越来越强。

因此,无论是从减少官民冲突,还是从大气污染防治的长远角度考虑,在禁煤之外,必须有更合理更长效的成本分担和利益补偿机制。

将推广清洁燃料当地方政绩,采用蛮力或者激进的手段推行,把民众当做改革牺牲品,无视民生冷暖,恐怕最终只会适得其反。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洪洞县“封炉禁煤”:推广天然气,村民烧不起怎么办?-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洪洞县“封炉禁煤”:推广天然气,村民烧不起怎么办?-激流网(作者:熊志。来源:今日话题。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