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原载于一个“方城故事”的公众号,但发出之后即遭到“投诉”被删除了。

其实这篇文章并没谈什么出格的话题,言辞也足够温和,但还会被“投诉”,那就很明显,是方城那个地方有些人不能容忍这篇文章,不希望大家看到这篇文章。那就应作者所托,把此文发在这里吧。说不定还会让更多的人知道这篇文章,知道方城这个地方呢。

方城的托教怎么治?

有老乡在后台给我留言,说方城的托教太厉害了。前一段县里好几个部门联合整治校外托教班,都特么走过场儿,搞形式,说是要整改关停,其实检查之前那些托教班都知道了,好多提前就停了。然后所谓检查也是一阵风,风声过去了,有关部门也就完成任务了,托教该办还办,根本没受什么影响。希望“方城故事”能写写这些问题,替老家的小学生家长们说说话,呼吁政府重视起来,整治“黑托教”,给小学生和家长减轻负担。

从河南方城看中国普遍存在的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激流网

有人甚至还给我提供了不少线索,什么一校门口老曲艺厅、老电影院那一片啊,龙城小学东边杨树底(按标准方城普通话,这个字念dia)那一片啊,五小后面农贸路那一片啊,哪哪哪办的都是托教,挂牌子的不挂牌子的,都是学校老师跟外面人合伙做生意,“坑”家长钱,等等。

从河南方城看中国普遍存在的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激流网

首先要感谢这几位在后台给我留言的老乡啊不管怎么说,我这个“方城故事”才开讲没几天,也没几个粉丝看,发文章还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竟然承蒙你们几位看到了,还把这里当成“市长信箱”一样留言“反映问题”,真是极大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啊

其实以前回方城,就有不止一个朋友给我说过这个话题。说你也别整天搞那种远在天边的“大事”了,就说说咱方城普通老百姓关心的这种近在眼前的小事儿吧,听那意思,似乎方城的托教早就让学生家长们深恶痛绝很不满啊。

但我说,不写。

为什么不写?

因为我觉得小学生托教班这种事儿挺正常,挺合理的。人家办个班帮你接送孩子,还辅导你家孩子写作业,免除了你的后顾之忧,无非挣个辛苦钱,又不是贪污受贿和敲诈勒索,为什么要断人财路啊?

你想想啊,如果学校门口都没有了托教班,那些家里有爷爷奶奶专门接送孩子的当然没问题了,可那些家长都要上班又没老人按时按点接孩子的呢?他们的孩子下午四点半放学了怎么办?你能放下工作跑去接孩子吗?

举个例子啊,前一段南京教育部门搞素质教育试点,大刀阔斧给学生“减负”,但却惹出了一档子“南京学生家长被逼疯了”的舆情。为什么?不说砍掉作业、取消考试、不准上课外辅导班这种事儿,就单单“减少课时,下午3点放学回家”这一个政策就让学生家长不得不“疯”!有几个家长能整天不用工作不用挣钱,下午三点钟就早早地站在学校门口等着接孩子?

更何况,你即便跟领导或老板请会儿假先把孩子接回家,但孩子的作业谁辅导?一二年级的还好说,五六年级的呢?问问现在还有多少家长能轻轻松松地辅导孩子的作业?即便你有那个本事还没忘自己小时候学过的东西,你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吗?

所以说,有些问题你想着好解决,其实你的想法脱离实际,或者具有片面性。看着表面问题解决了,其实又会衍生出来一个深层次的矛盾。或者说,你有条件不用考虑那些问题,但别人不见得都能象你一样具备这种条件。就像咱们方城那些托教班,你说它“黑托教”也罢,既然存在,就有它存在的合理性。你真的把它全部清理了,我敢说那些清理它的工作人员中就有人自己的孩子立马没法办!

当然朋友也给我讲,不是说一个托教也不让有,关键是很多托教本身就是学校老师自己办的,或者是与校外人员合伙办的,他们上课时该给孩子讲的不讲,该给孩子辅导的不辅导,就是把自己本来该承担的责任转嫁给家长了,逼着你再花钱上他的托教班才能“吃小灶”。

——说实话,这个锅我觉得也不能完全让老师们背。

首先,朋友说的这种现象一定会存在——就是个别老师“逼”着家长给孩子报托教班的事儿,但也一定不会是普遍现象,我相信老师们再缺钱,也不会都成这样的——就像手术台上会有医生趁火打劫,收了红包再继续手术这种极端现象一样,会有,但这一定是个别的,大部分医生护士不至于如此,还是治病救人讲医德的多。

其次,你说老师们不尽职责,该讲的不讲,该辅导的不辅导,但这也有个大前提不能忽略——现在一个班的孩子有多少啊?老师能讲的过来、能辅导的过来吗?

我上学时,我们一个班就四五十个学生,那时候,有什么听不懂的,老师一定是反复讲,包括给你“开小灶”,因为他能讲的过来呀!只要你愿意学,找老师问,基本上还没有哪个老师不愿意给你辅导,包括当时很让人烦的、背后偷偷骂过的那些老师。但是现在呢?——我家老二今年上小学二年级,她们班116个学生!

116个学生啊!这可是正规的在县城里条件还不错的公办小学,三个学生挤一张课桌,密密麻麻排红薯母一样,我想想都替她们老师头疼。真想不出来这些老师平时怎么管理这一百多个活蹦乱跳的小孩子。如果换做我是老师,说实话,我都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记准确这116个学生的名字。在这种情况下,讲课一遍过,会不会也就那样了,这不是很正常吗?

今年开学那几天我在家,在学校门口接孩子放学时碰见一个喊三哥的邻居,他孙子跟我家孩子一个班。他看见我就说,你会写东西,可写个材料反映反映这一个班116个学生的事儿!按国家要求这不是不允许的吗?为啥学校还这样弄,省里来检查了他们把一部分学生弄走,检查一走还是人挤人。咱家就在这学区住,可有好多就不在这住还在这儿上学,你可反映反映他们?

我说,我不写。

我也想让自己的孩子能宽宽松松地坐在教室里,至少写作业时能坐姿端正不要斜着身子胳膊撞胳膊。可是,如果严格按国家要求来,一个班的学生不超过45个,咱的孩子是坐的舒服了,可那些家在农村但大人在城里打工、做生意,跟着父母在城里上学的那些孩子怎么办?你总不能不让人家上学吧。

当然,你可以说那些家不是城里的农村人带着孩子回他老家上学啊。反正哪儿都有小学嘛。为什么非要在城里挤占有限的教育资源?可是,现在农村只靠种那二亩地不出来打工能行吗?大人出来打工把孩子撇在村子里跟着老人当留守儿童能行吗?这些年,咱听到的农村留守儿童出现的各种问题(甚至是不幸)还少?何况,即便孩子的爷爷奶奶能替爸爸妈妈在家管好孩子,但教育资源越来越集中,农村的小学还有几个人上?谁家不希望把孩子带在大人身边、能在城里好一点的学校上学啊。

再说深一点,是谁鼓励农民进城?是谁在农村兴起那种不进城买个房那就连媳妇儿都不会跟你过的观念?难道不正是有人故意在潜移默化中“逼着”大量农村人进城生活,好做“刚需”来接盘那一栋栋烂尾楼继续维持高房价的吗?

当然,你可以说这是房地产商逐利有意为之。但,畸形的房地产是谁造成的?住房产业化难道跟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这些都是老百姓造成的吗?

所以,即便一个简简单单的托教现象,也不敢去追根问源。如果真的深挖,那它形成的原因,一定不是“黑托教”、老师、学校和外来学生的问题,最后一定是跟很多社会问题、社会矛盾一样,最终成了老百姓常说的那句笑话,“冤有头,债有主,出门右转是政府”了。

难道不是这样吗?如果没有教育产业化,如果没有把什么都可以当成生意来做,并且不管黑猫白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的社会风气,那些老师们放着受家长尊敬的“园丁”不做,会整天想着去办个托教班挣那点外快?你特么的当官的可以用手中权力捞钱,交警可以上路查车敛财,医生可以卖药提成,各行各业都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当个小学老师就会教个书,难道就不能办个托教班增加点收入?我特么的辛辛苦苦担惊受怕一个月,还不如你教育局长喝场酒的钱多呢!

所以,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即便你的孩子有人接送,即便你的孩子你自己就能辅导功课,即便托教和老师有多少问题,责任也不在他们。在这个社会大环境中,他们跟大多数学生家长一样,都无力改变自己的现状,都只能随波逐流。咱没必要“底层互害”,更不要上了有些该负责任的人故意转嫁矛盾“挑动群众斗群众”的当。

其实,这些问题并不是不能解决,却需要社会的管理者来承担起责任。

郑州的社会管理者就承担起了这个责任。

从今年的10月8日起,郑州的郑东新区在省会率先启动了中小学午餐配送、课后延迟放学由学校托管的服务。

具体做法是,在郑东新区所有公办中小学校,中午孩子不用接回家,在学校吃饭、午休。本着家长自愿的原则,午餐收费标准是按照小学生每人每餐12元、中学生每人每餐15元收取。有条件的学校升级改造学校食堂自己供应午餐,没有学校食堂的,由政府面向社会公开选拔中小学集体配餐企业。按照营养和卫生标准,由这些配餐企业统一给学校配送。

学生在校吃过午饭,在教室做室内操、看课外书进行午休。

课后延时放学由学校托管的服务,则是对所有学生免费。

具体做法是,下午4点放学,但家长不用去接,学生在校内延时托管,由老师组织搞课外活动,辅导作业。小学延时到5点半,中学延时到6点半。这个时候家长也都下班了,可以去学校接孩子回家了。

这个做法不仅仅是在郑东新区,而且已在郑州推开,规划到明年春季开学时,要对郑州的所有县区公办义务教育阶段(也就是小学、初中)的学生全覆盖,让中小学生家长彻底免除后顾之忧。

没人接孩子?没人辅导孩子作业?不得不花钱上托教班?——这不就把大多数家长发愁的这所有问题都给解决了!

这个情况最早是郑州的一个朋友告诉我的。说这是刚从杭州市长调任郑州市委书记的徐立毅到郑州后,在教育系统调研实施的第一个手笔。

徐立毅是今年6月份才到郑州的。

据朋友讲,徐立毅在一个内部讲话中曾说,他在杭州的时候,年底去慰问困难户,问家里面有什么困难,家长没讲生活上的困难,只说小孩要上培训学校,费用很贵。徐就问:为什么要去?学习的事儿学校不能解决吗?家长说老师打电话给他,意思是学生成绩已经不行了,必须去参加培训,必须到指定的培训机构里面去,不培训的话,学校里面跟不上。徐感到很吃惊,认为“这个意味着学校的教育责任,已经转嫁给社会了,学校已经成为一个考试平台,书读的好坏是要靠培训机构来解决,分数的多少是学校考试,那还得了?!”所以他就要求杭州教育部门解决这个问题,整治这种畸形教育、扭曲教育。

朋友说,徐到郑州后在教育系统调研,发现这个问题同样存在,甚至更为突出,所以就从课后延时服务开始着手。这样既能缓解城市交通压力,又可减轻家长接送孩子的负担,自然也就解决了把教学责任推给校外托教的问题。当然校长和老师工作负担加重,肯定不愿意,那就做好教师的工作,给教师一定的报酬,由各级财政买单。

说实话,朋友刚给我讲这个事儿的时候,我嘴里说这姓徐的做的好,但心里并不太相信。因为这朋友本身就是郑州宣传口的一个领导,他的本职工作就是给大领导吹喇叭的,难免言过其实有水分。

但是后来我在一个朋友群里看到又有郑州的朋友谈到此事,这才留意起来。

从河南方城看中国普遍存在的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激流网

于是我专门为此事打电话问郑州的另外两位朋友,他们都是普通工薪阶层,而且正有孩子上着小学初中,电话里一印证,确实如此。

实话实说,现在的当官的,是很难有几个能被我认为不错的,但你别说,人家徐立毅做的这些就真不错。

我就想,如果这徐立毅能到咱们方城当县委书记,那咱方城的学生家长不就有福了?

当然,人家是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副省级的领导啊,哪会来咱方城当这正处级的县委书记?

但是,咱方城的父母官们,难道就不能学学人家郑州市委书记,向领导看齐,给咱方城老百姓干点好事儿?

做这种事儿,当然不如建个时代广场,建起来什么富丽堂皇的“四馆两中心”更立杆见影,彰显政绩。更不如修几条宽阔的马路、创个什么“文明城市”更能快速提升城市品味。因为这种好处都是眼睛看得见的,容易得到上级领导肯定的。而像徐立毅那种做法却只是让老百姓得到好处的,是长期的、隐性的,现在的当官的,能不这样急功近利的还真不多。

不过话又说回来,当官不就应该为人民服务吗?不是说,“金杯银杯,都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吗?

我相信,咱方城的老百姓也都是知道好歹的,如果真有哪个领导在方城为官一任,做过这种事儿,那么即便以后他走了,甚至说不好听的,他下台了,进去了,不管别人咋评价他,咱方城老乡们一定还会说,你看还是人家谁谁谁,虽然贪是贪点儿,但不管咋说,人家还是给方城办过好事儿滴……

方城老乡们,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从河南方城看中国普遍存在的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wind_1917 

从河南方城看中国普遍存在的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激流网(来源:方城故事。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