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美国、英国、法国等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工人罢工,或者在经历一段时间的低潮后出现惊人增长,或者把斗争矛头直指新自由主义政策,或者要求实行替代现行资本主义制度的“新政”。社交媒体在罢工动员和组织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一些大型跨国公司的各国员工举行了联合罢工,许多罢工把维护土著人的民族权益作为斗争目标。但是目前发达国家工人阶级的国内国际团结薄弱,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政党在工人罢工中的作用有限,斗争的政治要求还不高,这说明各国工人阶级迫切需要增强政治意识,加强国际国内团结和工人阶级政党建设。 

2018年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就业形势好转,失业率下降到比较低的水平,工人阶级的斗争意识有所恢复,各国工人进行了持续斗争并多次取得胜利。尤其是主要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和英国的工人阶级掀起了罢工高潮,矛头直指资本主义制度和新自由主义。总起来讲,2018年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罢工运动呈现出一些新特点,证明了各国工人阶级在思想上行动上并没有放弃对不平等不公正的资本主义制度和资产阶级政权的反抗;彰显了工人阶级团结一致、集体斗争的强大力量,表明了全世界工人阶级团结联合的必要性;显示了先进的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对工人运动健康发展的迫切性和必要性。

2018年发达国家工人罢工的主要特点

1.社交媒体成为组织工人罢工的重要平台

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社交媒体的发展,不仅对人们的工作与生活带来了巨大影响,对工人阶级的组织和斗争方式也带来巨大影响。在2018年美国工人的罢工中,社交媒体在罢工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除了酒店工人的罢工之外,其他的罢工斗争都不是由传统的工会组织发起的。比如,美国各地教师的罢工的组织者和发起者是Facebook(脸书)的群或者是Facebook群与工会组成的临时联盟,谷歌员工的罢工则是通过社交媒体和一个特设小组组织发起的。[1]

社交媒体在罢工运动中的重要作用在美国西弗吉尼亚教师罢工中表现得尤为突出。西弗吉尼亚州是美国最穷的州之一,该州教师的收入在全美50个州中排名第48位。教师们对州长签署的加薪2%的法案非常不满,决定集体罢工进行抗议。罢工从当地时间2018年2月24日开始,仅仅用了9天的时间就取得胜利,实现了全州教师工资提高5%的罢工目标,这是该州历史上教师最大幅度的涨薪。而且该州全部55个县的教师全都参加了此次罢工,这在该州历史上是第一次。如果没有社交媒体,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出现的。可以说,社交媒体是这次罢工迅速取得决定性胜利的关键。

2017年秋天,西弗吉尼亚州的两名教师艾米莉·科默和杰伊·奥尼尔发现教师们的生活支出在不断增加,尤其是由于医疗保健费用的提高,教师们的总体收入实际上减少了,但教师们对教师联合会的兴趣下降,加入教师联合会的意愿不高。于是,两人在Facebook上建立了“西弗吉尼亚公职人员联合体”群,为学校教职员工和其他公职人员提供一个缓解压力的平台。随着群成员人数的增加,两人又找了很多同事担任群管理员,对每一位申请入群的人进行严格审核,确保他们真的是公职人员而不是旁观者或者冒名顶替试图入群来进行“分裂”活动的人。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只能通过邀请才能加入的群从几百人猛增到2.4万多人,而西弗吉尼亚州的教育系统总共只有35万名员工。[2]

这个群成了制定和宣传罢工计划、策略的重要平台。群每天派代表到国会大厦去收集各种各样的信息:谁说了什么、谁提了什么议案、议员关注什么等,然后在群里分享这些信息。起初,这个群主要是一个表达感情、分享信息的地方。但是,随着群人数的增加,以及教师和其他公职人员的情绪越来越高涨,群模因开始被印在T恤衫上、抗议标语上、Facebook公共页面上等,有的还变成了迅速传播的“西弗吉尼亚病毒”。当州长签署加薪2%的法案后,教师们强烈不满,举行罢工抗议的呼声很高,群里组织群员就是否举行罢工进行了投票,并根据投票结果决定举行罢工。于是,这个群就成了一个组织中心、模因工厂和政治引擎,成功组织数万名员工进行了罢工斗争并最终取得了胜利。

2.工人运动在持续低迷后突然高涨

2008年发端于美国、之后席卷全球的国际金融危机使资本主义各国经济遭受重创,失业率高升,工人阶级处于更加弱势的地位,工人运动低落,处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最核心地位的美国的工人运动更是降至历史最低点。

20世纪70年代美国工人超过1000人的大罢工年平均为288次。根据美国劳工局统计,1971年美国有250万私营部门的工人参加了罢工。[3] 到80年代,大罢工减少到年平均数为83次。在最近的10年里,美国工人的罢工次数更是明显下降,平均每年大罢工只有13次。2009年,由于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美国失业率飙升至10%,全国大规模罢工次数降至历史最低点,全年只有5次。2017年,美国私营部门的工人大规模罢工也只有7次,参加人数只有2.5万人。

就在人们以为美国工人阶级已经失去了斗志,失去了团结起来进行集体斗争的思想意识时,2018年美国工人阶级罢工突然出现惊人的增长,教师、酒店员工、谷歌员工等都进行了大规模的罢工。2018年2月,美国西弗吉尼亚州2万多名教师和学校员工走出校门,进行罢工;之后,俄克拉荷马州有至少2万名教师罢工,亚利桑那州有4万多名教师和学校员工罢工,科罗拉多州、肯塔基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的教师也进行了较小规模的罢工。全国范围的教师罢工赢得了家长和学生的大力支持。罢工教师明确表示,他们罢工不仅仅是为自己,而且也为学生。教师们要求增加学校经费,以减少班级规模、修复破旧的教室以及更换过时的教科书。9月,芝加哥26家酒店的6000多名员工举行罢工,要求所有酒店员工全年享有医疗保险。10月,波士顿、底特律、火奴鲁鲁和旧金山等8个城市23家万豪酒店的7700多名员工举行罢工,要求增加工资,提高工作安全,增加工作保障措施等。11月,15000名医务人员,包括放射科技术人员、呼吸治疗师和药剂师等,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旧金山分校、圣地亚哥分校、欧文分校和戴维斯分校进行了为期三天的罢工;有24000名其他工会的会员,包括卡车司机、园丁和厨师等举行了同情罢工。11月1日,因不满意公司对高管性骚扰事件的处理,大约2万名谷歌员工进行了罢工。[4]

3.要求实行替代现行资本主义制度的“新政”

近年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越来越认识到他们有权决定自己通过劳动所创造的全部社会财富的使用,认识到无论是工业、制造业,还是医疗和服务业、交通运输业,都应该为全社会的利益服务,而现行的资本主义制度只为资本家攫取高额利润服务,只为少数富人和权贵服务。因而在罢工斗争中,罢工者提出了实行新的政治制度的要求。2018年,英国工人阶级在这方面表现得非常突出,各行各业的英国工人联合起来游行示威,斗争的矛头直指现行的只有利于资本的社会制度,强烈要求改变现行的制度,实行“新政”。

2018年5月12日,英国劳工联合会议组织3万多名工人走上伦敦街头进行游行示威,“为争取建立一种替代制度而斗争”,要求“实行有利于劳动人民的新政”。[5] 示威者来自各行各业和不同工会组织的总部及分支机构,主要是制造业工人、运输工人、商店和零售业员工、教育部门工作人员和地方政府工作人员等,他们一大早乘坐长途汽车或者火车从英国各地赶到伦敦。游行队伍从维多利亚路堤出发,穿过伦敦市中心,最后在海德公园集会。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和各大工会的领导人都在集会上发表了演说:“今天的游行是为了维护工人的权利,是集体斗争,但更重要的是,这是一场宣言,宣告我们将为实现社会正义而随时斗争。”[6] 英国革命共产党(马列)也参加了这次游行活动,它在为这次游行所印制的传单上写着:“工人阶级必须在社会的各个领域发挥领导作用”,“必须实行新的经济运作方式,发挥工人组织和工人阶级的作用;必须自觉地与阻碍工人阶级行使权利来解决社会问题、改变经济方向的势力做斗争;必须更新观念,为建立新型治理方式、新型政治形态、新型生产关系而斗争。只有这样,才符合现代化的社会生产和社会存在。[7]

4.反对实行新自由主义政策

自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以来,新自由主义一直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占主导地位,使各国工人阶级遭受了更深更重的剥削。随着工人阶级日益认识到新自由主义的实质,他们对新自由主义的斗争不断增强,这方面2018年法国工人阶级表现得非常突出。

法国铁路工人是法国最有战斗力的劳工群体,有着长期集体抗争的历史。2018年3月14日,法国政府制定了新自由主义立法计划,决定废除铁路工人的特殊地位,为法国铁路私有化立法打下基础,引起法国铁路工人的强烈不满。此前,公务员工会已经在2月22日进行了罢工和示威,抗议政府冻结公务员工资并裁减12万个工作岗位的计划。在这种背景下,法国多个工会包括较温和的全国自治工会联盟和工人民主联盟以及更具战斗力的法国总工会和“团结、联合、民主”工会铁路分会联合起来,协调行动,制定了罢工计划,在4月3日至6月28日期间举行持续性罢工,每隔3天罢工2天,共计罢工36天。[8] 3月22日,法国铁路工人和公务人员举行联合罢工,对总统马克龙的新自由主义计划进行了有力的反击。[9]

5.大型跨国公司的各国员工举行联合罢工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不断发展,跨国公司作为资本主义的行为主体日益成为国际经济的主角,大型跨国公司在各国经济增长和发展中的关键作用越来越明显。但是,为了追求最大化的利润,跨国公司对工人的福利和健康越来越漠不关心,对环境的破坏越来越严重。面对日益严峻的共同境遇,很多跨国公司的各国员工开始联合起来进行斗争。而且跨国公司的跨国性也给不同国家工人阶级的联合制造了机会。2018年11月23日,欧洲各国数千名亚马逊员工举行罢工和抗议活动,抗议该公司配送中心工作条件太差。欧洲各国的工会联盟组织协调了这一行动,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和德国的亚马逊员工都进行了罢工。英国工会GMB发布了视频,工人们用五种不同的语言告诉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我们不是机器人。”英国工会GMB发言人表示,英国抗议活动的目的不是为了扰乱亚马逊的“黑色星期五”促销活动,而是为了提高人们的意识。[10]

6.为维护土著人的民族权益而斗争

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那样,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各个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史,无一不是疯狂掠夺、压榨和奴役的历史,有的国家对土著人实行了种族灭绝政策,进行了残酷的屠杀,如美国在建国初期对印第安人的屠杀、澳大利亚对澳洲土著人的屠杀等。

200多年来,澳洲土著人一直遭受着澳大利亚政府的残酷迫害。1788年英国殖民者开始在澳大利亚进行殖民活动,开启了白人殖民者对澳洲土著人的掠夺和猎杀。二战之后,澳大利亚政府实行同化政策,开始有条件地接受土著人。但是,时至今日,澳大利亚土著人仍然遭受着极为不公平的待遇,仍然无法享有社会福利,得不到基本的生活保障,得不到社会的尊重和认可。比如澳大利亚政府继续对偏远社区土著人实施“救济工作”计划,要求土著人无偿工作,否则就会被处罚;规定土著人不受职业健康和安全法的保护,也不享有其他工作权利。2018年,澳大利亚工人成立了“第一民族工人联盟”,在全国各地活动,联合非土著工人,组织集体行动,为维护土著人的权益而斗争,各地不断爆发为维护土著人的权益而进行的工人罢工活动。[11]

为了维护土著人的权利而斗争,为了被压迫民族而斗争,工人阶级思想觉悟新的提高,将有助于工人阶级的团结和联合,有助于工人运动的发展。

关于2018年发达国家工人罢工的思考

1.社交媒体为振兴工人运动提供了新途径

社交媒体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它为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沟通提供一种更方便快捷的方式,使人们能够很便捷地了解最新信息和情况,也能够迅速地发动和联系更广泛的人群,是世界各国工人运动振兴的一条新的途径。正如组织和发起了西弗吉尼亚教师罢工的Facebook群,它不属于任何工会,也不属于任何政党,不同政治倾向的工人都加入了该群,群成员既有自由主义者也有特朗普的支持者。在西弗吉尼亚教师胜利之火已现燎原苗头的时候,俄克拉荷马州和亚利桑那州的教师也成立了类似的社交媒体群,亚利桑那州建立的类似群已经有超过2万名成员,俄克拉荷马州教师成立的Facebook群“俄克拉荷马州教师联合群”成员人数已经超过4万名,群里提议进行罢工的呼声不断。”[12]

2.无法分享经济发展红利是工人罢工的主要原因

近年来发达国家经济走向复苏,不少国家加大了对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如美国各州立法机构都为企业制定了大幅度的税收优惠政策,各国企业利润大幅上升,但是工人的工资增长却抵不过通货膨胀,工人们不但享受不到经济和行业发展带来的好处,反而越来越难以负担自己及家人的生活支出,因而他们感到沮丧和愤怒,斗争意识增强。实践证明,只要劳动危机、结构性失业、社会福利危机、社会财产分配不公平、教育机会不均等一系列问题得不到解决,发达国家工人阶级的反抗和斗争就不会停止,只是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政治经济形势下,工人阶级的斗争会呈现出或多或少、或强或弱的变化。

3.团结意识的增强是工人罢工取得胜利的重要原因

历史证明,单个工人的力量是非常有限的,工人阶级,尤其是跨国公司的各国员工、连锁企业的各地员工只要团结起来,采取统一的集体行动,就能显示强大的力量,如欧洲各国亚马逊员工的罢工、美国8个城市万豪酒店员工的联合罢工等就是例证。而且团结起来的成功行动反过来会进一步激发工人们的集体主义意识,推动运动的高涨。2018年美国工人罢工高潮出现的一个原因就是越来越多的美国工人看到了集体行动带来的回报,刺激了美国工人集体斗争意识的恢复。

4.工人阶级的国际大联合仍然任重道远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不断发展,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不仅仅在各国国内不断激化,而且已经跨越国界,在更大的范围内不断深化、不断发展,各国工人阶级与本国国内其他阶层和阶级的联合成为必然的趋势,世界各国工人阶级的国际大联合也必然成为一种趋势。但是,目前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各国工会的国内联合、不同国家工会之间的国际联合仍然面临很大的困难。由于不同的政治经济见解和诉求,发达国家国内不同行业的工会之间难以协调一致、相互支持,难以采取统一行动与资方进行抗争。由于各国工会的立场、观点、政策和策略不同,不同国家的工会之间也难以形成共识、采取统一立场、开展统一行动。因而,目前发达国家的工人阶级尚难以形成整体力量、共同应对整个资产阶级,工人运动尚不能对整个资本主义制度形成根本性的挑战。事实证明,仅仅依靠工会是无法实现工人阶级的国际大联合的。

5.工人阶级的彻底解放必须依靠先进政党的领导

2018年美国工人罢工高潮主要是由网络媒体团队组织和发起的,很少见到各国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政党组织的身影。美国的工人运动历来缺乏政党背景,缺乏无产阶级政党的强有力的领导和支持,其他发达国家的情况也不乐观。虽然西欧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党组织曾经在工人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工人运动在一定程度上曾经被打上了政党的烙印,但是,苏东剧变的沉重打击改变了这一切。尽管发达国家共产党近年来力量有所回升,但仍然与苏东剧变前有很大差距。网络媒体在动员和发动人员方式有方便与快捷的优势,但是,从长期来说,在稳定与牢固方面存在很大的不足。虽然英国等国的工会在2018年的工人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发达国家的工会组织长期以来持续衰退是不争的事实,工会在工人运动中的作用不断减弱。况且,正如马克思所说的工会“只是在反对结果,而不是在反对产生这种结果的原因”。[13] 工人自发组织的罢工、工会所领导的工人罢工,都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工人受剥削、受压迫的问题,只有在有力的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下,“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团结斗争,工人阶级才能够真正得到彻底的解放。正如列宁在《怎么办?》中所论证的一样,“脱离政治组织和政治斗争的罢工不可能推翻资本主义的控制和资本主义国家政权,甚至总罢工也不可能”。[14]

作者:李淑清,中国农业大学烟台研究院副教授,王先鹏,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

文章来源:原文载于《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9年第10期

注释:

[1]Greenhouse,S.The Return of the strike.The American Prospect.January.3,2019.Greenhouse,S.The Return of the strike.The American Prospect.January.3,2019.

[2]Caroline O.Donovan Buzz Feed News Reporter.March.7,2018.https://www.buzzfeednews.com/author/carolineodonovan.

[3]Greenhouse,S.The Return of the strike.The American Prospect.January.3,2019.

[4]Greenhouse,S., “The Return of the Strike”,The American Prospect.January.3,2019.

[5]“A new deal for working people”, Workers Weekly,Volume 48 Number 14.May.12,2018.http://www.rcpbml.org.uk/wwie-18/ww18-14/ww18-14-01.htm.

[6]TUC March for the Alternative Sees Tens of Thousands Take to London.s Streets Demanding New Deal for Workers.Workers Weekly,Volume 48 Number 15.May.19,2018.http://www.rcpbml.org.uk/wwie-18/ww18-15/ww18-15-05.htm.

[7]TUC March for the Alternative Sees Tens of Thousands Take to London.s Streets Demanding New Deal for Workers.Workers Weekly,Volume 48 Number 15.May.19,2018.http://www.rcpbml.org.uk/wwie-18/ww18-15/ww18-15-05.htm.”

[8]《法国铁路工人开始三个月大罢工》,新浪网2018年4月4日,http://news.sina.com.cn/w/2018-04-04/doc-ifyteqtq3542727.shtml。

[9]What is Happening in France?Workers Weekly,Volume 48 Number 10.April.14,2018.http://www.rcpbml.org.uk/wwie-18/ww18-10/ww18-10-07.htm.

[10]BURNS,R.The 8 Most Important Labor Stories of 2018.Portside.DEC 20,2018.http://inthesetimes.com/working/entry/21647/labor-stories-year-janus-prison-strike-me-too-deportations-amazon-ups.

[11]Attfield,A.The Global Working Class Fights Back.Portside.December 24,2018.https://portside.org/2018-12-24/global-working-class-fights-back.

[12]Caroline O.Donovan Buzz Feed News Reporter”, March。7,2018。https://www。buzzfeednews。com/author/carolineodonovan.

[1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203页。

[14]《列宁全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94~136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2018年主要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工人罢工的新特点-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2018年主要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工人罢工的新特点-激流网(作者:李淑清、王先鹏。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