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湖南新晃县下岗职工杜少平采取不正当手段,违规承建了新晃一中操场土建工程,并聘请罗光忠等人管理。在施工过程中,杜少平对代表校方监督工程质量和安全的邓世平产生不满,怀恨在心,于2003年1月22日伙同罗光忠将邓世平杀害,将尸体掩埋于新晃一中操场一土坑内。

这就是著名的“操场埋尸案”。

1、这事死者邓世平知道,但他长眠于地下,不能说话。

2、这事是杜少平、罗光忠做的,他两都知道。

3、这事邓世平的家人知道。据澎湃新闻报道说,邓世平失踪的第二天早上,邓家人去学校找人,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动土的学校操场上,他们看到校长指挥挖掘机在操场上推土,挖出两个坑。在后来邓家人的举报信里,杜少平之所以能接到学校工程,并且顺利超额拿走工程款,是因为自己的舅舅是新晃一中的校长黄炳松,黄杜两家横跨当地多个政府部门,实力强大。邓世平失踪后,邓家人曾向多个部门反映过,得到了这样的答复:邓世平是离家出走的,家属要负主要责任。

4、时任新晃一中校长黄炳松也知道,他是杜少平的舅舅,在得知杜少平杀害邓世平并埋尸于操场后,作为当地最高学府的一校之长,他本来可以大义灭亲,或者干脆装聋作哑,但他选择了另一种方式:为掩盖杜少平的杀人犯罪事实,多方请托、拉拢腐蚀相关公职人员。校长黄炳松还曾组织教职员工去搜山,一共40多个人,两三个人一组,把水池、河边、山上的茅草堆和防空洞都找了,甚至把农民冬天放红薯的地窖都找了,找了一两天没找到,后来就停止了。黄炳松还到处散布其“携款潜逃”的谣言。这真是贼喊捉贼啊!

5、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杨军也知道,他是的杜少平同学,公安局的二把手,他本来可以大义灭亲,或者干脆选择依法回避。但他没有。他接受杜少平和黄炳松的钱物和请托,利用职务之便,干扰、误导、阻挠案件调查,帮助杜少平逃避法律追究,导致该案长期未能侦破。这哪是警察吗?分明是犯罪保护伞。

6、时任新晃一中办公室主任的杨荣安也知道。但面对同事的死亡,在邓世平被杀案发生后,他出于个人私利,按照黄炳松的指使,帮助杜少平逃避法律追究。

7、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正科级侦查员、副主任法医邓水生,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刘洪波,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曹日铨,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陈守钿,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陈领,他们也知道,他们都是当地主管邓世平案件的警察,他们本来应该努力侦破案件,哪怕努力了但最终也破不了案,也能理解,毕竟命案必破只是个追求的目标,但他们在参与办理邓世平被杀案过程中,接受黄炳松的请吃或钱物,不依法履行职责,涉嫌渎职犯罪。

8、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蒋爱国,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杨学文也知道,但他们没有亲自参与破案,反而在办理邓世平被杀案过程中,不依法履行职责,涉嫌渎职犯罪。

9、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办案指导大队大队长徐勇,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黄均平,时任新晃县副县长龙胜兰,时任新晃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杨清林,时任新晃县委副书记张家茂,时任新晃县委书记王行水,时任怀化市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伍绍昆,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汪华,时任湖南省民委党组成员、副主任田代武(曾任新晃县委书记)等9人,或许也知道,但作为命案的领导人,在办理邓世平被杀案中存在失职渎职或其他违纪违法问题,

10、杜少平工程上的合作伙伴杨志平也知道,一次争吵中他说“我不像一中那个老师被你活活埋掉”,因为十年前,他便听人说起过这件事。他记得杜少平得意地说,“老子干一个人都没有证据的”。

11、10年多来,在新晃这个小县城,关于“邓世平被埋在一中操场了”的传言从未停止,也就是说全县城270000人都知道。

但这么多人都知道的事,竟然在16年后,因为杜少平落网后,有团伙供出曾经抬尸的沉年旧幕,然后罪恶得以昭揭。

这正应了那句: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OH,MY  GOD!我一直以为操场埋尸在当地没有几个人知道,现在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人都知道啊!但为何这么多人知道的事,就要靠团伙内讧才能真相大白?

我不知道答案。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原来操场埋尸在当地那么多人都知道啊!-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原来操场埋尸在当地那么多人都知道啊!-激流网(作者:王学堂。来源:法律学堂。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