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真宫的香火越来越旺了-激流网

一周前我的个人微信被封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登录上去只能看,不能说,当然也无法通过微信与人交流。这种状况对我来说也不是第一次了,既然失去了交流功能,那就索性关了微信,看也不去看它了。

昨天到期解封,晚上就闲翻朋友圈,看看这几天朋友们都在干啥。结果中间就看到了方城的振群老兄三天前发的一篇文章——《方城盛事:今天五万人同吃一锅寿面》——说的是农历十月二十那天,俺们方城有将近十万人去炼真宫烧香祈福,给“张爷”过生日的热闹场面。

“张爷”是谁?张三丰!——没错,就是李连杰在电影里演过的那个太极张三丰,《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里都出现过他。

炼真宫的香火越来越旺了-激流网

现在好多人知道张三丰,也都是源于金庸小说改编的各种影视剧——太极拳创始人,武当派开山始祖,一代武学大宗师——不过在俺们方城,可没有谁是从金庸小说里才认识他的,也从来没人敢把他当作一位江湖人物——他是一位神仙。

方城炼真宫,就是这位神仙得道成仙之处。

我小时候,还压根儿没听说过什么金庸小说的时候,就知道张三丰的传说了。不过,那时候也还没人称他“张爷”,都是叫他“邋遢张”。

据说他在炼真宫修道三年,自始至终都是以一个邋里邋遢的烧火道人的形象示人,其地位之低下可想而知了,所以名字都被人忽略了,只是唤作“邋遢张”。这跟杭州灵隐寺里的“济颠和尚”颇有相似之处。破衣破帽破鞋破扇,疯疯癫癫似痴若狂,看上去不守清规戒律,实际上“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妥妥的一位大隐于市、济世救人、惩恶扬善的得道高僧,这才修成了“济公活佛”——“邋遢张”也是如此。

按老辈传说,“邋遢张”得道成仙时,整个炼真宫的道士都快被他带走完了,跟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差不多——只单单留下了一个。

那是大年三十,炼真宫的道士们也要吃饺子,就把包饺子的任务交给了“邋遢张”。这人也不推辞,但也不行动,照样躺在他的破窑洞里睡大觉。有人催他,怎么不剁饺子馅?怎么不活面?他也不理睬,只是笑呵呵让人等着吃饺子就是。

然后直到日头偏西,外面都放起除夕的鞭炮了,他才一个人走进伙房,插上门栓,生火做饭——可是这伙房里什么都没准备啊?他的一个师兄就扒着窗户缝往里看。这师兄应该属于平时就看不起“邋遢张”总喜欢在师父面前打他小报告但又总是讨不到便宜的那种人,这次更是要等着看他笑话了——这一看可不打紧,只见“邋遢张”蹲在锅台上,解开裤腰带,撅起屁股就往锅里拉屎!

这还得了!这师兄扭头就喊人要来抓“邋遢张”的现行,结果等大家都跑来,伙房门开了,一锅热气腾腾的白面饺子已经煮好了。

这时候,任那位师兄再说啥也没人信了。眼见为实嘛,大家都端起碗盛饺子,一个个敞开了吃。只有那师兄在一旁又是恶心,又是跳脚,总之他是坚决不吃一个饺子,还只埋怨别人真傻,把他的好心当作驴肝肺,上了“邋遢张”的当也不知道。

于是到了三更时分,南天门开了。吃过饺子的道士们都跟着“邋遢张”一个个羽化升天,只剩下那师兄飞不起来,只能眼巴巴看着大伙儿都成了神仙,留下他一个人还得在炼真宫里继续修行。

我相信是方城人都会知道这个故事的。

当然你要真不知道,我也不能说你不配做方城人,更不能犯官僚主义错误把你开除出方城人民队伍,只能说你对老家的历史文化还不够了解,以后还得多听我讲讲《方城故事》。反正我带外地的朋友到方城时,通常都是要陪他们去炼真宫看看的。而到了炼真宫,这个故事则是必讲的三个典故之一。并且讲了这个故事之后,临出门的时候,还一定要手指着大门里面,头顶上方,梁枋之间的柁画让他们看。那些画都是描绘“邋遢张”修行当中的各种典故的,其中有一幅,就是表现了这个“屙饺造饭,食者成仙”的光辉事迹。

炼真宫的香火越来越旺了-激流网

历史上张三丰是确有其人的。

据道家流传至今的说法,张三丰本名张通,字君实,也叫君宝——《太极张三丰》里不就叫张君宝嘛,那名字也不是导演胡编的,还是有根据的——还叫全一,玄玄,玄一,昆阳,邋遢仙人,张邋遢,等等。反正牛人都是名字很多,“三丰子”是他的道号,时人尊称“三丰先生”,三丰真人,后人则称其为张三丰。他的祖上是江西龙虎山人,而龙虎山是道教正一道天师派的创立者张道陵张天师炼丹之地,系正一道天师派“祖庭”,张天师的后人世居于此,所以张三丰自称张天师的后人。

张三丰的出生地也有很多说法。

比方说,有人说辽东懿州,有人说陕西宝鸡,也有人说是福建邵武,还有人说是咱们隔壁南召的太山庙等等。跟他的名字一样五花八门。但其中最靠谱的,还应该是《明史》中有过记载的,说南宋末,“其祖父张裕贤携全家迁移辽东懿州”,张三丰因而出生于此。在咱们方城炼真宫,仙人洞的楼上,供奉张三丰父母的“仙祖堂”里,至今沿袭的也是这个说法。

懿州,就是今天的辽宁阜新。其他的那些地方,应该是张三丰云游四海时,行踪遍及各地,在多处寓居修行都会有遗迹留存或民间记载,因而被多地人视为老乡。都有根据,但也都不足为信。至于前些年,韩国人说张三丰是韩国济州岛人,所以要申报“张三丰太极拳”为韩国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这就纯属扯淡了。反正全世界都是韩国的,他们连汉字的发明权还想拿走申遗呢,咱也没必要跟棒子抬杠。

按正史记载,张三丰生于南宋末年的宋理宗淳佑七年,也就是公元1247年。这样算来,几天前给他过的就是772岁生日了。

作为神仙,张三丰当然应该是长生不死的。

不过作为历史上曾经真实存在过的一个人,他到底活了多少岁却没人能说清楚。

最保守的说法,说他活了103岁;也有人说,他活了212岁;还有人说,他活了470多岁。

这些说法也不是毫无根据瞎胡呲的。比方说,有一个叫李师融的太极传人、也是很有名的一位民间太极史的考证学者,他在其著述《古今太极拳谱及源流阐秘》里,就通过旁征博引,从很多资料来分析,考证了张三丰的卒年应在明朝天顺二年,即公元1458年,其寿当为212岁。

其实这都是“术业有专攻”的人感兴趣的事儿,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讲,张三丰到底活了多少岁跟他是哪里人,究竟叫什么名字一样,都不重要。作为一个历史上真实存在过、并且到现在还能被人记住的人,最重要的,是他做过了什么?为什么没有人死如灯灭一般被历史湮灭?

那么,张三丰做过什么呢?

首先,张三丰是个道士。他在自己这个专业领域做出的贡献很突出。

道家是从养生出发,主张通过内修外炼的手段,勘破宇宙真理,达到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的。用老百姓的俗话讲,就是要“修炼成仙”。而这个“仙”,其实就是道家所追求的那种天人合一的境界。张三丰在云游之初曾学过少林外家拳法,后来又从武当面壁静修时,观察“鹊蛇之斗”受到启发,将道家内丹修持的导引、吐纳之术与外家技击拳法结合起来,于一动一静之间,开创了以柔克刚,以静制动的内家拳,从而成为丹道修炼的集大成者,使道家内外双修功夫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由此创立了丹武合一的“三丰派(武当派)”,也将道家的修炼推上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但张三丰对道家的贡献又远不止于开创了太极拳这样一个“内以养生,外以却恶”的修炼方式那么简单。

他以道家传统的“一阴一阳谓之道”的哲学思想为基础,进一步提出“修道者修此阴阳之道也”,明确主张儒释道三教合一。也就是说,万物不离其道,道就是宇宙真理,儒释道只是三教创始人不同,但目的都是追寻同一个宇宙真理的,都是讲这个“道”的。儒家是“行道济时”,佛家是“悟道觉世”,道家是“藏道度人”,它们都有“修身利人”的社会功用,只有修人道才能炼仙道,强调无论贵贱贤愚,老衰少壮,只要素行阴德,仁慈悲悯,忠孝信诚,全于人道,离仙道也就自然不远了。这就跟大乘佛教的“人人有佛心”,“一念觉悟众生是佛”差不多了。而且主要的是,他把当时占据主流意识形态的儒家道德学说与道家修炼思想结合了起来,其实于无形当中,是将宋末元初时期已经日益衰败的道教提供了一个融入社会主流思想的机会。

张三丰还将他所理解的道教修真学说用浅显通俗的文字写成《无根树》丹词,一改上千年来道家理论玄奥难懂的风格,以曲词歌诀的形式在群众中广为流传,进一步传播了道教思想。直到现在,这些丹词还是道教经典的内丹心法。并且和他的《大道论》、《玄机直讲》、《玄要篇》、《道言浅近说》等等诸多著述一起,在清代就被人编为《张三丰先生全集》,收入《道藏辑要》。

看到这里大家就明白了,中国的道教思想虽然历史久远博大精深,但其实是从张三丰开始,才深入底层百姓的。这自然推动了道教的发展,也奠定了他的地位。明清时期,几乎所有的道教派别都与张三丰有关系,尤其是清末,至少有17个道派奉张三丰为祖师。

炼真宫的香火越来越旺了-激流网史传张三丰自画像

在中国历史上,但凡宗教领袖,不管是儒释道哪一家,曾经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人物,往往只有两种。一种是,当权者出于统治需要,自己扶持起来的,主动树立的典型;一种是,起于民间,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之后,统治者出于维稳需要,不得不加以尊崇,利用其名望来笼络民心的。这里面,统治者树立的典型往往只会昙花一现,而只有民意推举起来的才能影响久远。张三丰当属后者。

由于张三丰在民间的影响力,元惠宗时,就曾敕封他为“忠孝神仙”。据说,朱元璋反元建明,也曾借助过他的力量。所以,明朝的皇帝对他敕封最多,明成祖朱棣还曾在武当山专门为他修建了遇真宫,敕封他为“犹龙六祖隐仙寓化虚微普度天尊”,加上后面几代皇帝敕封的名号,多达五个。这里面,尤以明英宗天顺三年,也就是公元1459年时,赐封的“通微显化真人”最为有名。今天咱们方城炼真宫的仙人洞门楣上那块“通微显化”的牌匾,就源于明英宗的赐号而来。

炼真宫的香火越来越旺了-激流网

所谓“真人”,专指道家里面,洞悉了宇宙真理和人生本原,真正觉醒觉悟之人。“与道合真,同于自然,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通”——也就是具足智慧和神通,突破生死羁绊,完全达到“天人合一”的人。这当然就是道家修炼的最高境界了。按咱们方城老百姓的话说,已经修成了“半仙之体”、成“爷”啦。

但中国的老百姓是比较实用的,他们尊崇张三丰为“张真人”、喊他一声“张爷”,可不只是因为皇帝的加持。自古以来,历朝历代皇帝封赐的显赫一时的牛逼人物多了,为什么好多都没让老百姓记住呢?

我觉得,这里面最主要的,还是得看这个人是不是给老百姓做过好事。

张三丰当然给老百姓做过好事。

不管是方城的炼真宫、灵山、小顶山,还是南召的五朵山,湖北的武当山,山东的崂山,还是陕西宝鸡的金台观,张三丰留下“神迹”之处,不仅都有他“起死还阳”等等神通广大的传说,更有他乐施好善,扬善抑恶,治病救人,扶危济困的故事。

这很正常,你想啊,作为一个精修养生之术的道士,自然通达医理,这在那一场瘟疫就能夺走多少人性命,而且缺医少药的万恶的旧社会,少不了会救助很多老百姓。

这当然与张三丰“玄学以功德为体,金丹为用,而后可以成仙”的认识是一致的。也就是说,想修炼成仙,你就先积德行善吧。然后他是这样说的,又是这样做的,那老百姓自然不只敬畏于他的神通,而是要敬仰他的功德了。不然的话,你再能起死回生,你再法术无边,你再活的岁数长,那都是你自己的事儿,与我老百姓何干?就像现在有些人,你再官大,你再钱多,你特么的不给老百姓办好事,甚至还欺负总是老百姓,那老百姓顶多是怕你,但绝对不会尊敬你。

道教,是中国本土最接地气,最能将精神教化与世俗生活结合在一起的一个宗教。道教中供奉的神仙,其实最初都是张三丰这样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给老百姓做过好事的人。老百姓感念他的功德,于是多少年后,口口相传之中,他就被道教给排进了神仙榜。

不止张三丰这样一个本来就是道士身份的人,你进炼真宫看看,比干,包公,关羽,岳母,佘太君,乃至花木兰,老百姓朴素概念里的好人,不都承受着善男信女的香火?

三天前,农历十月二十那天,我是没能去方城炼真宫亲眼领略“五万人同吃一锅寿面”,男女老幼给“张爷”过生日的热闹场面,但通过振群老兄的描述和他配发的那些视频和照片,也足以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说实话,我甚至还由此联想到了,每年12月26日,毛主席诞辰纪念日的时候,韶山广场上,人山人海,全国各地群众蜂拥而至,数十万人同吃一碗寿面,同唱《东方红》,同给毛主席鞠躬的盛况。

民意怎能阻挡?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说,你这联想不对,毛主席活着的时候,炼真宫哪有什么香火啊。

是的,毛主席的时代,炼真宫是没有今天这种香火的。

我还记得我小时候,炼真宫就早没有道士信徒了,也没人去烧香磕头。那里是方城县委的党校所在地。

有意思吧?

就是党校。

党校的办公室,也就几排小瓦房。炼真宫遗存下来的古建筑,大概30余间。中间两排大殿,也都是破旧的老瓦房,只不过比一般的房子高一点,属于县级保护的文物。哪有现在红墙琉璃瓦的庙宇楼阁啊。一圈残破的老土城墙,因为都说这是东汉就建起来的皇家道观的夯土墙,所以我和同学们逃学在炼真宫土城墙上玩的时候,曾经总幻想着能挖出来几块秦砖汉瓦。

西边一道土城墙其实就是乱坟岗,外面是几丈深的深沟。齐腰深的斑茅荒草,哗啦啦作响的杨树林,偶尔,还能碰上一两对儿后面一中跑出来的,不务正业谈恋爱的少男少女从树林里钻出来。

而今逢年过节,多少善男信女挤拥不到跟前磕头的巍峨高耸的“仙人洞”,当时只是北边老土城墙根上,掏出来的一个一人多高的土窑洞,记得洞口有青砖券拱,里面进深顶多一丈左右,光秃秃的四壁烟熏火燎成了黄黑色。还有几个刻写的“某某某到此一游”、“某某某和某某某在此山盟海誓”。传说,这个神仙洞通着城北二十多里外七岭山的神仙洞,又从那里通向东海,“邋遢张”就总从这里神遁而走。

冬日晴天,西北风从土城墙上呼啸而过,而这窑洞口恰好背风又有日头,在那里晒太阳最舒服。相信多少年前,炼真宫里,确实是有一位破衣褴褛却又龟形鹤背,须髯如戟的老道人,不管世人说他疯和傻,兀自躺在神仙洞口向阳扪虱,怡然自乐。

旧时的神仙洞现在只能靠回忆了。估计当时的县文化馆也不会懂得给这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留存什么历史影像资料。如果有,在这里配张图绝对恰到好处!我一个同学叫杨铁成,他爸是一中校长,他家条件好,那时就有一个海鸥120的照相机,老是拿出来带着女同学找地方照相,也不知道他在炼真宫的土城墙根儿有没有照过,哪天再见了他,得问问。

大约记得,应该是八十年代中期,炼真宫里,神仙洞口,开始有人烧香了。最初是零零散散,偷偷烧香磕头。慢慢的人多了,党校也管不住。

印象最深的是,89年的春天,离炼真宫没多远的县城北关,有一个女的说被“邋遢张”附体了,拍一拍摸一摸就能给人医治百病。据说架子车拉着不会走路的人,都有看好了自己走着回家的。一时间四下闻名,除了各乡镇,远到社旗、唐河、邓县,都有跑去找“张爷”看病的人排起了长队,从西小口往北上八中那条路上,一直到北关吊桥都被远近赶去的人给堵严了。当时我家已经不在四校院住了,就住在北城墙一带,这可是我亲眼见过的,那两三天,简直就像赶集一样,卖豆腐脑儿卖油茶的都挑着挑子跑去了,惹得公安局也去站岗维持治安,生怕出什么问题。据说,那女的她爱人还是公安局的一个中层干部,好像还为这受处分了。

这事儿没几天就被“政法机关出面劝阻”了,但就是从这个时期开始,去炼真宫给“张爷”烧香的人骤然多了起来。

那可是党校啊。于是,县政府派人把仙人洞用砖头茬起来了。还在门口贴了公告,严禁烧香磕头搞封建迷信活动,那张公告我都见过,盖着县政府的大印,还有县长签名。

不过,干茬的砖墙总是挡不住老百姓再扒开进去烧香。后来听说,也不知道谁出的骚主意,竟然把窑洞里泼上大粪以阻止烧香,但仍然挡不住。

于是有一天,公安局把仙人洞用炸药给炸了。

这事儿在振群老兄那篇文章里也说到了——

“1992年,县政府以‘神仙洞’传播迷信为由,炮崩了‘神仙洞’。这件事在方城人的印象里非常深刻,27年过后,仍然是人们茶余饭后的热点谈资。”

振群老兄对此事自然是一笔带过,这个可以理解。不过,他在时间上记忆有误。

炸毁仙人洞不是92年,而是发生在90年的夏天。我记得就是因为贴布告茬洞口都挡不住老百姓去党校院里烧香,于是县委安排公安局去干的。据说,还是当时的公安局长田福林亲自带着武警中队的人用炸药包炸的。

炼真宫的香火越来越旺了-激流网

振群兄要不相信我说的这个时间,可以再去炼真宫看看,在现在的“仙人洞”大门东边,立有一块“重建仙人洞铭文碑”,其中隐晦提到了这个事儿。我曾经细细读过那碑文,不过,不知道是何缘故,那句“毁于公元一九九零年”的“毁”字和“零”字被人凿花了。

此后,“封建迷信活动”稍有停息。但过了一段时间,又有老百姓在土城墙的那片废墟上继续烧香了。

而且,就在那年冬天的过年前后,方城出了两起比较有名的车祸。

为什么说比较有名呢?因为第一是那时候车少,车祸自然很少见。第二,这两起车祸出事儿的都不是一般人。

第一起车祸,就快过年的头几天,县公安局长坐着桑塔纳警车从南阳回方城的路上翻车了,车上别的人伤没伤不知道,反正就他死了。

第二起车祸,过年中间,县委书记回老家,那时候的县委书记是张德武,他老家是南召的,在走到皇路店附近,也翻车了。人应该没事儿,不过给方城的老百姓留下了一段顺口溜,我现在还记得:德武要回家,坐着桑塔纳;走到皇路店,摔个仰八(此处“八”应按标准方城普通话念“掰”)叉。

这两起车祸引得坊间传言甚多。当然老百姓说什么都是不足为信的,不过炼真宫的烧香虽不合法,但就此没人再管了,却是事实。

1994年12月16日,南阳市政府批准了方城县政府提出的“关于开放炼真宫为道教活动场所”的请示报告,要求方城县政府“切实加强领导搞好稳定”,“使炼真宫的宗教活动在法律政策允许的范围内正常有序地开展。”

方城县委党校搬迁他处。

炼真宫正式恢复道教活动。

其实在此之前,94年的8月份,经四方善男信女的集资捐助,原来被炸毁的神仙洞就已经开始了重建,一年多后建成。这就是今天我们能看到的“挺拔巍峨雄伟壮丽”、“高五丈有余”、“占地一百三十五平方米”,下面是窑洞形式、上面是飞檐斗拱的双层仿古建筑——仙人洞阁楼。

炼真宫的香火越来越旺了-激流网

此后到2008年,“首尾一十三载”,经善男信女捐资千万,方建成“占地四十四亩、殿堂二十五座、筑房一百零八间、塑圣三百零三尊”的今日炼真宫。这应该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规模了。

炼真宫的香火也配得上这样的规模。每逢初一十五,不仅方城本地人来烧香,方圆数百里都会有人来,堪比赶会般热闹。一到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外地工作生活的老乡们回来了,更是要去此处烧香祈福。我一般是大年三十晚上去。子夜时分,在仙人洞旁的“签房”抽一支“三丰神签”,然后找一处难得僻静的角落,看着挤拥不动喧嚣的人群,烧香池里火焰飞起多高,四处鞭炮炸响,天上礼花盛开,空气中都是小时候过年的味道。然后沉浸于浓浓的传统民俗的氛围里,掏出手机,给远在他乡没能回方城过年的同学朋友们发个短信,说,我在炼真宫给你拜年呢。那种感觉,如在梦里。

炼真宫的香火越来越旺了-激流网

实话实说,炼真宫确实修的很好。虽占地不多,但格局很大。我陪着不少外地的朋友去过,国内的学者也有,国外的教授也有,不乏有文化见过世面的人,都认为此处气势恢宏,的确有皇家道观的气派。当然,也可能与我这个业余“导游”把炼真宫的历史文化讲的引人入胜有关。

上面说到的那段八十年代以来的历史,我是每每必讲的。我认为,这说明了一种“民意”的变迁。

朋友里面有专门研究这段历史的人,曾表示对我说的这种“民意”很困惑。你说是民意,那八十年代以前错了?如果以前对,那现在这种“民意”又该怎么理解?

其实我倒觉得,以前也不错,现在的民意也正确。两者之间,毫不矛盾,很好理解。

不管哪一个时代,哪一个人,都是需要信仰的。信仰这个东西,不仅是不能缺少的精神支柱,而且也包含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新中国建立之前,几千年的历史,人们都是信神,信菩萨,对于大多数底层老百姓来讲,只是向往,只是支柱,但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还是心理安慰居多,所以马克思才说,宗教是人民的鸦片。

新中国建立之后,毛主席共产党不仅要用人民当家做主的方法来解决根本问题,而且还用了将近30年的时间,在老百姓中间建立起了一套社产主义的信仰体系。虽然大多数老百姓不是共产党员,不必用共产党员的标准苛求他们,但因为有毛主席和他所领导下的大多数共产党员的示范作用,老百姓对这个信仰是认可的。现在一说毛主席时代,好像就是那时候用了强制的手段,让老百姓只能信毛主席说的那一套,不敢信别的,其实这都是扯淡,真正的信仰靠强制手段怎么能改变得了?那时候对老百姓的宗教信仰自由也是有足够保障的。但为什么那时候信神信教的人不多?就像前面所说的,那时候我们方城怎么就没有去炼真宫给“张爷”烧香的呢?难道是那时的神仙不如今天“灵验”?

这里面有个关键的问题,不是因为强制不让你信,而是因为社会主义信仰体系已经建立起来了,并且这个信仰体系,本身就已经包括了原来人们所理解的真善美的内容,乃至已经超越了那些标准,人们首先在精神上的这个需要已经不是空白了。比方说,张三丰积德行善,那毛主席提倡人们都学雷锋做好事难道不是积德行善?张三丰普度众生,毛主席自己首先就大公无私,然后鼓励人们先公后私,公而忘私,老百姓能不接受?

同时,这个信仰不是空中楼阁,不是空口说白话的,更为重要的是,这套社会主义信仰体系首先是建立在能够实现大多数人的公正公平的分配制度之上。虽然因为当时生产力低下所造成的物质匮乏,使我们还不可能过上富足的生活,甚至还有很多的贫穷困苦,但正因为有了这种相对公正公平的分配制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刚刚从旧时代旧社会走出来的大多数普通老百姓的认识和感受。使大多数人能在这种相对的公正公平中,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和保障。一句话,跟着毛主席共产党,心里踏实。

比方说,虽然那时的生活条件确实比不过现在,但你在任何一个单位,都有组织可以依靠。在城里,有街道。在农村,有大队和生产队。考上大学,不收学费还会给你生活费;在家待业,总会给你找一份工作;工厂里的青年工人结婚成家,即便小而简陋,总会给你分一间房子。生病了,即便医疗条件比现在差很多,但医生总会尽职尽责给你看病,不用担心他是坑你骗你为了挣钱。幼儿园和学校里的老师,都是真心实意对待孩子。从商店里买的东西,不必担心假冒伪劣。农民卖给你的粮食和蔬菜,绝对不会像现在一样他自己不吃。在这样一种简单明了又干净的社会关系中,即使比现在穷,但人们都感觉有盼头,总会越过越好。

而获得了物质分配上的相对公正公平,和这种精神上的安全和保障之后,老百姓又何必再去烧香磕头求神仙?

所以那时候,“张爷”就是“邋遢张”,他不是高高在上只可敬畏不可亲近的神仙,而是人们心目中完全可以平等对待的“好人”,是我们在生活中都可以遇到的“好人”,是我们每个人也都可以争取做到的一个“好人”。

但是到了八十年代之后,因为个别想“先富起来”的人的需要,他们首先用“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极端实用主义,代替了以前毛主席建立起来的那套已经被老百姓认可的信仰体系。那些人自然有条件先富,可是老百姓却在这个“西方红,太阳落,中国出了个邓开拓,他让人们各顾各”的过程中,稀里哗啦地被打破了原来相对公正公平的分配制度,又在社会现实的重压下,完全失去了原来精神上的安全和保障。一句话,前三十年建立起来的信仰体系既然已经坍塌,老百姓能怎么办?总该找个寄托吧!

炼真宫的香火又开始点燃,不正是发生在那个时候?至少,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张爷”还是要比那些口是心非、说一套做一套的人值得信赖。这个时候,你再指责人家“搞封建迷信活动”,还去让人家五讲四美三热爱,可是你自己都把原来的信仰早丢到十万八千里外了,这不是典型的既当婊子又立牌坊吗?这特么的跟资本家号召包身工要学雷锋义务劳动一样纯粹耍流氓的一套把戏,老百姓当然不会再信了,你就是把神仙洞用炸药包炸了,也挡不住人家炼真宫的香火烧起来了。

前些年,我曾经给一位老同志编辑回忆录。他在退休前,是一所著名大学的哲学部主任,也曾是他所在那个城市的政协副主席。他在回忆录中就讲到了,九十年代,他在政协会上当面问一位佛教界的政协常委:请问大师,为什么毛主席在世时,他主张破除迷信,各路神仙都不灵了?为什么毛主席一去世,各路神仙都出现了,到处修神造庙?

方丈马上告诉他:这是因为毛主席根本不是凡人,他是佛祖转世来到人间,他说不信神,他下属的各路神仙都不敢动了,毛主席一去世,他就是佛祖又升天归位,不管凡间的事了,所以他下属的各路神仙才敢重回人间……

炼真宫的香火越来越旺了-激流网

这当然是那位老和尚自己的解读,但某种程度上,不也恰恰说明了,大多数无权无势的善良的老百姓,没有了毛主席可以依靠,那就只好重新回到依靠神仙的日子了。

可能有朋友要说,去炼真宫烧香的人那么多,是有那些底层老百姓现实中无依无靠,只好求助于神仙。可那里面还有很多“成功人士”呢!人家或者有权,或者有钱,生活富足美满,根本不用求神靠佛得到什么,但人家给“张爷”烧香磕头比一般善男信女还心诚,这又怎么解释?

的确,在炼真宫香火缭绕人头攒动的叩拜中,是有不少不用“向往”、其实早已过上了“美好生活”的人,但他们的虔诚里面,恐怕更多的,还是希望神仙能保佑自己守住已经得到的东西吧。在一个信仰缺失道德沦丧因而一切都不靠谱,唯有神仙才可相信、能给带来自己一点心安的时代,谁又能攥得住手里的流沙?更不用说有些巧取豪夺的既得利益者,他们看似高高在上风光无限的背后,恐怕心里更不踏实,比普通老百姓更得不到安全和保障。所以他比普通老百姓才更加“不信马列信鬼神”。但既然是神仙,总是大公无私的,又怎会因为有些人烧上一柱高香,捐出几个香火钱,就掀过去了那页天道轮回的账本?就像谷俊山那种贪官,家里还供奉着纯金的毛主席像呢,可毛主席最烦的就是这种人,怎么会保佑他平安无事!

算了,文章写的已经够长了,这个话题也不能再深入了。还是等我再回方城,也去炼真宫烧柱香,磕个头,求“张爷”保佑个平安,再继续说这些吧。

2019年11月19日,深夜

炼真宫的香火越来越旺了-激流网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炼真宫的香火越来越旺了-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炼真宫的香火越来越旺了-激流网(作者:方城人。来源:公众号  方城故事。责任编辑:林深河)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