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书院”,一个堪比“杨永信”、足以让孩子们闻风丧胆的名字。

这家囚禁、殴打、虐待孩子的戒网瘾学校,曾在2017年轰动一时。

经过媒体穷追不舍、警方调查追责,豫章书院被捶成“过街老鼠”,直至被关停。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2017年11月3日,央视《“问题少年”怎能交给“问题学校”?》节目,将豫章书院里的“恶行”曝光

所有人都以为,一代年轻人的噩梦终于就此结束。

谁能想到,才不过两年,被人人喊打的豫章书院还敢卷土重来!

上个月,网友@温柔发表了一篇名为《因为曝光豫章书院,我朋友被他们报复到自杀》的文章求助,并控诉豫章书院原校长吴军豹,两年来对自己和志愿者们的报复:

“当你选择曝光一个充满着污秽的行业,往往就代表着,你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请帮帮我们”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

事情要从2013年说起,当时刚刚创办的“豫章书院”就向孩子们伸出了魔爪。

在国学教育的天使外衣之下,校方对外宣传沉迷网络游戏、厌学辍学、早恋、暴力、叛逆的“不良青少年”都能在此变成“好孩子”。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豫章书院的的窗户都围上了铁丝网 | 图片来源:搜狐极昼工作室

只要家长交钱签字,他们就可以让叛逆的孩子,变得“懂事听话”。

没错,只要进了豫章书院的门,他们有的是办法。

不服从?

不可能。

侮辱、谩骂、关小黑屋,戒尺打手心、屁股等部位,再不听话就用龙鞭暴打。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学员小赵因顶撞老师被龙鞭暴打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豫章书院的“烦闷室”,用来惩罚学员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图片来源:知乎网友@温柔

反抗?逃跑?

做梦。

抓回来又是一顿暴打,不仅被逼徒手清理粪坑、还被囚禁在又脏又臭的“小黑屋”,赤身裸体关在里面近10天,每天的仅有吃食是一个鸡蛋和一碗浆糊一样的食物。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前学生”曝光豫章书院种种恶行,曾被逼到脱光衣服  图片来源:新京报

甚至性侵。

直到你“悔改”“求饶”。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吴军豹为豫章书院原校长

果然,一年疗程后,学员“效果”显著:

有的逃脱不成,喝洗衣液自杀

有的用一次性塑料杯不停割手自杀

有的熬到了毕业,患上抑郁症。

还有的毕业后要随身需要携带刀子,以求心安

......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2013年,一位学员在豫章学院接受三个月的网瘾治疗后,被诊断出抑郁症

可恶可恨。

不敢想象,到底还有多少未被曝光、身处阴影的孩子饱受暴力摧残。

好在,有一群热血的“英雄”,愿意站出来为他们发声。

2017年10月,网友@温柔 爆料豫章书院存在“关小黑屋”、“鞭打”等问题,第一次揭开了这所“戒网瘾学校”肮脏的遮羞布。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

当时,一切看似进展顺利。

2017年10月30日,南昌警方通报,书院确有罚站、打戒尺、打竹戒鞭等行为和相关制度,并对相关责任人追责。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

在一轮轮的舆论轰炸下,豫章书院在2017年11月8日主动关停。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

一个月后(2017年12月7日),在遭受过伤害的多名学生的联合报案下,豫章书院被立案调查。

又过了五个月,校长吴军豹却因为“证据不足”未被批准逮捕,逍遥法外。

调查似乎仍在继续,而豫章书院则渐渐消失在大众视野。

直到两年后的今天,他们带着仇恨和恶意卷土重来,让所有人见证了豫章书院的“复仇”。

那些曾经勇敢对抗豫章书院的英雄志愿者们,如今又被“死而复生”的豫章书院报复地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今年5月,六年前离开豫章书院的学员罗玮,在网上揭露了豫章书院对学生“打戒尺”、“摸屁股”、“威胁学生和志愿者”……等等恶行。

立刻,招来了豫章书院原校长吴军豹的“登门拜访”。

面对吴军豹不怀好意的“登堂入室”,罗玮不得不报警。

罗玮对他们的残忍手段太熟悉了,他非常清楚:

“这是一个逼人拿起刀的地方,只有告垮吴军豹和豫章书院,一切才能回归正常。”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曾在豫章书院就读的学生罗玮

更让控诉豫章书院和吴军豹的“英雄”志愿者们心惊胆战的是,他们的个人隐私被曝光——真实姓名、手机电话、学校、单位、家庭……被扒得干干净净。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甚至有志愿者QQ账号直接被盗取

就因为勇敢地站出来对抗豫章书院,

志愿者陆川,两年里失去了四份工作,前公司被频繁电话骚扰;

志愿者子沐,彻底被暴露于危险之中,甚至喝酒吞药自杀。

……

除了善良和勇敢,这群志愿者们一无所有。

更夸张的是,谁替可怜的人们打抱不平,谁将立刻收到“死亡威胁”。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10月5日@温柔在发文称志愿者子沐曾自杀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10月24日,第一个曝光豫章书院的@温柔收到陌生男子的死亡威胁

而面对大众的质疑,豫章书院原校长吴军豹连发两条微博,说自己被“网络黑社会栽赃嫁祸”,并表示“已报警”。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眼尖的网友却发现,吴军豹所配的两张“报警”图,都是网上搜来的图片

我怎么也想不到,好人未见好报。

“豫章风波”两年后,针锋相对的两拨人,处境云泥之别:

志愿者们,被威胁、被骚扰、被公司辞退、被家人辱骂、被身边人质疑、被逼到抑郁症自杀......两年后,最初的20多个志愿者只剩下5个左右,摇摇欲坠。

豫章书院,渐渐被人们遗忘,一边闷声改名“堂渊文”,一边觊觎“豫章书院”的商标,虎视眈眈地准备随时卷土重来。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

讽刺至极。

两年,一切好像都变了,一切好像都没变。

“豫章风波”依旧未平,案件一直处在补充侦查阶段;

另一边,志愿者小组人数越来越少,但仍有人不想放弃,也仍有人活在它的阴影之下。

搜狐《极昼》工作室采访了仅剩的几名对抗豫章书院的志愿者,记录了他们在暴力阴影、司法困局的生活剖面。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不敢写豫章书院,我怕收到死亡警告-激流网(作者:小狐鲤精。来源:搜狐新闻。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