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4日以来,智利爆发了一场地铁票涨价30比索(人民币1元约合100智利比索)引发的大规模社会骚乱。而社会骚乱的背后是智利老百姓的辛酸,是社会长期积累的不满情绪,也是历届政府忽视民情酿成的苦果。

傻瓜!智利抗议的“不是30比索,而是30年!”-激流网

受近几年经济不景气影响,智利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增长乏力。民众基本生活成本不降反涨,底层百姓的生活状况出现恶化趋势,社会矛盾不断累积。这次智利地铁票涨价30比索的小事件,却引爆了过去30年来民众对收入分配不平等、贫富差距不断扩大、民生项目价格持续上涨等问题不满的大情绪,最终爆发了大规模的民众抗议活动。

一、工薪阶层的长期低薪状态难以改变

从收入水平看,智利民众长期处于低薪状态。2018年智利劳动者平均工资为573964比索/月,而工资中位数为每月40万比索,有近半数劳动者所获工资比这个数持平或更低。根据我们对智利企业的最新调查,当前多数中小企业向雇员实际支付工资约为40万比索/月,科技型企业雇员工资可达70万比索/月。科技型企业员工收入虽高,但对雇员专业知识要求高,而绝大多数低收入者付不起昂贵的学费,他们很难通过接受大学教育来获得高收入就业机会。

由于经济不景气和外国移民大规模涌入,智利失业率和犯罪率都明显上升,居民收入增长难度更大。根据智利大学微数据中心“职业和失业调查”数据显示,首都圣地亚哥2019年9月失业率为8.3%,远高于近10年平均水平7.7%。我们近日调查了6家智利企业,其中4家企业在过去一年里增加了雇员,但新增雇员全部来自委内瑞拉和海地,甚至个别企业以外国移民替代了智利工人。最近几年里智利新增外国移民200万人,这对智利本地居民的就业冲击效应明显。

傻瓜!智利抗议的“不是30比索,而是30年!”-激流网

社会不平等加剧,贫富差距悬殊,进一步加剧了智利民众对政府的不满情绪。在经合组织42个成员国及伙伴国中,智利贫富差距排名第7,极少数家族财团控制着大部分社会财富。此外,智利养老保障水平偏低,老年群体对现有社会保障制度也是极不满意。当前智利养老金每人月均23.3万比索,但50%的退休人员每月实际领取退休金不超过15.1万比索,远低于法定最低工资30.1万比索。

二、基本生活成本居高不下与公共服务短缺并存

居民收入增长难,而基本生活成本上涨易。据《洛杉矶时报》报道,从2007年至今圣地亚哥地铁票已涨价20次,在12年间由最初420比索涨到了830比索,此外电费也上涨了10.5%。智利药品平均价格为14.2美元,而秘鲁同样药品平均价格是9.9美元;知名品牌药品的均价在智利市场是28.5美元,在巴西只卖14.5美元。根据2019年Mercer全球生活成本排名,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位居全球第79名,排名南美洲第二(比2017年上升了三位)。

傻瓜!智利抗议的“不是30比索,而是30年!”-激流网

与此同时,公共服务价格高、质量差且供给不足等问题突出。智利每千人拥有医院床位2.2个,远低于阿根廷、乌拉圭等其他拉美国家。多数家庭每月医疗保险费都在16万比索以上,但实际可享受的医疗服务少,很多重病患者往往在排队等候中离世。智利教育投入占GDP之比为1.1%,而乌拉圭为5%,阿根廷为4%。公立学校教学质量难以达到国民期望,而私立学校月均学费通常为30万-80万比索,超出多数普通员工的工资水平。智利每年大学学费为200万-800万比索不等,就业前景好的专业年学费多超过400万比索,低收入居民多负担不起高昂的学费,因此也难以获得高收入的专业技能型就业岗位。此外,每月不足500美元的退休金让老人们生活艰难,低收入阶层的民众对此严重不满。

傻瓜!智利抗议的“不是30比索,而是30年!”-激流网

根据10月23日对智利企业的调查数据,以各项居民基本生活消费支出占中位数工资水平40万比索之比来衡量,在地铁票涨价后每人每月交通费占比约10%,水电费(有冰箱)占比约9%,一日三餐伙食费占比约35%,一套普通公寓的房租及物业管理费占比约55%,一所私立学校每月学费通常占比约98%。因此,对绝大多数智利家庭而言,维持基本生活消费已实属不易。

三、民生部门过度私有化与民生状态持续恶化

智利的生活消费成本如此之高,这与民生部门过度私有化及其控制财团社会责任约束不足有很大关系。最近30多年以来,智利不仅对水、电、气、通讯、交通等部门进行了私有化,而且对医疗、教育、社保资金管理等公共服务也进行了私有化和市场化。弗雷总统任期内,智利对水、电、铜矿等国有企业进行了私有化;拉戈斯总统任期内,又私有化了公路和监狱;巴切莱特总统任期内,进一步私有化了国家电力公司,还推出了公共交通系统Transantiago,提高了赋税,扩充了议会的议员数量。

傻瓜!智利抗议的“不是30比索,而是30年!”-激流网

目前智利不少重要而关键的民生部门都受控于来自西班牙等国家的财团,并进行高度垄断经营。比如,专业养老金管理公司AFP,国家电力公司ENEL,电信公司Movistar和Claro,Santander银行和BBVA银行等。这些外国财团以获取利润为根本目标,他们不必为智利国民承担过多的社会责任,而智利政府也未对他们施加有效的责任约束。在各项事关国民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的产品及服务上,这些财团在价格制订和调整上拥有“超权力”,在供给数量和质量上也有很大的自主决策权。一旦经济波动可能危及其利润目标,这些财团就会利用市场垄断权力,通过涨价来弥补或有资产收益损失,而这无疑会加大智利民众的经济与生活压力。

傻瓜!智利抗议的“不是30比索,而是30年!”-激流网

四、政党纷争与民生问题长期持续累积

10月22日晚,皮涅拉总统宣布了20条改革措施以回应民众诉求,但这些措施还需要迈过艰难的政治程序。事实上,智利民众在过去几十年里都在呼吁改革税收法律、劳工法规和养老金制度,但始终未能得到根本解决,关键障碍来自政党之间的恶斗。在过去一周里,智利几十万人示威抗议,要求政府和议会解决民生问题,而议会却在表演“政治秀”,议员们从先前的互相扯皮到现在的谩骂和厮打。尽管广大智利民众希望各党派共同携手解决民生问题,但部分党派却在准备弹劾皮涅拉总统,而对民众声音充耳不闻。

实际上,智利各政党始终坚持党派利益优先,以民主的名义反对反对党提出的任何议案,包括有助于根本解决社会民生问题的诸多议案。可以说,各政党之间纷争不断,政府运行效率低下,是多年以来智利民生问题持续累积的重要根源。正如10月22日晚皮涅拉总统公开讲话所言,“这些(民生)问题一直累积,是前几任政府和我们都没做好的原因”。民众抗议的“不是30比索,而是30年”被各政党及政府视而不见的民生恶化问题。在过去30年里,因为政党纷争和政府低效,居民生活成本持续上涨,社会不平等程度加剧,最终酿成了这次全国性大规模的民众抗议。

[作者,李仁方,系西南科技大学副教授兼该校拉丁美洲研究中心研究员]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傻瓜!智利抗议的“不是30比索,而是30年!”-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傻瓜!智利抗议的“不是30比索,而是30年!”-激流网(作者:李仁方。来源:公众号  中拉智讯。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