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6日,哈佛大学的研究生雇员(助研、助教)以2425票赞成、257票反对的压倒性多数(90.4%),同意授权哈佛研究生工会的集体谈判代表随时发起罢工。

哈佛大学研究生雇员投票同意授权发动罢工-激流网

哈佛大学的学生要罢工,听起来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然而事实如此:世界顶尖名校的研究生助研、助教们,同样是工人。和美国其他地区、其他行业的工人一样,他们在近两年全美劳工斗争回潮的大环境下,勇敢地拾起了罢工的武器。

哈佛大学研究生雇员投票同意授权发动罢工-激流网哈佛同学庆祝投票胜利

罢工授权投票意味着什么?

在美国,工会的主要功能之一是和雇主进行集体谈判,为工人争取更好的劳动条件和待遇保障,并赢得有约束力的集体谈判合同(每份合同的有效期一般在3-5年)。

在2018年四月,哈佛大学的研究生雇员1931票赞成、1523票反对的公投结果同意成立工会。在成立之后,哈佛研究生工会立即开始筹备和校方的集体谈判。一方面,工会会员们投票选出13名研究生作为工会的集体谈判代表。另一方面,工会在会员中间发放了几千份调查问卷,征询研究生们对集体谈判的诉求,以此为依据制定集体谈判方案。

2018年九月,工会和校方的集体谈判正式开始。但随着集体谈判的进行,校方的强硬态度也变得越来越明显。校方的谈判代表在若干关键议题上坚持不妥协,而且对于集体谈判的过程本身抱有一种敷衍的态度。按照谈判流程,在工会谈判代表就具体的谈判议题提出提案(proposal)之后,校方的谈判代表应该给出反提案(counter-proposal)作为回应。但事实上,校方常常不回应工会的提案,或者迟迟不给出反提案,而且还故意减少谈判会议的频率和时间。

面对这种情况,工会在研究生中间进行了广泛的动员,通过各种方式给校方施加压力,包括在集体谈判时邀请工会会员出席作证、讲述自身经历,给校方递交两千多名研究生联署签名的请愿信、游行、集会、占领校长办公楼等。

然而,在穷尽了这种种组织动员手段之后,校方的态度依旧强硬。2019年10月,在集体谈判过程进行了一年多以后,忍无可忍的哈佛研究生们决定使用最后的武器、发起罢工授权投票。

罢工授权投票的通过,不代表哈佛研究生们立即要开始罢工。准确地说,这一投票结果给工会的集体谈判代表提供了授权,使集体谈判代表有权在其认为合适的时机发起罢工。换句话说,哈佛研究生们是否真的罢工、什么时间罢工,目前都是未知数。

但无论如何,压倒性的投票结果有力地宣示了研究生们罢工的决心。它给校方释放了一个信号:哈佛的研究生们已经准备好了

罢工涉及的主要议题是什么?

在集体谈判过程中,哈佛研究生工会和校方分歧最大的议题,并不是工资、医保等传统意义上的经济议题,而是工作场所的性骚扰、性侵害和歧视。某种意义上,工会会员在性别权益方面的强烈诉求,是2017年以来#metoo运动的直接产物。而哈佛研究生工会在这一议题上的持续动员,也说明了劳工议题和性别议题的紧密联系:在很大程度上,性骚扰和性侵害源于工作场所中雇员和雇主之间权力的高度不平等,在扭转这种不平等关系的斗争中,劳工组织可以发挥关键的作用。

工会提出,在处理工作场所的性骚扰、性侵害和歧视时,应该建立一个第三方仲裁机制,使得研究生雇员们在遭受骚扰和侵害时有权向独立于校方的第三方申诉。而校方坚持认为,现有的校方下属的Title IX办公室对处理性骚扰、性侵害和歧视来说已经足够,不同意设立第三方仲裁。

但在工会会员们看来,校方官僚系统在处理性骚扰、性侵害和歧视案件时,首要的考虑是如何避免校方的名誉受损,而不是对受害者提供有效的制度保障。尤其是在教授侵害研究生的案件中,校方的Title IX办公室往往站在教授一边。

尤其是在最近两年,哈佛政治系教授Jorge Dominguez、经济系教授Roland Fryer相继被曝出严重的性骚扰丑闻。这两位教授的骚扰和侵害行为已经持续有年,受害者包括学生、助研和年轻的助理教授。

哈佛大学研究生雇员投票同意授权发动罢工-激流网被控性骚扰的哈佛政治系教授Jorge Dominguez

哈佛大学研究生雇员投票同意授权发动罢工-激流网被控性骚扰的哈佛经济系教授Roland Fryer

对于这两位教授的行径,哈佛校方的Title IX办公室并非不知情,但本着保护校方名誉的原则(尤其是这两位教授都是哈佛大学的明星学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有对这两人施以惩戒。直到2018年,这两位教授的行径被受害者在媒体上公之于众,大家才意识到这么多年以来,哈佛校方实际上一直对性骚扰和性侵害的加害者提供制度保护。在这种情况下,研究生们很难再对校方的Title IX办公室产生任何信任。

事实上,通过工会的集体谈判来赢得处理性骚扰、性侵害、歧视案件的第三方申诉机制,在美国高等教育界已经有先例。2018年,加州大学系统的研究生工会就在和校方的集体谈判中赢得了这一条款。哈佛大学的其他职工工会,也已经赢得了类似的条款。在这种情况下,哈佛在和研究生工会谈判时显示的强硬立场就显得更加令人震惊。

性骚扰、性侵害和歧视议题一直是哈佛研究生工会在这个集体谈判过程中动员和组织工作的最核心议题,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其他议题不重要。哈佛校方目前给研究生雇员设置的年度工资涨幅,并不能覆盖波士顿地区的通货膨胀速度。校方一般不给学生提供牙医保险,在精神健康方面的医疗保险支持极其有限,也没有给研究生雇员提供充足的带薪病假、事假、育儿假。在这些议题上校方的强硬态度,也同样是促使研究生雇员投票同意授权罢工的重要因素。

组织与动员有多重要?

哈佛大学的研究生雇员们以如此压倒性的优势投票同意授权罢工,并不代表着哈佛大学的学生天生热爱劳工组织或者天然富有抗争精神。这样的投票结果,是参与工会组织工作的研究生会员们在组织与动员工作中付出大量劳动的结果。

这种组织与动员工作,首先体现在集体谈判代表和普通工会会员之间在沟通方面的透明度。在一年多的集体谈判过程中,工会的集体谈判代表一直通过群发邮件、脸书直播、线下活动向工会会员们更新谈判进展,介绍每次集体谈判会议中校方体现出的态度。正因为在集体谈判代表和工会会员之间不存在信息差,才使得研究生们得以目睹校方的谈判态度是如何一步步变得越来越强硬的,这有力地激发了大家的抗争热情。

其次,伴随着集体谈判的展开,工会组织了一系列逐步升级的会员集体行动。一开始,工会通过联署签名的方式号召校方增加集体谈判会议的频率(最终争取到两千多工会会员的签名)。后来随着校方的强硬态度越来越明显,工会在2019年三月、四月和五一劳动节分别组织了三次数百人参与的集会抗议行动,其中在五一劳动节的抗议集会中,三十多名工会会员还占领了校长办公楼一天。这些升级行动一步一步累积了抗争的能量,最终让罢工授权投票显得水到渠成。

再次,在罢工授权投票之前,参与工会组织工作的研究生会员们花了大量时间精力进行线下的、深度的、一对一的谈话沟通,争取联系到尽可能多的工会会员,面对面地解答每个哈佛大学研究生对于罢工的疑惑,鼓励、督促会员踊跃投票。几千赞成票的背后,是上千小时的组织和动员努力。

罢工授权投票的结果,本质上是组织和动员工作的胜利。工会与校方之间的谈判和博弈,说到底是对工会组织能力的考验。校方态度之所以强硬,就是因为觉得研究生工会无法把会员们组织起来、无法动员研究生们团结起来与校方抗争,笃定工会在校方的强硬态度之下会屈服。而罢工授权投票的结果说明,校方大大低估了工会的组织动员能力,低估了有多少哈佛研究生愿意无偿地投入几十、几百个小时到组织动员工作当中。

这也再次说明了:工会会员的团结意识与抗争精神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决定劳工与资方之间力量对比的关键因素之一,是劳工组织的在地动员工作是否深入、扎实。

哈佛大学研究生雇员投票同意授权发动罢工-激流网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哈佛大学研究生雇员投票同意授权发动罢工-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哈佛大学研究生雇员投票同意授权发动罢工-激流网(作者:张跃然。来源:公众号  RPEMC。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