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英烈黄楠材波澜壮阔的革命人生-激流网红岩英烈黄楠材

1948年3月的重庆开县,春暖花开、春意盎然,草长莺飞,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云开书店后屋,此时,老板黄楠材的心情大好,他把历尽千辛万苦才弄到的一支驳壳枪拿在手上,看了又看,瞧了又瞧,用毛巾擦了一遍又一遍。

正当他对枪爱不释手时,突然,重庆行辕二处特务组长左志良带着一群特务冲进云开书店的门面,直奔书店后屋。听到外面有“情况”,时间紧迫,枪已来不及转移,情急之下,黄楠材顺势把枪放在床上的枕头下,然后,把一件应急物品塞进床头柜的抽屉里。很快,左志良就带领一帮特务闯了进来。一阵翻箱倒柜后,什么也没找到。最后,特务拉开床头小柜的抽屉,发现一本红封皮的书,中间夹着两张纸。“组长,委任状。”听到

“委任状”三个字,左志良脸色一变,迅速拿起这两张纸翻来覆去地看。的确是军统机关发的委任状,白纸黑字写着:“兹委任黄楠材……”后面,还盖上了红红的大印。无奈,左志良只好下令停止搜查,灰溜溜地离开书店。

黄楠材是谁?他为什么会有国民党军统机关颁发的委任状?开书店的他为什么对枪爱不释手?国民党特务又为什么要来搜查他呢?故事的起因,还得从这里说起。

武昌城入团参军  为革命十年育人

1925年,秋。

武昌中华大学预科招收二年级插班生。

18岁的重庆云阳人黄楠材毅然前往报考,笔试结束后又面试。

老师问:“你想学什么?最大的志向是什么?”

黄楠材铿锵有力地回答:“学救世济民之道,使国家不再受到列强欺侮,民众不再受苦受穷。”

中华大学发榜了,几千人中录取6名,黄楠材题名榜上。

1925年,大浪淘沙的时代,这一年,黄楠材在革命激流中加入了共青团。

1926年,北伐战争打响,黄楠材离开学校,穿上戎装,参加北伐军。当他准备驰骋江淮、醉卧沙场时,却被通知和所有刚参军的学生留在武汉。他感到委曲和失望,征战不成,只好再次回到中华大学。

1927年,正当黄楠材在武汉期盼北伐胜利时,革命胜利的果实却被蒋介石窃夺。

10月的一天夜里,黄楠材因参加北伐的革命活动被巡捕房逮捕,关了十来天后,以“事出有因,查无实据”而被释放。

黄楠材出狱后回到四川,开始了长达十年的教书生涯。

十年路途,曾有几多波澜——

1933年10月,黄楠材在开县县立高级小学教书,红四方面军从川北打到了开县的杨柳关、木青坝等地,乡下的土豪纷纷逃窜,城里的市民惶惶不安。经历过大革命洗礼的黄楠材却欣喜若狂,他在城里一方面宣传“红军是穷人的队伍,他们是为穷人打土豪分田地的”,另一方面又和学校的进步教师一起写欢迎标语,还写信通知在乡下教小学的妻子李世荣,要她“回来收拾收拾,只要红军一打进城,我们就跟着他们走”。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爆发。当时,黄楠材在开县郭家湾小学当校长。面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即将形成的大好形势,他深入学生中,给他们讲西安事变的意义,并发动师生深入学校附近农村,对农民讲3年前打到开县杨柳关等地的红军,就是现在要去打日本人的队伍。黄楠材在郭家湾民众中激起了抗日热情,播下了革命火种。

锦官城欣闻《大声》   红旗下宣誓入党

1937年初,黄楠材由于积极宣传西安事变,被国民党开县县党部书记长肖洪九逼走,辗转到广汉女子简易师范教书。

车耀先意味深长地说:“高嗓大声,唤起民众,震撼群丑,驱逐日寇。”

黄楠材拍案叫绝:“好!”

车耀先继续说:“国事日艰,救亡图存,形势危急,需要我们出来大声疾呼!”黄楠材极力赞成:“大声疾呼,振聋发聘!大声疾呼,震慑魔妖!让我在我的学生和周围民众中,为‘大声’,为抗日,大声疾呼!”

黄楠材和车耀先有着相同的经历:都是在大革命中,寻觅救国之路。车耀先入了党,黄楠材入了团。今天,为抗日救亡,他们更加亲近了。

抗战爆发后,黄楠材以广汉作阵地,全身心地投入抗日救亡运动。

这年底,中共四川省工委在成都成立,车耀先经党中央批准,恢复了组织关系。不久,黄楠材也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年黄楠材刚好三十岁,三十而立!从大革命失败后,他经过十年艰难的追寻和求索,终于站立在红旗下举起右手,成了一名共产党员。

红岩英烈黄楠材波澜壮阔的革命人生-激流网1946年春,黄楠材(前左一)在云开书店门面内与家人合影

誓作拨云开雾手   文化阵地苦经营

1939年11月8日,黄楠材在国民党开县县党部书记长肖洪九的逼迫下再次离开开县,不得不辗转于万县、重庆、成都等地。

他从万县去重庆时,在轮船上,碰巧遇到了儿时的好友卜凤鸣。这时的卜凤鸣正飞黄腾达,在国民党特务组织中身居高位。当他听黄楠材说丢了教书的饭碗现正外出谋生时,便极力劝黄楠材去他领导的单位供职,或给某要人当秘书。还主动拿出两张“中校”委任状。面对儿时好友的“好意”,黄楠材婉言谢绝了。但卜风鸣希望黄楠材拿着委任状,慎重考虑后再去找他。僵持中,碍于情面,黄楠材只好将委任状收下。殊不知,多年后,这两张委任状还帮了他一把,也就是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皖南事变”后,国民党顽固派再次发起反共高潮,黄楠材的处境更加困难。

一天,万县警备司令部稽查处长唐伯岳把黄楠材找去谈话,唐伯岳在重庆卜风鸣处认识了黄楠材,知道两人是儿时的好友。唐伯岳对黄楠材说:“老兄,这年头是非多呀!实话对你说吧,告你黄某是共产党的密信和状子,起码有半尺来高一大叠哟!收得手了。”

黄楠材哈哈一笑:“这世道,红帽儿满天飞,教书的都成了共产党,全让你们抓起来,二天学堂只好统统关门,学生只好当和尚去!”

万县的特务加紧对黄楠材进行监视,他言行受到极大限制,只好离开万县,去云阳中学当校长,不料又遭通缉。

正当黄楠材进退两难时,他的老师,也是他在开县当特支书记时的直接领导人刘孟优给他出了个主意。

刘孟仇对黄楠材说:“楠材呀,你戴顶红帽儿教书,哪个学校也不敢聘请你。俗话说:‘穷则变,变则通’。你为什么不跳出学校,另辟蹊径,为革命出力?教书不成就卖书嘛!”

刘孟优的话,使黄楠材很受启发。对!卖书,仍与书打交道,开辟一个文化新阵地,用革命的书刊去教育民众,而且卖书还能更好地接近群众,把革命道理送到广大民众心里。

1944年8月,黄楠材在开县城内西街开办了一家书店。刘孟优专门为新开张的书店写了刚劲有力的四个大字:“云开书店。”“云开”的寓意是:国统区乌云遮天,人民大众渴望光明。我们要用革命知识去武装群众,拨开他们头上的乌云。云开雾散红日现,让他们见青天,迎朝阳。

黄楠材从一个中学教师、校长转而经商,大家都认为他是走投无路了。有个学生问:“黄老师,您放着上席不坐坐下席,弃教从商,在铜钱眼里受苦受磨,是为什么?”

黄楠材淡淡一笑,平静地说:“为什么?为生活呀!”

为生活!为斗争!更为了崇高的信仰!当然,这些是没法分开向群众说的。

云开书店有马列主义经典著作《哲学的贫困》、《法兰西内战》等书籍,也有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等进步书刊,还秘密发行《新华日报》《群众》杂志。黄楠材冒着坐牢杀头的危险,为党开辟了一个文化阵地和地下联络点,让进步的人们十分振奋精神。

表面平静的云开书店,实际暗潮汹涌。

当云开书店开办不久,开县三青团干事长周先骅便在同一条街的不远处,开办个文化服务社,与云开书店唱对台戏。周先骅凭借后台,垄断了部分中小学教科书的发行,又联合另外几家书店,今天来要挟云开书店入商会,明天又要云开书店增缴苛捐杂税。同时,国民党的特务还经常来书店捣乱。有一天,书店里进来一个不三不四的人,把书架上的书翻一本丢一本,几个书架全被他翻乱了。黄楠材忍无可忍便问:“你要什么书?”翻书的人朝他斜了一眼,继续乱翻。黄楠材提高了嗓门训斥道:“你要什么书,我给你找。别把架子上的书翻得乱七八糟的。”对方本来就是寻衅闹事的,听了他的训斥,立即从口袋里掏出手枪,对准黄楠材大声吼叫:“翻乱了又怎么样?老子还要毙了你这个异党分子!”幸亏守店铺的老岳丈精通武术,手疾眼快,一下子捏住持枪人的手腕,才避免了一场流血事件。

闹革命不幸被捕   受酷刑坚贞不屈

1948年1月,川东游击队在黄楠材老家云阳打响了解放战争时期下川东武装斗争的第一枪,他为此兴奋得彻夜难眠,恨不得马上走上战场。

春节刚过,下川东地工委委员杨虞装调来开县,安顿好后,就趁黄昏到云开书店找黄楠材。

从1939年底黄楠材被迫从开县转移后,为了贯彻执行党中央提出的“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的政策以及周恩来提出的“三勤”、“三化”方针,上级组织主动与他切断了联系,以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今夜,断了八年的线,终于接上了。

黄楠材激动不已。

八年,漫长的岁月,他从教书到卖书,从教师到“老板”,职业和社会地位都变了,但他对党的忠诚始终未变,对共产主义的信念更加坚定。

他向上级党委的代表详细回报了八年来自己孤军奋战的艰难历程,受到上级领导的嘉许。杨虞裳也向他详细分析了解放战争的形势,布置了具体的工作任务。

为了完成任务,他积极发展党的组织。将刘伯承的侄儿刘江泰发展入党,让刘通过关系打入国民党县参议会做干事,掌握反动当局上层的政治动向;又将从山西新军返回故乡的热血青年彭林发展入党,并派彭林打入县警察中队做了中队长,掌握武装,支援下川东的武装斗争。他还借进学校推销课本和文具之便,在城区小学教师中发展了一批党员;他积极筹集武器,通过彭林为下川东游击队伍筹集了部分手枪、子弹、手榴弹;他还努力开展统战工作,让一批上层人士明白:国民党反动派已分崩离析,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

黄楠材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早日建立游击根据地,开辟第二战场,配合解放大军,早日解放大西南。

1949年,川东游击纵队决定袭击开县温泉盐场,七南支队司令员陈仕仲派刘直大来开县作准备。刘直大一到开县,就与特支书记黄楠材、副书记田学元接上了关系,通报了游击队要来袭击温泉盐场的安排。黄楠材当即表示:一定组织力量,大力支援。接着黄楠材便从彭林等同志那里借来几只手枪交给刘直大请他转给游击队。同时,又部署位于县城与温泉盐场之间的东华乡支部做好准备,如温泉盐场一打响,就割断电话线,使县城反动当局无法与温泉盐场联系。

红岩英烈黄楠材波澜壮阔的革命人生-激流网1938年黄楠材在开县女中留影

1949年4月15日,川东游击纵队袭击开县温泉盐场的战斗打响了。

根据原来的计划,游击队袭击温泉盐场取得胜利后,立即挥师进击,攻占60里外的开县县城。

温泉镇的袭击一打响,黄楠材一方面通知警察中队长彭林,赶快设法带他的中队去温泉镇接应;另一方面,他又通知城里各个支部、小组的同志,赶快制作迎接游击队进城的标语,并作好欢迎的准备。

时间已过中午,黄楠材估计游击队袭击温泉盐场已获得完全胜利,可能正在向县城进军,便从云开书店出来,走到县城中心的衙门口一带,向人心惶惶的群众耐心地宣传,说明游击队袭击温泉盐场,是为了解除盐场的反动武装,解救受压迫的群众出火坑。

谁知游击队袭击温泉盐场的战斗打响后,彭林带队去接应,被反动的中队长台中林发觉,便从中作梗,接应部队未按时赶到,袭击受到影响,未能取得预期的胜利。游击队不可能按原来的打算攻占开县城。这样一来,黄楠材在县城里的行为,便完全暴露了他共产党员的政治身份。当晚,黄楠材就被逮捕。

4月15日深夜,国民党特务突击审讯黄楠材,要他交出党组织名单。

作为特支书记的黄楠材对党在全县所属的支部、小组了如指掌,对三个多月来新发展的30多名党员,都知道其职业和住址。为了保护组织,黄楠材回答:“我一个小本生意人,有什么组织不组织?”

特务毒打他,他语气更坚定:“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特务们气急败坏,施用酷刑。黄楠材坚贞不屈,拒不吐实,未向敌人泄露半点党的秘密,保全了全县党组织和同志们的安全。

随后,黄楠材被押解到重庆,关进了渣滓洞监狱。在监狱,他无法预测自己的未来。但想到自己是一个共产党员,哪怕今后的路是通向死亡,也要义无反顾,勇往直前。在渣滓洞监恶劣的环境中,在特务酷刑面前,黄楠材像一个英勇的斗士,宁死不屈、铁骨铮铮,拒不交代组织,拒不出卖同志,始终保持对党无限的忠诚。1949年11月14日,国民党在溃逃前夕,对黄楠材、江竹筠等29名“共产党重犯”分三批押到电台岚垭,在事先挖好的大尸坑前秘密枪杀。就这样,年仅42岁的黄楠材为革命留下最后一滴血。

黄楠材漫长而曲折的革命人生,波澜壮阔:武昌城入团参军,为革命十年育人;锦官城欣闻《大声》,红旗下宣誓入党;誓作拨云开雾手,文化阵地苦经营……有时风雨如晦,有时惊涛骇浪,他总是一步一个脚印,深深地、扎实地嵌留在大地上。他用生命履行了对党忠诚的诺言,他用鲜血诠释了什么是红岩英烈。

作者单位: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红岩英烈黄楠材波澜壮阔的革命人生-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红岩英烈黄楠材波澜壮阔的革命人生-激流网(作者:王浩。本文为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