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佩服杨慎这样的正能量-激流网

说起正能量,我们就感觉很振奋,社会真的需要正能量。

虽然这个词的出处据说有一点奇怪,是出自“山木培训”的创始人宋山木,一个著名的春晚现场观众。有兴趣的大家可以去查。

好词不问出处。就像“万里独行”这个词田伯光用过,但它仍然是一个好词。

一个社会,如果全是负能量,大家就会过得不好、不快乐。如果一个人全是负能量,就很丧,大家就不爱和他打交道。

我就特别佩服正能量满满的人。最近看明史,举一个人的例子,杨慎。

有人可能不知道他,其实一说他填的词你就知道了,他随手填的一首词,比方文山林夕填的所有词加起来都出名,就是“滚滚长江东逝水”,ktv领导必点歌曲。

这个人的正能量简直正得耀眼,比现在很多人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我特别钦佩像他这样的正能量的人。

首先杨慎有文化。

不少正能量很足的人虽然思想境界挺高,但没有什么文化。本来是小学水平的,一旦正能量,就成了作家,平日照相都放很多书当背景,好像真的看书一样。

一个能写出完整文章的本科毕业水平的人,一旦正能量,并且写作时举得出几个古代的、近代的大路货例子,就成了单位的“大笔杆子”,哪怕思想上半点深度也没有。

好像人一旦正能量,在专业水平上就不妨差一点,或者说就可以高配一级。

可是人家杨慎是真的有文化。明朝有所谓“三大才子”,杨慎是首席。我们一听明朝三大才子就容易想到唐伯虎,但是唐伯虎并不在里面,杨慎是真在里面。

他是明朝正德六年的状元,才二十四岁,你说学问多大。有人说他爹当宰相,他的状元是关系户,这是想多了。明朝宰相那么多,不是人人的儿子都能中状元的,毕竟考官也要脸,朝廷也要脸。

杨慎那是真的博学多才,本来可以天天海天盛筵的公子哥,非要博览群书天天写作,把自己搞成了明代第一文化超人,简直就是个不会武功的黄药师。他一生写了四百多种著作,经史、诗歌、散文、词曲、音律、书画、金石、天文、地理、生物、医药……他啥都有著作。换了我怕连看都看不完,不知道他是怎么写出来的。

光说诗歌,他写的一个《升庵诗话》,就是明代诗话里一部很重要的著作。就连陈子昂的那首著名唐诗爆款《登幽州台歌》也都是杨慎发现的。我在唐诗课里还专门用一课讲过。

所以人家正能量,人家也是真有文化。我对此非常佩服。

其次,杨慎正能量,那真的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不是投机的,不是跟风起哄的,对自己的一套理论他是真的信。

比如那个超级轰动的“大礼议”事件。这个事这么来的呢?就是明武宗朱厚照死了,他的堂弟明世宗朱厚熜继位当了皇帝。

这个新皇帝的亲爹,是兴献王朱祐杬。上台之后,新皇帝就有个愿望,听上去非常奇怪——他想管自己的爸爸叫爸爸。

可是杨慎一伙大臣说:不行!按照礼法,你不能管自己的爸爸叫爸爸,你只能管你堂哥的爸爸明孝宗朱祐樘叫爸爸。对于你的亲爸爸朱祐杬,你要么叫“本生父”,要么叫“皇叔父”,就是不能叫爸爸。

皇上朱厚熜一听就火了,我爸爸呢?我这么大一个爸爸呢?怎么就被你们搞成我叔叔了?我不干!就要管我爸爸叫爸爸!杨慎说不行,你爸爸不是你爸爸,你必须管你伯父叫爸爸,你的亲爸爸只能叫叔叔!

朱厚熜被绕晕了,火冒三丈,就把杨慎一伙大臣摁住,痛打。不让我认爸爸是吧,孙贼我打死你们。

按道理说,领导爱管谁叫爸爸你管他呢?你表示支持拥护就好了,支持领导才是正能量。可是杨慎不管,非要死抠那个“礼法”,他觉得礼法才是正能量。人家搞正能量是把礼法当个幌子,他却是当了真了,那一套礼法他真的信。

当时,明知道皇帝要打他,杨慎还大吼:“国家养士一百五十年,仗节死义,正在今日!”然后带领了两百多个正能量满满的大臣,跑到金水桥上搞行为艺术——大哭。然后皇帝把他们啪啪一顿痛打。杨慎先被痛打一次,差点打死了,喝点中药撑了十天,又打一次,捂着屁股充军云南,一辈子到七十多岁都没能回来。

就佩服这种正能量。他搞正能量不是忽悠别人,也不是为了讨好大领导,他搞的那些他自己真的信,打都打不回头。你说是不是让人佩服。

第三,杨慎搞正能量的立场很可让人理解。

杨慎立场是很坚定的,敢于对不良现象开炮。他是搞诗歌评论的,很不喜欢诗人搞直接地批评、讽刺、哗众取宠,说这些都是垃圾。

比如杜甫,从宋朝、明朝以来一直都受到表扬,给捧到天上去了,说是“诗史”,说他同情人民。

杨慎就看不惯,说杜甫乱写东西、乱说话,太露骨太直接,不够正能量。

杨慎说:你杜甫要同情一下流民,不是不可以,委婉地说一下“鸿雁于飞,哀鸣嗷嗷”之类就可以了。可是你说什么“千家今有百家存”,简直太过分了。

还有,你杜甫说朝廷横征暴敛,也不是不可以,委婉地说一下“维南有箕,载翕其舌”之类就可以了,可是你居然写什么“哀哀寡妇诛求尽”,一点都不正能量。

他说杜甫写的一些“直陈时事”的东西,都是“讪讦”,是诽谤,属于杜甫诗里的垃圾,很不正能量。

又比如唐朝晚期的诗人罗隐、杜荀鹤等等,也都是喜欢乱说话乱批评、哗众取宠的,说唐朝这个不好、那个不好。杨慎特别瞧不上,觉得他们不够正能量,专门搞了一个《劣唐诗》,等于是《唐诗里的垃圾分类》,把罗隐、杜荀鹤归类为“晚唐之下者”,属于不可回收的垃圾。

杨慎为什么这么讨厌杜甫、罗隐、杜荀鹤他们的负能量呢?我觉得可以理解。

杨慎家代代做大官。他的爷爷杨春是湖广提学佥事,是管教育的大领导。他的爸爸杨廷和更威武了,位极人臣,是大学士、首辅。明代大学士就是宰相,他爸爸当了二十多年的宰相。

所以人家杨慎批评杜甫,感情上讨嫌杜甫这种写法,非常可以理解,大明朝他也是有期权的。我公司一融资,你就搞负面,那确实不爽。

如果是石壕村里的老头批评杜甫不够正能量、《垂老别》里的老妇嫌弃杜甫不够正能量,那就有点搞笑了,就没法理解了,那些老头肯定脑子有问题。就好像武侠小说里丐帮老是很正能量一样。可是杨慎不一样,我非常理解他。

总之一句话,特别佩服杨慎这样的正能量。

-完-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我佩服杨慎这样的正能量-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我佩服杨慎这样的正能量-激流网(作者:六神磊磊。来源:六神磊磊读金庸。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