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ZAO的爆火,“AI换脸技术”在人们的日常生活更加遍及。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用户通过ZAO这个APP,可以把视频中的主人公替换成自己想要的脸,从而获得非同一般的满足感。但这个新技术火的背后,质疑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不论是个人隐私,还是伦理道德的问题,目前ZAO还没有给用户确切答案。

“AI换脸”的那些事-激流网

ZAO 为什么一夜爆火?

“AI换脸技术”,也不是ZAO首创。在2017年,国外一网友就创造出了一个换脸算法——即后来被广泛称为的deepfakes,但它还是基于很多开源库才能完成。这套算法后来被一位高手封装成了一个桌面应用,可以运行deepfakes算法,无需安装Python 等。仅需要“支持CUDA的高性能GPU”。

尽管它大幅度降低了操作难度,但对于普通初学者来说,仍是一个不小的工程。而ZAO,才是真正的简单上手——用户想要体验AI换脸,不再需要电脑,高性能GPU,数据集,编程与AI知识,只需要一部手机,一张自拍,就可以把多种影视场景中主角的脸替换掉。

如此强大的功能,不得不说它如此“用途广泛”。当年一个由deepfakes算法爱好者组建的论坛社区,一个月内聚集了1.5万订阅者,大量的换脸视频。随后,这个社区却变成了一个生产假冒黄色电影的聚集区——不少人用换脸技术,把小电影中的主角换成了明星的脸。也正是如此,这个社区引发了巨大争议以至于最后关掉;也正是这个原因,ZAO的出现,让人们反思,自己“脸”使用权的问题。

对ZAO的诟病

最受人们质疑的,就是ZAO 的那一份用户协议——一连串“完全免费”,“不可撤销”,“永久”的字眼,彷佛是在向用户宣告,只要你用了我们的软件服务,你的肖像就要成为“共用商品”。

“AI换脸”的那些事-激流网

大家当然不希望自己的脸出现在那些不堪入目的视频里,当然,有些人想得更远,更忧虑——支付宝被盗刷现象,是不是也会随着”AI换脸技术”的普及而出现?

“AI换脸”的那些事-激流网

用户把自己的隐私交给公司保管,即使给了你一系列保证,但你不能排除自己个人隐私的泄露。脸,甚至声音,通过这项技术都可以模仿到位,很可能,未来的某一天你完成了一起不在场犯罪——因为一些别有用心者,盗用了你的形象,成为了一个犯罪嫌疑人。

作为这项技术的使用者,暴露出来的问题就如此之多,那么,这项技术背后的开发者,和数据标注员们面对的挑战,是否更多呢?

ZAO背后的数据标注员们

人工智能需要巨量的数据训练,如果说ZAO等软件庞大的用户群体是人工智能的饲料,那么数据标记员、数据供养人等产业就是饲养员,他们每天的任务就是在人脸照片上点点,将五官标记出来供AI训练。

数据标注,越来越成为“一个高端技术下的低级市场“,作为光辉人工智能的基石和阴暗面,它显得格外粗粝与拙朴。懂些内幕的人知道,数据标注事实上,这是一份只要会用鼠标就能干的工作。数据标注员们通过对实物不断地进行定点标记,标注大量用于训练机器学习模型的数据,让机器越来越像”人“。简单的来说,就是反复地教给机器用于辨别实物的特征的手段,来完成识别。

“AI换脸”的那些事-激流网

如果要让机器实现准确地辨别,那么作为训练者的人的标点必须更加精确。要录入一个人的特征,只要露出了头,脖子,胸口,标注员们就需要从这个人的左上角开始画矩形,框住动作,四肢,骨骼,五官,必须标注上千个点才能基本实现百分之七十的准确度(有些标注的点需要更多),但是,要让机器学会,标注数据必须达到百分之90以上的精确度甚至更高,这就需要一遍一遍地反复操作,也导致了数据标注流水线的产生。

流水线使得数据标注效率变快的背后,却是员工苦不堪言的工作。”任务图上密密麻麻的点看两个小时以上眼睛绝对会花掉了,员工必须克服生理因素,才能避免数据错误。“可以想象,同在汽车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作相比,数据工厂从早到晚的敲击键盘与鼠标声成为了那个枯燥工作的唯一旋律。重复的标注,重复的劳动,让一些从事数据标注师的高学历青年难以忍受,离开了这个同普通产业流水线没有差别的工厂,而留下的,是低学历,快速上手的”农民工“数据标记员。他们收入微薄,但他们的老板还嫌他们干的太少。

于是乎,数据标注产业又吸纳了技术学院的学生,出现了一批批数字富士康。在大数据中心贵州,在校学生被强迫或是利诱(尽管薪水低于当地平均工资),开始了新型的“搬砖”,“零件工”的生活。他们打着“实习”的名目,背地里学校却和工厂签订了协议,以此来剥削新的廉价劳动力。每天连续工作11小时,逼近人类极限的工作,让学生身体饱受其害,血汗却被资本家无情地收割。

低廉的劳动力,低水平的技术培训,无差别的工作,使得数据标注更像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可以说“这个技术,一点也不智能,就是人工。”

而随着人工智能在各应用领域的全面深化,数据行业竞争也在加剧,标注模型会走向开源,失业就会接踵而至——年轻人会连这样枯燥压抑的工作都失去。

如果说古代社会,只有两个时代:暂时坐稳了奴隶的时代,和想要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那么在当代社会,从今天至未来,也只有两个时代:沉闷压抑出卖劳动力的时代,和想出卖劳动力而不得的时代。

所谓的繁荣盛世,那都是别人的,好看的容颜风景,都存在于手机里。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AI换脸”的那些事-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AI换脸”的那些事-激流网(作者:慨之。编辑:赫贫。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