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榆林原市委书记胡志强-激流网

被带走1年2个月之后,曾经出任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榆林市委书记等职务的胡志强,在西安市中院一审公开审理。

西安市中院2019年8月20日至21日一审中,西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2003年至2017年,胡志强利用其担任咸阳市委常委、副市长,咸阳市委副书记,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党组成员、副秘书长,榆林市委副书记、市长,榆林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

项目审批、工程承揽、企业经营、职务调整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其本人或者通过配偶、亲属非法收受相关单位及个人给予的贿赂,犯罪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以受贿罪追究胡志强的刑事责任。

本次法院方面披露的信息很简单,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一、“公子哥”胡志强

2017年前的8月25日,一篇文章实名举报胡志强包括买官卖官、贪污受贿、以家人的名义耗费巨资在当地建造辉煌庙宇等多个方面的涉腐问题。

胡志强籍贯山西长治,据说他10年前任职榆林市长之后,开始相信风水。举报信中,胡志强以其母亲的名义出面牵头重修其老家的安乐寺,最引人注目的恐怕是安乐寺内那尊被曝光的玉观音。

那尊立翡翠玉观音2米多高,为世所罕见,比皇家供奉的北京北海公园内的缅甸玉佛规模还要大,据说仅这一尊佛像的价值就在2亿元以上。但关于2亿元的估值无法确定。

“起底”榆林原市委书记胡志强-激流网

最值得玩味的是,这篇举报虽然很快就10万+,但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没有被删除——对一名在职正厅级官员的举报,文中充斥着大量坐实的图文,这原本会被很快删除的,但蹊跷的是,文章没有删除,也没有传出胡志强被查的消息。

只不过很长一段时间内,胡志强没有公开露面。

而就在2018年6月11日,一篇举报胡志强的文章忽然再次推出,第二天晚上22点,陕西省纪委的官网上就显示,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胡志强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胡志强,1963年10月生于山西长治人。

百度百科人物关系中,他的父亲是先后任山西省委书记、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会长胡富国。两年前,《山西原省委书记胡富国坐水泥地喝几十块的白酒》被大肆报道。

1984年,胡志强在北京财贸学院工商行政管理系工商行政管理专业学习,其实作为能源大省山西的官二代,胡志强1988年9月参加工作已经算比较晚,但是起点比较高。

第一份工作就是国家工商管理局企业司企业处、外资处工作。1993年3月历任华晋焦煤公司办公室副主任、总经理助理期间,还挂职任山东省牟平县副县长,可以看出,胡志强有志于仕途。

1996年到2001年5年,胡志强在中国最大的煤炭公司神华集团任职。随后的履历显示,胡志强终于要彻底入仕。2001年11月至2005年11月,他先后挂职任咸阳市委常委、副市长,市委副书记。随后3年,又任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成员。

“起底”榆林原市委书记胡志强-激流网

不过真正受到关注的,还是他2008年起任榆林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自此一直到2017年4月,胡任榆林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17年4月,出任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

胡志强在职榆林10年,这在历任官员中,主政时间算比较长的,所以榆林主要官员对其都相对比较熟悉。

一名跟随胡志强在榆林多年的下属说:

“胡志强为人比较平和,他几乎没在公开场合批评过下属官员,也几乎没见过他训人。仗义、大气,符合一个官二代或者说同时是富二代的描述。”

据说一名胡志强手下官员犯了不小的错,以为胡志强会处罚,没想到胡没有责罚,后来该官员过意不去,请胡吃了一顿饭,事情解决了。

而在北京,胡的身份更符合一名公子哥。几个信源描述,

“曾在京城赴过一次胡设的宴席,两桌客人,30年茅台酒带来两箱,期间还在饭店要了同款的酒,一顿宴席没30万出不来。”

胡志强被查后,榆林很多与胡有涉的官员和商人被带走问话。这个盖子揭开了,盖子里的流毒正在不断地被肃清。今年清明节前,榆林处级干部4人被查!紧接着,横山区区长周建国被查,这是继胡之后榆林处级贪腐官员的一次大爆发。

刘焕曾任米脂县委常委、纪委书记和县委副书记等职,他一面自己利用职权受贿,一面又为了自己的职务升迁而向他人行贿。

汉中纪委监委提到,“2014年春节、2015年春节期间,刘焕(为升迁)向榆林市委原书记胡志强送茅台酒10箱,价值23.994万元”,这是胡志强案发后与他有涉的官员的受贿细节首次浮出水面。

二、胡志强的祖宅和2亿的翡翠观音

胡志强的履历中,最耀眼的是他榆林市委书记的职务,他父亲胡富国更是声名在外的原山西省委书记。但胡志强6月12日被查后,那尊高2米、价值据说2亿元的翡翠观音成了媒体与坊间讨论的焦点。

那尊翡翠观音所处的安乐寺,就在胡志强的老家山西长子的下霍村。地处晋东南腹地的下霍村,依漳水河畔,靠灵山之侧,当地妇孺皆知“这是前山西省委书记胡富国的老家”。

很多年来,这个村子保持着胡家祖宅这个清贫的名分,不过近年来在胡家主妇常根秀的统筹下,巨资倾覆,破败的村子与安乐寺焕然一新。

2009年,安乐寺开始重建,常根秀以"居士"名义筹款,兴建寺庙,胡家没忘记修葺自己祖屋。

胡富国离开下霍村就很少回家,祖屋也一直没大规模修缮。不过寺庙重新亮相时,胡家祖屋也修缮完毕。

“起底”榆林原市委书记胡志强-激流网

据说在“高人”指点下,两座修缮的院子一座癸山丁向,一座丁山癸向——癸山丁向预示着前方有贵人。祖屋后墙立着一块巨石,摆放位置符合风水布局,或是贵人石,寓意背后有贵人扶持。两座老屋错开相对,当运二五八。设计的极具特点,与领袖韶山祖屋极其相似。

修缮后的院子气势恢宏,当地人说,胡家院子装修极其讲究,以仿古材料建成,院内有阁楼花园,家具高档,都是从地买来的红木家具。

一位村民说,胡家老屋和寺庙是同步开工,重修耗费时间也有一年多。胡家老宅大门牌匾都是胡富国亲写,一块书“民富国强”,另一块书“钟灵毓秀”。

“起底”榆林原市委书记胡志强-激流网

家里都安装监控探头,平时一直就没人住,只是胡家族亲负责照看。不管谁来,没胡家人打招呼,根本无法迈进大门。

这里不得不提胡家主妇常根秀。

1990年春天,《人民日报》头版一篇特写:《副部长夫人烧锅炉》,报道了副部长夫人常根秀在能源部家属院澡堂烧锅炉,当时常根秀的丈夫胡富国任能源部副部长。当晚,高层打电话给胡富国:“老胡啊,我今天看了报纸才知道你的夫人还在烧锅炉。”胡富国说:“党已经对我够好的了,不能所有的官都让我一家人当了。”

胡富国当上省委书记,穿着妻子做的棉袄,时任人民日报总编辑范敬宜又写《省委书记的黑棉袄》,刊登在《人民日报》上。

不知常根秀后来有没有再做棉袄,但摆在其主导的安乐寺、祖宅与祖坟三个项目,据说耗资数亿。

高龄的胡富国近年鲜见诸媒体报道,两年前,他的一张照片被大肆传播,名《山西原省委书记胡富国坐水泥地喝几十块的白酒》。

风水学中,升官靠阴宅。“高人”对胡家的祖宅重新谋划,多年后,胡家祖坟已成规模。

距下霍村1公里外的云山,四周都是柏油路,两边建起砖墙,里内被松柏环抱,胡家祖坟就在一棵大树下。也许是为了掩人耳目,祖坟并没立碑,但一点也不显荒凉。

祖坟的云山为凤凰脉,庚山甲向,向山有笔架山,案山为上天梯。一位高人说,胡家祖坟确实是卧虎藏龙,气宇轩昂,中心揽月。

为能持续出贵人,胡家特建了一座文昌塔,为天乙大贵人能更上一层楼,以示此地千里来龙,官员亨通。“高人”说,若不修此塔定会祸及后人。

“起底”榆林原市委书记胡志强-激流网

大门到山顶都是石头所砌,山顶还建了一座魁星塔,意味着胡家祖坟锦上添花。这座魁星塔让胡家祖坟和安乐寺连成一条线,按照风水大师说法,此布局很像韶山领袖祖宅布局。

为了掩人耳目,山上建清风园,牌匾由胡富国亲自题写。

祖坟风水,抑或丈夫的关系,常根秀两个儿子都官至厅级:长子胡志强曾任榆林市委书记,次子任山西几家煤炭公司老总。

胡家两位公子走了不同的道路,但两位主政的地方都与煤炭相关,1996年到2001年,胡志强在中国最大的煤炭公司神华集团任职,之后才进入仕途。

安乐寺与其他两个项目修建的时间,与中国煤炭“黄金十年”基本吻合,当时胡家也正如日中天,这不得不让人做出合理的联想。

“功德者”上的捐赠者

安乐寺内有一块功德碑,“功德者”人数虽少,但都鼎鼎大名。其中就有当年卷入刘志军案最终被判20年、罚金25亿的山西籍女商人丁书苗,丁书苗曾是中国扶贫协会的副会长,而胡富国就是中国扶贫协会会长。

当功德碑上出现几位千里之外榆林国企老板的名字时,多少让人有点吃惊——原榆林市能源集团董事长王荣泽已经被判刑11年,原榆林市市空港生态区管委会主任王永胜也被查,还有榆林两家煤炭公司的老板,和多位横山、神木等地的私企老板。

当地人说,如果这些老板捐的少,寺庙和胡家祖屋根本建不起来。比如观音殿里一尊2米多高翡翠玉观音的花费何巨。何况寺庙整体工程耗资,也不在少数。据说其中一人前后共捐2000多万元。

榆林国企老总无利不起早,跑到千里之外的外省小村捐巨款,除却升官发财所为何?只能问时任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

十八大后,山西省成立腐败重灾区,以令为首山西籍官员成立了西山会,据说胡氏也有人在其中。

“起底”榆林原市委书记胡志强-激流网

下霍村里人说,胡富国夫妇以前很少回来,近几年每逢快过年就回来,过完正月十五回北京。

这几年,每当胡富国和他两个儿子回来时,到胡家拜年的人络绎不绝,而且轿车多数挂着“陕K”(榆林市车牌代码)牌照,这些人暂住当地县城宾馆,联系好胡家人,才逐个登门拜访。

胡家迷信菩萨保佑,下面人迷信权力,榆林的跑官文化当时盛行不已,延及今日。

毋庸置疑,“跑官”之风盛行,在当前干部人事工作中极不正常。“跑官”与组织原则格格不入,“跑官”与“要官”、“买官”往往连为一体,滋生腐败,危害极大,影响甚坏。

“卖官鬻爵”和“跑官要官”本就是符合市场经济要素的一对孪生姐妹。且极易形成恶性的生态。比如,原黑龙江省绥化市市委书记马德,在任职期间大肆卖官,将绥化政坛改造成一个庞大复杂的“官市”,呈现出一派“官帽市场”繁荣之景象。

“一个矿区的所长,会找到北京高层,通过高层打招呼提拔;一个副县长,会跑到北京高层,通过跑官高层,曲线提拔。”榆林当地知情人说。

煤老板金主与“求提拔者”结成一体,金主输送利益,提拔后,再通过其他渠道让金主收益。据说,在胡志强主导下的官场生态,经常有人很意外地被提拔,而期间的案例,往往在榆林坊间不胜枚举。

“起底”榆林原市委书记胡志强-激流网

据一位西北资深媒体人总结,大凡热衷“跑官”者,不外乎三种人:

一心虚:平时碌碌无为政绩平平或劣迹加身,生怕一朝“黑云压城”而掉帽子。

二没底:苦心经营,志在必“升”,心中无数,“跑跑”有底。

三从众:张三“跑”了,李四“跑”了,咱也跟着“跑”,落得个心理平衡,过后不后悔。

胡志强被查之后,财经一篇报道写得极为克制,但浓缩了极广的信息量:

“胡志强主政榆林10年,一大争议是干部任免问题。近几年,榆林市提拔的县处级干部,多数来自经济发达区县,而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干部极少被重用,引来怨言。”

四、胡志强与榆林的发展

胡志强在榆林10年,刚好经历了煤炭黄金十年最后疯狂的5年,和跌入低谷的5年。

记得 2008年,榆林GDP增长23%,首次突破千亿元大关,最终实现1010亿元。当时榆林官方的一个宣传文件中称,“榆林成功超越兰州!”

再看更华丽的数据:

榆林GDP增速连续七年保持全省第一,人均GDP达到4360美元,比全省平均值高出1740美元。主要工业品产能均创历史最好成绩,榆林一个市占到全国一次能源的5%。

就在这一年胡志强开始主政榆林,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绝佳的政治跳板。然而,大约在2011年左右,煤价暴跌,榆林命运开始翻转。之后的6年,榆林经济受创,止跌,企稳,回暖漫长而相互交叠的时期还在继续。

不可否认,煤价下跌让榆林这座城市受到重创,榆林似乎并没有做好能源经济破灭的“B计划”。

说实话,在榆林这样产业机构极度单一、有庞大的能源经济托底和决定沉浮的城市,主政者的执政风格都会被模糊。

但对胡志强来讲,在煤炭黄金十年最后几年他就主政榆林,能源价格下跌、民间借贷事实上崩盘、产业单一等问题几乎没有改观。

2017年4月,胡志强任职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值得玩味的是,接替他原职位的人,比他还年长3岁。

“起底”榆林原市委书记胡志强-激流网

一名榆林主要官员在胡志强调离榆林时曾说:

“胡志强就像高中班级里面的富家子弟,他希望别人听从,同时也不希望露出任何严厉的一面。而在这样的主政官员下面履职,日子可能过得很轻松,出了错相对来讲惩罚也不会很重,但你可以想象,榆林的发展速度能起来吗?”

对胡志强的举报中,2013年,榆林市能源集团董事长王荣泽(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被陕西省纪委审查之后,供述行贿款放在胡志强的专车上。胡志强得知后,称“自己不知情,行贿款被司机拿走了”,调查期间司机跑了,下落不明。

这一情节并未出现在王荣泽的终审审判书中。不过在披露的山西安乐寺的功德碑捐助人中,出现了大批榆林官员与商人的名字。

得到证实的是,佳县原县委书记辛耀峰2011年前任榆林市人民政府驻北京联络处主任、党支部书记时,结识了胡家的关系,关系甚密。2018年2月28日消息:佳县县委书记辛耀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今年被判刑超过13年半。

过去近20年,榆林一直是中国最受关注的地市之一;胡志强又主政榆林10年;而从反腐角度讲,胡志强是榆林被查处的最重要的官员之一,其受关注自不难理解。况且此事是否上牵涉中、省,下波及市县,乃至秦晋两地,现在还很难估量。

五、胡志强的判词

纪委对胡志强的判词异常严厉:

胡志强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不正确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破坏政治生态;贯彻执行脱贫攻坚战略部署不力;搞政治攀附;理想信念缺失,搞封建迷信活动;对抗组织调查。

胡志强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廉洁纪律,违规要求下属单位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多次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礼品;超标准乘坐交通工具;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利用职权为亲属及身边人员谋取私利。

胡志强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权在职务晋升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在干部任用上丧失原则,搞一团和气;在组织对其有关问题进行了解时,不如实说明情况;违反规定对个人有关事项隐瞒不报;不严格执行请假报备制度。严重违反群众纪律,漠视群众利益。

胡志强严重违反工作纪律,干预和插手重大工程建设项目;滥用职权,违规安排调查有关问题。严重违反生活纪律,生活奢靡。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构成职务违法。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胡志强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丧失理想信念,毫无党性观念,背弃党的宗旨,“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大纪律”项项违反,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相互交织,其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然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性质十分恶劣,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坏,应予严肃处理。

胡志强在警示教育片《蜕变的灵魂》中说:“我收受那么多的钱财,都给自己量刑用了……”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起底”榆林原市委书记胡志强-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起底”榆林原市委书记胡志强-激流网(作者:李直道。来源: 大秦直道。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