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你看过这样的直播吗?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主播时而在直播间里学狗叫,摇耳朵吐舌头;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时而在椅子上玩倒立,故意摔倒,整翻摄像头;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时而换上睡衣拿着碗,在直播间里作乞讨状;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时而又正襟危坐,手拿几张百元大钞,对着观众说"拿去花吧,别饿着自己";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还有时会穿上奥特曼的衣服,给你来上一段土味尬舞。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药水哥"。

如果你之前听说过他,那么脑海里可能已经浮现这些关键词:

艺术家、傻子、您配吗、一条摇尾乞怜的狗、低俗,还有粉丝口中的"一面镜子"。

药水哥,本名叫做刘波或叶圣(网友扒的,未经证实),26岁左右,是虎牙TV《英雄联盟》版块的一名主播。

平时除了播英雄联盟之外,还会从陪玩APP上找些女生做连线,以及最重要的,表演类似上面的"艺术"。

药水哥的直播间目前有185万人订阅,巅峰同时在线观看人数曾超过700万,一度成为了这家直播平台的第一网红。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他在直播中的一些话语,类似:

"几十块的电子手表和几千万的劳力士,它们的时间是一样转动。"

以及夸张的肢体动作: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会被粉丝解读为哲学层面的思考,甚至有人把他比作当代卓别林。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当代卓别林--药水哥》 出自豆瓣某用户

还有人赋予了药水哥の带哲学家身份: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就像大力哥每天必须喝点大力一样,这部分人一天不看药水哥直播,就浑身难受。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然而在虎扑发起的"怎么看待药水哥这个人?"的票选中,大多数人却给他投上了弱智一票。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下面最火的评论是:这种人能火,说明这个社会病了。

药水哥的存在,就像一个正反两极的矛盾体。

对喜欢与厌恶他的两部分人而言,彼此就像生活在于同一星球下的俩平行宇宙,对彼此的感知能力都表示疑惑。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2.


那么,药水哥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首先,药水哥当然不是虎扑票选出的弱智。

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药水哥精神非常正常。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直播就是一份工作,与现实分得很清。

现实中的药水哥,有一个不幸福的原生家庭。从小父母关系不好,吵架后经常迁怒在他身上,有被打到桌子底下不敢出来的经历。

这种阴影,有时也会在直播中有意无意显露出来,比如"我杀我妈"这个梗。

药水哥初一辍学后,躲在家里打游戏,被父母看到后直接把电脑给他砸了。

当时亲戚朋友见了,也都是摇头,觉得这孩子肯定是完了。

很想去一家亲戚公司上班,但人家觉得他挺傻的,也被拒绝了。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14岁的药水,只能去做一名油漆工。

从早上7点到中午12点,药水哥对着一面白墙用砂纸磨。

每次砂纸一磨墙,整个楼梯间就飘满粉尘。

由于长期不戴口罩,加上年龄还小,药水哥的喉咙很早就留下了病。

之后他去成都一家咖啡店打工,但因为记不住调卡布奇诺之类的步骤,不到2个月就不了了之。

再次受挫后,药水哥无奈去工地做了小工,只干了1个月,老板给了200块把他打发走了。

除此之外,他还在酒吧做过保安,在高速路上开过拖车。

最惨的时候,因交不起房租,药水哥在酒吧附近公园睡了一晚。

筋疲力尽的药水当时只有17岁,望着天上的月亮,他特别想回家打打游戏。

现实屡屡受挫,药水只想逃回虚拟的网络世界。

2015年底,药水哥回到了家乡,当时的状态是"待在家里没办法见人,全程自闭了。但又觉得内心必须要坚强起来。"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药水想了一下,玩电脑的话,直播可能是唯一的出路。

也正是从那一刻起,直播成为了药水抓住的救命稻草。

为了避开跟大主播竞争,他选择在午夜档开播,从凌晨播到第二天早上,每天坚持10小时,有时候还会播到第二天中午。

为了吸引观众,药水哥想了两个办法。

一是装智障,哗众取宠:比如把烟扔进裤子里;为了要观众五百块礼物狂扇自己耳光;玩游戏输了后假哭等。

二是给直播间起了个"最强卡牌"的标题,但他实际水平并没有那么高,所以经常在低端局里被人吊锤,引得很多人骂他。

但与别的主播态度不同,药水哥会让水友随便骂,从不封禁。

有时还把夸自己的给封掉,只准骂不准夸。

乐呵的网友们感觉特新鲜,从中找到了乐子和优越感,一边骂他,一边痛快地发泄生活压力,节目效果爆炸。

真正让药水哥大火的事情发生在2017年10月13日。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历史性的一刻

那一晚,药水照常在直播间跟观众连麦聊天。突然有一个观众质问他:"第一卡牌?您配吗?"

药水哥愣了一下,回怼:"您配吗?"

谁也没想到,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就此拉开。

两人充分论证了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这一哲学,从晚上8点到凌晨2点,把这三个字复读了接近7个小时,堪称对骂界的马拉松。

期间,有源源不断的新观众涌入直播间,赶来观看正发生的这幕奇观。

直到最后,连麦的观众心态崩了,大骂一句我X你妈的,快速问候了药水哥祖宗,接着挂断电话,崩溃下线。

药水哥却依然意犹未尽,换着不同的语调和表情,在直播间继续重复着"您配吗"。

药水哥一战成名。

第二天,他就上了微博热搜,连浙江团省委都转发报道,无数人好奇点开看看这位奇葩到底长什么样子。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成名后的药水哥,选择加大力度,更加卖力地在直播间里装疯卖傻。

于是在之后的一部分观众看来,这个人就像个彻头彻尾的智障了。

也就有了在虎扑投票中,对他不了解的人群,投出个弱智的结果。


3.


药水哥这种风格独特吗?

在我看来,靠搞怪、扮丑来获取他人关注的方式,一点也不新鲜。

远的像"芙蓉姐姐""凤姐"就不提了,还记得雄鹰高飞和皇帝刘厚坤吗?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雄鹰高飞:自称宇宙唯一真神,世界大同教主,人类导师,活佛,传说中即将掌控全球的紫衣圣人。

他的信众亲切地称呼他为高师、苏州圣主;他的黑粉则骂他是神经病。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后来由林更新转发其微博,变得为更多人所知晓,成为了红极一时的网络红人。

皇帝刘厚坤:自称刘邦的后人,目标是光复汉室,心系世界和平。在与高飞的竞争中,一度凭借“王者之姿”咄咄逼人,围观者众多。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但此人经不住女黑粉调戏,后来发了裸照和洗澡视频给人家,结果被曝光到粉丝群里,刘厚坤皇帝看到说:群都解散吧,我是老流氓……

他以为自己人设崩了,结果粉丝只是更快乐了。

假如当时要给这二位做个投票,我觉得结果就不只是弱智了,而是纯傻缺,神经病。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在接受采访时,雄鹰高飞能说出值得让人反复琢磨的话。

回忆被人强制送到精神病院的经历,主治医生曾对高飞说:"只要你承认自己有病,就好了"。

高飞说,从那天之后,他发现这是个谎言的世界。

"我知道这是一个谎言的世界,只是光鲜的皮囊里把自己裹得分外严实罢了。"

你说高飞是真傻还是假傻?

我觉得这种傻,应该叫做薛定谔的傻。

有很多人疑惑,假如是不傻,那为什么愿意在网络上把自己作践成那个样子?

其实你扒拉下他的经历,在网络之前,他就已经卑微至尘土了

就像药水哥,难道在直播间里倒立,假哭,会比做油漆工更辛苦吗?会比赚不到钱,被亲戚朋友看不起更难受吗?

对底层来说,药水哥现在买了玛莎拉蒂,已经是个标准成功人儿了。


4.


"傻子"在变,狂欢却从未改变。

以药水哥为代表的网络红人,能够吸引大众的注意力,除了审丑、猎奇心理之外,更重要的是这是一场宣泄的狂欢。

现代人生活压力太大了

每天为工作熬夜,为前途秃头,为房价失眠,还要在公司、单位扮演一个情绪稳定的正常人,其内心欲望受到了极大阉割。

当出现一个"大傻子"药水哥可以给大家随便骂、嘲笑时,一种最直接的宣泄快感就来了,那就是:

最简单的嘴臭,最极致的享受。

就像压抑的中世纪,也会保留一个"狂欢节"给民众侮辱宗教,驱役国王,尽情发泄的机会。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当狂欢的乐章通过参与者手打弹幕的形式源源不断流出,最终汇集成滔滔洪流冲破了现实的堤岸,一个多巴胺可持续分泌的极乐世界就展现在参与者面前。

这真是太爽了!

所以你仔细看:从凤姐到雄鹰高飞,从李赣到孙笑川,从吴亦凡到蔡徐坤,只要能进行狂欢式的情绪宣泄,其实这个傻子是谁都无所谓,是不是真傻也无所谓。

不管是装疯卖傻,还是被粉丝裹挟被迫带明星出道,这门儿把自己作践成尘土取悦他人的生意,已经成为了赛博互联网空间的刚需。

你要是问我持续沉浸在这种狂欢中,有害吗?

当然有害。这种深度的自我放逐,时间久了会瓦解人的主体性。

而想戒掉这种快乐,其实也很容易,因为有许多可替代品。

比如社交的快乐,被尊重的快乐,被又一个漂亮女孩儿喜欢的快乐,大把花钱的快乐,甚至逛夜店的快乐,飙车的快乐等。

一个残酷的现实是:看药水哥可能是这其中最廉价的宣泄方式。

对于部分人而言,沉湎于网络实际就如一叶孤舟,经常会漫无目标地飘向一个又一个吵吵闹闹的狂欢事件中,他们不敢给自己一秒钟的宁静,因为一旦放下手机,就会被现实拉回到只剩自己。

这是孤独者的狂欢,也是狂欢者的孤独。


5.


我们来想想,在这场狂欢中,到底该去苛责谁?

是药水哥吗?我承认他绝不高尚,经常直播时来点擦边球,还把女生骂哭过。

但与此相比,我觉得他更是个有点幸运的可怜人。这是我在写这篇文章半途中觉察到的。

在写完这篇文章第一段时,我把它转给了一位上海的cool lady,问她感觉药水哥是个什么人?

她给我回了俩字:弱智。

我说:你再仔细想想,人家据说年入千万。

Lady:那也改变不了他是个弱智的事实。

我:……。

就像《泰坦尼克号》里Rose的母亲,对于底层阶级的那点"new money",那是不屑一顾的。

我不知道药水哥在知道真相后,会不会陷入下一轮的新焦虑。反正我听到后觉得挺伤心的。

该去苛责患狂欢癖的年轻人吗?

是的,此刻确实有很多鸡汤和道理可以掏出来。

比如年轻人该努力,该奋斗,该自律。

网络狂欢并不能真正拯救什么,只是让人暂时忘却烦恼和压力。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而且每次狂欢过后,会给你留下更深的迷惘与惆怅。

但此时此刻,我想到的是另外一个故事:

这群追逐狂欢的年轻人,就像安徒生笔下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在雪夜中,那每根划开的小火柴,都像是一个火炉,让她赶紧伸出手去取暖。

可直到划完了最后一根火柴,周围的风却越来越大了。

最后,漫天的雪和漆黑的夜色一起淹没了那座富饶而又贫穷的城市,圣诞老人终究还是没有来到。

可你说,提前把小女孩的火柴扔在地上,告诉她没有希望,就真的算正义吗?

我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我只知道,从安徒生写完这个故事到今天已经过去了150年,有些事情从未改变。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药水哥的荒诞直播,一场百万孤独者的狂欢-激流网(作者:霹雳调查员。来源:公众号  蹦迪班长。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