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工会必须最大限度地联系全体劳动者


联系群众,也就是联系大多数工人以至全体劳动者,这是工会无论做什么工作取得成绩的最重要最基本的条件。工会组织及其机关从下级到最上级,都应当在实际当中,根据多年的经验培养和考察一批负责同志,这些负责同志不一定都是共产党员,但是他们应当同工人密切地生活在一起,非常熟悉工人生活,能够在任何时候任何问题上正确地判断群众的情绪以及他们的真正愿望、要求和想法,能够不带半点虚伪的臆测来确定群众的觉悟程度,确定群众受了某些旧偏见和旧残余多少影响,能够用同志的态度对待群众,关心满足群众的要求,以此赢得群众的无限信任。对于一个人数不多的共产党来说,对于领导一个大国(现在还没有得到更先进的国家的直接援助)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来说,最大最严重的危险之一,就是脱离群众,就是先锋队往前跑得太远,没有“保持排面整齐”,没有同全体劳动大军,即同极大多数工农群众保持牢固的联系。正像一家拥有优良发动机和头等机器的最好工厂,如果发动机和机器之间的传动装置坏了,那就不能开工,同样,如果共产党和群众之间的传动装置——工会建立得不好或工作犯错误,那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就必然遭到大灾难。我们仅仅解释、提示、证实这个真理是不够的,还应当在工会的整个机构中,在它的日常工作中,从组织上把它固定下来。

列宁:《工会在新经济政策条件下的作用和任务》(1921 年 12 月 30 日—1922年 1 月 4 日),《列宁选集》第 4 卷第 589—590 页。


工会这个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建立起来,在由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的过渡时期中必然存在,而在遥远的将来是否存在会成为问题的机关,它的特点正是在这里。工会的存在会成为问题,那是遥远的将来的事情,这个问题让我们的孙子去谈论吧。而当前的问题是怎样对待群众,掌握群众,联系群众,怎样调整好工作(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工作)中的那些复杂的传动装置。请注意,我这里所说的工作中的复杂的传动装置,并不是指苏维埃机关而言。那里还会有些什么样的复杂的传动装置,那是另一个问题。我现在只是抽象地和原则地谈资本主义社会里各个阶级之间的关系,那里有无产阶级,有非无产阶级的劳动群众,有小资产阶级,有资产阶级。从这个观点来看,即使苏维埃政权机关中没有官僚主义,但由于资本主义所造成的情况,传动装置已经就非常复杂了。如果要提出工会“任务”的困难何在的问题,那首先就应当想到这一点。再说一遍,真正的意见分歧,根本不在托洛茨基同志所说的地方,而在如何掌握群众的问题上,在对待群众,联系群众的问题上。

列宁:《论工会,目前局势及托洛茨基的错误》(1920 年 12 月 30 日),《列宁选集》第 4 卷第 406 页。


2、工会要用特别机智的办法接近群众


工会各项任务之间的许多矛盾是从上述全部问题中产生的。一方面,工会的主要工作方法是说服教育,另一方面,工会既然是国家政权的参加者,就不能拒绝采取强制手段。一方面,工会的主要任务是维护劳动群众最直接最切身的利益,另一方面,它既然是国家政权的参加者和整个国民经济的建设者,就不能拒绝采取强迫方法。一方面,工会应当按照军事方式来工作,因为无产阶级专政是一场最残酷、最顽强、最激烈的阶级战争,另一方面,正是工会应该最少采用军事的特殊工作方法。一方面,工会要善于适应群众,适应群众当时的水苹,另一方面,它们又决不应当姑息群众的偏见和落后,而要不断地把他们提到愈来愈高的水平上,如此等等。这些矛盾不是偶然的,而且也不是在今后几十年内所能克服的。

因为,只要资本主义和小生产的残余还存在,在整个社会制度中这些残余和社会主义萌芽之间的矛盾就是不可避免的。

由此可以得出两个实际结论:第一、工会要有效地进行工作,仅仅正确地了解工会的任务、仅仅有正确的工会机构是不够的,还必须有特别的机智,善于在各种具体场合用不同的方式去对待群众,尽量减少摩擦,在文化,经济和政治方面把群众更提高一步。

第二个结论:上述矛盾必然会引起冲突、不协调和摩擦等现象。因此必须有一个最高的权威机关及时地解决这些冲突。这种机关就是共产党和共产国际——各国共产党的国际联合组织。

列宁:《工会在新经济政策条件下的作用和任务》(1921 年 12 月—30 日 1922年 1 月 4 日),《列宁选集》第 4 卷第 590 页。

3、要教育工人群众尊重专家


有关这个问题的基本原理已经在俄共党纲中说明。但是,如果不经常注意表明这些原理实行程度的事实,那这些原理还是一纸空文。最近就有这样的事实:第一、不仅在乌拉尔,而且在顿巴斯的社会化的矿井中,都发生工人打死工程师的事件;第二、莫斯科自来水厂总工程师弗.瓦.奥尔甸博尔格尔由于极端恶劣的工作条件而自杀,而这些条件是由于党支部委员以及苏维埃政权机关的不内行和不可容许的行为造成的,因此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不得不把这一案件全部交给法院去审理。

对这些现象,共产党和整个苏维埃政权的过错,要比工会大得多。但是,现在问题不在于确定政治过错的大小,而是要作出一定的政治结论。如果我们的一切领导机关,无论是共产党:苏维埃政权或工会不能像我们爱护眼珠那样爱护一切真诚工作的、精通和热爱本行业务的专家(尽管他们在思想上还同共产主义格格不入),那末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就不可能取得任何重大成就。在没有达到共产主义社会最高发展阶段以前,专家是一个特殊的社会阶层,我们要使这个特殊阶层的专家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比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生活得更好,不仅在物质或权利方面如此,而且在同工农同志合作方面,在思想方面也如此,也就是说,我们要使他们满意自己的工作,认识到自己的工作是有益于社会而不是为资本家阶级的私利服务的。这一切我们还不能很快办到,但是,我们无论如何一定要办到。如果一个机关在给专家各方面保障、鼓励优秀专家、维护他们利益等等方面,没有有计划地进行工作并得到实际效果,那末,谁也不会承认它是工作得不坏的机关。工会应当进行这方面的各种工作(或者经常参加各机关这方面的有关工作),应当不从一个机关的利益出发,而从整个劳动和国民经济的利益出发。关于专家问题,工会担负着一项极其艰难的工作,就是要经常教育广大劳动群众,使他们能同专家建立起正确的相互关系,只有这样才能收到真正重大的实际效果。

列宁:《工会在新经济政策条件下的作用和任务》(1921 年 12 月 30 日—1922年 1 月 4 日)。《列宁选集》第 4 卷第 591—592 页。


4、工会内部的民主


有些人认为,谈论工会内的民主是放空炮,是党内生活的某些现象所引起的时髦风气,认为关于民主的“空谈”将被厌弃,而一切将“照旧”进行。

另外一些人认为,工会内的民主在实质上是一种让步,,是对工人的要求的一种迫不得已的让步,认为我们在这里与其说是在严肃认真地办事,不如说是在耍外交手腕。

不用说,这些同志大错特错了。工会内的民主,即通常称为“工会内部无产阶级民主的正常方法”,是群众性的工人组织所固有的自觉的民主,这种民主是以认识到对组织在工会内的千百万工人群众经常采用说服方法是必要的和有益的这一点为前提的。不认识到这一点,民主就会变成空谈。

当战争正在进行和危险迫近的时候,我们组织发出的“支援前线”的号召得到了工人热烈的响应,因为灭亡的危险在当时很容易觉察,因为这种危险十分具体,大家一目了然,这就是高尔察克、尤登尼奇、邓尼金、皮尔苏茨基、弗兰格尔的军队在向前推进并在恢复地主和资本家的政权。当时发动群众是不困难的。

但是现在,当军事危险已经消除,而群众对于新的危险即经济危险(经济破坏)还远不那么容易觉察的时候,单靠号召来发动广大群众就不行了。当然,粮食和布匹的缺乏是大家都感觉到的,但是,第一、人们总是想尽办法寻找粮食和布匹,因此粮食不足和商品缺乏的危险远没有像军事危险那样鞭打群众;第二、谁也不会断言群众一定认识到经济危险(缺乏机车、农业机器、纺织工厂和冶金工厂,缺乏电站的设备等等)和不久以前的军事危险同样现实。为了推动千百万工人阶级群众同经济破坏作斗争,就必须发挥广大群众的主动性、自觉性和自动精神,必须用具体事实来说服他们,使他们确信经济破坏也和昨天的军事危险一样是。现实的致命的危险,必须通过按民主方式建立起来的工会吸引千百万工人参加恢复生产的工作。只有这样才能把经济机关同经济破坏的斗争变成整个工人阶级的切身事业。否则就不可能在经济战线上取得胜利。

简单地说,自觉的民主,工会内部无产阶级民主的方法,是产业工会唯一正确的方法。

被迫的“民主”同这种民主毫无共同之处。

斯大林:《我们的意见分歧》(1921 年 1 月),《斯大林全集》第 5 卷第 8—9页。


工人阶级政党能不顾这些事实吗?能不能断定说,我国工人阶级团结在统一的工会中或者分裂成不同的互相敌对的集团,这对我国的政治情况来说都是一样呢?能不能说,在估计对待群众的方法问题上政治因素不应当起任何作用,说这同政治毫不相干呢?

显然不能。

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和同它联盟的各共和国现在约有一亿四千万人口。其中百分之八十是农民。要管理这样的国家,苏维埃政权就必须得到工人阶级牢固的信任,因为只有通过工人阶级并依靠工人阶级的力量才能领导这样的国家。但是要保持和巩固大多数工人的信任,就必须不断发挥工人阶级的自觉性、自动精神和主动性,必须用共产主义的精神不断教育工人阶级,把他们组织到工会中来,吸引他们参加共产主义经济建设事业。

用强迫和从上面“整刷”工会的方法来实现这个任务显然是不行的,因为这些方法会分裂工人阶级(请看运输工会中央委员会!),会引起对苏维埃政权的不信任。此外,不难理解,采用强迫的方法一股说来既不能发挥群众的自觉性,也不能加强他们对苏维埃政权的信任。

显然,只有用“工会内部无产阶级民主的正常方法”,只有用说服的方法,才能完成团结工人阶级、发挥他们的自动精神和加强他们对苏维埃政权的信任的任务,为了发动全国去同经济破坏作斗争,这种信任在目前是非常必要的。可见,政治也是赞成用说服方法的。

斯大林:《我们的意见分歧》(1921 年 1 月),《斯大林全集》第 5 卷第 12—13页。


我们的意见分歧在下列几个问题上:加强工人阶级的劳动纪律的方式问题;对待被吸引来参加恢复工业事业的工人群众的方法问题;把目前薄弱的工会变成能够恢复我国工业的强有力的真正的产业工会的途径问题。

有两种方法:强迫方法(军事方法)和说服方法(工会方法)。第一种方法决不排斥说服的因素,而说服的因素在这里服从干强迫方法的要求并且是它的辅助手段。第二种方法也不排斥强迫的因素,而强迫的因素在这里服从干说服方法的要求并且是它的辅助手段。把这两种方法混淆起来是不能容许的,正像不容许把军队和工人阶级混淆起来一样。

以托洛茨基为首的一批党的工作人员醉心于军队中军事方法的成就, 认为可以而且应当把这种方法搬到工人中间来,搬到工会中来,以便在巩固工会和恢复工业方面获得同样的成就。可是这批人忘记了军队和工人阶级是两个不同的集团,对军队适用的方法对工人阶级及其工会就可能是不适用的和有害的。

与军队相反,工人阶级是一个单一的社会集团,他们的经济地位使他们倾向于社会主义,容易接受共产主义的鼓动,自愿地组织工会,所有这一切使他们成为苏维埃国家的基础和精华。因此,主要采用说服方法是我们产业工会的实际工作基础,这是毫不足怪的。由此就产生了像解释,群众性的宣传、发挥工人群众的主动性和自动精神、选举制等等纯粹工会的工作方法。

斯大林:《我们的意见分歧》(1921 年 1 月),《斯大林全集》第 5 卷第 6—7页。


5、反对工会工作中的官僚主义和小资产阶级影响


我们将在工人组织内扩大民主,但是决不把民主变成偶像;我们将极其注意同官僚主义作斗争的工作,对于任何无用而有害的官僚主义极端行为,无论谁把它指出来,我们都会十分认真地加以纠正。

列宁:《再论工会、目前局势及托洛茨基和布哈林的错误》(1921 年 1 月 25日),《列宁选集》第 4 卷第 463 页。

工会把所有雇佣劳动者都列为会员的这种形式主义作法,已经造成工会中某种程度的官僚主义偏向,使工会脱离了广大的会员群众,因此,无论是个人或集体入会都必须坚决实行自愿入会制,对于工会会员决不能要求有一定的政治观点;在这一点上,也和在对宗教态度的问题上一样,工会应当是非党的。在无产阶级国家中,对于工会会员,只能要求他们了解同志式的纪律,懂得工人团结起来捍卫劳动者的利益和帮助劳动者政权即苏维埃政权的必要性。无产阶级国家应当从权利和物质方面鼓励工人参加工会组织。但是在工会里如果不尽义务,就不应当有任何权利。

列宁:《工会在新经济政策条件下的作用和任务》(1921 年 12 月 30 日—1922年 1 月 4 日),《列宁全集》第 33 卷第 159 页。


工会只有把极广大的非党工人群众联合起来,才算是真正的工会。因此在一个农民占极大优势的国家里,作为资本主义残余和小生产的上层建筑的政治影响,必然会在工会中相当稳固地存在着。这是一种小资产阶级的影响,也就是说,一方面是社会革命党、孟什维克(第二国际和第二半国际各政党在俄国的变种)的影响,一方面是无政府主义的影响;只有这些流派中,还有那么一些人不是从自私的阶级动机出发,而是在思想上维护资本主义,他们继续信仰他们所鼓吹的一般“民主”、“平等”、“自由”的超阶级意义。

正应当用上述社会经济原因,而不是用个别集团的作用,更不是用个别人物的作用,来说明我们工会中还存在着这种小资产阶级思想的残余(有时甚至还会复苏)。因此,共产党和领导文化教育工作的苏维埃机关以及工会中的全体共产党员,都应当更加重视在工会中同小资产阶级的影响、流派和倾向进行思想斗争,尤其是在新经济政策不能不在某种程度上加强资本主义的时候。为了对抗这种现象,加强抵制小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的影响是十分必要的。

列宁:《工会在新经济政策条件下的作用和任务》(1921 年 12 月 30 日—1922年 1 月 4 日),《列宁选集》第 4 卷第 592—593 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密切联系群众是工会一切工作的最重要、最基本的方法-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密切联系群众是工会一切工作的最重要、最基本的方法-激流网来源:《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