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似乎难逃“血汗工厂”的名声。

8月9日,据媒体报道,在衡阳的富士康园区,2019年该厂员工的平均工资被进一步削减了16%。这样的工资不足以吸引足够的全职工人来这家工厂,为填补空缺,富士康严重依赖最小年龄只有16岁的职业学校实习生,其中一些人被迫加班。

最新的调查报告称:当地职业学校的实习生占到工厂现有劳动力的20%以上,是法律允许水平的两倍。这些学生工人被迫上夜班和加班,一些实习生受到监督他们工作的老师的身体和语言虐待。

据悉,中国衡阳富士康为亚马逊生产Echo音箱和Kindle电子阅读器。而亚马逊也由于对待员工如同“机器人”,被人称为“美国版富士康”。

AI财经社调查发现,在距离衡阳501公里的武汉富士康,同样的指控仍在上演。

在对衡阳富士康下发指令“开除厂长及人力主管”后,8月13日,富士康工会再度确认已发现武汉园区个别单位在实习生聘用过程中存在违规安排加班及夜班行为,并已责令涉事单位立即改正。

01为零件加班

武汉东湖高新区,富士康工业园便坐落于此。晚上19时30分,伴随夜幕降临,仅有16岁的学生工张小磊(化名)开始了这天的工作。

官网介绍称,富士康武汉园主要产品涉及信息系统整合与服务产品,具备个人计算机、自动贩卖机等产品的模型开发、成型冲压、组装、检测等。

不过,用张小磊的话讲,自己的工作是“检查电脑主板零件有没有缺失或者破损”,“虽然有机器扫描,但是仍然需要手动检查的”,他补充道。

第二天早上7时才是下班时间。在长达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中,与张小磊相伴的只有流水线上的板子和沉默不语的同事。

富士康需要年轻人-激流网图/视觉中国

“板子特别多,流下来不能停,只要你一停,后面就跟着停,流水线就堵了”,张小磊回忆称,凌晨3时是最不好熬的时候,困、饿、累都达到峰值,虽然自己年龄小,但是眼睛也会花,需要每天滴眼药水。

张小磊还要掩藏自己的疲倦之态,“这种状态不能被督察看到,否则会被督察大骂,甚至被要求写千字检查,严重的学生工就直接被开除了。”

据张小磊介绍,一条线上6个人中,有4个人是学生。而就工作量而言,学生工和老员工相同甚至更多。

实习生占比过高更是多家富士康厂区的常态。据新浪科技援引最新的调查报告称:武汉职业学校的实习生占到工厂现有劳动力的20%以上,是法律允许水平的两倍。

据张小磊介绍,若按白班计算,即每日工作12时连续工作一个月,“一直到转夜班才有可能休息一天”,张小磊一周要工作84小时。

相比劳动法36条所规定的“每天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每周不超过40小时”,16岁的张小磊工作时长足足超了44个小时。

而在薪酬方面,张小磊称,“扣掉水电费伙食费,一个月最多3000元。”

按白班计算,张小磊的时薪仅为8.3余元。武汉社保网显示,武汉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最低时薪工资标准为18元/小时。张小磊时薪相较于此还少了一半。而与大城市深圳时薪19.5元、上海20元的最低工资标准相比,张小磊的时薪便有更大差距。

8月12日,AI财经社以应聘者身份致电武汉富士康,对方证实称,正式的技术工一天要工作12小时,月薪会超过4000元,而文工则为8小时工作制,月薪约为2000元。

8月13日,富士康向AI财经社表示,富士康有和地方政府、职业院校合作开展小规模的短期实习计划,所有实习计划均处于工会持续监管稽核之中。在稽核中,富士康工会已发现武汉园区个别单位在实习生聘用过程中存在违规安排加班及夜班行为,并已责令涉事单位立即改正。

经确认,自8月9日起,富士康武汉园区实习生均无安排夜班、加班。针对武汉园区整改结果,稽核组将进行复核,涉事单位相关主管将根据调查结果追责并从严惩处。

富士康表示,作为维护员工权益的代表,富士康工会会持续善尽监督责任,督促企业严格履行社会责任规范,确保实习生在合规条件下培训与工作。

02为毕业积分

武汉富士康的学生工,多来自全国各地的职业技术学校。而他们大多只有一个目的,拿到毕业证。

张小磊的学校位于湖南,他表示,自己的学校会和福建、厦门、苏州、上海等地的富士康合作,目前同届同学有100余人在富士康,“学校让你去哪你就去哪,没有选择。有些人的专业和实习工作完全不搭边”。

同时,这些学生还会受到学校的压力,“我们来这边做事,就是为了毕业证才来的。不去实习就给不及格,便没有毕业证。有的学生因为太累了干不下去,就不要毕业证回家了。”

富士康需要年轻人-激流网图/视觉中国

8月12日,AI财经社联系张小磊所在的学校,电话未能接通。不过,一位不愿具名的职业技术学校班主任告诉AI财经社,实习一般算6个学分。这个逻辑是,因为学分不够,学生才无法获得毕业证。

与富士康的合作,更成为诸多学校招生宣传的一种方式。以济源职业技术学院2012年的官方介绍为例,其与富士康集团合作已有10年之久,累计向富士康集团输送优秀员工3000余人。

而在2011年,北大、清华关注新生代农民工调查组所作的《西进——富士康内迁调查报告》则质疑,许多职业技术学校实际已经变成了富士康的“劳动中介机构”。

报告表示,“这些学校的学生在匆匆一年或者两年的学习之后,就被送到了富士康这类工厂,学生们名义上为实习,但基本上已经成为和学校脱离关系的‘工人’。而这些学校却依然收取学费并获得国家的财政拨款”。

北京市大都律师事务所陈国亮告诉AI财经社:“除超过法定工作时长外,富士康用未成年实习生的做法剥夺了实习学生这一劳动主体的自由意志。同时,在司法实践中,实习行为不被视为就业,不属于劳动法调整范围,实习单位无须与学生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也无需为学生缴纳社保,一旦遇到工伤或劳动争议时,就只能走复杂漫长的民诉渠道,而无法向劳动部门求助。”

不过,据AI财经社证实,富士康与学生签了合同,虽然未落实一周一休,但已为学生们落实社保。

03为加薪拼命

梁华(化名)今年迈入而立之年,他曾在22岁时在郑州富士康任职一年。

在他看来,去过的工厂里,富士康是最好的选择,“加班也是抢着加班,工人如果不被允许加班,是要骂人的。虽然基本工资低,靠加班,自己在2011年月薪为4000余元。城市里锦衣玉食的人或许不懂富士康对于农村青年人的意义。”然而,梁华的言语里并非全充斥着乐观,“不过,如果能找到更好的地方,肯定不会去富士康。”

据了解,对正式员工而言,富士康的加班规定为:工作时长超过8小时的部分,工资按1.5倍计算,周末加班按2倍工资计算,节假日则为3倍工资。

而自技校毕业后,今年27岁的杨一栋(化名)已在晋城富士康任职4年。目前,杨一栋的工作为设备维护,通过加班月薪可达七八千元,“是否加班,与订单多少有关系。在旺季时,我每天工作10余个小时,一周工作7天,不过这都是自愿的。没订单时,员工想加班也不让加班”。

晋城富士康主要从事光学镜头模块、精密磨具及光通讯产品的生产制造。而山西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晋城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年平均工资为6.48万元,月平均薪酬为5402.1元。由此来看,杨一栋的月薪超过平均水平近2000元。

除了较为体面的工资外,分房也是富士康留住员工的一大杀手锏。富士康介绍,截至目前,武汉园区已为绩优员工配房324套。

富士康需要年轻人-激流网图/视觉中国

不过,与普通人物质上月薪千元的小确幸相比,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显然上升到了精神层面。他曾公开表示“已经捐了90%的财富,已经不是为钱财工作了”。

郭台铭的话十分有底气。根据福布斯公布的2018年度富豪榜数据,郭台铭的身家为8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43.13亿元,位列台湾富豪第一。

郭台铭曾自比“一只(从山西)飞过海峡的鸟儿”,如今,他将上百家企业收于麾下。据媒体报道,郭台铭的鸿海精密旗下有19大板块,通过21家一级子公司又对外投资160余家公司。其中,直接或通过第三方地区再投资或参股的大陆企业有123家;在台湾地区、日本、新加坡、开曼群岛、维京群岛等地总共投资货参股40余家公司。

而这些企业更为郭台铭在资本市场带来丰盛的果实。2017年7月13日,郭台铭带领旗下公司鸿腾在香港交易所挂盘。一年之后,鸿腾为郭台铭净赚约22亿美元(约140亿元人民币)。

2018年6月18日,工业富联正式敲钟上市,并募集资金267.16亿元。工业富联是富士康在A股的化名,而富士康也被业界称为“硬科技巨兽”。上市当天,工业妇联相较于13.77元的发行价大涨44%,随后收获三个涨停板,股价直升23.99元。

据2018年财报显示,工业富联实现营收4153.78亿元,同比增加17.16%;实现净利润169.02亿元,同比增加6.52%。作为“全球最大代工厂”,富士康在大陆共有40余个生产基地,雇佣的员工一度超过140万人。

同时,高管们也获得不少收益。财报显示,工业富联高管薪酬中,年薪上百万的高管有6位,其中前董事长陈永正以429.75万年薪居首,其次为年薪371.6万元的总经理郑弘孟。

04为人力转型

讽刺的是,年轻人再也不愿进入富士康了。据《金融时报》报道,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曾说:“中国的年轻人越来越不愿意从事重复机械、工资低廉的流水线工作,让富士康在用工方面遭遇困境。”

郭台铭坦言,进入工厂并不算有吸引力,“很多工人都进入服务行业工作。”按照美团的《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31%的外卖骑手曾是去产能产业工人。兼职骑手中,轻工业工厂员工是第二大来源;全职骑手中轻工业来源也排名第6。

富士康也因此被动“去年轻化”。工业富联的招股书显示,27万名员工中,30岁以下的员工占到59.65%,相比2012年,30岁以下的年轻劳动力缩减了三分之一。

与用工荒相矛盾的是,“全球工业帝国”富士康却在2018年末曝出裁员消息。彼时,彭博社消息称,富士康计划在2019年消减200亿元人民币的非技术人员成本开支,其中包括裁员约10%的非技术人员。鉴于富士康拥有100余万名员工,因此外界猜测富士康将会在2019年裁员10万人。

裁员之举与最大的订单金主苹果公司不无关系。2018年9月,库克在加州的发布会上捧出三款iphone。未曾料到,销售远不及预期,裁员在当年11月到来,富士康苹果生产线的多余流水线被拆除。

事实上,富士康曾攀上苹果枝扶摇而上,苹果代工业务曾为富士康贡献了近半营收。然而,营收上的“巨无霸”富士康,却仍难逃“低利润”的标签。据此前业内说法,在苹果代工业务方面,富士康的利润率仅为3%。

转型不可避免。郭台铭在2018年5月在清华大学演讲时曾形容富士康的转型:“大象不仅能起舞,还能跳探戈。”

夏普曾是富士康转型路上的一次豪赌。2016年8月,富士康花费35亿美元获得夏普66%的股权。然而,“在收购夏普后,富士康将其定位从中高端下降到低端,销量并未起来”,家电行业专家刘步尘对媒体介绍。

2018年6月,转型之路也可从分拆上市的子公司工业富联聚焦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方面窥见一斑。在之后的股东会上,郭台铭表示,公司内部计划在5年内,用机器人替换掉80%的人力,如果5年做不到,10年内也会做到。

富士康需要年轻人-激流网图/视觉中国

至今一年过去,工业富联股价已从26元腰斩到13元,市值蒸发逾2000亿元。转型路上,留给富士康的挑战还有很多。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富士康需要年轻人-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富士康需要年轻人-激流网(作者:吴晓宇。来源:AI财经社。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