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燥起来了”,刺猬乐队主唱赵子健唱着“我那些烂曲,流窜九州”摔掉吉他的场景成为《乐队的夏天》最经典的场面之一。

乐队的夏天,资本在跳舞-激流网

2019年5月,筹备了近八个月的《乐队的夏天》在爱奇艺平台上线。这款由爱奇艺出品、米未传媒联合出品并制作的原创音乐综艺节目,集结了面孔、痛仰、新裤子、旅行团、刺猬等31支国内具有代表性的原创乐队,将摇滚、朋克、金属、FUNK、雷鬼等这些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相对陌生的音乐风格带入了公众的视野。

乐队的夏天,资本在跳舞-激流网

从开播到现在的市场情况来看,『乐队』和『综艺』碰撞之下的“化学反应”令人惊喜。

根据云合数据发布的2019年H1上新综艺热播榜显示,《乐队的夏天》百度搜索指数峰值为845825,成为2019年上半年上新综艺中单日搜索指数最高综艺,正片有效播放市场占有率表现可观。

乐队的夏天,资本在跳舞-激流网「图源:云合数据」

和热度齐头并进的是该综艺一路飙升的口碑。从开播到现在,其豆瓣评分一直不断上升,已经由最初的7.4分到达了目前的8.7分。

乐队的夏天,资本在跳舞-激流网「图源:云合数据」

乐手变爱豆,只需要一个综艺?

通常来说,一档综艺节目的成功往往依赖于多方面的因素,包括但不限于内容策划、技术制作、商业宣传。值得注意的是,在所有这些要素中,内容始终扮演着核心角色。

对于《乐队的夏天》而言,31支各具风格特色的乐队无疑是这档节目最大的亮点之一。“成立超过20多年的老牌乐队”、“摇滚黄金时代的见证者”、“音乐节压轴宠儿”、“演出一票难求”……这些兼具实力和话题故事的乐队们让节目一开始就具备了绝佳“卖点”。与此同时,伴随着节目的走红和推广,乐队们的人气也一路水涨船高。

这些以往只活跃于地下酒吧、Livehouse和各大音乐节,为有限的乐迷群体熟知的“宝藏乐队”纷纷“出圈”,给了更多普通观众认识他们的机会。

作为国内最大的独立音乐厂牌摩登天空的“头牌”——新裤子乐队在没有参加《乐队的夏天》之前的巡演就已经多得数不清,工体演唱会开票10分钟就能售罄。相比于圈中一些仍籍籍无名的乐队,“混得不错”的新裤子在被问及参加节目的动机时,主唱彭磊半开玩笑道,“节目组邀请时表示,上完综艺乐队就会有实实在在的(微博)百万粉丝。”

虽然不知道这番话中玩笑的成分有多少,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节目组向彭磊承诺的“百万粉”目标最终达成了。

据音乐先声统计,新裤子微博粉丝从参赛前的4万,到如今的107万,新裤子的粉丝增长速度随着赛段的推进不断加快,尤其在近两期节目后出现了大幅提升。

乐队的夏天,资本在跳舞-激流网「新裤子的微博粉丝数变化与表演内容  图源:音乐先声公号」

而自乐队翻唱了汪峰的《花火》后,其每次表演引发的话题讨论也都登上了微博热搜榜。

乐队的夏天,资本在跳舞-激流网「图源:音乐先生公号」

除了新裤子乐队,其它乐队也在节目播放后取得了不错的流量成绩。据音乐先声文章截止至7月29日,共有9支乐队的微博涨粉超过10倍以上,其中Mr.Woohoo与Click#15的现有粉丝均是赛前的75倍有余;共有6支乐队的微博粉丝增加量超过30万,新裤子、刺猬和痛仰的增长近百万,也就是说他们在赛前的粉丝数只是现在的零头。

乐队的夏天,资本在跳舞-激流网「图源:音乐先声公号」

人气的上涨为正在准备巡演的不少乐队带来了直接的收益。刚刚成立不到四年的乐队Click#15在参加节目之前,经常出没于DDC等中小型Live house的拼盘演出中,门票50元左右,观众在几十人到一百人左右。他们在节目中透露过自己“做乐队一个月赚1000块”,每次打车费都需要主办方报销。

凭借突出的节目表现,主唱RICKY极具个性的“豹纹”穿着,还有键盘手杨策的颜值带来的流量效应,他们在首次登台一个月之后便开展了全国巡演。巡演北京站演出门票2分钟之内售罄,演出费增长了3倍,市场上还出现了加价80%到100%不等的黄牛票。除Click#15之外,其它参加节目的乐队的巡演售票形势也一片大好。

乐队的夏天,资本在跳舞-激流网「图源:LovelsBug公号」

巡演之外,音乐节、商演等演出活动邀约也接踵而来。

乐队的夏天,资本在跳舞-激流网「图源:娱乐产业」

此外,刺猬、新裤子、盘尼西林的歌曲分别被应用于《跳舞吧!大象》《动物管理局》《再谈记忆》等电影和网剧中。同时,乐队作为备受年轻人喜爱的娱乐生活方式之一,其影响力被众多品牌主所看好,目前涵盖汽车、手机、快消、体育等垂类品牌与乐队达成多元合作。

从商演、发行电子唱片、录制电视电影主题曲、广告代言再到周边产品售卖……依托综艺带来的流量效益,一条完整的商业产业链已然形成。在这个过程中,综艺无疑加速了乐队向主流市场融入,寻求商业变现的进程。

小众音乐的综艺市场化道路

事实上,综艺将小众文化形态的音乐搬上主流媒体,利用其和主流文化表面的冲击,嘉宾或者选手的话题效应以及强大的主流话语权将独立音乐推向市场的做法,在近几年来的网综市场早已喜闻乐见,《乐队的夏天》并非先例。

2017年夏天,《中国有嘻哈》以26.8亿惊人的播放量唤醒中国说唱音乐,小众音乐一夜闯入主流市场,摩登天空旗下的说唱艺人,商业价值极速飙升。

这档难以超越的现象级综艺之后,又催生出许多细分领域的音乐综艺节目——2018年12月,腾讯视频推出《即刻电音》 ,为中国原创电子音乐打造出科技感十足的竞技平台,帮助小众的电子音乐打开大众市场。据艺恩发布的《2019中国原创音乐市场白皮书》显示,2019年以综艺内容为基点的原创音乐内容已渐成体系,其中,以爱奇艺为代表的视频平台成为原创音乐传播和宣发的重要渠道。

乐队的夏天,资本在跳舞-激流网(图源:艺恩数据网)

无论是《乐队的夏天》主推的摇滚,还是《中国有嘻哈》中的嘻哈文化,亦或是《即刻电音》里的电音文化,这些小众音乐长期以来都作为一种圈层文化针对特定的受众进行传播。

随着近几年来户外音乐节、Live House产业链的完善,QQ、网易等电子音乐平台的兴起,独立音乐拥有了更多忠实受众。独立音乐人们纷纷签约厂牌,发行专辑,积极寻求更广阔的市场发展之道。

但在国内尚未完善的音乐市场体系中,光靠演出和出唱片能生存下来的独立音乐人少之又少。

刺猬乐队的主唱子健做乐队是兼职,他还有个工作是程序员,但他换工作的频率可能比乐队的演出还要多。有很多次,刺猬乐队因为生计等问题濒临解散。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盘尼西林贝斯手熊花的工作是字节跳动的内容运营,click15的主唱Ricky是一家餐厅的音乐总监。

摩登天空CEO沈黎晖曾说过:“摇滚必须商业化!摇滚如果不商业化,就是扯淡。”

在他看来,“独立”与“商业化”之间并不是二元对立的关系。他以Pink Floyd、Beatles、U2这些顶尖乐队举例,“他们的唱片是最卖钱的,他们经过了两三代人的认可。”

也许作为商人的他,更多的是用他的商人逻辑去看待独立音乐的发展。但不得不承认,对于乐手们而言,参加音乐综艺能给他们带来最直观的流量,流量意味着商业价值,而商业价值能够改善他们目前困顿的生存状态。

反观近几年音乐行业的发展,音乐类综艺节目对音乐市场的影响日益凸显,尤其体现在『版权』和『广告』收入两大块。2017年的《明日之子》催生了毛不易这样一个微博粉丝破千万的唱作歌手,而毛不易在2018年的数字专辑相关歌曲总销量破千万首。

音乐综艺的发展必然会涉及到扩张市场的需要。近几年来反响较大的综艺都是从国外引进版权,再进行本土化改编,如《歌手》《中国好声音》《蒙面唱将猜猜猜》。

这些综艺在续集制作过程中逐渐失去创新力,耗尽了流行音乐圈的歌手和素人资源。随着越来越同质化音乐综艺的产出,观众也开始出现审美疲劳。

综艺差异化的发展需求,使得其自然而然地向此前一直为主流音乐消费市场忽略的小众音乐伸出橄榄枝。

而无论是如电子等小众音乐表现出来的巨大市场潜力,还是如《中国有嘻哈》率先试水的现象级成功,都证明小众音乐具备可挖掘的巨大商业价值。

乐队的夏天,资本在跳舞-激流网「图源:文化产业评论」

在这场各取所需的博弈中,综艺所代表的商业文化最终会完成对小众音乐所代表的亚文化的收编。就像赫伯迪格在《亚文化:风格的意义》中描述的那般:第一,把亚文化符号大量生产转化为商品;第二,意识形态上,支配集团会对异常行为重新界定。

对于商业资本而言,重要的不是摇滚、说唱还是电音,重要的是将其包装成一种比流行更为新潮的流行符号,然后再进行商业包装售卖大众。所以,在商业逻辑之下,小众音乐的价值将被具象为粉丝数,广告费,专辑的收听与下载量,以及演出的场馆大小、门票价格与售罄时间……

而对于这一切可能会带给小众音乐原本个性破坏的质疑,只能寄希望于“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的理想与情怀。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乐队的夏天,资本在跳舞-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乐队的夏天,资本在跳舞-激流网(作者:李倩。来源: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