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2日,浙江省庆元县召开第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专门审议了庆元县公安局提请的《关于许可对县第十六届人大代表周克飞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的报告》。庆元县人大常委会根据相关规定,决定许可庆元县公安局对涉嫌强迫交易罪,且具有恶势力犯罪情节的人大代表周克飞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起底浙江庆元第一大黑恶集团-激流网

周克飞是庆元的政商名人,其投资和实际控制的公司至少有三家。

起底浙江庆元第一大黑恶集团-激流网

但周克飞还不是这个黑恶集团的头目。

这个团伙的头目是姚敏华。

姚敏华是庆元县捷达物流有限公司法人。他实际掌控的产业众多。根据“企查查”工商公开信息查询得知,仅他亲任法人代表的企业就有6家。

起底浙江庆元第一大黑恶集团-激流网

据悉,姚敏华已在周克飞被抓的同时,也与其手下主要成员吴德敏、朱日吕、吴高俊、吴德峰等人一起被公安机关抓捕。至此,这个以姚敏华为首的黑恶集团已经盘踞庆元县17年了。

姚敏华黑恶犯罪集团关系图谱(部分):

起底浙江庆元第一大黑恶集团-激流网

姚敏华黑恶犯罪集团纵横当地官商黑三界。其中,不仅周克飞是县人大代表,吴德敏和吴珍燕也都曾当过县人大代表。吴德敏还曾担任过庆元县法院的人民陪审员;而姚敏华本人至今还是该县法院的人民陪审员。

据知情人透露,此次姚敏华等人被捕,与该团伙长期以黑恶手段独霸庆元县及周边部分县市物流垄断经营和放高利贷、经营赌场等系列违法活动有关。

姚敏华名下的庆元县捷达物流有限公司与另外一家庆元县飞越之家快递有限公司虽在工商登记为不同的两家,但实际上,这两家公司的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属于合伙联营。他们勾结政府官员,纠集黑社会打手,形成典型的官商黑一体利益集团,以官护黑,以黑养商。自2002年始垄断庆元至义乌、温州、宁波、路桥、郑州、武汉、成都、昆明、广州、临沂等物流路线,至今已长达17年。

起底浙江庆元第一大黑恶集团-激流网

姚敏华等人还设立天和典当公司经营高利贷业务,侵占土地建造小产权房出售牟利,开设流动赌场等违法犯罪活动。通过威胁、恐吓,打砸办公场所,殴打工作人员等暴力行为,侵占同业公司股份或者逼迫停业达到垄断物流目的,垄断后通过抬高物流费价格获利。17年来,庆元县的物流费平均较之邻县政和县高出30-40%,当地近百家企业主敢怒不敢言。

根据调查统计,庆元县物流行业每天外发运输量约750吨,按每吨运费高出标准价50元计算,17年来累计恶意抬高价格的非法所得约2.3亿元,致使庆元县境内340多家企业的经济利益严重受损,同时还涉嫌偷逃税款上亿元,致使国家税款严重流失,并且严重扰乱了庆元物流市场的经营秩序。高昂的物流成本使当地企业负担过重,已经导致多家企业破产。

姚敏华集团典型黑恶事件

一、强行侵占八达物流所有专线60%股份

2004年8月8日,何俊东与方润禾在庆元县教场路香菇市场后门成立了八达物流公司,经营专线为庆元至广州、山东、上海。但开业不到3个月不到,即遭到姚敏华、吴德敏、吴德峰等人带领打手上门恐吓威胁,逼迫其出让股份。自此,该线路60%的股份被姚敏华团伙强占至今。

二、威逼不成就砍人,暴力伤害导致同行妻离子散,终身残疾

2008年5月,周水平与朱志海合伙成立了庆元县诚信托运部,经营庆元—宁波货运专线。也是开业不久,姚敏华、吴德敏为首的黒恶势力团伙,就找上门,要求控股80%。周水平等人当然不愿意,姚敏华团伙即采取打砸办公室、剪电话线等手段进行胁迫、恐吓,扬言如果不把诚信托运部转让,就铲除其全家。

2008年6月7日上午10:00左右,受害人周水平刚出家门,就被姚敏华团伙派出的4名“杀手”,持砍刀砍成重伤昏迷。经抢救医治,至今被害人左手仍然无力,妻子畏于自身安全,选择离婚,导致受害人妻离子散,终身残疾。

起底浙江庆元第一大黑恶集团-激流网

对于如此严重的故意伤害案件,公安仅对其中一名打手吴珍燕立案调查,且立案后不仅不积极抓捕犯罪嫌疑人,反而在受害人朋友将打手吴珍燕扭送到城关派出所后,派出所都不接收(时任城关派出所所长的正是现县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张祖田)。当地公检法拒绝被害人周水平的伤情鉴定请求,仅对四名砍人行凶者中的吴珍燕一人提起公诉,庆元法院法官叶晓文仅对其判刑6个月应付了事,对于民事赔偿责任更是只字未提。住院治疗期间,托运部被姚敏华团伙接管,庆元-宁波线被控制。此后,受害人10余年来,一直在外谋生,不敢回乡。

三、手段尽出,逼得同行走投无路

2011年8月,方发明注册庆元方盛物流有限公司,经营庆元至山东临沂专线。2013年姚敏华团伙提出要收购该线路股份,曾通过时任庆元县公安局副局长的李小荣多次打电话威胁方发明,要求其退出庆元物流市场。同时,姚敏华、吴德峰、吴德敏等人多次拦截,当面恐吓方发明,慑于姚敏华的势力,方发明只得退出方盛物流,庆元-山东临沂专线遂被姚敏华团伙控制;

2014年10月方发明又注册政和万通物流有限公司,经营政和-成都、昆明、郑州专线,姚敏华团伙再次找上门要求参股。在威胁无效后,通过时任庆元法院执行庭庭长的叶晓文,借口方与他人有债务纠纷,在债权人并未申请强制执行的前提下,就将方发明司法拘留,前后共30天。此期间,方发明的万通物流被姚敏华团伙控制;时至今日,方发明的名字依然在该公司的股东名单上,但是股东权利名存实亡,不能参与经营,没有分红,连过问都无权过问;

2014年7月方发明等注册庆元县远航物流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庆元-宁波、郑州、广州等线路物流运输业务。仅2014年至2015年期间,姚敏华、吴德敏、吴德峰等人就在庆元广场等地对方发明实施拦截、恐吓数十次,方发明等在2017年被迫停止物流经营,完全退出庆元市场。

四、打砸办公室、殴打司机,逼得同行停业

2014年9月,陈学通注册庆元县鑫通物流有限公司。2014年12月22日,在公司所在地庆元县菇源路装车发货时,吴德峰故意用小车堵截发货道路,有意制造事端、发生纠纷。随后姚敏华、吴德峰、吴德敏三人亲自上阵,带上自己长期雇佣的“马仔”(很多人有犯罪前科)30余人,殴打司机吴绍珍及鑫通物流老板陈学通,并打砸其物流公司场所的办公桌椅、沙发、电脑,警告陈学通、吴绍珍立即停止物流业务,将物流公司划归于姚敏华团伙统一管理。围观群众报案,派出所出警到现场后,姚敏华团伙当着公安民警的面继续对陈学通拳打脚踢,民警也未敢制止。事后吴绍珍因伤势较重被送进人民医院抢救,陈学通、陈延苏、王少琴三人在松源派出所做了笔录,但该案至今5年仍未处理,经办警官为现任竹口派出所教导员的吴青峰。慑于姚敏华团伙的暴力威胁,2015年7月,庆元县鑫通物流有限公司被迫停止营业。

垄断经营,抬高价格,当地企业物流受控,苦不堪言

姚敏华团伙通过暴力手段彻底垄断庆元物流市场后,当地物流业没有了合理的市场竞争,姚敏华团伙得以随意抬高价格,刁难企业。若企业想用外地物流公司,就会被拦路无法装车。甚至姚敏华团伙在装载客户货物后,故意扣押不发货,借机向企业提出无理要求,直到被满足后才给予发运,更别提丢货赔偿等服务保障措施了。前文已提及,17年来,光是被该团伙超标收取的物流费就高达2个多亿。物流成本居高不下,严重影响了当地340多家企业的正常经营,多家企业倒闭。

发放高利贷、开赌场、强占强建小产权房

姚敏华团伙在垄断物流的同时,设立庆元县天和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实际从事高利贷业务,最低月利6分,高的月利9分,甚至更高。同时,该团伙利用与当地公安派出所部分人员的关系,在屏都街道、竹口街道等多地大肆开设赌场。他们的赌场不像丽水周丽武的赌场专门邀请政商两界精英,而是面向普通群众,致使当地因赌致贫,因赌破家的大有人在,社会危害面更广。

起底浙江庆元第一大黑恶集团-激流网

此外,由吴德峰、吴德望负责小产权房事务,叶建江负责小产权房建设施工,勾结时任濛洲街道党工委书记叶利民、屏都街道党工委书记全开林和时任住建局局长练全安、时任房管中心主任吴善平等人违规批建违规办证,并在建设过程中对当地村民的自留地以暴力手段强占强建。而购买小产权房的主要为乡下进城的农民,没有任何物权保障,时常引起纠纷,给当地社会安定造成了留下巨大隐患。

暴力出租,强拆敲诈都离不开他们的身影

姚敏华团伙长期雇佣的打手集团,不仅为其物流垄断提供暴力镇慑,为高利贷业务执行暴力讨债,给开设赌场提供人手,还承揽了整个庆元的强拆业务,并进行暴力出租,姚敏华的打手曾被指参与敲诈中铁集团700万一案(已另案处理)。

涉嫌一桩十年未破的入室杀人案

2008年12月4日,时任庆元残联副主席的吴献民,被发现在家中遭人砍脖致死。凶手下手狠毒,将被害人的头都快砍下来了。但现场财物分文未丢,亦没有翻动的痕迹。当地公安十年未破此案。而坊间传言是错杀,据说是要杀害物流业的竞争对手周某某。而周某某与被害人吴献民是邻居,两家住房相似,二人身形亦相似。

庆元检察护黑,视法律为儿戏,醉驾不处理

2015年,该团伙骨干分子吴德峰因醉酒驾驶白色奥迪A4被庆元交警大队查获。经检测,其血液中乙醇含量为123mg/100ml,已达到醉酒标准,吴德峰被以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移送至庆元县检察院,但庆元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林亚彭等人却未依法提起公诉,甚至行政处罚都没有。据悉,庆元检察院检察长吴珍与姚敏华关系密切。当时,吴德峰不仅是村主任,还是县人大代表。

庆元公安局政委李小荣为代表的黑公安包庇犯罪分子

庆元县公安局现任政委李小荣之妻吴怡香系姚敏华团伙核心成员之一。叶森名下的庆元县飞越之家快递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其实就是吴怡香,与姚敏华名下的庆元县捷达物流有限公司暗中互持股份。

2014年1月,姚敏华团伙成员张成飞纠集吴孝海和其女婿吴斌到政和县,将赖方森挟持到山上关押36个小时,赖方森亲戚报案至庆元县菊隆派出所后,才被解救。庆元公安局政委李小荣指使办案人员,采用各种方式私了,最终张成飞和吴斌逃脱了刑事责任,仅吴孝海一人顶罪,被判缓刑三年。

起底浙江庆元第一大黑恶集团-激流网

庆元公安局李小荣、庆元检察院吴珍、庆元法院叶晓文等三人组成了姚敏华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的保护伞。据坊间传言,公安局有任务的时候,由姚敏华团伙选送人员,事先通好笔录内容,再通过检察院和法院的轻判来完成任务。如前文提及的周水平被砍案,四名砍人的杀手仅一名被判6个月了事。而另一桩杀人案,时隔十年仍未侦破。

以存钱为名支付高额利息给领导干部输送利益

庆元检察院副检察长吴珍长期以来与姚敏华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勾连,在姚敏华团伙的地下钱庄存款,以收取高额利息的方式输送利益,该团伙旗下的天和典当有限责任公司,放高利贷最低月利6%,一般月利9%甚至更高。其用于资金收付的账户有一百多个,例如:

账号:6228 4610 8000 1696 314户名:吴高俊 开户行:农业银行

账号:6227 0734 3005 0873户名:姚敏华 开户行:建设银行

这两个账户即是用于高利放贷。

起底浙江庆元第一大黑恶集团-激流网

据知情人透露,除吴珍在该团伙钱庄存钱外,还有庆元法院叶晓文、政法委副书记沈亦平、庆元人大法制工委主任连卫东、庆元森林公安局吴文华,庆元公安局副局长张祖田、庆元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林亚彭等很多领导干部也在此存钱获利。

利用关系围标出让,谋取巨额经济利益

姚敏华名下庆元孵化园有限公司所中标的“庆元工业园区屏都综合新区标准厂房(即小微企业创业园)”项目,系官商勾结低价中标后又转标。其实际投资人为姚跃贵;庆元县政府原规划该项目由庆元县国有资产营运公司来投资运营,而且庆元国资公司也已经做好了地质勘测图纸设计等前期工作,并为此投入了200多万元。但后来在庆元县县长胡献如的一手运作下,该项目被姚敏华中标,且在中标过程中以不给报名等方式给参与竞争的第三方投标人设置障碍,甚至胡献如本人曾经伙同姚敏华、姚跃贵亲自出面游说其他有意竞标的开发商,让他们主动退出竞标。此后,该项目被姚敏华以底价15万/亩中标(市场价为35万/亩)。

该项目一期建成后,未按规划出租给入园的小微企业,而是以均价2000元/平方米左右出售,其建设成本仅1100元/平方米。并且庆元县政府还圈了园区外的38亩地送给姚敏华,供其建设商品房出租。据当地村民申请的信息公开资料显示,该地块未经征地审批,也未在国土部门备案。引起村民上访。

目前,阻拦征地清表的村民还有两名被关押在庆元看守所,其家属已被吓破胆,不仅不敢向省巡视组反映,连申诉都不敢。

起底浙江庆元第一大黑恶集团-激流网

胡献如在2010年至2011年期间,原是庆元县排名最末的副县长,后得到省组织部某姚姓领导的赏识(已病逝)提拔为常务副县长,中途出过事,调到莲都区当副区长,2016年11月回到庆元任县长,目前处于被严重警告且一年内不得提拔期。此人在政商两界的评价多是:霸道专权,注重政绩却没有才能,其制定的政策及目标给庆元的发展造成诸多阻碍。

黑老大与法院执行局局长共用情妇

姚敏华团伙核心成员吴德敏,有一“女朋友”吴海燕,后又经其介绍给时任庆元法院执行局局长的叶晓文,黑社会老大与法院执行局局长共用情妇已成为当地坊间笑谈。吴海燕曾利用黑道势力与公检法关系,开展了系列诈骗行动,至今仍逍遥法外。叶晓文为包庇此女强出头的事迹,在庆元法院内部广为流传。

起底浙江庆元第一大黑恶集团-激流网

保护伞队伍十分强大,黑恶势力团伙很嚣张

除庆元县公安局政委李小荣直接参与姚敏华黑恶势力团伙外,庆元公安局副局长张祖田;原庆元县纪委副书记、现任庆元政法委副书记的沈亦平,庆元县森林公安分局局长吴文华、庆元县人大法制工委主任连卫东、庆元法院执行局局长叶晓文等一干人均被指入股姚敏华团伙的物流企业,并为该团伙的违法犯罪行为提供保护。其中现任庆元政法委副书记的沈亦平被指接受由姚敏华团伙安排的豪车和司机接送多年,其中主要以登记在吴德敏名下的浙KH7117银灰色宝马X6,和登记在姚敏华名下的浙KH9009黑色宝马X6,以及登记在吴珍燕名下的浙KH9766陆虎车为主,驾驶员为刘学勤和吴珍燕。

此外,沈亦平以其母亲周某名义建在庆元县屏都镇五三村五熏路的别墅为了修建花园,通过权力关系刁难,并以姚敏华吴德敏黑恶势力团伙的暴力威胁,侵占了邻居60多平方农田。

起底浙江庆元第一大黑恶集团-激流网

公安保护伞,举报人信息遭泄露

庆元县众多受害人在中央扫黑除恶号召下,决定勇敢与黑恶势力作斗争,2019年4月30日将姚敏华黑恶势力团伙的恶行及犯罪线索向浙江省公安厅、浙江省政法委扫黑办,丽水市政法委、丽水市公安局扫黑办同时检举。2019年5月6日丽水市扫黑办将该案转到庆元县立案侦查,但5月15日举报人的相关信息就被泄露。举报人的安全再次遭到姚敏华团伙的威胁。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昔日黑老大,今日阶下囚

手上有钱,手下有人,当地公检法和他混迹一家——这是十余年来姚敏华团伙的生存环境。在多名受害人连续举报至省市两级,上级签批要求当地公安立案侦查的背景下,姚敏华仍在其物流员工大会上公开说:“能搞倒我姚敏华的人还没出生!”但戏剧性的是,这话没过几天,警方就多地联动,将该团伙的主要成员抓捕归案,其中就包括姚敏华本人。

7月13日,也就是姚敏华、周占飞等人被抓的第二天,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深挖彻查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专题座谈会上明确指出,“打伞破网”要再发力再突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暴露出一些地方政法队伍存在的严重问题,强烈警示我们:政法队伍从严监督管理刻不容缓,从严治党、从严治警永远在路上。一定要严肃执纪问责,完善监督机制,推动政法队伍整顿。

起底浙江庆元第一大黑恶集团-激流网

虽然姚敏华黑恶势力团伙还有很多成员没有归案,背后的保护伞也还没抓,但我们相信,随着“打伞破网”继续发力,盘踞庆元17年的姚敏华黑恶犯罪集团一定能被最终摧毁,其背后的公检法“保护伞”也一定会被一网打尽。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起底浙江庆元第一大黑恶集团-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起底浙江庆元第一大黑恶集团-激流网 (作者:红色参考。来源:造二代。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