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编按:7月15日至16日,是亚马逊公司(类似淘宝)大肆炒作的年度疯狂折扣“会员日”(类似双11),全国各地的亚马逊仓库工人和技术工人采取了行动,其中包括在明尼苏达州举行罢工。来自芝加哥的一名仓库工人描述了他的工作情况。当天一大早,他仓库里的三十个夜班工人就聚集起来向他们的老板抗议,要求增加空调设备,购买健康保险,并增加会员周工资。

我们可以看到,全世界的资本家都一样,为了获取更多的利润,全然不顾工人的死活。即便设备出了问题,他们也归结为工人是为了偷懒。亚马逊工人面对公司肆无忌惮的压榨,他们选择了说不,并用行动进行最有力的抗争。

我们不是机器,亚马逊会员日遭全球大罢工-激流网


一:恶劣的环境

我在一个亚马逊仓库"快递站DCH1" (位于芝加哥的Little Village和Pilsen社区之间)工作,这里的工作是对我们的人格和健康的不尊重和彻底无视。

危险经常发生。在我工作的第二周,一名妇女在工作时因脱水而昏倒。当紧急医疗人员把她抬进入救护车时,区域经理甚至没有从他的平台走下来。

几个月来,大多数时候冰箱里一瓶水都没有。水站经常是空的,而且一直很脏。(现在,因为该作者和仓库的其他工作人员组织了一次请愿,雇主开始更频繁地提供干净的水。——编者注)主要工作区域到现在也没有空调,那里热和潮湿得让人无法忍受。

我们被命令以非常高的节奏工作,为了跟上这个速度我们的背和膝盖都受了伤。在我工作的第三周,我正在和一位同事一起卸车。他一边跟我说:“我们必须动作快点,要不他们会叼我们”,一边抓着一个两米高的被层层包装的箱子往下拉。

我们不是机器,亚马逊会员日遭全球大罢工-激流网

这个墙一般的箱子倒塌了,你都无法把这东西竖起来 。这个标有“重物”贴纸的箱子正好撞在他的大腿根。他瘫倒了几秒钟,才缓过神来,忍着疼痛一瘸一拐地继续移动箱子。

洗手间设施不足,而且经常坏掉,我们就只能使用便携式洗手间,仿佛我们每天八小时是在户外音乐会上工作。一直到6月份发生火灾后,管理人员才意识到我们仓库中的大多数工人从未进行过消防演习,也从来没接受过关于火灾时该怎么办的指导。


二:饥渴和无视

“他们不关心我们,”我的同事(我们叫她艾达吧)一边说,一边从我对面的传送带上拿包裹。

艾达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刚刚第二次提出想要些水喝。因为我工作的站台是不允许人离开的,我快速地移动,以便从无尽的流动的传送带上抓住运过来的指定的包裹。天很热,我很渴。离我第一次要水喝已经快一小时了。主管说她这就去拿,但她一直也没去。

我们不是机器,亚马逊会员日遭全球大罢工-激流网

“可我仅仅是想要些水喝啊,”我说。

“你没有听我说,”艾达说。“他们根本就不在乎我们。”

艾达在这个仓库工作了近两年,几乎比这里的任何人都长。我才干了三个月,但和同一天入职的20名员工中,剩下的不到5人。


三:监工效应

艾达是对的。我工作的第二天就见识了这点。我被分配在一排排货架之间的狭小空间里对包裹进行分类,这个空间被称为“单元格”。

我在单元格里才呆了不到五分钟,正想弄明白如何让设备工作时,我听到附近的广播里传来一个声音:“下方两个单元格处,有人没干活。”

一位主管把头探进我的单元格,问出了什么事。我解释说我的设备坏了。收音机再次噼啪作响:“他们今天打算一小时扫描250个包裹吗?不要再找借口了。让他们回去工作。”

这是管理人员在我们的工作出现问题时的一种常见反应。他们通常不提供任何有用的或理性的解决方案——他们只是对我们大喊大叫,要求我们更快更努力地工作。

我们不是机器,亚马逊会员日遭全球大罢工-激流网

当我走出单元格寻找一个正常的设备时,我抬头看见广播声音的来源:一个离地30英尺(9米)的高架平台,经理站在那里监视着整个仓库楼层,用无线广播朝下面的主管大叫,让我们更快地工作。

这个仓库90%以上的工人是黑人和拉丁美洲人,而大多数高级管理人员是白人,这一事实加剧了“种植园监工”效应。

我们不是机器,亚马逊会员日遭全球大罢工-激流网

我们这些工人维持着这些仓库的运转,才使得所有亚马逊客户在两天或更短的时间内收到他们的包裹。我们知道我们需要什么,才能有尊严地工作且不伤害自己,我们也知道什么是我们应得的。

亚马逊会偶尔会举办披萨派对,用糖果、冰棒、只能用于购买亚马逊品牌服装的“代金券”、小奖品竞赛,以及像“穿古怪袜子日”这样的青少年搞怪活动来安抚我们。“但我们不是被代币奖品和小活动操纵的孩子。我们有自己的孩子要养活,有账单要付。

泰瑞·米勒(Terry Miller)是亚马逊芝加哥仓库DCH1送货站的一名工人的化名。他没有使用真名,因为担心对外讲这些情况而遭到管理员的报复。


四:同事的声音

在过去的几个礼拜,我一直在和几个同事交流,她们也打算在会员周期间采取行动:

格蕾丝,拉丁裔女性,和我同一个礼拜开始工作的;

考特妮,黑人女性,一个刚会走路的孩子的母亲,在这个仓库已经干了几个月;

维多利亚,拉丁裔女性,在我们仓库已经干了一年多。

以下是她们的一些观点。

我们不是机器,亚马逊会员日遭全球大罢工-激流网

你们为什么打算在会员周期间采取行动?

格蕾丝:一直要求同一件事,却从未有人听到你的声音,你总会厌倦的。

考特妮:我们上街散步,因为我们需要更高的工资。

维多利亚:为了要求改善我们的工作环境,为了能在工作的时候不必担心同事的安全,也不必担心我们会在没犯什么错的情况下被开除。

为了让我们仓库的情况变好,你们在做什么?

格蕾丝:我一度是亚马逊的新人,而现在,我已经学会了发出我的声音。对于新来的,如果他们需要帮助或者有什么问题,我确定自己能够伸出援手。找一个同事来帮助你,总比找一个大使或者主管要容易一些。

考特妮:我调查了一下同事们都关心什么。我们要团结在一起,组成一个团队,倾听每个人的诉求,为了每一个人而做得更好。

维多利亚:一次又一次,我们向管理层提出这些问题,但几个月以来都没有任何变化。我和一些同事交流,问他们我们还能做什么。我们聚在一起,讨论我们要面对的问题。很快,我们就意识到,我们都遭遇到相似的困难,于是我们决定一起行动,把这些难题解决掉。

你想对其他工友说些什么,尤其是对全国各地的库工?

格蕾丝:你们得学会发出声音,不要害怕说出你们的想法。当一个人开始大声说话,质问他们,就会有更多的人开始做同样的事。

考特妮:你要是觉得自己的价值被低估了,就别太努力工作。

维多利亚:不要害怕!我们不应该那么容易地被人踩在脚下,仅仅因为我们是库工。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格蕾丝:你可能会觉得在亚马逊工作,将是一份很棒的工作经历;但在这里你真正学到的是,工人被多么苛刻地对待。亚马逊的工人,过度劳累,工资太少,也从来没有因为辛劳的工作而得到任何感谢。

这项工作只需几天就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伤害。你被催得很紧,甚至连喝水、上厕所的工夫也抽不出来,不然你的分数就要掉下来,或者被标上“工作期间不在岗”。

在我看来,亚马逊从来没有(想过要如何)尊敬他们的员工,但是他们却想要你尊敬他们。这样显然是行不通的。

考特妮:我们一起做得越多,我们能看到的变化越大。

维多利亚:为你的工人权益而战斗!团结其他同事,透彻地讨论为了解决你们面临的问题,你们(所能做的)。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我们不是机器,亚马逊会员日遭全球大罢工-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我们不是机器,亚马逊会员日遭全球大罢工-激流网(作者:泰瑞·米勒 。来源:公众号  工号52。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