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打架,金丝雀遭殃——韩国向何处去?-激流网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

今年以来,亚洲的小龙们日子都不好过——韩国、新加坡、香港和台湾经济增速均显著放缓。香港动荡局势众所周知,而韩国同样面临严重的危机:日韩贸易战开打了!当然,对这种情况我们也不必太吃惊,这个年代,“盟友”之间说打就打,我们也见怪不怪了:美欧、美加、美墨之间,哪个没有擦枪走火的事?都2019年了,共同发财的年代毕竟过去了。

日本经济产业省于7月1日公布,三种对于制造半导体、手机屏幕与面板至关重要的材料氟聚酰亚胺、光阻剂及氟化氢出口到韩国,每次会需要经历约90天的审查,并于7月4日开始实施。而韩国使用的氟聚酰胺和光刻胶有九成来自日本,消息一出,立即震撼韩国各界,认为日韩贸易战正式开打。

大哥打架,金丝雀遭殃——韩国向何处去?-激流网

而受中美贸易战等因素影响,2018年韩国全年GDP增速为2.7%,为6年来最低。韩国经济是典型的出口导向型经济,受外贸影响很大,日韩贸易战开打,对韩国可谓是雪上加霜。韩国今年前三个月的出口数据中,1月韩国出口同比减少5.9%,2月韩国出口同比减少11.4%,3月韩国出口同比减少8.2%。芯片一直是韩国出品产品中的重头,数据显示韩国芯片出口下滑25%,创2009年以来最差表现。2019年的数字比2018年更加难看,几成定局。

优等生与金丝雀

韩国长期以来是世界经济发展的优等生。在内外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下,韩国从1962年到1989年,全国GDP增长了107倍,是世界历史上发展最快的国家,从落后穷国一跃成为受国际认可的经济大国,上演了所谓的“汉江奇迹”。目前韩国经济总量排世界第10位,超过了加拿大、俄罗斯、西班牙等国,人均GDP已经达到日本的85%,早已是名符其实的发达国家。

韩国经济也是世界经济的金丝雀。何谓金丝雀?当年英国作为工业文明的发源地,需要消耗大量的煤炭,而当时煤矿很容易出现瓦斯泄露等问题,英国矿工就想了一个主意,随身携带金丝雀鸟笼作为预警手段,因为金丝雀对瓦斯等这种危险气体极为敏感。韩国是资源匮乏的国家,大量的工业原材料都需进口,韩国自身的消费市场又较小,它生产出的产品大量向世界出口,因此,如果世界经济和世界贸易出现问题时,韩国经济往往是率先出现反应的,韩国经济指标也因此成了世界经济的一个先行指标。

大哥打架,金丝雀遭殃——韩国向何处去?-激流网

优等生与金丝雀共存的形象,归根结底是源于韩国特殊的国家地位:地处冷战前沿,缺少独立的政治军事地位,国家体量相对较小,易受周边大国影响。在美国的扶持下,韩国在美苏冷战中实现了经济崛起,在冷战结束三十年后的,资本主义全球化态势逆转,失去美国的经济庇护后,韩国金丝雀的一面开始显现:脆弱、敏感,弱不经风。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汉江奇迹”已成为明日黄花

在对“汉江奇迹”各种解释中,很多充满溢美之词:儒家思想,威权政治,“集权民主”道路。然而,离开了美国对作为冷战前沿的韩国的支持,“汉江奇迹”可能只是一个梦。

在美国军政府时期(1945-1948年),美国军政当局为把韩国改造成亚洲“民主的橱窗”和足够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通过处理日本殖民遗产——“归属财产”,促进了韩国的资本原始积累。

在朴正熙政府时期(1961-1979年),美国促成了韩日邦交正常化,使韩国赢得了日本的经济援助,扩大了引进外资的渠道和范围。韩国出兵参加越战,获得了大量的美国军事援助和军事订货,开拓了国际市场,成为这一时期韩国经济的“增长剂”。而美国及其盟友提供的资本、技术、市场等,也扫除了韩国经济发展的外部障碍,促成了韩国经济的崛起。

大哥打架,金丝雀遭殃——韩国向何处去?-激流网6月30日,特朗普慰问韩国平泽乌山空军基地驻韩美军。

美国扶植韩国的根本目的,归根结底是服务于其冷战遏制战略服务的。朝鲜半岛作为冷战的前沿阵地,美国需要韩国有个强大的政府和成功的经济。

20世纪80年代以来,韩国已经实现了以扩大出口为目的的出口导向战略,出口产品结构顺利完成了从初级产品到工业制成品的转变,从劳动密集型产品到资本密集型产品的转变,出口产品逐渐变为计算机、半导体、汽车、彩电视机等高级术密集型产品。搭乘中国改革开放市场化的便车,韩国继续了经济高速发展的态势,直到98年金融危机后开始逐渐放缓。

冷战早已结束,中国的高速增长也已逐渐结束,“好时光”可能会令一些韩国人怀念,但毕竟一去不复返了。

分裂的年代:美日韩同盟趋向瓦解

美日韩同盟存在的主要基础就是应对中国与朝鲜,而美韩同盟最主要、最直接的目标就是朝鲜。

而韩国文在寅政府继承了韩国历届“左派政府”的政策,将朝鲜当做和解与团结的对象,在经济上极力试图帮助朝鲜,在安全上也是竭尽全力为朝鲜说话,使朝鲜免受美国军事打击。而这也是韩国发展至今的必然选项:同盟既已靠不住,血浓于水的同胞当然成了优先选项。韩国民间的反美、反日情绪无疑也是文在寅政府必须考虑的重要因素。

大哥打架,金丝雀遭殃——韩国向何处去?-激流网

而中美两大阵营中,原本密切合作、你中有我的价值链在逐渐脱钩,有人估计最终会以松散连结的方式共存,也就是双方会有各自的专业化,发展出少数连结共享的生态。在这种条件下,中韩间的经济关系也逐渐由互补转为部分竞争关系。

在这种内外因素中,中美日韩等国渐行渐远,韩国急于发展同朝鲜的关系,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但是,历届韩国政府的历史周期率表明,亲北政策一般没有好下场。回顾历史,朝韩关系就是在美国的阴影下曲折反复的。冷战结束后几届韩国总统,凡试图发展南北关系,则美韩关系必然紧张,韩国在这种压力下就走回头路。金大中、卢武钱总统实行对朝和解政策,朝韩关系达到了历史上最佳的时期,然而韩美关系却出现了很大的裂痕。之后李明博改变了对朝和解政策,把外交中心放在美国方面,朝韩关系却达到了当时的最低点。朴槿惠宣称对朝要走“第三条道路”,在朝韩关系发展上没有多少作为。今天的文在寅虽长袖善舞,但能否跳出这个“历史周期律”,前途堪忧。

而日韩贸易战爆发后,美国的态度也颇值得玩味:小弟间发生矛盾了,作为大哥应竭尽全力调解保持内部和谐才是王道,但是,特朗普19日在白宫向媒体透露韩国总统文在寅希望其出面调停日韩对立时,表示“若(日韩)双方都有此意愿,我可能会介入。”也就是说美国出面调停不仅需要韩国,还需要日本政府提出此事,而日本现在还没有这种诉求。甩锅甚于纵容日本的意味十分明显。

目前,影响韩美关系的议题包括联盟关系调整、对朝政策协调、经贸问题、萨德问题,每个都是头疼事,没有皆大欢喜的解决方案。

国际动荡中的韩国向何处去

目前对中美关系的看法,主流已经十分悲观,即从过去乐观地认为中美一定能够避开修昔底德陷阱,到讨论修昔底德陷阱是否无法避免,再到讨论如何应对已经陷入的修昔底德陷阱。所谓形势比人强,无论是经济自由主义者的夫妻论也好,还是超帝国主义的分工决定论也好,在无情的现实面前都遭遇了破产。

齐泽克最新的访谈中认为,在1990年代那个全球资本主义的黄金年代,全球人权的愿景虽然也受到意识形态的扭曲和腐蚀,但起码还是确定的,但如今却没人认真对待它了。全球性的犬儒主义盛行,而这被某些人包装成一种新的多元文化宽容,民粹主义、种族主义甚至法西斯主义在西欧和北美的复兴。

大哥打架,金丝雀遭殃——韩国向何处去?-激流网

韩国作为经济上的大国、政治上的小国甚至侏儒,在这种大分化、大动荡的年代,有所作为的空间十分有限:美国大哥尽管十分霸道,但又得罪不了,只能战战兢兢,委曲求全,小心从事。历届韩国总统无论如何想改善南北关系,首先都要照顾好韩美关系。大哥自家的事已经十分烦心,小弟的价值又远不如前,不肯再像以往那样提携前进,但又绝不肯让小弟自由发展:战时指挥权是不能移交的,撤军也是更不可能的。让小弟多掏点军费?这倒是不错的主意。

无论是经济自由主义者,还是超帝国主义的分工决定论者,都一度认为国家是逐渐消逝之物,经济全球化能够决定一切。然而,齐泽克一针见血地指出,资本是在越来越强大,但也越来越依赖国家机器。过去经济上取得成功的国家,譬如新加坡、中国和韩国,它们的资本主义动力非常强,而这与高效而强势的国家干预有紧密的联系。即便在美国,国家也谈不上式微,国家的直接干预同样有例可循。

韩国作为一个跛足国家,悲剧也正在此:过去是依靠美国的扶持,形成强大的国家力量,推动了经济的高度发展。而今天,过去的扶持者变成了限制者,韩国国家力量进一步发展遇到了无法跨越的障碍,主权与军事独立日渐成为重要问题。而这在短期内几乎是无解的。

国家之间的争端日益加剧,正是帝国主义全球腐朽的年代的典型特征。列宁主义的幽灵正在回归,一百年前的预言再度成为事实,套用一句话:勿谓言之不预也!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大哥打架,金丝雀遭殃——韩国向何处去?-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大哥打架,金丝雀遭殃——韩国向何处去?-激流网(作者:五百二。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