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必然会疯癫到这种地步,即不疯癫也只是另一种形式的疯癫。”

——帕斯卡

无处不在的精神病-激流网

近日,任达华被袭击的消息迅速窜红网络。一时间众说纷纭,热议不断。关于事件本身无需赘述,在了解相关消息时,笔者注意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即官方对此事给出的解释是“刺伤任达华嫌疑犯患有精神障碍”。稍加回顾便不难发现,似乎类似事件最终大都归咎于滋事者的精神问题。捅任达华疑犯是精神病,烧日本京都动画动漫公司者是精神病,杀章莹颖凶手是精神病,大闹国航飞机的牛宇虹也是精神病——精神病似乎无处不在。而且随着社会的发展,患有精神病或有精神问题的人似乎越来越多了。层出不穷的公共安全性事件不免让大众感到恐慌。除了对此类说法持疑,不少网友呼吁加强对做出此类行为的精神病患者的控制和惩罚,以保障公众的安全。

无处不在的精神病-激流网

这些人做出的这些行为看起来几近疯狂,像个疯人。虽然古至今疯人的定义始终在变化,但唯一不变的认知是,这些人都是异于正常人的人,他们的存在会扰乱正常的秩序。从中世纪到现代,疯人始终存在,人们必须把这些异于常人的人排除出正常生活之外,才能维持“正常人的生活”。而现代社会主要是通过禁闭来处理这类人。

对此,福柯指出,“疯狂不是一种自然现象,而是一种文明产物”。对疯癫和疯人的禁闭看似是对非理性的矫正,但禁闭的实质是用权力规训他们使其沉默。结果是让疯癫与自然秩序相分离,不再属于原始堕落,而是形成一种用权力来规训的新秩序。

而在当代,疯癫不仅仅来源于谵妄而更多来源于贫困。在对贫困和失业进行大禁闭时,疯人也被网罗于其中。暴政就一直秘密的以这种方式存在于禁闭之中。最终,为了消灭疯癫这种非理性而诞生的禁闭却导致沉默代替了非理性,成为新的主宰。

因此,相比考虑如何加强对他们的控制和严惩,挖空心思把他们排除在正常生活领域之外,不如更多反思建构出这种疯癫的社会环境本身。如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作家日记》里写的那样:“人们不能用禁闭自己的邻人来确认自己神智健全”。

如前文所述,这个社会精神病似乎无处不在,每一次公共安全事件的发生都使大众愈发自危。然而在现有的社会结构下,人们只能观望着屏幕里映射出来的辟谣通报,盯着无声的疯人照片揣测其动机,感叹这些人太疯癫,摇摇头,庆幸他们已经被关起来了,然后继续小心翼翼过自己的生活。不时看着有些东西默默消失或被抹去痕迹,大家也不作声,一部分觉得本该如此,有些东西本该矫正和消除,一部分是不想成为被禁闭的邻人,努力证明自己神智健全。大家都在声讨疯人,称他们是社会的祸害、渣子,甚至觉得对他们的惩处太轻。

无处不在的精神病-激流网

事情告一段落之后,社会秩序又迅速恢复,人们也很快淡忘了。人们继续前行,虽然时不时有这么些事发生,但大多都能通过禁闭的方式解决,社会还是十分美好的,一切都十分和谐,升平颂歌高高奏响。

末了,援引某微博网友的一段文字作结罢。

无处不在的精神病-激流网

这一切好像发生过,又好像从未发生过。但它的确发生过。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无处不在的精神病-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无处不在的精神病-激流网(作者:404。编辑:子牛。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