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的4日,财政部在自己的网站上说,未来一个月,他们要开展医药行业的会计质量检查,抽取了77家企业,要看他们的账本:

比如,向医生和医院进行返点等情况。

被抽到的企业包括复星医药、恒瑞医药、步长制药、同仁堂、华源三九等知名药企。看账本消息一出,当天A股的医药板块应声消失了500亿市值。不过对于上市的药企来说,几百亿是小意思。

不少媒体在报道财政部看账本新闻的时候,都在关注销售费用排名前两位的上海医药和复星医药。比如复星医药吧,去年销售费用84亿元,是研发费用的6倍。

去年8月,复星医药曾被自己的员工举报,里面就有这样一条:

存在大量请吃送红包问题。

大星看了一下,A股有近300家药企,他们去年的销售费用超过了2500亿。这个数字,比他们的研发费用,多了8倍。也就是说,复星医药这样“存在大量请吃送红包问题”的药企,还算是上市药企里研发投入高的。

这次的看账本行动,大星觉得还真得“感谢”康美药业和步长药业。

今年4月份,康美药业说我调整一下年报,之前说账上有340多亿是不对的,其实只有40亿。

王朴石说,周鸿祎奋斗这么多年才攒了300亿身家,康美药业账上说没就没了。

康美药业爆雷之后,国外媒体曝出了步长药业董事长赵涛的女儿,靠着爸爸的650万美元“赞助费”上斯坦福大学的故事。媒体们一拥而上,发现了更严重的问题:

2018年销售费用80多亿,是研发投入的16倍。

同样都是卖中药,云南白药和同仁堂加起来都不如赵总大方。

新京报研究了一下销售费用的开支名目,包括会议费、业务宣传费、学术推广费、咨询费,有些不太方便列出的,就直接给到中介服务公司。大星搜了一下裁判文书网,比如恒瑞医药吧,受贿案7起。

两个月的看账本活动马上要结束了,大星已经脑补了结果公布那一天的盛况。但其实,重营销轻研发的背后,还有着更为严重的问题。

在去年8月复星医药员工的举报信里,提到了FDA开给他们的警告信,大星去看了一眼:

公司实验数据极不完整,包括药物可能产生的副作用,以及对可能造成风险的补救措施几乎没有。

事实上,FDA分别在2016、17年就两次发出过警告信。在此期间,涉及的药品源源不断的流入市场。

要不是员工出来举报,FDA可能还要继续警告很多年。

当时的举报信发给了重庆食药监局邮箱,食药监局把举报信贴在了网站上。有意思的是,在调查结果公布之前,举报信在官网上消失了。复星医药当天回应公众:

我们内部看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当天,药监局介入调查,结果显示,复星医药被举报的三种产品质量合格,但在阿立哌唑这款药物的原料药生产过程中,违反了GMP规定,监管部门依法对其警告,并收回了该原料药的GMP证书。

根据复星医药的披露,这家位于重庆的子公司2017年共卖出了164万元的阿立哌唑,按照50元一瓶的市场价格计算,共有32000多瓶流入了市场。

复星医药去年的社会责任报告书里印着这样一句话:

质量安全是复星医药集团刻在岩石上的不变目标。

李晨在表达对女朋友们的真心时,也爱在石头上刻。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掀起你的盖头来-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掀起你的盖头来-激流网(作者: 郝大星。来源:星球商业评论。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