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激流文艺组

编辑︱叶宁

作词:尚崽
合唱:激流网文艺队
码农们,大家起来,
去抗议老板的勾当!
听吧,满耳是加班的嗟伤!
看吧,一年年健康的沦丧!
我们是要选择“燃”还是“凉”?
我们要做主人规定工作时长,
我们不愿做奴隶而乞求奖赏!
我们昨天是帅气阳光,
今天是猝死的模样;
我们今天啸聚在一堂,
明天要掀起行业自救的巨浪!
巨浪,巨浪,不断地增长!
码农们!码农们!
快拿出力量,
去抗议老板的勾当!
巨浪,巨浪,不断地增长!
码农们!码农们!
快拿出力量,
去抗议老板的勾当!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国青年学生的颠沛流离苦难生活到来了。

青年学生的一腔热血,满怀激情地在毕业之时唱响《毕业歌》,这时候,所有的爱国青年都有明确的抱负,以及一颗心怀黎民苍生的救世之心。

他们有的毅然从戎,更多的握紧了手中的笔,在纸上与日寇宣战。他们用他们生命的热情,梦想的温度,甚至是同归于尽的勇气向敌人发起冲锋。但是,时局的特殊,内战的持续,对外的屈辱,一遍遍地向他们头上浇下刺骨的冰水,现实把他们灵魂鞭笞地伤痕累累。他们有的死在了内战的阵地上,有的被关进了永无天日的监狱。

是的,他们失望了,他们迷茫了,他们无助了。家破人亡,背井离乡,魂归他处,含恨九泉。或许,在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灵魂在低吟《毕业歌》罢。

1934年,《桃李劫》上映。它鼓励了无数爱国青年踏上了征途。而它的片尾曲,正是左翼作家田汉作词、聂耳谱曲的《毕业歌》。

同学们,大家起来!

担负起天下的兴亡!

将近90年后的今天,无数大学毕业生,同样如此。

一头脑的知识,一肚子的抱负。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车、房、婚、富。或许他们也迷茫过,但也是踌躇。

从高校的大门踏出,迎接他们的只有冷冰冰的钱和黑沉沉的路。盛夏的暴雨,寒冬的早霜,都不足以形容尽电脑屏幕前一个个饱含激情的青年们,他们沦为了加班的囚犯,无比麻木。

那钱是什么?如果是用健康换来,健康是什么?用钱来赎。

有人说,你没“996”过,你就骄傲了吗?

是啊,我们骄傲了吗?惆怅,一身毛病哪堪数。

我们失去了我们的快乐,我们的健康,现在,毒蛇猛兽开始咬噬我们的性命了。

不!我们要反抗,我们不奢求像你那样腰缠万贯,我们只想健康相伴!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码农歌(二)—激流文艺队-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码农歌(二)—激流文艺队-激流网(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