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年6月,美国进步作家斯诺来到被当时国民党封锁的西北红区,在那里见到了毛泽东,并对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进行了访问,终于在1937年7月,斯诺完成了《红星照耀中国》一书,书中记述了毛泽东回忆中共“一大”召开后说:“那年十月,湖南成立了第一个党的支部,我是成员之一。其他省市也建立了组织。湖北的党员有董必武(现在保安共产党党校校长)、许白昊、施洋(1923年被杀害)等。”毛泽东提到的董必武、施洋被广大国人所熟悉,而许白昊却鲜为人知,让我们重温历史,揭开这位29岁就被敌人秘密杀害的中共“二大”代表悲壮传奇的短暂人生。

赴苏联出席远东民族代表会议,并加入中国共产党

1899年8月4日,许白昊出生在湖北省应城市南富水河畔杨湾一个农民家庭,又名白天、北浩、许世光、许赤光。8岁时,许白昊在家乡附近的郭家大湾“郭记私塾”接受启蒙教育。清末科举制被废除后,许白昊被转入应城高等小学堂念书,因江汉平原连年遭灾荒,许白昊曾被迫辍学,之后随父亲作挑夫为生。

1917年春,许白昊考入武昌中学读书,在这里他开始阅读《新青年》等进步书刊,开始接触新思想,还参加了互助社的一些活动。随后,他考入武昌私立工业学校机械科学习,因叔父不供给学费,许白昊只好中途退学,到上海人开办的机器厂里做技术工人。后考入浙江省立工业学校学习,在这所学校里革命的气氛非常浓厚,他除了结识了许多革命志士外,还加入了早期的革命组织。五四运动爆发后,许白昊积极参加了学生爱国运动,不久,他决意放弃学业,投身到上海工人罢工的行列中。为此,他经常奔走于上海、杭州之间,积极投身到劳工运动中。

鲜为人知的中共“二大”代表、早期工运领袖许白昊-激流网许白昊

中共“一大”召开后,1921年8月,中国共产党成立了领导劳工运动的专门机构——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领导人有张国焘、李启汉、李震瀛、包惠僧等人。不久,许白昊在李启汉引荐下,参加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的领导工作。1921年底,许白昊被推为赴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召集的远东被压迫民族代表会议的代表。1922年1月21日至2月2日,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在苏联莫斯科召开,出席大会的有中国、朝鲜、日本、蒙古等国代表,中国共产党、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国国民党、中国的工人、农民、学生、妇女等革命团体的代表参加大会。许白昊以许赤光这个名字,代表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及劳动组织研究会参会。1922年春,许白昊回国。据中共“一大”代表包惠僧回忆,许白昊回国后不久,经张国焘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出席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及青年团第一次全国大会

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许白昊积极开展工人运动,对如何组织劳工团体进行了调查研究,并积极撰写文章,以指导当时的工人运动。1922年4月9日,许白昊撰写的《劳动团结易,劳动组织难》一文发表在上海的《民国日报》上,他在文章中指出:劳动者因为能力太过薄弱,他们急希望与同阶级同地位同目标的劳动团体团结起来。为此,我们就要做扎扎实实的基层发动和组织工作,这样“中国劳动者大团结”“世界劳动者大团结”才能实现。五四运动时,中国的知识分子受托尔斯泰的泛劳动主义、克鲁泡特金的无政府主义及空想社会主义的影响,他们提出成立了“工读互助团”,并倡导以“本互助精神,实行半工半读”为宗旨。当时,在北京、上海等地的一批因经济拮据而辍学的穷学生,组织成立了“工读互助团”,幻想在中国的资本主义企业实现其工读的梦想,结果都失败了。为此,1922年4月13日,许白昊在上海《民国日报》上发表《工读主义者应该认清的教训》一文,许白昊结合自己的读书经历,在文章中指出:中国所处的环境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经济政治都被帝国主义列强和本国军阀势力所控制,本国的资本主义发展很不充分,以破产农民为主体的待业和失业大军,比比皆是,哪里还要什么工读生来补充呢?而资本家要的是“全量劳动力”,所以要根本解决读书的问题,只有推翻“资本主义支配的社会”。

1922年4月10日,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发出通知,邀请全国各工会派代表到广州,出席由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发起的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许白昊代表上海机器工人联合会,出席了大会。会上,许白昊提出了“铲除工界虎伥案”,许白昊所说的“工界虎伥”就是后来大家熟悉的“工贼”。此时,党派许白昊到他的老家湖北武汉参加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长江分部的领导工作。恰逢1922年5月5日至10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许白昊就又以湖北代表的身分参加了在广州召开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赴武汉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长江分部工作,并成功领导了汉钢工人大罢工

从广州回到武汉后,许白昊与林育南、包惠僧等书记部的成员一起,积极投入到工人运动中。他们把工人组织起来,成立了工会组织,为后来的工人罢工斗争做准备。他们先后成立了京汉铁路江岸工人俱乐部、汉口人力车夫工会、粤汉铁路徐家棚铁路工人俱乐部。为斗争的需要,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长江分部在人员上进行了调整,由林育南接替包惠僧担任主任一职,许白昊等人为书记部领导成员,并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长江分部更名为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武汉分部。书记部还派得力人员到武汉产业工人集中的工厂、车站开展工运工作。当时,许白昊被派到官僚买办办的汉阳钢铁厂,许白昊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普通的机械工人,他深入到钢铁厂与工人一道劳动,与工人谈心交朋友,并发现、培养了一批工运积极分子。在许白昊的启发与引导下,汉阳钢铁厂的工人积极分子要求成立工人俱乐部。许白昊与他们具体研究成立工人团体的章程、办法及相关事项,汉阳钢铁厂工人俱乐部成立的消息传出后,工人们异常兴奋,他们奔走相告。但军阀肖耀南对此极为恐慌,俱乐部成立的第二天,就派遣武装军警把汉阳钢铁厂团团围住,对全厂实行戒严,并封闭了刚刚成立的工人俱乐部,同时还四处搜捕工人积极分子,厂方也乘机开除了俱乐部的7名负责人及数十名工人积极分子。

对此,许白昊、林育南、林育英等人在武昌召开紧急会议。会上,许白昊认为军阀肖耀南对汉阳钢铁工人实施的镇压行动是对武汉刚刚兴起的工人运动的恫吓,提出必须进行坚决的回击。他们议定:先发动汉阳钢铁厂全体工人举行罢工,然后再发动武汉各工团声援罢工斗争,同时通过各地报纸发布罢工消息,揭露肖耀南镇压汉钢工人的罪行。会后,许白昊回到江岸,他找到汉钢工人俱乐部的负责人,与他们一道商讨如何开展罢工运动。与此同时,武汉地区20多个有影响的工会、俱乐部联合发起成立了武汉临时工团联合会,以声援汉钢工人的罢工斗争,由许白昊、林育南担任负责人。武汉临时工团联合会就汉钢事件,向全国发出通电,上海、北京、长沙等地的报纸也纷纷报道汉阳钢铁厂工人罢工的消息。随后,武汉临时工团联合会收到了国内各地工会组织的支援函电和捐款。

这次罢工斗争,在许白昊等人的正确领导下,经过五天的时间,最终取得了胜利。许白昊在斗争中所表现出的卓越领导才能,“颇得全体工人的信仰”,随后,许白昊也被“群众推选为工会秘书”。

代表湖北出席中共“二大”,是中共“二大”的正式代表

1922年7月16-23日,中共“二大”在上海南成都路辅德里625号李达寓所召开。关于许白昊是否是二大代表曾经有过分歧,据最新最权威的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2002年编撰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上)记载,认为中共“二大”12名代表是:中央局委员陈独秀、张国焘、李达,上海代表杨明斋,北京代表罗章龙,湖北代表许白昊,湖南代表蔡和森,山东代表王尽美,广东代表谭平山,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代表李震瀛,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临时中央局代表施存统,另外还有一人姓名不详。查阅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档案馆2000年出版的《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第一卷)(上)一书,你会发现,在该书的注释中有个说明:该书中共“二大”代表名单其根据是1922年12月9日的《关于我们党的组织问题(补充报告)》和中共“六大”《中共历次大会代表和党员数量增加及其成分比例表》。

《关于我们党的组织问题(补充报告)》是1922年12月9日,出席共产国际“四大”的中共代表团向共产国际提交的一份报告,报告是以俄文写成的,提到1922年7月在上海召开的中共“二大”时说“参加这次会议的有来自七个地区(上海、北京、山东、湖北、湖南、广州)七个代表,每个地区各一人。会议开了七天,就十个问题进行了讨论,并通过了一些决议”。但该报告中并没有具体的代表名单。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开,出席会议的代表在会议期间回顾中共“一大”至中共“五大”的情况时,整理出了一份关于一大至五大的代表名单,即《中共历次大会代表和党员数量增加及其成分比例表》,该文件是手写的,没有署名,依据这份名单的记载,出席党的中共“二大”的代表是:“陈独秀、张国焘、李达、杨明斋、罗章龙、王尽美、许白昊、毛泽东、蔡和森、谭平山、李震瀛、施存统,共12人。”这也是迄今为止所能找到的时间最接近于中共“二大”有关二大代表情况的两份极为珍贵的原始文献资料,也是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档案馆确定参加“二大”代表的原始依据。在《中共历次大会代表和党员数量增加及其成分比例表》中有毛泽东的名字,但通过多方考证,毛泽东并没有出席中共“二大”。1936年,毛泽东在陕北保安的窑洞里与来访的美国记者斯诺谈话时明确说,“到一九二二年五月,湖南党——我那时是书记……我被派到上海去帮助反对赵恒惕的运动。那年冬天(注:应该是夏天),第二次党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我本想参加,可是忘记了开会的地点,又找不到任何同志,结果没有能出席。”中共“二大”代表李达在1955年8月的回忆中也确定“毛主席没有出席这次代表大会”。可见,毛泽东没有参加“二大”是确定无疑的,所以就去掉毛泽东的名字,就成了12名代表“尚有一人无法确定”。由此可见,许白昊是出席了中共“二大”的12名正式代表之一。

鲜为人知的中共“二大”代表、早期工运领袖许白昊-激流网许白昊赴苏联出席远东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权限的调查表。

中共“二大”结束后,许白昊回到武汉。当时,武汉地区的工人运动发展迅速,汉口扬子江机器厂、英美烟厂及京汉、粤汉铁路的工人,纷纷举行罢工和组织俱乐部。许白昊为指导工人运动废寝忘食、日夜奔忙,不到三个月,武汉就先后成立了23个工会组织。1922年10月10日,湖北省工团联合会正式成立,许白昊被选为联合会秘书和组织副主任委员。 同年12月,中国第一个产业联合工会——汉萍工会成立,李立三、许白昊等被选为负责人。这年秋天,23岁的许白昊在革命工作中结识了汉口烟厂女工秦怡君,秦怡君在许白昊的介绍下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党派许白昊护送秦怡君到长沙清水塘毛泽东的住所,到毛泽东创办的湖南自修大学学习。北伐军进入武汉后,他们俩结婚,生了一个儿子,大革命失败后,他们的孩子不幸失踪。

参加和领导了“二七”大罢工

1922年8月10日,京汉铁路总工会第二次筹备会在郑州召开,许白昊以《劳动周刊》记者的名义出席了这次会议,会议起草了《京汉铁路总工会章程》(草案),建立了京汉铁路总工会筹备处。

1923年1月30日晚,许白昊、陈潭秋等率领湖北各工团、新闻界、学生界代表共100余人,乘车前往郑州参加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盛典。2月1日的庆典活动遭到了直系军阀吴佩孚、肖耀南的破坏,许白昊率领武汉各工团代表与其他代表一起,冲破军警的防线,进入会场,大会正式宣布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当晚,许白昊还参加了京汉铁路总工会党团召集的紧急会议,会上通过了一项决议:“决议于四日午刻,宣布京汉铁路总同盟罢工。同时为事实上的便利起见,总工会决移江岸办公。” 2月2日,许白昊率领武汉各工团代表回到武汉后,就当即参加了湖北各工团紧急会议,会议决定武汉18个工团联名致电京汉铁路总工会,支持罢工,并表示“我等代表湖北各工团,誓以全力为诸君后援,即赴汤蹈火,拼一死命,亦所不惜!”2月4日,京汉铁路全路工人宣布大罢工,许白昊领导武汉各工团积极开展声援活动。他们发动工友募捐,救济罢工工人,每日都有各工团的慰问队到江岸慰问。2月6日,武汉各工团万余人还举行了示威游行。许白昊等湖北省工团负责人同江岸分工会负责人林祥谦、项英、施洋等,走在游行队伍的前面,自江岸进入租界,他们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劳工万岁”等口号,沿途的巡捕督岗见这阵势,皆不敢上前阻拦。

2月7日,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在江岸召开代表大会。会上许白昊号召湖北工人联合起来,声援京汉铁路工人的正义斗争,军阀肖耀南突然派兵包围了会场和江岸铁路工人俱乐部,许白昊镇静地指挥代表与反动军警搏斗,在工友的掩护下许白昊才最后冲出重围。随后,肖耀南查封了湖北省工团联合会,并通缉许白昊等人。在血腥屠杀面前,许白昊并没有被吓倒,他连夜召开武汉各工团代表会议,决定举行总同盟罢工,抗议肖耀南的血腥镇压。

党中央也密切关注着京汉铁路工人的斗争,并派李维汉到武汉,给许白昊、项英带来了中央的紧急指示和活动经费,但未能与许白昊取得联系。面对严峻的形势,许白昊不顾敌人的悬赏通缉,仍继续留在武汉领导各工团处理善后工作。

曾传言他被捕入狱且惨遭杀害,出狱后继续领导工人运动

1924年春,中共中央决定撤销中共武汉区委,成立中共汉口和武昌两个地方委员会,直属中央领导。新成立的中共汉口地委,由包惠僧任书记,许白昊任地委委员兼秘书,委员还有刘伯垂等人,中共汉口地委管辖汉口、江岸、汉阳以及粤汉路徐家棚一带,地委机关设在汉口德润里23号。当时,汉口在北洋政府的统治下,许白昊、秦怡君以夫妻关系作掩护住在地委机关,地委机关大门口挂着“湖南布庄”的招牌,许白昊的经济也非常困难,为了坚持工作和维持生活,他到汉口英租界电灯厂做工。可是不到一个月,就被敌人发觉了。一次侦探到厂里去逮捕许白昊,幸好许白昊已下工,就免遭了毒手。1924年5月的一天,由于工贼告密,警探把秦怡君软禁在中共汉口地委机关里面,企图诱捕地委委员。晚上,许白昊不知机关情况有变,径直回到住处,当他看到神色紧张的秦怡君时,才知道情况有变,他马上转身下楼。但为时已晚,埋伏在楼下的四个警探,冲出来就抓住了许白昊,同时被捕的还有中共汉口地委委员刘伯垂。起初他们把许白昊关在武昌陆军军法处,吴佩孚得知消息后,立即命令把许白昊押解至洛阳,并亲自审问了数次。当时,外界曾传言许白昊已被吴佩孚秘密杀害了,国内不少工会团体和革命组织,还为许白昊开了追悼会。而当时吴佩孚对许白昊的审讯一无所获,最后判许白昊10年监禁。1924年10月23日,冯玉祥在北京倒戈,吴佩孚失败,党组织趁机积极营救许白昊。许白昊出狱后,仍回到武汉,继续从事工运工作,并领导了汉口人力车夫、英美烟厂、英国电厂、火柴厂等约5000人的大罢工,罢工取得了一定的胜利。

第一次国共合作建立后,全国的工人运动有了较大的发展。为了迎接国民革命高潮的到来,1925年5月1日,在广州召开了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许白昊代表武汉工人出席大会,被选为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1926年5月1日,第三次全国劳动大会在广州召开,许白昊再次代表武汉地区工人出席大会。会上,继续当选为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

1926年9月初,当北伐军逼近武汉时,许白昊指挥武汉工人通过扰乱敌军,配合北伐军顺利攻占了汉阳、汉口。当北伐军占领武汉后,武汉工人运动得到了迅速的发展。1926年9月14日,由许白昊、项英主持召开了武汉各工团代表会议。17日,中华全国总工会在汉口设立办事处,由许白昊主持工作。10月10日,武汉工人代表会被改组成湖北全省总工会,由许白昊任秘书长。到1926年12月底,湖北省工会组织发展到340多个,工会会员达到30万之多。为了加强对湖北全省工人运动的统一领导,1927年1月1日,湖北省总工会在武昌召开了第一次全省工人代表大会。会上,李立三作了政治报告,刘少奇作了组织工作和修改章程的报告,许白昊作了《工会经济斗争问题的报告》。会上,许白昊被选为湖北省总工会的负责人之一,并兼任经济斗争委员会委员长。此外,许白昊还受聘担任武汉工人运动讲习所教员,为学员讲授《湖北工人生活状况及经济斗争问题》《湖北职工运动史》《湖北工人目前的经济斗争》等课程。武汉地区的职工教育,在许白昊的领导下,也得到了很快的发展。到1927年5月,仅汉口各工团办的职工学校,就有53所,参加学习的人员有7700多人,对提高武汉地区工人的文化和理论水平起到一定作用。

鲜为人知的中共“二大”代表、早期工运领袖许白昊-激流网中共五大后许白昊(后左一)与部分代表合影。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武汉汪精卫集团也日趋反动,革命处于紧急时刻。1927年4月27日,中共“五大”在武汉召开,许白昊出席了会议,并在会上被选为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正式委员。5月30日,中共中央成立了中央工委,由李立三、林育南、苏兆征、项英、刘少奇、王荷波、许白昊七人组成。6月19日,第四次全国劳动大会在汉口召开,许白昊参加大会的筹备和领导工作。会上,他再次被选为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

在上海被英巡捕逮捕,后被蒋介石杀害在上海龙华

1927年7月15日,汪精卫在武汉发动了“七一五”政变,公开叛变革命,对共产党人实行残酷的屠杀,许白昊也成为国民党反动派重点追捕的对象之一。危急时刻,1927年8月,党中央决定调许白昊到上海总工会工作。当时,许白昊的妻子秦怡君正在医院生孩子,许白昊到医院告诉妻子中央调他到上海工作的决定后,要妻子秦怡君赶快带着刚刚产下的孩子和岳母,回黄陂乡下暂避一下,以防遭到国民党的抓捕,日后再设法接他们去上海。许白昊到了上海后,担任上海总工会组织部部长和党团副书记。同年11月,周恩来也来到了上海。随后,许白昊就直接在周恩来的领导下开展工作。不久,他的妻子秦怡君也来到了上海,一家人租住在上海重庆路马霍路一带一间民房里,以住家掩护党的秘密机关。1928年2月,许白昊调任中共江苏省委委员。当时的上海还属于江苏管辖之下,在上海,许白昊曾领导工人与黄色工会进行斗争,并曾领导上海纱厂工人举行罢工。

1928年2月17日,许白昊和陈独秀的二儿子陈乔年等在上海总工会交通处召集各工会负责人会议时,由于叛徒告密,他们集体遭英租界巡捕逮捕,被捕的第二天就转解到淞沪戒严司令部。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中,许白昊英勇不屈,不久,蒋介石就下令将许白昊、陈乔年叛处死刑。同年6月6日下午,许白昊和陈乔年、郑覆他一道被杀害在上海的龙华荒野,许白昊年仅29岁。6月15日,中共中央机关报《布尔什维克》发表了《悼陈乔年、郑覆他、许白昊三同志》的文章,号召:“上海无产阶级及全中国革命民众,对此三同志之死,是无须乎哭泣的。他们牢牢记住,他们将推翻豪绅资产阶级的统治,以红色的恐怖,对待这些统治者,为陈、郑、许三同志以及以前牺牲的诸同志复仇!”1928年6月,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开,出席会议的代表决定为一批壮烈牺牲的战友撰写传略。项英亲自执笔为好友许白昊写了传略,文章中说“白昊同志是中国共产党中一个最忠诚最勇敢而能战斗的党员,同时又是中国职工运动中最好的群众领导者与先锋。”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鲜为人知的中共“二大”代表、早期工运领袖许白昊-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鲜为人知的中共“二大”代表、早期工运领袖许白昊-激流网(作者:窦春芳。来源:党史博采。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