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恐怕再也无法忘记这个名字了——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中,他被曝出花了650万美元为女儿赵雨思“走后门”进入斯坦福大学读书,这是3月爆发的美国史上最大名校招生舞弊案中金额最大的一笔贿款。

而赵涛太太委托律师发表声明称,这650万美元是慈善捐款而非贿赂,是在女儿拿到斯坦福录取通知书后的一个月才对校方发起的赞助。直到舞弊丑闻曝光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受误导,女儿是这起“诈骗事件”的受害者。

是谁“骗”了他们?

在这起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高校招生舞弊案中,位于风暴中心的操盘者叫做威廉·辛格。

据《纽约时报》报道,辛格同时拥有一家名叫Edge college & Career Network的营利性企业和一家叫做Key Worldwide Foudation的非营利慈善基金会。他用前者向一些家庭提供进入美国名校的咨询、指导服务,帮助其孩子获得名校的录取资格;再用基金会来掩盖父母付款的真实性质。

针对这笔高达650万美元的“贿款”,斯坦福大学于5月1日在官网发表声明称,斯坦福没有从辛格处收到650万美元,通过辛格的基金会捐赠给斯坦福帆船计划的总金额为77万美元,至于这笔钱是否来自赵氏家庭给辛格的650万美元,斯坦福方面并不知道。

据《每日邮报》报道,赵涛把650万美元付给了辛格的基金会,辛格用其中的50万美元贿赂了斯坦福大学的帆船总教练约翰·范德默尔(John Vandermoer),通过伪造赵雨思的帆船运动员身份,确保其能被顺利录取。在如此一番操作下,赵雨思最终进入了斯坦福大学。

“650万美元上斯坦福”的美国操盘手-激流网赵雨思

这也意味着,赵涛为女儿支付的650万美元,只有50万美元被用作贿款,剩下的600万美元或全部被辛格“截获”。

世界上很难找到比这更适合用“一本万利”来形容的生意了。

辛格是怎么做到的?

在职业生涯的最开端,辛格自己就是做老师和运动教练的,也算是和如今做的生意“颇有渊源”。

据《纽约时报》报道,他于1992年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高校入学咨询公司Future Stars,2004年成立了第二家类似性质的公司The CollegeSource,两家公司都在经营几年后转手卖掉了。2014年,他甚至出了一本名叫《获得你心仪大学的录取》的书籍,给出了诸多关于“如何获得梦校录取资格”的建议。

而他目前从事的帮学生“走后门“的生意也干了将近十年。起诉书显示,从2011年到2019年2月,家长们向辛格总共支付了约2500万美元。

今年3月,美国司法部因此事起诉了50人,其中包含33名输送贿赂的家长,还包括收取贿款的大学体育教练和相关的考试管理工作人员。3月12日,辛格在波士顿联邦法院出庭时承认自己犯有敲诈勒索罪、洗钱罪、欺诈美国罪和妨碍司法公正罪。

辛格“帮助”学生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通过作弊等手段来提高学生的入学考试成绩;二是贿赂大学的体育教练,使学生们以体育生的身份入学(大部分美国高校对体育生的高中成绩和SAT、ACT等标准化考试的分数要求低于普通学生)。

针对自己的第一种“手段”,辛格表示,学生们认为自己的考试是合格的,但事实上监考老师会在考试结束后修改纠正学生的答案。辛格会告诉监考官他希望学生得到的分数——最终,学生就会准确地得到这个分数。家长一般需要掏1.5万美元~1.7万美元来向入学考试管理人员行贿,除了改答案以外,还可以直接给考生提供答案或者找第三方冒充考生参加考试。

在第二种情况下,辛格会直接拿钱贿赂教练,或者伪造学生的体育申请文件,使学生看起来像教练渴望招募的“顶级运动员”。甚至还会通过Photoshop使用“换头术”,把申请者的头像p到网上搜来的运动员照片上。

“650万美元上斯坦福”的美国操盘手-激流网威廉·辛格

至于辛格现在的状态——法官把判决时间定在了6月19日,辛格目前以50万美元保释金的代价成功获得保释。

最“大方”的中国富豪

在这起轰动美国的招生舞弊案中,出手阔绰的中国富豪家庭让人印象深刻。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知情人士透露称,两户中国家庭曾分别向威廉·辛格支付了650万美元与120万美元,远高于其他涉案家长支付的25万至40万美元。

除了步长制药的赵涛以外,掏了120万美元的是21岁的中国女学生Sherry Guo的家庭。辛格用其中的40万美元来向耶鲁大学前女子足球教练鲁迪·梅雷迪斯(Rudy Meredith)行贿。

针对梅雷迪斯的起诉书显示,2017年,Sherry Guo一家经由一位金融顾问了解到了辛格与其基金会,该顾问的一名下属在发给辛格的邮件中表示,Sherry Guo的父亲希望能给顶尖学校捐一笔钱,让女儿有机会入读这些学校。

最后,Sherry Guo的身份被改为南加州一家知名俱乐部足球队的队长之一,顺利以“足球特长生”身份于2018年秋季进入耶鲁大学就读。

但是,Sherry Guo的律师强调,Sherry Guo一家并不知道这笔钱实际上是贿款,也不知道汇给了一个足球教练。Sherry的父母不会讲英语,她本人对美国大学的申请流程也不太了解,辛格正是利用了这些“无知”来获得了一大笔钱。

巧合的是,连接辛格和赵雨思家庭的同样也是一位“金融顾问”。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赵涛夫妇通过一位摩根士丹利的财务顾问Michael Wu了解到了辛格及其基金会。摩根士丹利方面回应表示,Michael Wu已被开除,公司将会积极配合美政府调查工作。

在这两个案例里,有钱却不懂英语的中国父母、对“行贿”一无所知的孩子和精明的金融牵线人成为标配。爱子心切的中国富豪一掷千金,掏出了几倍、甚至几十倍于美国家长所付金额的钱。可以想象,若辛格没被“揪”出来,还将有更多不差钱的中国富豪愿意向他的基金会敞开荷包。

“650万美元上斯坦福”的美国操盘手-激流网斯坦福校园

但对于这两个家庭来说,“不知情”并不能为其开脱。

目前,两名涉事女生已分别被斯坦福、耶鲁除名,那么除名的理由究竟是什么?赵雨思与Sherry Guo如果不是体育特长生,那么该如何解释其被伪造的档案?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650万美元上斯坦福”的美国操盘手-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650万美元上斯坦福”的美国操盘手-激流网(来源:敲敲格。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