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继明:觉醒与觉悟——为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而作-激流网《建党伟业》剧照。图源:豆瓣

每年五四青年节到来之际,关于五四运动的话题不绝如缕,各路人马纷纷登场,争先用各自的价值理念来解释“五四”。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争夺对历史的解释权,就是争夺对当代中国现实的解释权,关系到文化领导权究竟落在什么人手里等大是大非的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的讲话中指出,“五四运动,以彻底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性、追求救国强国真理的进步性、各族各界群众积极参与的广泛性,推动了中国社会进步,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工人运动的结合,为中国共产党成立做了思想上干部上的准备,为新的革命力量、革命文化、革命斗争登上历史舞台创造了条件,是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走向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转折点,在近代以来中华民族追求民族独立和发展进步的历史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这跟毛主席在纪念五四运动20周年时对“五四”的评价是一脉相承的,有力驳斥了近四十年来知识界甚嚣尘上的所谓“两个五四”、“救亡压倒启蒙”的论调。

五四运动标志着中华民族的觉醒、中国人民的觉醒。这种觉醒首先是知识分子和青年的觉醒。正是因为有了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瞿秋白、蔡和森、周恩来等一大批知识分子和进步青年学生的觉醒,才有了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在中国的传播,有了“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其次,才是广大工人农民和无产阶级的觉醒,大批知识分子和学生深入到工厂、农村和矿区,开展广泛的社会动员,使千千万万劳苦大众从麻木和被奴役状态中觉醒过来,前赴后继地加入到革命的浩荡洪流之中,从而才有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也有了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的建立和发展。

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首先要充分肯定这一历史事实,而不是否定它。其次,纪念“五四”不单是重温历史,更重要的是面对现实。今日中国与100年前当然不可同日而语了,但同样面临着许多严峻的挑战,这种挑战既有理论上的,也有实践上的。其复杂程度,一点不亚于100年前,“五四”前后,改良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唯意志论、实用主义、无政府主义、民粹主义、工团主义、新村主义等等,都或先或后地在中国流行过。今天,我们同样置身在一个思想多元、价值混乱的时期,各种非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的观念思潮大行其道,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混迹于各种学会、沙龙和大众舆论场域。

类似的情形在马克思主义创立之初也出现过,许多自称为马克思主义者的理论家如考茨基宣扬的却是反马克思主义的谬论,以致马克思不得不声明他本人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对马克思的评价也是如此。恩格斯说,“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以某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及其所建立的国家制度的事业,参加赖有他才第一次意识到本身地位和要求,意识到本身解放条件的现代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这实际上就是他毕生的使命。”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92年德文第二版序言中,恩格斯进一步指出:“现在也还有这样一些人,他们从不偏不倚的高高在上的观点向工人鼓吹一种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之上的社会主义,这些人如果不是还需要多多学习的新手,就是公认的最凶恶的敌人,披着羊皮的狼。”

恩格斯批判过的这种现象,在当今中国也屡见不鲜。许多人只是把马克思当做一个哲学家或政治经济学家,将他学院化、普世化和虚无化,处心积虑地遮避甚至篡改马克思关于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正如列宁所说,一些人热衷于将革命导师捧为“无害的神像”,大肆兜售的却是各种否定马克思主义、否定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论勾当。

毛主席在《五四运动》一文中指出,“在中国的民主革命运动中,知识分子是首先觉悟的成分。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都明显地表现了这一点,而五四运动时期的知识分子则比辛亥革命时期的知识分子更广大更觉悟。”面对今日中国社会复杂混乱的思想状况,尤其需要信仰马克思主义的知识分子特别是广大青年,擦亮眼睛,明辨是非,从实践中觉醒,从觉醒中觉悟,投入实践,敢于斗争,敢于胜利,这是一切追求真理的青年的必由之路。但觉悟和觉醒不能从书斋中通过抽象的静修或内心的感悟中获得,必须经历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锤炼过程。这是毛主席在《实践论》等著作中早已阐明过的真理。

著名学者汪晖在谈到五四运动时说,“认识什么是‘觉悟’,首先要分析当时具体的历史脉络,明白讲‘觉悟’的人所针对的问题。人们对自己有了完全不同的理解,对自己的理解又是通过对历史和时代的认识而来的。“觉悟”并不像你理解的那么抽象,它们是有丰富的历史内涵的。也是在这个基础上,因为有各自的历史内涵,所以才能产生新的、不同的政治选择。没有对于欧洲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否定,就不会产生出社会主义思考,没有对西方国家文明破产的认识,不会产生出重新讨论东方文明这样的问题。而没有这些,就不会出现讨论十月革命和法国大革命的差异的问题,就不会讨论民主是不是有了断裂、有不同的民主这样的问题。”

只有立足于中国历史和现实斗争产生的觉醒和觉悟,才具有足够的生命力和实践品格。复兴和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不仅亟需大批知识分子和青年的觉醒和觉悟,还需要亿万人民群众的觉醒和觉悟。一切进步的、正义的知识分子和青年,在社会大潮中,终归会走到马克思主义的道路上来。“同心干,唤起工农千百万”。从这个意义上,五四运动中知识分子走与广大工农群众相结合的道路,仍然是当代知识分子和青年应该学习继承的一种传统。

百年五四,百年革命,百年沧桑。历史似乎又回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起点。面对新的时代课题和困局,一切“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的知识分子和青年,都应该像五四先贤们那样勇于担当,敢于迎接更多具有时代特点的斗争考验。

八十年前,毛主席在《五四运动》一文中发出的谆谆告诫和伟大号召言犹在耳,鞭策着我们不忘过去,继续革命:

“全国青年们,努力奋斗呵!”

2019年5月3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刘继明:觉醒与觉悟——为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而作-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刘继明:觉醒与觉悟——为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而作-激流网(作者:刘继明。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绮)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