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在2号中午发了一个视频:杭州交警拦下了一个骑单车逆行的小伙,小伙刚打完电话,忽然情绪崩溃,一边哭,一边尖叫,“每天加班到十一二点,女朋友忘带钥匙让他送,公司也在催他”,“真的好累”。此前也有过外卖小哥因为赶时间在电梯里一边跺脚一边哭的视频。

丢掉鸡汤,准备点赞-激流网

或许小伙明天早上醒来,会对自己的失态感到羞愧,但我听着视频里绝望的哭喊声,却一点嘲笑的心思也燃不起来,只有沉默和忧伤,我感觉心被揪了起来,谁愿意在这样窘迫的处境里生活呢?我们的面子,我们的尊严,毕竟不是靠心灵鸡汤和“心态”教维持的,之前说好的优雅、矜持、有气质,说好的看开、看淡、好心态,在工作和生活的重压之下不堪一击。我们谁能保证这些事永远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呢?

《中国青年报》援引社科院的一项调查,2017年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为2.27小时,而美国、德国等平均约为5小时,“中国抑郁症的患病率为6.1%”。2.27小时是不是报复性熬夜的那段时间,不得而知。

过劳,压榨,经济下行的压力最后是由鄙视链底端的打工者承担的,经营成本也压缩到了他们身上。去年冬天用数学考试逼退员工的裁员奇闻刚过,有赞CEO白鸦又说996工作制绝对是好事,而且还要“小伙伴”和他一起享受。

程序员最近在代码仓库引发了一股流量热潮。

丢掉鸡汤,准备点赞-激流网

截至4月2日二十二点四十,援引法律条款,反对996工作制的GitHub(https://996.icu)的星星数已经到了152848。“什么是 996.ICU?工作 996,生病 ICU。”——这是创建者的解释。“Developers' lives matter. “——生命健康重于泰山,网页底部的英文结尾——颈椎的弯度、腰间盘的突出、眼睛的干涩,社交的封闭、精神的压力,超时加班在生理和心理上折磨着程序员。有网友评论:愿你做人有爱,做爱有人。2019 年 3 月,曝京东开始实行分部门的 996 或 995 工作制,此前58同城和有赞等多家公司都已实行。

丢掉鸡汤,准备点赞-激流网

澎湃新闻1月28日的的社论直接批评一些CEO把法律和劳工抗争的文明成果看作“落后、安逸、偷懒的代名词”,更提到程序员、产品经理和销售代表“不该成为异化的资本的工具”,并质疑996是不是公司为了省下补偿金而逼退员工的另一新招数。

初中的时候,老师经常会提到有学生举报学校在放假期间补课,然后会有家长咒骂这个举报者:自己不上进,还拉着别人下水。甚至有学生猜疑:肯定是自己在家偷着学,不想让别人超过自己。教育作为劳动力再生产的一个环节,资本的逻辑如影随形,“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像极了加班,“一分干掉一千人”本来就是竞争、淘汰。

和学生猜疑举报者不同,程序员在这次抗议中没有猜疑匿名开发者是否偷偷向老板献媚,共同的处境和出路使他们站到一个立场。一份流传的《程序员宣言》号召开发者“罢开发”,并组建工会,网友也评论道:让他们看看,在信息时代谁是主人?

“按照劳动法规定,996 工作制下只有拿到当前工资的 2.275 倍,才在经济账上不吃亏。”大部分能看到的文章都是这些简洁的法律条文和严谨的经济账,表现出了“有理有据”的务实风格,比较容易获得其他群体的理解和同情。

丢掉鸡汤,准备点赞-激流网

这次网络抵制是平静进行的,但引起了不小的舆论震动,人民网也转载了中青报的《被“996”工作制围困的年轻人:像是定好闹钟的机器》,写到996工作制正在从互联网创业公司向更多行业蔓延,直言国内年轻人正在进入生存压力“爆棚”的时代,并说这次抗议仅仅是一个预警。

这么大的舆论阵势,可能将对抵制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

我也有做程序员的亲戚或者即将做程序员的同学,希望他们不会重蹈过劳死新闻的覆辙,也希望他们能在无法逃避潜规则时机灵地偷一会儿懒,更希望他们不会听到一句“xx公司一家人”的口号就打鸡血似地虐待自己,毕竟,除了自己关心自己的健康,老板是不为此负责的。

当我们发现“独善其身”只是个愿望时,终究会往四周看看我们的同伴,思考自己与他人命运的联系的。就像程序员没有选择用心灵鸡汤、“好心态”来通向解脱,而是选择抵制,并且,点了152848个赞。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丢掉鸡汤,准备点赞-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丢掉鸡汤,准备点赞-激流网(作者:王立。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