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考上了研究生-激流网

那一年,不知是因为梦想还是害怕踏入社会,我选择了考研。他们都说研究生很多都是“近亲繁殖”,我不信,后来我没考上理想的学校。

那天我去找导员帮忙,却看见导员暴跳如雷,大吼着要找腾讯揪出那个匿名说他妖言惑众的家伙。他那副要吃人的样子,把我吓出了办公室。后来,导员帮我联系了本校的一位导师,于是我又可以在学校呆几年。

导师还带着博士,所以我平时很难见到他,考研的失利加上对未来的迷茫,我终日躺在床上,郁郁寡欢,导师布置的作业我也随意地完成。可这种日子很快就结束了,导师接了个大活,人手不够,于是我也要每天去实验室签到,我和导师接触得多了起来,可他好像只关心我的工作进度。

可有一天,我的导师突然换了。我才知道,老师因为论文的事在群里歇斯底里的辱骂着一位学长,说他垃圾、白痴和文盲而被学校停课了。我对这事表示赞成,就算对学生恨铁不成钢,也不能随意侮辱学生的人品。我庆幸能及时摆脱这位“毫无教养”的老师,同时也期待着新来的王老师,期待着他能带我走向学术的殿堂。

王老师在本科时教过我,他为人和蔼可亲,还跟一位本科学长亲如父子,后来学长也读了他的研究生,我还时不时能看见他给王老师送饭,去他家玩,有时我也感叹,要是我也能和老师有这样的关系多好。

由于我身强体壮,被王老师选入他的足球队,但每次训练我都不希望与他分到一队。因为与他当队友,球权主要在他。而如果要防守他,只需要“眼神防守”。不过我们又不能太放松。之前就是有个守门的特意放水,惹了他生气。渐渐地,我感觉学生们和王老师的关系好像有另一层味道。

生活的平淡被一声闷响打破,我那位学长居然跳楼了,他走得如此突然,前几天我们还约好两个月后一起庆祝他的毕业,而当天,王老师却什么也没说。不久后,我才知道学长和王老师之间的人身依附,看起来的亲如父子没想到背后竟是奴才般的使唤。所谓的师生关系,像极了古时的学徒与师傅的关系,不把师傅讨好了,学徒哪有那么容易出师。我再也不抱什么幻想,只想赶紧拿到毕业证离开。

可现实从来没有那么美好,由于没过六级加上手头上的论文数量少的可怜,我很有可能延迟毕业。对于六级,我不明白毕业后去维护R国货的我为什么要学E国的语言,至于论文,那件事以后我都没和王老师说过几句话,论文的数量也因此屈指可数,另外,我也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对于研究生论文的数量会如此地重要。

前几天,王老师终于对着A4纸向学长的家属道歉了,一纸道歉书等了一年,“我为……感到抱歉”,王老师真的感到抱歉吗?如果是的话,当时为什么又百般否认呢?我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但,即使是这样的道歉也是那位学长的家人们艰难争取来的。

读了这么多年书,有些问题真是越来越看不明白了。如果学长的死跟王老师有关,为什么学校不辞退他?清明节,同学们都相约去告慰学长,而我看着各高校清退延期研究生的新闻始终提不起心情......

“同学们,今天是考研倒计时269天。”辅导老师突然提高的嗓音吵醒了我,我望着黑板上密密麻麻的公式,下意识的伸了个懒腰,“哦,幸好只是一场梦。”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假如我考上了研究生-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假如我考上了研究生-激流网(作者:刘嘉兴。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