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号,我搬离学校宿舍楼,在公司附近租了个一室户,彻底与校园生活告别,跨入社会。

房东是个50多岁的上海阿姨,在小区门口的克里斯汀卖面包。她在这个小区总共有3套房,自己住在对面的高档小区。

我十分羡慕她,有这样三套房,即使不卖面包,每天就在公园跳跳广场舞,打太极,每个月收租都比我的工资多。

交谈时阿姨兴奋地告诉我,这个小区要拆迁,一套38平拆迁房可以换一套中环边80多平的房子,少说也得400多万。

“我的那些老邻居买的还要多,我买的房子算少的。这房子当时只要2万块!”阿姨得意地向我炫耀。

“你真有眼光,阿姨。”我有些笨拙地想哄她开心,希望房租能便宜一点。协商之后,房东同意以2500租给我,但要求我自己付物业费,房租押一付三,每次提前10天打到她的银行卡上。

签了合同后,中介跟我要一个月房租的70%(房东35%+房客35%)作为中介费。阿姨借口房租收的便宜,拒绝支付另一半中介费,我只好连她的一半也付了。

这下她满意了,临走的时候再三嘱咐我,一定要爱惜她的房子。

这栋上海老公房共五层,一梯4户,我住在最里边的拐角。旁边一家住了5口人,公公婆婆过来帮忙带孙子。我很好奇,40平的小屋怎么能挤下5口人。

租房租房,我们是待宰的羔羊-激流网第一间出租屋 | 作者供图

邻居家的老婆婆总是把门大大开着,坐在门口择菜。有一天我下班回来,她突然神秘兮兮地问我:“小姑娘,你这房子多少钱租的?”

“蛮贵的,你们呢?”我反问道。

“你这房子之前住着一对情侣,1500块,才搬走不到3天你就进来了。”老婆婆努努嘴,“房东太坏,要给他们涨房租,所以他们才搬走了。”

我僵在那里,血直往脑门上冲,原来的房客才1500,中介居然开口管我要3000,我好说歹说才给降到2500,还以为占了大便宜。

“阿姨,你这房子多少钱租的?”我急切地问。

“我这房子租了好多年,我们租的早,1200块。你的房子多少?”阿姨对房东涨了多少房租很是关心。

“2500。”我身心疲惫地往门口走去,身后传来阿姨的唏嘘声:“那些中介太坏了,撺掇房东涨房租,房租就是被那些中介抬炒起来的,我们外地人可怜,一半的工资都给租房子了,帮上海人打工!”

回了房间,我想起阿姨说的话,晚饭都没有心思吃,窝在床上伤心地哭。我想去找中介理论,可是合同是我自愿签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想找房东理论,但房子我自己先看过,价格也接受,也不存在欺骗,但就是让人委屈。

想了半天,我竟有些怪罪起隔壁阿姨,如果她不告诉我之前房客的房租,我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委屈。我掏出电话想和父母诉苦,按下号码后我又迅速挂断。他们除了担心,还能干什么呢?

想了又想,我给一个在上海打拼的高中同学打电话,准备向她诉苦。

Mercy听完后,平静地告诉我:“很正常,上海的房租本来就贵,你那里离市中心那么近,要这个价格。反正你不是每月有7500吗?拿2500付房租,剩下5000日常开销够啦。女孩子别想存钱买房,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找个有钱男朋友才是王道。”

我不愿再多说,匆匆挂了电话。

Mercy大学毕业后不愿接受他爸妈安排好的国企工作,决定闯荡上海。我们还担心上海压力太大,她掷地有声地说:“人还是要靠自己,总不能一辈子躲在父母的羽翼下。”

现在,Mercy好像彻底忘了这句话。

痛定思痛,我立马打开手机上所有的租房app,搜附近房源,很快就发现一套装修很好的一室户,标价才1200。

我若获至宝,赶紧拨通电话,对方是一家房产中介的置业顾问,她很遗憾地告诉我,那套房子刚租出去了,不过她手上有其他的房源,建议我去看看。

我大概询问了一下情况,配置满意的价格太贵,价格合理的配置又太差。我又相中几套,打过去全是房产中介的置业顾问,他们仍旧遗憾地告诉我房子刚租掉,给我介绍别的房源。

摸清套路后,我在筛选条件里选择个人房源。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拨通电话后仍然是中介。原来许多中介早就清楚租户心理,伪装成个人发布虚假房源,引诱我们拨电话过去,她再给我们推销中介房源。

我正在发愁,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连忙从床上爬起来,通过猫眼,看到一对夫妇站在门外,那个女的操着上海话大声嚷嚷:“501的,你干什么了,怎么把我们下水道堵住了!”

我告诉她:“我没有在厨房水池倒水,晚上都没有烧饭呢。”

她透过防盗门铁栏看到我确实没有在厨房水池倒水,但还是不依不饶,要求我以后洗碗洗菜,生活用水都要用盆子接水,洗完后倒进马桶。

我有些恼火,自己家下水道堵了,还不让别人用水,什么强盗逻辑。

第二天早上,我下楼去上班,楼下那家女主人喊住我,再次警告:“501的,你以后的水都要倒马桶里,不许倒水池,记住没!”

“怎么上一个租客住的时候我家下水道好好的,你一来就堵啊?”那个女的甚至吼起来,末了还威胁我:“不听话,就打电话让你房东把你赶走!”

我懒得理她,匆匆上班去了。中午的时候,房东阿姨给我打电话,她告诉我楼下的向她投诉,说下水道堵了。我耐心地向她解释:不是我的问题。阿姨不听,反而怪我,怎么你住进来还不到一个月楼下的就打电话投诉你,上一个租客住了3年都没人投诉?讲着讲着,阿姨竟然要求我遵从楼下的意思。

“我们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了,相互理解一下。”

挂断电话后我特别生气,坐我旁边的闺蜜安慰我:“也能理解,毕竟他们是十多年的老邻居,你只是一个租客,你不租房子了就搬走了,房东阿姨跟邻居还得见面啊,人家自然不愿意为你得罪邻居。”

道理我自然懂得,却仍然义愤填膺,只能在心里暗骂欺负人的楼下住户和没有正义感的房东,“一丘之貉!”

一天午夜,我被重重地拍门声吓醒,听到门外房东阿姨大喊:“小王,小王,开一下门!”

我从猫眼里看到房东和一个光头彪形大汉杵在门外,光头大吼道:“搞什么鬼,半夜三更,楼下邻居打电话要我过来,说你把他们下水道又给堵了。我这房子不租给你了,下个月就给我搬走!”

“他们下水道堵了又不是我弄的,让他们找物业通下水道啊。”我隔着防盗门说。

“小王,算了,我这房子不租了,你去租别的房子吧。”阿姨也在一旁附和。

“阿姨,你这是违约,咱们合同里写的清清楚楚,违约是要付违约金的。再说我一时半会儿也租不到合适的房子。”

“你赶紧去找,最多再给你一个月,下个月必须搬走!”彪形大汉恶狠狠威胁我。

房东阿姨在一旁和稀泥:“我亲戚从乡下来,要借给他住。你赶紧去找房子吧,找到了就赶紧搬走。搬走的时候咱们算账,该退多少钱我会给你,但违约金不会给,你啥时候找到房子就尽快搬吧。”

第二天一早去上班,隔壁老婆婆问我昨天晚上怎么回事,然后安慰我:“小姑娘,别害怕,上海是法制社会,他们不敢怎么样的,终归是要讲法的。”

我只好加紧看房进度。网上找房效率太低,还是求助于中介吧。但他们听说我的要求和心理价位后都摇摇头:“你又要便宜,又要配置好,还要地段好,不可能的!”

在中介这受挫后,一位师妹告诉我她朋友在学校旁边小区租老公房,才900块,我决定去碰碰运气。

很快,我就发现有一家符合心意,我按照地址走上5楼,扣了扣门板,里面一位老奶奶用上海话问:“啥人?”

我告诉她是来看房子的,老奶奶才给我开了门。和老奶奶交谈一番后,最终以1600块租下老奶奶的一室户。

谈到签合同,老奶奶说要等到周六他儿子休假的时候再签。我怕老奶奶变卦,就提议说先交一些定金,她高兴地同意了。她拿着我的5张毛爷爷顺着光照来照去,然后拿出纸和笔,写了一张收据给我,告诉我周六上午10点签合同。

到了周六上午十点,我拿上从网上下载的合同样本,来到房间,发现老奶奶老爷爷和他的儿子都在。

他儿子一眼认出了我:“你是那个天天早上在旁边学校操场跑步的女孩吧,我对你有印象,我也天天早上在这里跑步。”

他儿子是个50多岁的中年男人,我以前跑步并没有注意到他,但我仍然十分高兴,觉得这次终于碰到了靠谱的房东。

租房租房,我们是待宰的羔羊-激流网第二间出租屋 | 作者供图

他仔细阅读我的合同样本,签了合同,然后反复夸我运气好:“你租这房子很合算,离学校近,不想烧饭嘛就去学校吃饭,反正你也有饭卡,学校吃饭便宜又卫生,我也经常在学校吃早饭。我爸这房子离地铁也近,去你上班地方很方便。”

末了,我问他房租怎么给他,老奶奶连忙说她亲自过来收现金。

9月,我的研究生同学又兴冲冲地打电话告诉我,申请公租房比市场价便宜将近一半。

我问怎么申请,同学告诉我要上海户口或是居住证满两年。上海户口我就别想了,只好尝试居住证满两年这条路。

我赶紧给房东老爷爷打电话,请他帮我办居住证,但老爷爷不同意,一个劲地说我会把他房子占去。

任我怎么解释,他始终认为给我办居住证就会把他的房子变成我的房子,我决定亲自和老爷爷讲清楚,消除他的误会。

礼拜六早上,我提上一箱水果,敲开老爷爷儿子家门,说明我的来意。老爷爷摆摆手,让我把水果提回去,他不会帮忙。他儿子也告诉我,房子已经给他亲戚办过居住证,没办法再给我办。

我都快急哭了,现在的房客明明是我,他理应帮我办的。

“不要答应给她办,你不答应,她自然会想其他办法的。”老爷爷不让他儿子再和我说话。

“你走吧,小王,我们不会帮你办的。”老爷爷把门打开,一把抓住门把手。我苦苦哀求。他极不耐烦地说:“你想其他办法吧。”

我拎着水果,听着身后重重地关门声,大颗大颗的眼泪忍不住往下掉。

2016年3月,男朋友来上海。他在上海嘉定一家单位上班,我们商量合租。综合考虑两人上班地点和房租,我打算在嘉定租房,闸北的房租实在太贵了。

可当我们跑了一家又一家中介,才发现嘉定的房租也不便宜。

“年后租房肯定贵的,现在是租房高峰期。”中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们也想便宜啊,在上海打工都不容易,我们也一样,可是没办法,年后租房肯定贵的。”

最终我们租下了嘉定北地铁站附近一室户,1800块。入住那天,隔壁阿婆问我们:“你们这房子多少钱?”

“1800。”我告诉阿婆。

“我的房子比你们的还大,一室半,才1700。”阿婆让我们考虑考虑租她的房子。

我和男朋友怔在那里,男朋友尴尬地朝我笑笑:“算了,合同都签了,违约还是要交违约金。”

2016年4月,我和男朋友领证结婚,6月末我就怀孕了,过年的时候,肚子已经大得像个西瓜。

我们计划趁年底租房淡季换个两室的房子,到时候生孩子好让婆婆过来照顾。老公担心我肚子大不方便,他就独自一人随中介看房。

看到一处合适的房子,要价2100元,我建议老公砍到2000元,租房淡季砍价100房东还是能接受的。结果老公告诉我:“中介说现在的租客房租就是2100,低于2100房东不租。要不就签了吧?咱们跑了那么多家,也就这套还不错。”

我只好同意。签合同那天,前房客过来结账,他带来的合同上竟白纸黑字写着房租2000元/月,我十分生气,猛冲过去拉开正在扫支付宝付余下中介费的老公。

“还想要余下中介费,门都没有。”我越想越气,恨不得把之前预付的500元中介费要回来。

“算了算了,就当买个教训。”老公安慰我。

2017年年底,因为换了新工作,我和丈夫决定去安亭租房。这一次,我决定自己出马。

安亭的房产中介热心地带我看房,他们告诉我:“住在安亭肯定比嘉定北好,安亭的公司多,交通方便,所以房价贵些,房租贵点也是应当的嘛。”

中介不断地向我吹嘘他的房源,我权当没听见,当看到安亭地铁站附近的一套房子,我眼前一亮,问中介多少钱,他说2800。

“太贵了,我再看看其他的吧。”我告诉他我的底线是2000。

“不可能的,花桥的两室户也不止这个价!”中介男孩高声回答我,2000块别想在上海租两室的房子。一旁随同看房的房东在旁附和,直说我们占了便宜。

我和丈夫最终没有接受这个价位。和中介作别后,我拉上老公向刚才那个房子冲,还好,刚才的房东阿姨正在锁门。

“阿姨,你这房子多少钱?”

“刚才中介说了,就那个价。”阿姨有些心虚。

“阿姨,2800太贵了,便宜一点。我们在安亭上班,有稳定工作,长租,会像对待自己的房子一样爱惜你的房子。”我恳切地说。

“你们出价多少?”阿姨试探地问。

“2000!”我坚定不移地说。

“多少?”阿姨提高声音,和我确认。

“2000!”我又重复一遍,阿姨的反应在我意料之中。

“不可能的,2000太低了。”阿姨锁好门,转头要走。但我注意到她推自行车时故意放慢速度。

我抢着说,“阿姨,你想想现在是租房淡季,你开价高,年里租不出去,只好年外租了,房子起码要空2个月,4000块就没了,平摊到每个月,相当于少了400块。”

“2000块也太低了,加点钱。”阿姨转过身和我们讨价还价。

“2200!”老公立刻喊道。

真是猪队友,竟然一下子加价200。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他立马住了嘴。

阿姨面露难色:“2200太低了,再加一点,隔壁房子还没我的新,都要2600。”

我一口咬定不能再加,阿姨赌气似的说:“那算了,你们去找别的房子吧。”

“阿姨,咱们各让一步,2250好吧?”老公这一次总算聪明了,没再加价200。

阿姨停在那里,半晌又推下自行车脚撑,“签吧,现在的人呀,越来越狡猾了。”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租房租房,我们是待宰的羔羊-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租房租房,我们是待宰的羔羊-激流网(作者:落雨。来源:全民故事计划。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