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所谓“六学”:文艺个人英雄主义之果-激流网

2016年春晚还没有完全在人们脑中散去,那个曾经在那一年被众多人呼唤的演员,在这个即将结束的2018年又一次被推到风口浪尖上。他就是六小龄童。

“戏说不是胡说,改编不是乱编”“这样搞,是要向全国人民谢罪的”“今年下半年……文体两开花”当这些言论被人们翻出来并不断重复的时候,当有关章金莱的言论被提炼成“六学”这样的亚文化的时候,大家才发现,那个活跃在我们童年里的人,是那样熟悉而又陌生。一度光环缠身的章金莱被推他上神坛的人又拉了下来。人们气急败坏的说:“86版西游记能够成功,是因为杨洁导演,不是因为章金莱。”而他们似乎忘记了,原先,他们是把这个荣誉,加在章金莱身上的。杨洁导演,这位曾经执导了老版《西游记》和《济公》的人,这位奉献一生却少有人知的人,和当年的六小龄童那样,又被人拉上了神坛,她的回忆录,原先少有人问津,现在截图被人不断传阅,用来攻击六小龄童背信弃义和“灵堂卖片”。此情此景,和2016年六小龄童为百事可乐做的广告被人们交口称赞而用来攻击春晚导演,有多大差别呢?

这里,我想给大家讲一个跟西游记无关的,五十年代的故事。

论所谓“六学”:文艺个人英雄主义之果-激流网新版越剧《梁祝》剧照

五十年代末期,何占豪和陈钢创作的《梁祝》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一时间风光无限。这部作品吸收了越剧元素,得到了很多领导的支持,还有丁芷诺、刘品等人的帮助,从而成功问世。但是,何占豪和陈钢却在后来爆发了矛盾。上世纪90年代前后,陈钢发表了一篇文章《黑色浪漫曲》,说创作《梁祝》是因为他失恋的情感经历。他说在创作《楼台会》的时候自己的亲身经历,“我们的心在绞痛,我们的血在流……”何占豪到香港去,HMH唱片公司老板说要送他金唱片,结果他看上面的署名已经由“何占豪,陈钢”变成了“陈钢,何占豪”,而且后面还有“陈钢改编”。何占豪不说署名,就问到底改编了什么?他说改编了速度和指法。但是速度是指挥家才可以改变的,而指法只有何占豪懂。何回来就跟领导汇报,但陈钢说不知情……

《梁祝》五十周年纪念的时候,何陈二人的恩怨慢慢消解了。何在访谈中提到“在我心里,我们俩一无个人恩怨,二无版权纠纷,只要他承认《梁祝》与他的爱情无关,我没有理由记仇。《梁祝》不仅仅只属于我们两个人,它是中国戏曲界、音乐界几代人的劳动成果,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过分炫耀个人的作用不但会受到前辈们无声的指责,也会给后代留下笑柄。”那么,86版西游记,不也是这个道理么?

在我们这个时代,是什么都可以拿出来卖的。其中就包括了文艺作品创作者的名字和人设。六小龄童被捧上神坛的过程,就是这种文艺上的个人英雄主义崛起的时候。文艺作品要为工农兵服务转化为文艺作品为资本服务这个巨大的转折,势必伴随着个人英雄主义的兴起。包括周星驰电影上映前的造势,“我们都欠星爷一张电影票”。很多活在我们心中的经典,本来就是人们集体创作的结果。包括《水浒传》、《西游记》这样的作品,他们的诞生,本来就是一代又一代人的话本,传说整理而成,不就是“改编、戏说”得来的么?周星驰电影的成功,有周星驰自己表演的因素在,但也离不开吴孟达,罗家英,以及整个香港影视界的兴盛带来的正面影响。陈钢“失恋说”流行过一段时间,跟人们受这种文艺上的个人英雄主义影响是脱不了干系的。当这种个人英雄主义蔓延开来,文艺界的导演和演员早已不是他们自己了,而是用来攀比和攻击的工具。说句不好听的话,杨洁导演去世的时候,没见到全网铺天盖地的怀念,现在要攻击章金莱了,她和她的书又被翻出来了,这种行为和章金莱“灵堂卖片”,哪个是高贵的,哪个是龌龊的?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论所谓“六学”:文艺个人英雄主义之果-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论所谓“六学”:文艺个人英雄主义之果-激流网(作者:阐释者。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