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真的完了?-激流网

这是继1998年之后直销行业的又一个“寒冬”。

但生生不息的传销,会就此灭绝吗?

一个集团两个公司

“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简称‘无限极(中国)’﹞是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旗下成员,成立于 1992 年,总部位于中国广州,是一家从事中草药健康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的大型港资企业,旗下雇员超过 4700 名。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共 145 款产品,并已在中国内地设立 30 家分公司、30 家服务中心,拥有超过 7000 家专卖店。”

无限极官网如是介绍道。

继权健、华林之后,直销巨头“无限极”也卷入了舆论漩涡,并被陕西地方工商局立案调查。直到此时,许多人才知道无限极是调味品百年老字号李锦记的同宗分支。

传销真的完了?-激流网

从李锦记创始人李锦裳发明蚝油,李锦记第三代传人李文达打造“酱料王国”,到第四代传人李惠森打造无限极保健品直销帝国,已是李家第三次创业或拓展业务成功。

在陷入本次舆论漩涡之前,无限极在坊间便是闻之色变的“传销”,知之者避之唯恐不及,不知者很多便陷溺其中。

1992年,李惠森在祖籍广东新会创立“南方李锦记”(后更名“无限极”),推出中草药保健品。自此,作为“酱料王国”李锦记的家族成员之一,李惠森重心开始转移至保健品经营,同时开启了一条家族此前未尝试过的直销道路。

值得一提的是,无限极崛起的背后,与第一军医大学(现为南方医科大学)的合作密不可分,创立之初,第一军医大学以技术入股占南方李锦记51%的股份,李锦记集团出资8000万港元占49%的股份,公司成立后李惠森任董事长,而作为控股方首席代表任副总经理的赵小里正是原第一军医大学校长赵云宏的女儿。1999年由于政策变动,第一军医大学退出南方李锦记,2009年南方李锦记正式更名为无限极。

传销真的完了?-激流网

2007年3月,无限极(中国)获得直销牌照。10年后,在“2017年度中国直销90强业绩排行榜”中,无限极以249亿元排名第一,权健则以176亿元排名第四。

直销帝国“破灭史”

2018年12月25日起,由“丁香医生”发布的《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引发热议,文章直指权健涉嫌虚假宣传、销售模式涉嫌传销等问题。

随后在大规模舆论的影响下,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权健集团展开核查。

2019年1月7日,据津云发布的消息称,公安机关已对束昱辉(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对另2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审。

随着权健被查,被舆论称为“河北权健”的华林也开始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华林公司曾宣称,通过“酸碱平技术”不仅能让股骨头坏死患者下地走路,还能让聋哑人开口说话。

2019年1月13日,“沧州发布”发布消息称,黄骅市委、市政府组成联合调查组进驻企业,正在开展全面调查。1月15日,“沧州发布”再次发布消息称,初步查明,华林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

接着便是无限极。1月16日,田淑平向通过媒体爆料,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陕西当地“无限极指导老师樊某”的推荐下,每日大量服用“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

1月19日,西安市工商局责成工商雁塔分局对无限极陕西分公司是否涉嫌虚假宣传进行立案调查;责成蓝田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事件中经销商樊乐是否涉嫌虚假宣传进行立案调查。

而无限极作为一个无论从营销收入还是营销网络来看都可以稳压权健华林的更庞大的直销帝国,其所造成的伤害个案数量,比起权健华林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除了上述陕西商洛的3岁女童外,河南驻马店27岁的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患者闻静在无限极销售人员的介绍下大量服用多种无限极产品,25天后因脑出血等不治身亡。

重庆涪陵29岁癫痫患者服用8天无限极产品后死亡,推销员自称医生并要求他停用已经吃了一年半时间的抗癫痫药物卡马西平。

河南19岁三鹿奶粉受害少年在查出“双肾结石、肾功能不全”后,父母用无限极产品替代药品“治疗”,两年后少年被确诊尿毒症去世……

相关案例和无限极涉嫌传销的信息不胜枚举。

而就在无限极事件发酵的同时,1月19日,然健环球(中国)日用品有限公司也发布了公开致歉信。致歉信中称,然健环球少数会员擅自夸大产品功效,夸大产品经销和消费模式,并表示将自查自纠,配合相关部门严肃处理违法违规者。

传销真的完了?-激流网

早前,《新京报》、央视就然健环球涉嫌传销及虚假宣传进行了曝光。

“合法”的传销

“近段时间,‘保健’市场暴露出虚假宣传、违法广告、消费欺诈、制假售假等一系列问题,严重侵害了消费者合法权益,扰乱了市场秩序。要拿出切实管用的措施,防止死灰复燃。”日前,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局长张茅在13个部委召开的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电视电话会议上如是强调。

从媒体曝光到监管部门迅速出击,再到部委加大监管力度,这一流程看似毫无拖沓,然而公众不禁质疑,相关部门此前为何没能主动出击,总是在舆论发酵之后才“被动”采取行动?屡屡暴雷的“伪直销”为何监管失效?

根据国务院颁布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三条规定:“直销,是指直销企业招募直销员,由直销员在固定营业场所之外直接向最终消费者(以下简称消费者)推销产品的经销方式。”符合法律要求的直销是合法的。而根据国务院颁布的《禁止传销条例》第二条的规定:“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而在具体的实际操作中,传销与直销有时又十分相似,难以辨别。资本逐利的本性总是无法改变的,怎样来钱快、怎样能让钱无限地去生钱才是资本家们关注的重点,至于卖什么样的产品,能不能真正起到保健疗效,这种事谁又说得准呢?反正宣传可以就是可以咯。因而为了减少销售环节、降低销售成本、尽快笼络资金,直销就变成了“拉人头”,商品销售变成了“老鼠会”。

对于直销企业来说,直销牌照在手就意味着拿到了“金字招牌”和“护身符”。在“直销牌照准入制”的大背景下,负责监管的工商管理部门并不具备吊销牌照等顶格处罚权限,大多只是象征性的罚款。

“从直销行业的准入和退出机制来看,尽管直销牌照的申领标准是极其严格的,但绝大多数企业取得这一牌照是不符合要求的,而一旦取得牌照,监管部门日后的监管又是非常松懈而混乱的。这体现在,虽然一些直销企业的行为涉嫌违反多项法律法规,但在接受完处罚后,地方监管部门便没有进一步的取缔行动。在此背景下,直销巨头们一边因涉嫌传销等处罚,一边则凭借直销牌照继续吸金。”

“从被查的企业来看,确实很多都是当地的纳税大户。”

虽然违法,但是人家交税呀——所以直销为何总是会变成传销,也就不难理解了。

对于这些吸金大佬而言,直销,不过就是合法的传销而已。

遍地开花的“类传销”

相对于具有“帝国”性质的伪直销而言,更困扰底层民众的,可能要属遍地开花、禁无止境的微商、刷单等“类传销”模式了。

微商作为“低门槛、轻成本、微创业”的互联网商业模式,近年来成为了很多底层吃瓜群众的“致富之路”,几乎在每个人的朋友圈都存在每天刷屏的微商。

传销真的完了?-激流网

微商除了以“虚假宣传、假冒伪劣、售后难保”等乱象著称外,更严重的是涉及各种分层级、拉人头、拉代理、加盟入店等等类似传销的形式,并且很多已经在光明正大地借微商之名行传销之实了,即使诸如云集这样的大品牌此前也被微信以涉嫌多级分销为由封杀了公众号。

微商中的主要目标人群是:家庭妇女,她们一般在家赋闲或者从事可替代性强的职业,如果有人告诉他们可以用很低的成本就可以创业赚大钱,半年买车一年买房,她们一定会动心的。

在微商崛起的过程中,同时也诞生了一批市场价值模糊不清的微商产品,比如保健食品,化妆品,保健器材等等,总之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东西很很难定价,决不可以是鸡蛋面粉和花生油等让人一目了然的东西。具体说来可以是亚麻籽油(几元到十几元一斤的成本卖二三百),酵素(曾经很红火,但是后来被揭穿),面膜(主角为一个成功女性,天天在朋友圈晒车,晒美食和发货仓库以及所谓的各级家庭妇女代理晒车)。

传销真的完了?-激流网

微商模式最特别的,是“拉人头”,以及如何分享自己“下线”人员带来的收益——这中间看似细微的机制设计差别,会极大影响是否会“爆发式裂变”。传统微商特点是“层层分销”,一个人能吃到所有徒子徒孙带来的利益。“一般微商都是五层,至少三层,多一个层级就是幂次增长。”一位业内人士说。在强大利益下,导致说辞“洗脑”化,近乎于行骗。

官方对传销组织的认定中,“人员在30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是必要条件,也是相对可量化的标准,因此大多数平台以此为警戒。而“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则往往遭到挑战。一些谨慎的平台会设置复杂的计酬系数,来回避“以人头计酬”的指控,或者邀请直销行业的法律顾问,来处理文书与合同,让一切更加合规。

按说已经爆了那么多骗局,这些骗局总该引起全民觉醒了,没想到当骗子们换个产品,换一套花样之后,还是有成群的人上当受骗,这是为什么呢?

卖希望。

这些骗局的诀窍就是卖希望,给没有希望的人们创造希望,让你觉得自己失败或者平凡的人生终于迎来了一个转折点,可以帮助你过上好日子,帮助你走上人生巅峰。于是他们策划千人大会,团体旅游,邀请几个衣着光鲜的家庭妇女(不要太妖艳,端庄典雅加小时尚)上台说法讲述自己做产品的经历,再就是请几个营销型骗子上去演讲他们所谓的“成功经验”。总之让你觉得自己裹足不前就永远不可能成功,不振翅高飞一次怎么知道自己是老鹰还是走地鸡。

大家当然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走地鸡,肯定愿意鹰击长空。于是纷纷掏钱入伙,并且拉拢自家的亲戚朋友成为自己的下线。为了刺激这些肉鸡投更多的钱,骗子们通常会设立一套升级制度,比如几星几星,几钻几钻,等级越高提成和返佣奖励越高。这就让参与者发了疯的自己投钱来升级,并且每个月都自己给自己定任务,充满激情的去拉拢自己的亲朋好友成为自己的下线,并且为自己升级提供炮灰。到最后,高层的做局者收钱走人,留下一地鸡毛给后入场的那些怀揣鹰击长空梦的走地鸡们。

与微商同样泛滥的还有刷单。

传销真的完了?-激流网

刷单平台一般打着“网络兼职”的幌子,以日赚80-300元为诱饵拉人,实际上报酬甚少,一年多时间只能刷回最开始交的四百元会员费,如果想要快速获利,得靠外宣“拉人头”赚佣金。不少被拉入刷单组织的年轻人,都觉得自己是被骗“入了坑”。

尽管刷单平台靠外宣拉人,收取入会费的行为也与传销类似,但因为刷单行为不设置层级,因而其在法律意义上并不能归为传销,也难以定义为诈骗。

其实无论是微商骗局还是刷单骗局,说白了都是收智商税的。

这种金字塔式的发展模式,注定了它只能是少数人吸多数人的血,处于食物链底端的,永远是被收智商税的大多数吃瓜群众。

游戏会就此结束吗?

若干年后回顾2018与2019年之交,可能会被认为是继1998年之后直销行业的又一个“寒冬”。

权健、华林、无限极,直销帝国们相继倒下了,但是祸害人间的传销会就此灭绝吗?

微商、刷单,无极限——传销巨头的徒子徒孙们依然生生不息。

在这个满是套路的时代,游戏总还会继续下去。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传销真的完了?-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传销真的完了?-激流网(作者:马斯图。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