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19世纪20年代初 , 欧洲正处在无产阶级革命的高潮时期,周恩来赴法、德等国勤工俭学。在德国,他经常到工人中去,对工人的政治、经济状况、劳动条件等进行考察,并且广泛地研究了流行在西欧工人中间的各种思潮。在考察研究之后,周恩来同志坚信巴黎公社和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道路是正确的。《论工会运动》一文是周恩来于1922年(时年24岁)撰写的关于工人运动理论的早期文章。 

在这篇文章中,他论述了工会的产生、目标、组织、行动等一系列问题。他肯定了工会运动对于革命的关键作用。同时,周恩来并不局限于工会的经济斗争,他指出,工会运动要协助工人政党解放工人,进而实现共产主义胜利。工会运动在革命前期要提高工人的地位,但工人是要不断革命的,在革命后工会要促进工人阶级觉悟,以实现无产阶级专政。最后,周恩来还强调了一个无产阶级政党对工会运动领导的重要作用。经过近100年的道路检验,我们愈发能够看到此文方向的正确性。

今天是周总理逝世43周年纪念日,我们谨以此文表达对总理的怀念。

周恩来《论工会运动》| 纪念周恩来逝世43周年-激流网留学时期的周恩来

《论工会运动》

“工会”这两个字,依英文Trade Union,人都译作“工联”,依法文Syndicat多译为“工团”,依德文Jwerkschaft亦似可译成“工联”。但据我们想,在中国劳动运动中,为求便于运动,合于工人们向用的惯例起见,似还是一律都称作“工会”为妥。我们的主张如是,特地先在此提说一下。

工会和行会

在工会运动以先经济社会中,本有行会组织的痕迹,这不但欧洲如此,便中国也是同样地循着这个途径发展起来的。只是行会和工会究竟有别,他们各自的基础和本质,都有他们各自的生产状况做依据,决不是仅从他们团体的形式上看来便可武断地说他们无甚区别的;便是英国一部分社会主义者所提倡的“行会式”社会主义,在他们思想中容或有受了旧日行会组织暗示之处,来主张分散大工业,行产业自治,但实质上生产状况既异,经济组织已变,无论怎样改法,终不会循着原道而回,与旧制恰相吻合的。在手工业自由市时代生出的行会,也只有产业的封建式社会能容留他,十八世纪工业革命一开始,他所存留的组织痕迹便飞得无影无踪了。同时应运而生的,便是工会运动。工会组织多是建筑在赁银劳动工厂劳动者的身上,这与欧洲中世纪依着家庭工业而生的行会组织完全不相同了。组织根据既异,运动的目标也完全不能相比。行会目标重在自和,彼此希望画一交易标准,俾各无损伤,这是由个人协商中生出来的组织。至工会目标,则重在外抗、协助,以图自存,这可以说是由个人自由竞争中反映出来的组织。目标的分别既明,我们由此可知一个时代的生产状况,影响于一个时代的劳动组织至巨,丝毫不可以假借。凡是违背了这个进化的趋势来图改造,没有不失败的。行会社会主义和无政府主义之不易使人倾信,多半因缘于此。

工会运动的目标

工会的组织既是应着产业革命而必须生出的组织,于是这种运动乃成了有意义的运动。惟是工会运动的目标究何在呢?依卫布(webb)说,这个目标是在于保护和增进工资的标准。白壬他诺(Brentano)和宗巴尔(Sombart)则说,工会是用以补助其会员在罢工时候的缺乏和要求增加工资,以保护他们的利益的。这两种简单的解释,在工会运动开始的十九世纪确呈如此倾向。又,第二国际曾接收奥国产业主义者白劳恩(A.Braun)的解释,谓工人的组织乃是以这永久的工银职业组合于资本制度的范围内,来保护劳动状况的改良,并为阻止情状变坏而奋斗。但这种解释我们是不能满意的,我们深知道依着产业集中和劳动阶级加大的趋势看来,工人的组织决不会自安于在产业内为一部分的职业组合,他必要振拔起来掩盖全部产业。从前在欧洲罢工也算是犯罪的,工会的组织也是时时受政府和资本家干涉的,但现在资本社会却认工人团结的势力为不可侮了。依此趋向,我们乃敢大胆说,工会运动是要改良工人状况,引导工人为经济的奋斗,协助工人政党图谋工人阶级的解放,取消工银奴役,以达到最后共产主义的胜利的。这样目标,一定有些旧式工团主义者和产业主义者,以为这是出了工人应做的范围了。其实未来的世界,应是劳动者的世界,不当再存有私有产业的人,在他们原是承认的。欲实现这种理想,不从政治和经济革命中双方打出,难道听着资本政府永远逞着他的威权,使工人阶级受着无尽的剥夺么?我们信真正懂得工会运动目标何指的人,必不甘如此地坐以待毙。况且工团主义所自出的法国工团,现在已变了“所有政权归工会”的口号了,迷信仅以总同盟罢工和以产业自治便能实现共产社会的工会运动者,亦可以醒醒了罢!

工会的组织

组织工会的份子,据极严格的意义说来,自以在工厂、矿山和交通机关中的赁银劳动者为最合格。但据一般情形说,则凡是赁银劳动者,无论其为工业的、农业的、商业的或社会公务的,无分其为劳力与劳心的,皆有从事工会组织的任务。换言之,便是工会组织本是极普遍的,但工会运动却须依着近代生产状况的变化和资本主义的直接影响,而以前述的三项劳动者为其中坚。

组织工会的方式如何?依着旧有的惯例,多是从同职业的联合下手,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初年,欧洲的工会运动大半都依着这个方式做的。然而这种职业组合现在却已渐渐露出他的破绽来了。他的不利之点约略是:1.劳动组织本贵乎力量集中,职业组合常常因职业类别太多,反将劳动者分得太零散了。2.劳动者对资本家的争斗贵乎步骤一致,乃同一产业中的劳动者常常因所属的职业组合各别而互异其见,致罢工怠工等事常易生出许多内部阻碍。3.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职业组合常常因同一产业中的组合不一,致使全产业的状况,任何种工人方面都不能知晓。这三种缺陷,都是很明显的事实。现时弥补这些缺陷的,便是产业组合运动。产业组合是要以产业类别为联合的出发点,而非仅以各个人的技能和职业类别来分组合。举例来说,如矿工组合,昔日除去坑夫以外,尚有矿中工程师、救火夫、机器师、坑夫书记等等组织,而今则都可统属于一个矿业工会之下了。这种趋向在英、德各国的大产业组织中已多见诸实行,而且尤便于要求产业国有和工人参加管理的进行。至在革命后的俄国,则此种运动已成工会组织的普遍方式。现时俄国的产业组合分得极其简明,总其数不过在二十种上下,而每种工会所包含的人员都极其众多,运用亦极其灵活,这便是产业组合适于为工人阶级奋斗的一个明证。

周恩来《论工会运动》| 纪念周恩来逝世43周年-激流网周恩来与开滦煤矿工人在一起

联合职业

工会的组织无论其为职业的或产业的,其开始的进行,总当以各个地方的某种职业或某种产业的劳动者联合为组织的单位,本此单位然后再进而求一区一省的联合组织。省是以政治关系分的,区则多以经济关系为别。例如中国的京汉、京奉……的铁路工会,招商局、太古……的海员工会,株萍路矿工人的联合,便全不是用省界可以画分开的。由省或区的联合,进而为全国的联合,再进而为国际的联合,在这条联合线上,永远是以某种职业或是某种产业为联合的标准的。另外的一条联合线,便是开始系在一个地方的各种工会的总联合上头。由此地方总联合的单位,乃进为一省的总联合,进而为全国的总联合,更进为国际的总联合。在系统上说,这两条联合线的前进,原是很清显的,但实施起来,国内国际全不易按步就班去走。其中错杂最甚的是国际间的联合,尤其是在劳动革命预备期中的国际联合。我们看看现在两个国际工会(莫斯科的“赤”和亚姆斯特丹的“黄”)的决战和各个国际部分工会的破裂情状,便知此种变态是不可遏止的了。

工会的行动

工会运动的目标有了,工会的组织成了,紧接着一步便是须问我们如何运用此工会机关。解答这个问题,须顾及我们运动的目标而分作两项来说:一项是革命前的预备,一项是革命开始后的奋斗。在前一项中,起首的活动便是扫除劳动运动的障碍和增进工人的地位。这种活动方法须视各国的情形而定,并须因各国特异的情形而各异其方针。同样的工业先进国,在英、美所急的是失业工人问题,在德、法便是八时工制的动摇问题。在政治上虽同是防范复古派的抬头,但在德国第一步是保住共和,在法国是反对资本政府侵略政策,在意大利直须反抗现政府而维护劳动者的生存了。至在工业落后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则政治上的活动常常急过本身的状况改善。其在事实上也是非等到帝国资本主义的束缚略见解放以后,工人所受的压迫常不易减轻。显著的例,便是中国。中国现在要拿旧式工团主义和产业主义的空想来限制工会行动,则不但工人阶级翻身无日,便是中国的全民族恐怕也要永远奴役于世界帝国资本主义的重轭之下了。劳动运动的障碍减少了,工人的地位增高了,但这个决不能满足工人希望,工人最大的活动还是革命。以工会的机关来促进工人的阶级觉悟,宣传无产教化,散布革命种子,这实是现今各国工会运动中的最大任务。

其次说到革命开始后的奋斗,此层我们只须拿俄国工会现时所担负的职务来说。俄国工会——特说为产业组合——“在今日实是种种产业中所有工人的永久组合;他实足代表无产阶级专政机关的重要基础之一;他要转移他的重心到经济组织的领域以内,以图在为共产社会建设和消灭社会阶级的工人所有努力中来作有力的参与”(第一次产业组合全俄会议的决议文中语)。至参与的事权最显著的便是各个工会都有督理各自所属的产业的生产和产业状况之权,在地方上,工会联合会为公共经济会议的重要参与分子;在全国,则全国工会联合会(俄名为全俄职业同盟会议)得选出三十人为全俄最高经济会议七十名定额中的委员,一边地方公共经济会议及其他机关又得间接选出其代表补其余额。由此可见,工会在俄国实已握住全俄的经济生命了。其在政治(即苏维埃)方面,则各地苏维埃选举虽云由劳动者直接选出,但情势上实与工会有极密切的关联,此又无能否认的。革命后的俄国工会责任如此,特与革命前的各国工会责任相较,可说一个是在建设,一个是预备破坏了。

工会与工党

“工党”这个名词我们是用以代表一切属于劳动阶级的政党,并非指某一党说。工会与工党在向来的惯例,多是成为一种对等和联立的形势。举例如德国社会民主党,在柏白尔(A.Bebel)时代便以为社会党是管政治方面事,而工会是管经济方面事的。因此,他们遂决定凡有必须以同盟罢工来做武器的时候,双方必须开对等会议来决定,这便是所谓对等权利的原则。但这种见解在我们看来是错误的。工党的组织本是集一部分有阶级觉悟的工人和少数愿从事劳动运动的中等阶级中人而成的,他在作用上,只是要做成劳动运动的先驱、社会革命的向导,来率领劳动群众。他本应除掉工人利益而无其他利益,他的行为如能获得工人的信任,则工会对他自不论政治的、经济的策略,都能一致接受。否则,像叛卖工人阶级在大战前后的德国社会民主党、英国劳动党、法国社会党……虽也算是工人阶级的政党,但究有何用?因此,我们乃知工党和工会的关系是极密切而永不相欺的。世界革命的完成须要全世界的劳动者先组织起来,而在这组织和革命的期中,尤要认一个忠实的工党来作工会的指导,使有阶级觉悟的工人好源源不绝地走入工党。真实的例子便是俄国革命的成功,乃正因为工人阶级有了一个忠实的共产党啊!

周恩来《论工会运动》| 纪念周恩来逝世43周年-激流网周恩来领导南昌起义

【注释】

〔1〕本文原载一九二二年12月15日出版的《少年》第6号,署名“伍豪”。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周恩来《论工会运动》| 纪念周恩来逝世43周年-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周恩来《论工会运动》| 纪念周恩来逝世43周年-激流网(作者:周恩来。本文由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李兴宇)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