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2018年中有那么多人站出来,说出自己曾经受过伤害的往事,弦子已经把那段往事封存在了自己的记忆里,很可能再也不会提起。

举报性骚扰却成为被告的弦子:我是一群不幸者中的幸存者-激流网

她做了编剧,和男友生活在一起,还养了一只猫。弦子说起话来咬字很清晰,有时候让人觉得是不是太清晰了。她的声音总是给人一种印象,这个性格温和文弱的姑娘,内里一定很倔强。 

4年前,正是这种倔强让她表现出了极大的勇气。那时候她只是一名大三的学生。因为在央视《艺术人生》栏目实习而认识朱军,又因为想为纪录片采访朱军而与后者单独相处。事情发生后,她第一时间告诉了自己的同学,又给姑母和老师打了电话。最后,在老师、室友和一位律师的陪同下,弦子去了央视旁边的派出所报警。 

举报性骚扰却成为被告的弦子:我是一群不幸者中的幸存者-激流网现在在化妆室里接受了一家媒体的电话采访。

在性骚扰和性侵受害者的陈述中,事发后的沉默是常态。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像弦子那样,把自己的经历告诉别人,更不要说尝试报警。报警后,警方调取了事发地点监控录像,并且在她的头发和衣服上提取了DNA。一位年轻的警察鼓励她坚持下去。

举报性骚扰却成为被告的弦子:我是一群不幸者中的幸存者-激流网

后来,警方的调查终止了,这起事件迅速转入沉默。弦子回忆说,“当时报警之后没有结果,于是就想逃避这件事,赶紧忘掉。我的父母很担心我,但我也担心他们。”

直到弦子经历这一切的4年后,这种体制性的沉默才在2018年第一次真正受到冲击。许多曾经遭受性侵或性骚扰的女性开始站出来讲出自己的故事。她们面对的不仅是曾经伤害过她们的人,还有这种体制性的沉默和体制性的沉默中包含的权力结构和社会意识。

举报性骚扰却成为被告的弦子:我是一群不幸者中的幸存者-激流网

弦子用一篇长文章讲述了自己的遭遇。朋友把她的文章转发到微博上。在微博上成为热点之后不久,这篇文章消失了。不久之后,转发文章的朋友和弦子本人,都收到了起诉书。朱军控告她们侵害了自己的名誉权。

举报性骚扰却成为被告的弦子:我是一群不幸者中的幸存者-激流网

事情发生之后,弦子总会想起林奕含自杀的事情。最近她突然意识到,“林奕含不是因为敌人,才离开这个世界,而是你发现你信赖的世界坍塌了之后,才会离开世界。但我不愿意分开,不想割舍在意的东西,哪怕会伤害到你”。

朱军从来没有就这件事情面对过媒体。其实,如果不是这次起诉,弦子也许不会站出来直面媒体和公众。如今,为维护自己和朋友的权利而战斗,她必须站出来。现在,弦子做好了坚持下去的准备。对所有性骚扰和性侵受害者来说,下定决心走法律程序,都是最艰难的。那意味着她们必须一次又一次地暴露自己的创伤。

在弦子看来,自己的做法不是勇敢,而是应该这么做。“更多时候我觉得我收到了安慰和鼓励,会让我觉得没有那么孤单。但对于很多没有站出来的受害者而言,时间是最能帮助她们的。我不会劝她们忘记,因为你没办法和她们说去忘记,那就相互倾听,相互帮助。”

举报性骚扰却成为被告的弦子:我是一群不幸者中的幸存者-激流网

如今,弦子尽力维护自己的生活方式。尽可能集中精力完成剧本,读书,和朋友相处,依旧在为案件奔波。她说,不管是输,还是赢,今年、明年一定会有一个结果。“我希望输是因为我没准备好,而不是这个体制不允许你赢。如果有一天输掉了,我会跟大家说,是我脑子比较笨。”

举报性骚扰却成为被告的弦子:我是一群不幸者中的幸存者-激流网

事件发生后,弦子常常因为其他受害者的经历而落泪。记者采访弦子的一晚,她正因为刚刚写完一篇长微博表达对林奕含和性侵受害者的理解和观点而流泪,情绪也变得容易波动。采访前,昏暗的室内采访灯亮起,光直直照在她的身上,弦子哭了起来。她说这光让她感到冰冷,不安全,难以应付。

举报性骚扰却成为被告的弦子:我是一群不幸者中的幸存者-激流网

弦子觉得自己是一个幸存者。这件事情给了她一个机会,让她和很多人联系在了一起。而她想要做的只是让人们正视一个幸存者的尊严。

举报性骚扰却成为被告的弦子:我是一群不幸者中的幸存者-激流网弦子和麦烧合影。从事件开始到现在,麦烧都是弦子的陪伴者。

朋友们始终支持她。我们正遇上一家杂志社为麦烧和弦子拍照片。麦烧一袭黑衣,站在弦子身后。麦烧比较严肃,但拍摄中总有些笑场的时候。姑娘们笑很开心,现场的气氛突然变得很明亮。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举报性骚扰却成为被告的弦子:我是一群不幸者中的幸存者-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举报性骚扰却成为被告的弦子:我是一群不幸者中的幸存者-激流网本文转载自:中国人的一天。作者:篝火故事。责任编辑:李兴宇)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