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进读博-激流网

范博士中了篇SCI,回到家里,母亲、妻子俱各欢喜。正待烧锅做饭,只见他丈人胡屠户,手里拿着一副大肠和一瓶酒,走了进来。范博向他作揖,坐下。

胡屠户道:“我自倒运,把个女儿嫁与你这现世宝,历年以来,不知累了我多少。如今不知因我积了甚么德,带挈你中了篇SCI,我所以带个酒来贺你。”

范博唯唯连声,叫浑家把肠子煮了,烫起酒来,在茅草棚下坐着。母亲自和媳妇在厨下做饭。

胡屠户又吩咐女婿道:“你如今既中了SCI,凡事要立起个体统来。比如我这行事里,都是些正经有脸面的人,又是你的长亲,你怎敢在我们跟前装大?若是那些没论文的同学,不过是平头百姓,你若同他拱手作揖,平起平坐,这就是坏了学校规矩,连我脸上都无光了。你是个烂忠厚没用的人,所以这些话我不得不教导你,免得惹人笑话。”

范博道:“岳父见教的是。”

胡屠户又道:“亲家母也来这里坐着吃饭。老人家每日小菜饭,想也难过。我女孩儿也吃些。自从进了你家门,这十几年,不知猪油可曾吃过两三回哩!可怜!可怜!”

说罢,婆媳两个都来坐着吃了饭。吃到日西时分,胡屠户吃的醺醺的。这里母子两个,千恩万谢。屠户横披了衣服,腆着肚子去了。

次日,范博拜师访友毕,回实验室继续刷夜。寒来暑往,不觉已是次年六月,实验室同门约范博投顶会。范博经费已尽,但实验尚差几个试剂,走去同丈人商议借钱,被胡屠户一口啐在脸上,骂了一个狗血喷头,道:“不要失了你的时了!你自己只觉得中了一篇SCI,就‘癞蛤蟆想吃起天鹅肉’来!我听见人说,就是中SCI时,也不是你的文章,还是导师看见你老,不过意,舍与你的。如今痴心就想中起顶会来!这些中顶会的都是天上的‘文曲星’!你不看见学校里那些千青老爷,都有满腹经纶,谁不是人中骐骥?像你这尖嘴猴腮,也该撒抛尿自己照照!不三不四,就想天鹅屁吃!趁早收了这心,明年在我们行事里替你寻一个家教,每年寻千八百块钱,养活你那老不死的老娘和你老婆是正经!你问我借钱,我一天杀一个猪还赚不得几个钱,都把与你去丢在水里,叫我一家老小嗑西北风!”

一顿夹七夹八,骂的范博摸不着门。辞了丈人回来,自心里想:“导师说我火候已到,自古无场外的举人,如不进去投他一投,如何甘心?”因向几个同门借钱,瞒着丈人,买了试剂接着赶deadline。在实验室刷了一周,投了论文,即便回家。家里已是饿了两三天。被胡屠户知道,又骂了一顿。

到出结果那日,家里没有早饭的米,母亲吩咐范博道:“我有一只生蛋的母鸡,你快拿集上去卖了,买几升米来煮餐粥吃,我已是饿的两眼都看不见了。”范博慌忙抱了鸡,走出门去。才去不到两个时候,只听得一片微信消息声,打开手机一看,原来是结果已出,今年是个丰年,同门具有斩获。最为可喜的当属范博,竟同时中了两篇,师友纷纷致贺。范博心下高兴,也不卖鸡了,回家同内人将鸡炖了来庆祝。

翌日,学校主楼外,横七竖八停着博士们的自行车。车的坐垫都破了,但是车身很干净。朝晨的太阳光斜射下来,主楼外的国旗更加鲜艳了。

那些博士们大清早骑车,到了主楼,气也不透一口,便上到人事处柜台前面占卜他们的命运。“留校文章要求:顶会顶刊,讲师五篇,助教三篇”人事处的老师有气无力地回答他们。

“什么!”博士们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在去年里,你们不是招讲师只要求两篇么?”

“一篇也招过,不要说两篇。”

“哪里有涨得这样厉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各处的博士像潮水一般涌来,这标准过几天还要涨呢!”

刚才出力骑车犹如赛龙舟似的一股劲儿,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天照应,实验顺利,reviewer也给面子,今年多发这么一两篇,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

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课兆!

“堂堂三篇顶会连讲师都评不上,还是不要留校的好,我们回家自己玩蛋去!”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人事冷笑着,“你们不来,学校就招不到人了?各处地方多的是洋博士,海归,头几批还没安顿好,外洋大轮船又有几批运来了。”

洋博士,海归,外洋大轮船,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不留校,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留校呢?房子的租金是要缴的,为了吃饱肚皮借下的债是要还的。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范进读博-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范进读博-激流网作者:yoo。来源:学术星球。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