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结束百年,人类是否安好?-激流网

11月11日,短视的人类沉迷于购物节的狂欢和光棍节的噱头之中,忘了这是一个值得全人类铭记的日子:一战结束一百周年。

1918年11月11日,德国政府代表埃尔茨贝格尔同协约国联军总司令福煦在法国东北部贡比涅森林的雷东德车站签署停战协定,德国投降。《贡比涅森林停战协定》的签订,宣告德、奥、土、保同盟国集团的彻底战败,第一次世界大战至此结束。

这场历时四余年的大战中,约15亿人卷进战争,双方动用兵力7400万人,死亡1600万人。大战是名符其实的“绞肉机”。当然,比起二十年后的另一场大战,这些数字又显得微不足道了。现代战争的破坏力与残酷性,远超和平年代人们的想象。

弹指一挥间,百年过去了。建立在战争废墟之上的现代世界体系,发生了沧桑展巨变:两大集团对峙的雅尔塔体系已消失于历史的尘埃之中,国际共运也遭受了历史性挫败。得意忘形的人们宣称历史终结了,“自由民主”之光将笼罩全球。然而好景不长,9·11事件毫不留情地撕裂了这“自由民主”的光鲜外衣,全世界有产斗士们在“反恐”的大旗下携起手来,或装作携起手来,誓言要捍卫这新的世界秩序。

可是,外敌易挡,“家贼”难防。这“家贼”,不是别的,正是根植于现代生产体系之下的内部危机:经济发展停滞,资本的积累困难,大国之间发展失衡。而这正是两次世界大战的根源。比较而言,本·拉登的那点破坏力,只能算是浮云。现代国家(资本主义国家)的信条是:有福可以同享,有难绝不同当。“达”则全球主义,“穷”则民族大义。一百年过去了,并无多少长进。

11月11日,特朗普、普京、默克尔和来自欧洲、非洲、中东和其他地区的约70位国家领导人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一道,纪念一个世纪前枪炮声在欧洲归于沉寂的那个时刻。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现场讲话中称,呼吁各国铭记战争的惨痛教训,始终将和平放在首要位置,避免历史悲剧重演。“因此我们的教训是,如果我们希望不辜负这些喊着‘再不重来’的官兵的牺牲,我们就不要屈服于脆弱的本能和试图分裂我们的势力。”

然而,这看上去庄严肃穆的时刻,依然是唇枪舌剑,暗流涌动。

马克龙批评了民族主义。他说:“爱国主义恰恰与民族主义相反,民族主义是一种背叛。在说着‘我们的利益优先’的时候,就抹杀了一个国家最宝贵的东西:它的道德价值观。”

默克尔也心有灵犀,呼应了马克龙的讲话。她在首届巴黎和平论坛的开幕讲话中表示,孤立主义解决不了问题。默克尔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向我们表明了孤立主义带来的可怕后果。一百年前孤立主义就不是解决方案。一百年后,国与国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人口数量是当时的五倍,在这样的当今世界,孤立主义怎么可能会是解决方案呢?”

一战结束百年,人类是否安好?-激流网11月10日,在一战停战地贡比涅森林举行了纪念一战结束100周年仪式,马克龙与默克尔在纪念仪式上含情脉脉对视。

欧洲两大领袖的发言是有所指的。在2018年10月22日晚间,特朗普在一场中期选举集会上自豪地宣称,他是一个“民族主义者(nationalist)”,这是他第一次公然给自己贴上这个标签。

欧洲不仅是说说而已,更有实际行动。马克龙11月6日在凡尔登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百年纪念活动讲话中说说:“针对中国、俄罗斯乃至美国,我们必须加强自卫能力……只有建立真正的欧洲军队,我们才能实现自卫……不能光依靠美国。”马克龙去年上台以来一直推动建立欧洲联军,去年欧盟出资数十亿欧元成立欧洲防务基金,以发展自身军事实力,提高欧洲的战略独立性。法国也已带头成立一支欧洲9国联合部队。

一战结束百年,人类是否安好?-激流网

而早在8月27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外长马斯就分别发表讲话,发出建设“一个主权欧洲”共同信号。除了军事能力建设外,马斯还谈及两个具体的行动领域:建立独立于美元的支付体系,以确保欧洲金融主权;建立一个“多边主义者联盟”。马斯提出“要与美国建立一种新的、平衡的伙伴关系”,“当美国越过红线时,我们欧洲人必须形成一种制衡力量”。

一边是欧洲大国放出“叫板”美国的话,另一边是美国对欧洲盟友在重大安全问题上的“不给力”提出批评。彭博社6日称,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吐槽说,他对欧洲在美国重启对伊朗制裁措施一事上的反应感到失望。而美国恢复对伊朗严厉制裁殃及与伊朗有经贸往来的欧洲企业。特朗普扬言退出被欧洲视为安全基石之一的《中导条约》,也让欧洲再次面临军备竞赛的威胁等。

特朗普上台以来,经济上,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挥动关税大棒,以迫使欧洲做出让步,包括加大购买美国液化天然气、进一步开放市场等;安全上,美国要求德国等欧洲国家提高军费,在北约框架下承担更大责任。

但是,美欧渐行渐远,不能将责任全归于特朗普。早在小布什、奥巴马时期,美欧关系就已出现明显裂痕,法德领导人和小布什在伊拉克战争问题上也曾公然决裂,而将战略重点转向亚太正是奥巴马的决定。特朗普上台只是加快了这一进程。欧洲内部的所谓“民粹主义”风潮也同样发挥着作用,美国政府与欧洲民粹主义代表人物惺惺相惜。2018年6月,美国驻德大使理查德·格雷内尔就公然表态,支持欧洲保守派。

然而,今天毕竟不是100年前了。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100年前的北洋政府,只能以派遣华工参战的方式参与那场欧洲人的游戏。而100年后,万里之遥的中国已不是局外人。欧美吵架,中俄成了最佳“背锅侠”,双方都以中俄为借口。或者反过来说,欧美分歧,是以中美争端为大背景的。

这个世界,除了法德领导人的“全球主义”和特朗普公然的“民族主义”之外,还有中俄的第三种主义。FT中文网评论说,中国和俄罗斯则是学会了“像全球主义者那样说话,像民族主义者那样行事”,与特朗普不同,他们认为没有理由夸耀自己对全球规则的敌意,尽管他们将对马克龙的演讲报以礼貌掌声,但仍按照自己的规则行事。

面对这样的局面,欧洲的“全球主义”者恐怕只能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了。而一百年前的场景,也正在“似曾相似燕归来”。我们这个时代的新瓶里,装的依然是百年前的旧酒。旧酒不换,过去的故事仍会以不同的方式重演。

如果我们不能更换这旧瓶里的新酒,那么,向往和平的人们,自求多福吧!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一战结束百年,人类是否安好?-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一战结束百年,人类是否安好?-激流网(作者:五百二。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