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8月31日在朋友圈刷屏的,那篇名为《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的文章吗?

如今,两个月过去了,事情没有了下文,但越来越多人却发现,想要测一测自己的出租屋甲醛是否超标,真的好难。

当然,比测甲醛更难的,是后续的维权过程。

我们采访了两位亲历了出租屋甲醛严重超标的年轻人,记录下了他们与甲醛斗争的历程,但结果,真的很不乐观。

我还会继续抗争下去 

小张,男,24岁,大学毕业一年,编辑,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今年7月13号入住自如首租房,该房子装工完成时间为7月7号,三室一厅,另有一男一女两位室友。

我7月底开始出现轻微鼻血、咳嗽、咽喉疼痛等症状,8月31日自如甲醛风波后,我才意识到(这些症状)可能与房间甲醛(超标)有关。

到了9月初,我严重到几乎每天都会流(鼻血),最多的时候一天流了5次,每次都把堵住的纸球浸透。我去医院检查,医生对我说肯定有甲醛的影响,而且类似的案例也很多,但是尚未有直接的科学研究证实甲醛会引起这些症状,因此不能写入诊断书上。

9月2日,我向管家申请甲醛检测,随后客服承诺24小时内安排检测;第二天说48小时内(安排);第三天客服让我别等了,因为我身体情况比较严重,所以建议直接换租或退租。可我仍然坚持要做检测,想要弄明白我住的地方是否甲醛超标。

9月9号我接到区经理的电话,他也说,由于我情况比较严重,让我尽快换租,或者退租。

9月10号,我搬到酒店住,但没有退租。一周后,我仍然会咳嗽,喉咙疼痛,但流鼻血的情况好多了。

在酒店住了两个多星期以后,9月30号,经过朋友推荐,我找到了一个房子,并搬出了自如公寓,不过为了维权我至今没有退租。

与此同时,9月初,那篇文章出来后几天,我自己就约了第三方甲醛检测机构。可为了防范第三方拒绝检测,以及联合自如欺骗(租客),我说这是我自己的房子。

9月14日检测机构上门做检测,一周后出了结果,显示我们三间房子甲醛均超出国家标准的3倍,而且前提是我们已经入住了两个月,在这期间我们经常开窗通风。

我把结果给自如管家看,要求自如报销检测费用,并且执行无条件退租。可管家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报销检测费用,需要交出检测结果原件,退租则要签署自如的解约协议,可是我从一些维权朋友的口中得知,这份协议其实是个霸王条款。

比如,协议第一条规定,协议生效后,就解除了此前共同签署的租房相关协议,除此解约协议约定的责任外,甲乙双方均不再承担相应责任。

而在结清协议规定的费用后,甲乙双方均不得再以任何理由另行向对方索取任何费用。

也就是说,对于甲醛所造成的伤害,他们不打算承担任何责任。

当你租房时,你可能被当成了免费吸收甲醛的绿萝-激流网自如解约协议

9月28号,我给自如管家发了短信,谴责他们诱导租客签署协议的行为,要求他们对此道歉,并无条件退租和报销检测费用。

9月29号,自如通州区的项目经理和门店的经理找到我要求和解,退一个月房租,报销搬家费和检测费用,被我拒绝了。当晚通州的项目经理又联系我,电话中用要求的语气说,他们要(另)请第三方机构做检测,检测结果出来后才能走赔偿的流程。我跟他说,一开始我让你们给我做检测等到现在都没做,后来我在你们认可的情况下自己叫了第三方检测机构,结果出来后又不承认了。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由于)我的情况比较特殊,需要跟自如总部做汇报,因此必须自如方单独做检测。于是当晚他跟我约定9月30号早晨9点上门检测,检测机构是中环祥瑞,可第二天早晨他们又反悔了。

因为我当时跟他说,我带了记者做公证。第二天早晨他们分别给我打电话、发短信、发微信说,现场不能有记者。

当你租房时,你可能被当成了免费吸收甲醛的绿萝-激流网与自如管家的聊天记录

10月10号,我同意他们在没有记者的前提下做了检测,尽管(我觉得)检测流程十之八九会有鬼,但是自如要做的话就做呗。(可)至今还没出结果,我估计出了结果也不会给我。

我现在也不需要那个结果了。

第一,我有装工单,我们的房子7月7号完成装工,7月14号出租。同时,自如认可的第三方检测机构的检测结果显示甲醛超标。可以确认,这个屋子是有问题的。

第二,我申请退租解约,他们不但没有执行,且有误导租客签署不平等合同的行为。

现在我已经找律师,希望通过法律渠道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的另外两个室友也有流鼻血、咳嗽、喉咙痛的症状,一个室友13号晚上退租搬走了,她和自如签了无责条款,另一个室友还没搬走。

14号,自如派维修工把退租那间房墙上的污渍刷去,但没做任何的空气处理,第二周又挂出去了,而且显示的状态是非首次出租房。

当你租房时,你可能被当成了免费吸收甲醛的绿萝-激流网重新上架后的租房信息

所以,整件事情的经过简单来说就是,自如把屋子新装修,立即出租,然后让租客来承担甲醛的危害,空置期都被自如吃了,结果屋子甲醛Tovc等毒害物质全部超标。如果租客有了问题,自如就先敷衍你,敷衍不了就用一个月的房租来封口,让你签署免责协议,随后自如又会肆无忌惮立刻把甲醛房推了出来,而且甲醛房摇身一变,成了非首次出租房,没做检测,没做治理!

总的来说,一个月来,他们完全接受批评,但不解决任何问题,并且完全逃避责任。

从现有维权的案列来看,最后的结果可能会不那么乐观。但是一个月来的种种遭遇,让我对这种为了挣钱不顾租客生命安全,吃人血馒头的行为深恶痛绝,所以,我还会继续抗争下去。

我知道有甲醛可我还是想回来 

雷雷毕业后顺利拿到了深圳某知名互联网企业的offer,月薪18k,公司以狼性文化闻名全国,于是他提前一周去深圳找了离公司最近的房子,做好战斗准备。

在去深圳之前,雷雷就在自如上查看了公司附近的房子,其中有一套显示只有0.7km的距离。那是一所90多平的三居室,他的房间,放着一张床,一把椅子和一张桌子,有个小衣柜,一扇朝北的窗,也算得上小巧精致。这位北方大汉,当场就交了定金。

八月的最后一天,雷雷即将迎来入职一个多月后的第一个双休,而这一天,《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这篇文章也刷爆了朋友圈。室友赶紧找来了检测公司,测出的数据显示,他们三个房间的甲醛均严重超标。

在此之前,他们申请自如免费空气质量检测,可两周后仍然没有排上队。室友把雷雷拉进了一个“自如甲租客维权群”,从全国各地申请检测的租客们的情况来看,得到的都是“残缺的检测”结果。

有的一直处于排队等待的状态;有的完成检测后,也一直无法拿到检测报告;有的即便检测结果出来,但也只知道房间空气质量“不合格”,无法看到具体的检测数据。

于是室友联系了具有国家空气质量检测合格认证的机构,奇怪的是,前两家接听电话后听说是自如的房子便都回绝了。原来,在自如“出事”不久后,一度有众多检测机构不愿意卷入“泥潭”之中,拒绝自如房检测订单。更吊诡的是,就在室友联系检测机构时,媒体又爆出,深圳自如委托的检测机构不具备国家CMA认证标志,自如存在误导消费者行为,委托机构被立案调查。

第三家终于同意检测,三天后,检测结果显示甲醛超标3倍,室友在群里爆出粗口以示愤怒,要求管家给个说法。

管家给出了以下三种解决方案(任选其一):无条件退租、换租;提供免费空气质量治理,经检验合格后再入住;90天品牌空气净化器无常使用。

这三个解决方案没有提及租金、服务费以及精神赔偿,雷雷和舍友都不满,决定请律师维权。

管家得知他们请了律师,主动提出调解,同意报销检测的费用,同时每人支付1000元搬家费,但要求三个人同时搬出去,并签署和解协议。

律师也建议他们调解,走法律程序不仅麻烦,拖到最后可能什么结果也没有。

虽然雷雷的身体并没有出现异样,但在上网查了甲醛对人体的危害后,他还是决定和室友一样,接受和解,搬离这里。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又是新的困境的开始。

由于还没找好下家,雷雷只能先借住在同学家里

搬家费不了大事,他的东西不算多,工作不到三个月基本上没添置什么大物件,打个车就能全部带走。

但第二天,同学的女朋友来深圳,雷雷知道同学不好意思让他自己一个人出去住宾馆,便主动说自己要去找另一个同学。

实际上,这个陌生的城市哪来那么多同学呢,雷雷只是计划出门找房子,晚上随便找个宾馆住下,找到房子后就搬进去。

除了自如,雷雷知道找房的渠道也只有58同城了,虽然有人说这上面有许多二房东和黑中介,但相比之下,他觉得贴吧、论坛或者住宅楼里贴的小广告更不靠谱。前一天晚上,雷雷便在58同城上找了3间看上去环境不错坐车也只要30分钟的房子。

但第二天去看的时候,却不是低矮潮湿的储物室,就是装修简陋的民房,而且距离地铁站至少要步行20分钟。

有一个老小区的房子倒还蛮好的,就在地铁站附近,还有一扇很大的窗户。可一进屋子里,一只巨大的蟑螂腾空而起,飞翔着宣告着主权,生在北方的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蟑螂,吓得他直接从房间跑了出来,在客厅瑟瑟发抖。

9月的深圳还很炎热,一出地铁站,就是一身臭汗,一天下来,走了3万步,已经有点中暑,可他还没有找到房子。

天色已经黑了,他吃了半碗鱼粉,便在路边的“平安宾馆”住了下来。房间内一床一桌一侧,逼仄、背阴、无窗。

这位名校毕业,拿到同学眼中国内“顶级offer”的男人躺在咯咯作响的床上感叹:没找过房子,就永远不会长大;可找过房子后,又永远不想长大。

那天晚上,他头晕、恶心,但他知道这不是因为甲醛,却又因为甲醛。

第二天,他还是联系了昨天带他看“蟑螂房”的小汪,今天小汪依然热情,看上去比昨天更有信心让雷雷住下,“不需要中介费和服务费哦,房租月付,绝对没有甲醛的”小汪说。

这是一所四室一厅的房子,除了雷雷外,每间房都住了两人。他看的是仅剩的次卧,一张比学校宿舍大不了多少的床,甲醛肯定是不会有了,因为脱落的墙皮显示着这里至少有好几年没装修过,并且蟑螂似乎也被小汪提前赶走了。

雷雷最终选择了这里,因为这间卧室还有一扇窗户,最初租房时,他会谨慎地考虑很多因素,采光,装修,网络,公共空间。但现在,有一扇窗户就够了。

他当场交了半个月的房租作为定金,当晚就搬了进来,小汪依旧是热情地帮忙,并让雷雷安心住着,下周末房东来和他签租住合同。看到小汪忙碌的样子,雷雷心里甚至有些感激,在异乡里,这是唯一这么热情帮助他的人了。

一个星期后,房东过来办理入住手续,要求雷雷押一付三,而且不能把定金算到里面,因为这是小汪收的服务费,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人家带你看一天房,还帮你搬东西,你给点也是应该的啊”房东对他说。

而小汪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

“小汪之前跟我说没有服务费和中介费的。”雷雷生气了,提出押一付二,否则就不租了,这一周的房租也由小汪来付,“你们肯定也能找得到他”雷雷说。

房东见雷雷说得很坚决,又一身腱子肉,便只好同意。

搬进新家的晚上,雷雷在窗边发了很久的呆,他不断地问自己,在大城市生活,到底为了什么?我爱这个城市吗?这个城市爱我吗?

最后他得出结论,可能就是想在这里找一个壳而已,夜晚蜗居,白天脱离。

此后一个多月来,他早上基本没有用过卫生间,每天用晚上接的水在窗户边刷牙洗脸。

有时站在窗户前刷牙,他甚至会有些后悔,甲醛对自己有什么影响吗?虽然肯定是损害健康的,但像现在这样每天清晨骑自行车转地铁,挤上一个小时,到了办公室累得全靠咖啡续命,晚上加班到9点,到家已经10点的生活,难道就不损害健康了吗?

思前想后,他想两个月后,再回到公司附近的长租公寓。

而之前他住的房子已经租出去了两间,仅剩的一间房子标价比他租的时候贵了200元。

“只贵了两百块,涨幅已经算是周边最低的了。”他甚至有些庆幸。

尾声 

如今,自如甲醛风波已经从刷屏归于静寂,雷雷所在的维权群已经渐渐没有了声音。

阿里员工得白血病的故事也没了下文,这已经成为了新媒体时代的惯例:没有一个议题,可以被人们关注超过一个星期。人们对甲醛的关注,消散的速度比起甲醛消散的速度更快。

这或许就是长租公寓一直拖延检测的底气吧,拖过去了,也就不会有人问了。

而留下的,却是普通人在大城市里的安居之痛。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当你租房时,你可能被当成了免费吸收甲醛的绿萝-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当你租房时,你可能被当成了免费吸收甲醛的绿萝-激流网(来源:温血动物。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