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国博导访C国记-激流网

万国来朝图

飞机终于要降落了!

眼前的土地是阔别七年之久的C国,雷蒙心中感慨万千,七年前,他作为留学生拿到了C国的博士学位,荣誉归国,回到伊斯兰世界,任教于IIUI(国际伊斯兰大学),这所被誉为伊斯兰宗教教学和科学中心的高校。七年间,依靠着博士期间在C国某顶尖实验室用来拉经费的非主流方向学到的微末技能,雷蒙发了近三十篇SCI(包括但不限于一作),虽鲜牛刊,多有灌水之嫌,但在自己的祖国足以站稳脚跟。刚升任副教授,也带出了博士生,成为博导,薪水亦足够让自己的三个孩子和全职做家庭主妇的太太在自己国家的首都过上体面生活。

这趟C国之行来之不易。三个多月前,雷蒙便给自己在C国的读博期间大Boss发邮件表达访问合作意图。在自己经济和科学研究并不发达的祖国申请到一千万(合五六十万RMB)研究经费,雷蒙不想浪费,为了用上C国实验室的高精仪器,做出一些有质量的工作,雷蒙想利用IIUI放暑假的一个多月来C国交流访问,做实验,测样品,发文章。

近些年来,C国在全球舞台经济地位突起,科研水平渐趋前列,实验室相较第三世界国家也日益高大上。成为周边各国来访学习的对象。

为了完成签证手续,雷蒙率先以导师的口吻写好邀请信,再发给C国的Boss确认。然而没料到C国大使馆却拒绝了他的签证。

不知从何时起,C国外交部对巴国、土耳其等国执行了签证紧缩的政策,理由大约是中东地区愈加动荡的局势和随时潜伏的不安定因素。为了申请到来C国学术访问的签证,以往由C国实验室PI随意开具即可的邀请信不再具有权威性,邀请信需由C国邀请方实验室提交网络申请,最终由院部确认,统一下发有二维编码的官方邀请电子函。

因为邀请信的手续流程变更,雷蒙耽误了一个多月,中间一次C国实验室邀请信的网络申请,由于缺乏对雷蒙来访期间绝不会从事违法犯罪危害社会活动的担保书而被驳回,因此需要重新提交。

雷蒙多次发邮件催促,语态渐急,C国的boss也不再回复他,这一切有关雷蒙来访的手续,一早都被派给了实验室的博士生小Z。

当雷蒙最终收到来自C国的邀请信时,暑假已经过去了一半。雷蒙再次带着邀请信来到C国大使馆,申请签证。

巴国博导访C国记-激流网

雷蒙不明白,巴国(雷蒙的祖国)和C国曾是铁杆好友。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印巴战争之时,巴国仿佛成了“世界孤儿”,只有C国坚定的站在了巴国身后。从此,C国在巴国人心中的地位,亲如手足。就像雷蒙,虽是笃定的伊斯兰教徒,却对C国无神论的开国主席崇拜有加。可是现在,却连申请去C国进行学术访问的签证都变得如此艰难。

等待19天后,雷蒙终于得到了他的签证。

此时暑假已接近尾声。雷蒙下定决心一定要去C国,否则今年的科研经费便会作废,这于他的学术生涯是不利的。开学后,他让朋友帮忙代课,自己则带着一大包样品孤身出行。

不料却遇到了巴国的无良旅行社。雷蒙委托旅行社订下九月三号飞C国B市的机票,然而到了那天,雷蒙抵达机场,却发现提示上传信息错误打印不了机票。满腹错愕的雷蒙只得返回家中。接着去找旅行社,才发现对方是骗子。拟借订机票这样的“巨额财产活动”进行诈骗。

因为自己的意外,C国实验室小Z给雷蒙定好的300元RMB一天的旅店也不得不逐天取消。雷蒙为此感到抱歉。他本想让小Z给自己在C国首都B市租赁一个公寓,但紧张高企的B市房租让一个多月的短期租赁变得不现实。B市房东为了保证自己的资金流,不会轻易接受这样短时的租房请求。B市一个月的房租在巴国养活十口人绰绰有余。雷蒙感到迷茫。他曾希望一年有近千万(RMB)经费到账的C国Boss能帮他cover掉旅舍的费用。但Boss迟迟不表态,只有同样迷茫的小Z与他保持联系。

离开骗子旅行社后,雷蒙报了警,他愤怒不已,决心把在利润驱使下进行商业诈骗的票贩子投入监狱。

但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重新订了十天后去C国的机票。

雷蒙给他曾经的博导和小Z等人发了邮件。标明了自己新的抵达时间和机票信息,因为订的仓促,这趟飞机要在迪拜转机,共花费15小时。

一直没有消息的Boss终于回了信,雷蒙到的那天实验室全组人员都将去距离B市六小时高铁路程的L省最美海滨城市L市参加C国该领域最大的学术会议—CPS会议。会议报告是用C国语言进行的,雷蒙并不能听懂,但导师认为,会议第一天下午的墙报展览是用英文,雷蒙可以去学习,当然还有一点是,在物价稍低的L市呆上五个晚上,可以省去雷蒙在B市五天昂贵的房费。

实验室的C国人一大早就将出发,C国Boss让实验室另一位外国人、同样做该组非主流方向研究的、来自尼国的萨罗吉在实验室等雷蒙,这样他们可以一起乘坐下午三点的高铁去L市。

萨罗吉是当年尼国来C国读博士的仅有的七个人之一,他一直为此自豪和津津乐道。目前也是该实验室唯一的外国留学生。该组的主流方向的研究成果是有投产、推动产业界革新、乃至掀起生产力革命的可能性的,常和业界各芯片、电子巨头公司合作。对样品质量要求高,实验时也需要穿超净服,进入超净间,所用到的制备设备动辄百万千万RMB。主流方向一般不会让外国留学生插手,都是C国学生来做,也是老板毕生科研心血的聚焦。而像昔日的雷蒙,今日的萨罗吉,这样的外国留学生都在做这个组最不受重视的方向,所用到的仪器和耗材最多不过数千元,甚至几十元。能灌水发文章,但于真正的应用相去甚远。当然这也很符合实际,当他们回到自己经济并不发达的祖国,是没有办法开展需要用到巨额仪器来制备样品的科研工作的。听闻Boss也曾让巴国学生进入超净间,但因为巴国学生身上的体味,受到了C国学生的联合抵制。之后巴国学生自己也不愿再进入超净间。

科研界内的研究方向,也是有贫富之差,阶层分明的。

在巴、尼这样的国家面前,C国科研界的地位已经宛若二十世纪的日不落和美利坚。

为了来C国之事一波三折,雷蒙感到疲劳,他发邮件给C国Boss,描述了自己将在迪拜转机十五个小时的舟车劳顿,询问能否休憩一晚第二天再去L市。Boss很快回复,告知他若不能赶上会议第一天的墙报,那他就没有必要去L市参会,一个人呆在实验室即可。雷蒙只得同意抵达C国当天便去L市。

思绪纷飞的雷蒙被飞机降落的提示音拉了回来。现在,C国正在眼前,阔别许久,可是昔日模样?雷蒙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短暂忘却了不久前在迪拜转机的黑白颠倒。他想,七年前,他是一个漂泊C国的默默无闻的博士生,每日要在Boss的push和阴晴不定的心情胁迫下战战兢兢,焦虑不已,实验室不远处繁华的宇宙中心的酒吧和商场,也无暇Enjoy;而今,他获得了稳定的教职,也是巴国的科研人员、博士生导师了,摇身成为老板,受人尊敬,小有地位。他想起自己在C国实验室读博期间,每逢欧美等国有教授学者来访,Boss都会让他去B市国际机场迎候,举牌接待。这一次,也终于轮到了自己。Boss大概也会安排新的博士生,比如负责自己来访手续的小Z在机场等着他,举着写有雷蒙名字的牌子,醒目有范。同样的机场,曾经他来接人,现在他将被接。想到这里,雷蒙心里一阵得意。飞机按时着陆,雷蒙整装就肃,收敛倦容,下飞机,过海关,取行李,走出大厅,看到一堆人等在厅外,他搜寻着自己的名字。

咿?没有。

再看一遍,还是没有。

雷蒙心想,大约接他的人还在路上吧!于是他连上机场Wi-Fi,找到一个位置坐下,静静等待接访人员。

半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人联系他。

一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人联系他。

两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人联系他!

雷蒙终于按耐不住,打开手机,给Boss打电话。

接到这样的电话的Boss是发愣的。他不清楚这样的芝麻琐事怎么会找上他。他告诉雷蒙直接联系萨罗吉然后坐高铁去L市,却发现彼此都没有萨罗吉的电话号码。于是Boss给小Z打电话,先训斥一通。责问她办事不力,为什么没有提前发邮件告诉雷蒙下飞机后应该直接联系萨罗吉。接着让她把萨罗吉的电话发过去。

彼时小Z已经和全组人员抵达了L市,下了高铁,正在赶去会议酒店的地铁上。

小Z也是懵圈的。她并不知道雷蒙会在机场等着让人去接他。毕竟他曾经是在B市呆过五年的人。Boss也未对雷蒙来访有丝毫交代和指示。她给萨罗吉打电话,萨罗吉操着一口尼国英语,火急火燎告诉她,他在实验室等了一上午,雷蒙也没出现,距离他们的高铁发车只有一个多小时了。

雷蒙内心是失落的。终于,他自行离开了B市国际机场,叫了一辆taxi,径直去了实验室。七年间,天翻地覆,实验室也从老旧的D楼搬去了焕然一新的M楼。

等他跟来自尼国的萨罗吉会面,他们去L市的高铁也将发车。雷蒙把大行李扔在实验室,跟萨罗吉马不停蹄赶往火车站。最终还是错过了高铁。

为了赶上第二天下午的墙报展览,为了不让Boss生气,他们重新定了第二天早上抵达L市的卧铺车。

这样戏剧化的变故让雷蒙哭笑不得。因为严格遵守伊斯兰教的教义,雷蒙不能吃非清真的食物,所以从早上下飞机起,到火车一晚上的卧铺,雷蒙都没有好好的吃一顿饭。

第二天他们终于抵达了L市,在小Z的帮助下,他们成功的来到L大学,这所L省最顶尖的学府,并成功的注册了会议。他们要求小Z带他们去吃早餐,毕竟饿了两三顿。在L大学一个简陋的清真食堂里,他们吃完了两大碗西红柿鸡蛋面。

雷蒙的巴国和萨罗吉的尼国语言相通,习俗略近,他们又共一个研究方向,虽一个已是博导,一个还是博士生,同在C国,这一番波折,倒颇生惺惺相惜之情来。会议开了两三天,他们并不能理解用C国语言做的每场报告。于是抵达的第二天,他们便结伴外出游览L市的海景风光。会议的最后一天,雷蒙决定去看那些借着会议机会兜售自己仪器的各公司的产品。毕竟有了经费,实验室也该把更好的仪器添置起来。在雷蒙看来,C国公司的仪器质量很有保证,无奈好的仪器和自己微薄的经费比起来太贵,而且大多数C国公司在巴国并没有工程师可以负责维修设备。

至今雷蒙都没有见到自己博士期间的大 boss,来到了C国,雷蒙本以为一切事宜都能得到妥善安排,却发现一切都需要自己搞定,自己却并没有得到想象中一个博导该有的待遇。他在会议期间遇到了自己读博士时实验室的C国同学Y。Y现在也已经成为了L大学的教授,也是这次会议的组委会成员之一。旧友相逢,一阵寒暄。

雷蒙听说会议结束后,是有一些企业赞助Boss的研究组在L市观光一日游的。于是他们让小Z告诉了他们那天的集合地点和时间。萨罗吉和雷蒙是后来加进开会队伍的,所以他们的酒店是他们自己在卧铺车上,用手机在Bookin上临时订的,并没有跟实验室大队伍订在一起,因而每天并没有会务组指定大巴接送他们往返会场和宾馆,他们需要自己打车,而每一次叫了车,都需要给小Z打电话充当他们和司机之间的翻译,显然,小Z对这样事无巨细的求助并无十足的耐心。而大boss住的酒店又跟博士生们分开,和若干多少出于统战目的邀请来的台湾教授以及组委会成员住在一起。因此会议结束后那天的观光游览也分了两波。教授们一波,学生一波。

第二天一早,雷蒙不放心,重新给小Z打电话确认时间地点。正在吃早餐的小Z错过了电话。于是雷蒙又给自己组委会的同学Y打电话,Y把教授们的上车地点发给了雷蒙。让他们九点赶到即可。

于是雷蒙和萨罗吉改变了行程,决定去教授们上车的地点。

他们坐出租车抵达时,是八点五十五分。

这时,熟悉的情景再次出现了。

等待了十多分钟,雷蒙发现,一个人都没有。没有自己曾经的Boss,也没有同学Y,没有大巴。

教授们的大巴,早在人都集齐时,就朝棒槌岛出发了。

Boss没有打算等他们,等这位从巴国风尘仆仆、远道而来的博导加入他们的队伍。Boss说,车上都是professor,不能让这么多professor等他们俩。 Boss 让自己曾经的得意门生Y,通知雷蒙和萨罗吉重新加入学生们的观光队伍。

只怕Boss忘记了,雷蒙现在也是professor。

然而在小Z得知他们将加入教授的观光队伍后,学生们的大巴,也出发在路上了。

只有雷蒙和萨罗吉,懵懂的,等待在教授们入住的酒店门口。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巴国博导访C国记-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巴国博导访C国记-激流网(作者:楚若蓝。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