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高考中,温州苍南饶先生的儿子考上了北京某知名大学。正当一家人沉浸在喜悦之中,学校却来电说儿子可能无法被录取。原因是饶先生的一个举动:欠银行20万贷款不还已两年多。“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父母失信,子女受限”,在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攻坚年,苍南县法院狠抓执行信息化建设,加快执行联动机制建设,积极通过新媒体等网络平台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每日激评丨父失信子失学,“连坐制”满血复活?-激流网

激评:有关“父失信子失学”的“连坐制”报道已不是头一遭了。但是,如此高调、如此直接的大概是头一遭。前不久,一条关于“失信惩戒”的消息就让家长们沸腾了,山东省潍坊市昌乐二中在2018年新生入学简章中规定:“报名考生的家长必须没有失信记录。”有关方面解释,昌乐二中目前为民办学校,民办学校比公立学校费用高,而限制失信人员的消费行为禁止项目中的一条就是限制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如果说昌乐二中是民办学校尚且说得过去,饶先生的儿子考上的“北京某知名大学”大概不是高收费的私立学校吧?静待有关方面作出解释。

我国的“连坐”制度最早发端于周朝,历史悠久、范围深广、措施严厉,与宗法制度相伴整个封建社会始终。专制野蛮的“族刑连坐制”已于清末废除。今天在民事、行政领域保留了一些类似于“连坐”的条款,但是有严格限制,如基于代理关系的连坐(如企业为单位员工过失承担责任)、基于谨慎义务的连坐(如建筑工程、安装维修领域)、基于信息供给的连坐(如销售者未能提供有关产品缺陷的信息)等。苍南县法院处理饶先生一案显然不符合其中任何一条,饶先生的儿子完全不应该承担父亲失信的责任。

庙堂之上,如温州苍南法院这般荒唐行事还当作正面典型宣扬的毕竟是件“新闻”,在舆论的压力下估计也走不了多远。而庙堂之下,连坐制则实施已久:对上访人员的“连坐制”:一人上访,全家倒霉,“体制内”的亲属“压力山大”,属地官员也跟着紧张;大量企业里实行“管理责任制”,员工因故被罚款一百,则无过错的班长也要罚两百、主任罚五百。这些“连坐制”与绵延二千年的“族刑连坐制”,有着异曲同工的精髓:对待下属与“贱民”,一定要使其互相猜忌、互相防范,以达分而治之的目的。

在社会鸿沟愈来愈深重的年代,肉食者们的分而治之显然十分“必要”,毕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苍南法院所犯的最大错误,只是太“实在”而已。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每日激评丨父失信子失学,“连坐制”满血复活?-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每日激评丨父失信子失学,“连坐制”满血复活?-激流网(作者:五百二。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