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

会治这个病,才是真正的药神。

——题记

熬到了周末,去看了一场最近口碑极高的《我不是药神》,具体情节我不再赘述了,是一部难得的建议大家去电影院看看的一部电影。这个故事是有原型的,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正版药买不起,买便宜药救命却犯法的故事。抛去电影艺术上的情节手法等等不去分析,大家最被揪住的点,就是一个,高价药、法律、人民这三个元素之间的矛盾冲突。也正是这三者之间的矛盾,构成了整个电影的中心,吸引了观众的内心情感与之共鸣。

电影是成功的,是感人的,看完之后发现零差评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就是如电影里那个老太太对警察说的,谁家没有一个病人啊,谁能保证自己不会得病啊,可是,得病了谁不想活着啊。我在想,正是这样简单的道理,让所有人都无法反驳,哪怕是在评论区这个总是有奇奇怪怪的尖锐刺耳声音的地方,大家也不会和自己的生命过不去,毕竟,谁都不想死。这也是我始终站的一个立场,人民的,才是正确的,忠于人民才是最正确的立场。那么,问题来了,药卖的这么贵,病人买不起就不能买便宜的假药了吗?是法律错了吗?我想大家也不好下结论。是病人错了不该买假药吗?我想在生命的威胁面前这太可笑。这仿佛是一个悖论,这篇文章,我就想对这个矛盾进行一些剖析。

1.    人,钱,法

这个事件里面矛盾的三方:天价药,法律,人民。这三方的关系我们需要梳理梳理。

药的目的是什么,有几种选项:1.治病救人;2.公司赚钱;3.治病救人同时赚钱。

法律目的是什么,也有几种选项:1.保护人民利益;2.保护资本家利益;3.同时保护资本家和人民利益

人民目的是什么?怕是多余的话了,当然是好好的生活。

所以说,如果让我们去选择这三者应该履行的准则的话,从数学角度,有三乘三乘一,共九种可能。但是从结果上看,有一些可能明显是错的。比如说,如果药只是为了救人,法律也只是保护人民利益的话,那就不存在什么矛盾了,也就不会有救人的假药违法,药价杀人现象存在了。所以,这种可能不合理。但如果说药只是为了赚钱,法律也只保护资本家利益,我想这也是不大合理的,说出来大家也不是很认可。那么,仿佛只有第三种可能了,就是,药呢又要赚钱又要救人,法律要同时保护所有人利益。我想大家都是比较认同这个观点,但是,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出现剧情里的矛盾,天价药因为其合法性受到了法律的保护,最终却伤害的是人民,出现这样一个比较荒诞又必然的结局。所以说,仔细分析,问题其实就出现在这里,如果药要赚钱,法律又要保护药要赚钱这个事情,那么,人民就必然是受害一方。但是从人民角度来说,这必然不合理,为什么不合理,因为我们就是人民,还需要解释为什么不合理吗?对吧,如果要说这个合理,那么,肯定是抛却了自己是人民的立场,或者是说,自己自认为自己已经脱离了人民这种很low的底层范畴了,当然,很可能也只是自己自认为。

谁才是真正的药神-激流网

2.    没人愿意等死,但没钱只能等死

死亡面前,选择就是一切,而金钱才是这个逻辑里的标杆。

既然矛盾本源找到了,那我们来继续分析。药到底应该怎么做。从人民的角度,当然,声明一下,本文的人民都是指无产阶级,也就是我的角度,其实也是绝大多数人的角度。从人民角度来说,病有所医是大家都希望看见的结果,生命是无价的。但是从资本市场考虑,生命却是有价的,这就是资本逻辑的必然。什么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从根本上是剥削无产阶级剩余价值存在的,自然不会去考虑人命了,如果这个人命的价值比不上利润,毫无疑问,一个合格的资本家会草菅人命毫不眨眼。如果不信,去大工厂看一看体验个两周就会有深切体悟。那么好了,资本家卖的药会因为你买不起而降价吗?显然不会,毕竟这是资本的市场,偶尔白莲花圣母的出现只是一个温情脉脉的伪装,给冷冰冰的现实一点点缀。网上对于这个要价有一个很经典的解释。生产一粒药可能只要五分钱,但这是第二粒的价格,第一粒的成本是五十亿。很多人用药品研制开发的巨大成本来解释药价的昂贵,这个解释是合理的,也是事实。科普一下药这么贵的原因,像电影里提到的格列宁(本名格列卫)这种针对特殊疾病的药研发成本高昂,而受众往往全球只有几百万人,所以高昂的成本平摊到患者自然昂贵。而在中国,进口药还要在中国的相关部门做检测临床测试,最后再经销商的层层加价,到患者手里就是本就国外高昂价格的两倍了。但是如果没有利润了,也就没有公司去开发这个药了。所以最后推出一个制药商和消费者双方都不能让步的悖论,最后分析结论是哪怕是高价药,也是救人的,不然连救都救不了,买不起就没有办法了,最后穷苦的人民成了受害者。这个理论很有道理,但是我们仔细分析发现,里面有一个要考虑的问题,就是这是从资本主义的角度去考虑,在资本市场上,当然凡事都有价值,私人财产大于天,这是资本主义的本质,如果不保护私人财产,就不是资本主义了。所以我们预设了资本主义的正当性,如果对这个质疑一下,我们就有了新的看法。这其实从根源上说,解决这个悖论的根本在于资本主义的合法性。这样一想,就发现根源其实是资本主义的制度,这其实也是如今很多矛盾的根本所在。

我关注到了一个情节,为了救白血病女儿的三十岁妈妈不得不在夜场出卖肉体做脱衣舞娘,当她看到她男上司因为钱而顶替她跳起来了钢管舞的时候,她那么疯狂的喊着脱裤子,眼角泛起了泪花。心里应该想着是自己平常是在那个位置如何被喊着脱衣服的轻薄吧。当主角暗示要和她发生关系的时候,她很明显是抗拒的,却不得不主动迎合要献出自己的肉体,因为只有主角的药能救女儿的命。人在资本面前的卑微无助,被这一细节展现的淋漓尽致,资本的肮脏丑恶与伪善刻画的入木三分。

谁才是真正的药神-激流网

3.人血馒头

医疗产业,是否是一个吃人血馒头的产业。

根据现在很多人都会夸赞市场的好处,什么资本刺激市场,需求拉动生产,要是没有资本刺激,也就没有开发药物的公司了。但是在医疗产业上呢,如果让医疗商业化,会是什么后果呢?看病难看病贵这是老生常谈了,我想去过医院的人都有体会,没有报销的看病,是土豪的体现。中国从改开之后,从农业改革到市场经济改革,再到八十年代开始陆续往医疗行业开刀,走的始终是私有化的道路。毛时代的全民医疗,赤脚医生可以说是伟大的创举,让城市老爷医疗所变成了人人都可以看得起病的公费医疗,记得当初去山东某小县城调研时问到当地老大爷,回忆说公社医疗部啥小病都能治,还几乎不要钱。虽然毛时代的全民医疗被称作落后与不专业,但至少保证了绝大多数人的健康和预防,公费医疗的好处不言而喻,在校医院享受学生价的应该都能体会到。那么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没有市场的刺激,就不能有好药了吗?我们分析一下屠呦呦的青蒿素的例子。从成本上来看,青蒿素的研制肯定没有国外公司几十亿的投入高,毕竟当时工作人员们只是领着那个年代普通的工资,秉着治病救人的单纯理念在工作。但是真的付出不多吗?据资料显示,青蒿素的研发从67年立项,花了十几年研制成功,这个换算在在资本家公司里,也是天价了吧。还有,青蒿素研制的成本其实是被巨大的公有制集体分摊了。在研究过程中,工作人员发现黄花蒿在花蕾期的青蒿素最丰富,于是利用全国的科研机构协作,终于在四川找到了最合适的品株,这种人力物力的成本在资本家眼里该怎么算呢?同样的例子还有袁隆平的杂交水稻,各地科研机构的无偿协助才在海南找到了最好的品株。那么来看,青蒿素救得疟疾人数不比格列卫救得白血病人数少,杂交水稻养活的人数就更不用说了。那么,既然社会主义制度下能造出来的廉价药,凭什么就要肯定资本主义下造出来的天价药的合理性呢?补一句,中国的青蒿素当时就如印度格列宁一样,以欧美八分之一的价格进入非洲,拯救了不知道多少黑人的性命,是否也应该算假药呢?

我们再来走一遍中国医疗产业化改革的后果,最首当其冲的,政府资金不够,退出基层的公费医疗,曾经的基层医疗体系崩塌了,公立医院再次回归城市老爷卫生部的身份。甚至很多公立医院不能维持运营,怎么办?市场化。市场化是改革过程中的目标,市场来解决一切问题。没有钱怎么办,自己想办法。出现了贵的药,出现了相应产生的暴利医疗产业。荼毒最大的,就是那个年代相应产生的莆田系。莆田系这个一开始靠卖性药的江湖郎中,在那一场人血馒头的狂欢中尝到了鲜血的味道。公立医院没钱?好,莆田系承包你的科室,借你的名气赚自己的钱。那时最典型的是美容医院,一针一万,干一个月跑路。公立医院需要资金的投入,不得不出卖自己的名誉,直接的爆发点是16年的魏则西事件。人们那个时候才开始感到了恐慌,但莆田系可以说已经占据了医疗产业的半壁江山。去年我认识的学医的朋友告诉我,国家医保出现亏空,很多医保的药品器材都不准用了,比如现在最普遍的免拆缝合线,因为医保亏空不得不换回老旧的棉线,一些贵的药不准开了,他感觉医疗水平倒退了十年。这是不是有些讽刺。之前医生拼命往贵的开,如今却不得不开便宜的。这一些奇怪的现象我们都可以分析出原因,是否政府把贵的药纳入医保就是万全之策呢?后文再细说。所以,当医疗这种领域变成了一种产业,那么,只能是让资本家吃着人血馒头,而享受着zheng府的保驾护航。

谁才是真正的药神-激流网

4.法大于情

想象一个场景,一艘小船向大海里溺水的人扔出了他自己的救生圈,绝望的人们疯狂的抓住这最后的稻草,然而执法队来了,说这些救生圈是三无产品,没收走了,请问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绝望?

故事矛盾的第二个要素是法律,也就是政府意志了。首先立一个观点,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下的定义,国家是一个阶级统治另一个阶级的工具,而法律是这个统治阶级的意志体现。现在主流价值观不谈阶级了,要去政治化。可是这只是一种掩盖,不讲阶级不谈政治恰恰是其政治意图的体现。所以,从法律性的偏向可以看出这个国家的利益是站在哪个阶级。无产阶级的政党要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我认为当年无产阶级专政的立场是没有问题的,为什么,因为我是无产阶级。那么如果要从人权角度说我们要考虑到资产阶级,那怎么办?我觉得很简单,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是无产阶级,极少数资本家是站在对立面的,从马克思的原理上可以知道这两者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如果说要保证那极少数的人来剥削极大多数人的话,支持这种观点的人,要么是没看清本质,要么是自以为幻想能够成为剥削者的一员,来维持其合法性。可怜的是中产阶级幻想的人们,注定要沦落到无产的尘埃里。有句话说得好,灰烬和尘埃,为什么要相互憎恨呢?而事实上,毛时代后往往是既得利益者在掌权,阶级固化这种东西,不承认是没有意义的。

当发生这种事件时,人们往往都是期待政府给予我们帮助,开始电影里的局长说了,法大于情的事情我们见多了。我的朋友有法学行业的,他们相信法律总能带来公平公正,可是忽略了法律本身的意志体现。法律可能允许再来一次文革一样自下而上的监督吗?不可能。法律只是尽可能的做着维系稳定和保护他想保护的人的作用,三大改造抄了资本家很残酷,可是我们大部分是无产阶级,资本家不需要同情,所谓少数服从多数,为了少数人利益损害大多数人利益才是真正的反人类。我们看到电影和现实中,都是把贵药纳入医保作为解决手段,而我们可以看到问题所在,医保还是纳税人的钱,当医保不够用了,就出现了上文提到的开便宜药情况。所以医保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假药贩子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而且是只在资本世界里得的穷病。美国的癌症病人跑去古巴治病,因为那还是公费医疗,还可以活命,讽刺的是,美国那么富有,古巴是那么贫穷。

谁才是真正的药神-激流网

5.屁股与脑袋

屁股决定脑袋我认为是一个真理。

我们要站在什么立场上看问题,我的答案始终只有一个,站在人民立场上。电影院里结束时候,难得大家沉默地坐在那听完了片尾曲才动身,确实我也被感动到了,左边的观众主动鼓起了掌,而我却注意到右边的五十多岁大叔却在用纸巾捂住眼泪。我以为我见过了那么多底层人物的悲惨,能够强行压抑情感不失态,当我看见他时才发现我错了。我不哭不是因为我有多沉稳,而是岁月的积淀不够深,经历的深沉,才会爱的深沉,也才会哭的深沉。昏暗的灯光打在雪白的纸巾上,衬托出了大叔黝黑充满褶皱的皮肤,显得那翻红的眼角是多么触动人心。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是坚强的,而每一次痛哭都会有原因。为什么这部电影这么口碑好,因为这戳到了人民的心底,难得的表达了人民的诉求。

讲一个故事结尾吧,有一次我和朋友去北海公园,上到白塔发现要五元门票才能从另一边下去,不然只能原路返回,本着某种奇怪的心态,我们准备从侧面翻过围栏逃票进去,不巧那地方是管理员休息室。路过的一个大爷看见了我们被制止的情景,走过来说了我始终难忘的一句话。他说,小伙子,跟我来,你们从那堵墙翻,那边没人还方便翻,来一趟因为五块钱过不去说不过去。在大爷指示下,我们成功逃了这次票。这小小的五块钱对我们来说无关痛痒,但是这次给我的感触却是深刻的,一个路过的老大爷居然会帮助我们做逃票这种违背规矩的事情。这可能不是一个多么正确的例子,但是我明白了无论什么政策多么合理多么权威,都不一定是正确的,所谓屁股决定脑袋,说话的人屁股和你不是一个位置,说出的话就不代表你的利益。只有人民群众是最权威的,站在人民大众的立场上说话,才是我们最应该坚定的立场。

6.谁才是真正的药神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

会治这个病,才是真正的药神。

引用主人公法庭上最后一段话:吃不起天价药就只能等死,甚至自杀。不过相信我们的祖国会慢慢变好。我也相信我们祖国会慢慢变好,因为,大家会慢慢发现,什么才是治好这个穷病的关键。会治这个病,才是真正的药神。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谁才是真正的药神-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谁才是真正的药神-激流网(作者:李笛崖。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培天壤)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