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 是药引-激流网

正在上映的《我不是药神》里有一个假药贩子,他说“穷病治不了,也治不完”,所以他穿起白大褂,假冒院士,为假药站台。

有很多人都抱着这样的心思,去他的,反正也治不完,不如我来收割一波。

“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五十分钟的录音,就把这种小范围内心照不宣的致富秘诀,一下子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什么产业升级、人口红利、企业家精神,到头来都比不过那四个字,傻逼太多。币圈的朋友说,李笑来的话听起来扎心,但在圈子里是常识。

这段半年前的录音,成了中国币圈入门最好的教材,没有之一。它成功地毁了整个币圈。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段录音最震惊的地方不是最有名的专栏作者、曾经的新东方名师出口成脏,而是发现李笑来和新东方其他著名老师一样,做的所有事,其实都是为了给下一个概念营销铺路。

他的所有苦口婆心,正义凛然,都是为下一次收割播种。

这还是那个鼓励我们学习学习再学习的李老师吗?

“学习学习再学习”是李笑来的公众号,他曾经这样阐述这句话:

第一个学习是动词,第二个学习是名词,第三个学习是动词。我的意思是说:要先学会学习这件事儿然后再去接着学习,这样才真的有意思。

李老师的公号介绍是,通向财富自由之路。

那些有着一颗当收割机梦想的韭菜们,都成了他通向财富自由之路的药引子。

1

几天前,另一位老师也在搜寻药引子。

他像《我不是药神》里面的假院士一样,召开了一个研讨会,把自己究其一生总结出来的企业管理思想做了系统梳理。

他叫吴炳新。现在听说他的人可能不多了,但十几年前,他创办的企业曾经是中国一个行业的珠穆朗玛峰。

凭借着铺天盖地的广告,他的三株口服液在1996年就销售了80亿。但又很快,三株被一则不到1000字的新闻一夜间击垮,树倒猢狲散。

风头过去后,三株转型医药,重新起航。这次,他宣称攻克了癌症。吴炳新利用发酵中药治疗癌症,还创办了三株医院,推广“自然抗癌六步疗法”。

吴炳新的自信来自于自己的经历,按照他自己的描述:

我在48岁时患肝癌,在北京一家肿瘤医院住院,一边接受治疗,一边读中医书,比对张仲景、李时珍的药方,给自己开药。之后肿瘤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攻克了肝癌这项世界性难题后,吴炳新没有马上利用它赚钱,而是去呼和浩特成了一位光荣的保健品销售员,直到他的三株帝国轰然倒塌后。蓦然回首,才想起来,原来自己可以是神医。

发酵中药不仅能治疗癌症,还能让人类寿命延长十年,让容颜年轻十岁。

李笑来录音里说:中医就是傻逼,但中医上市公司股票,我真买了,道理很简单——傻逼信,傻逼多。我不买,别人会买,这钱我为什么不赚?

不知道将来三株抗癌的发酵中药将来上市,李笑来老师会买多少股票?

老师们都喜欢给自己镀金。

吴炳新今年80岁了,前几天,“吴炳新企业管理思想研讨会”在济南举行,参加研讨会的有对外经贸大学、中央财经大学、临沂大学的领导,山东社科院研究员、高级记者。

休斯顿-维多利亚大学的一位院长说,吴炳新将在学术界青史留名。

2016年,休斯顿-维多利亚大学授予吴炳新人文学博士的荣誉学位,这是该校历史上第一次对外授予荣誉学位。当时有媒体报道说,学术委员会长期观察、研究和评估,认为吴炳新的理论与研究对人文科学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不过根据休斯顿-维多利亚大学官网上的说法,2013年,吴炳新给学校捐款60万美元,是该校历史上最大的一笔捐款。

2

吴炳新的企业管理思想在三株口服液时代最为鼎盛,无数的地推人员,将口号式的广告词刷遍大街小巷,给全国人民洗脑。

二十年过去了,这仍然是最有效的广告形式。世界杯期间,很多人被蚂蜂窝、BOSS直聘和知乎洗脑式的口号式广告搞得不胜其烦。

马蜂窝和知乎都出自同一个大师的手笔。叶茂中的三板斧,一个代言人,一句广告词,然后疯狂重复。

接受采访时,叶老师说,你们老想把我批判一通,但是马蜂窝和知乎的下载量暴增。颇有不废江河万古流的气势。

对于人性的把握,没有人比曾经的蒙派大师更擅长。你包叔曾经写过,宣传塑形内衣,最触动人心的广告就是拿剪刀剪开内衣,让肥嘟嘟的肉弹出来。

叶先生也曾是一位神药推手。他在保健品大潮退去的时候接下珍奥核酸的单子。为了给核酸找到卖点,叶茂中绞尽脑汁,终于发现很多诺贝尔奖得主的研究项目里有核酸的字样。叶的同事回忆:

找到这个大创意令我们和珍奥人兴奋不已,叶差点晕过去。

38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就此成为了珍奥核酸的代言人。报纸广告经常用半版来印刷38个外国老头的头像。用叶的话说,有一种高贵的气质。

为了与传统蒙派有所区分,叶茂中要求广告小报也必须体现品质与品味。小报送达时必须通过邮局的正规渠道,而非让促销人员塞入门缝了事,更不准在街头散发,破坏品牌形象。

珍奥核酸在大连上市一个月,销售回款30多万元,第二个月销售回款70多万元,第三个月突破100万。

就算后来世界卫生组织说,人体根本不需要补充核酸,但那时,珍奥核酸的广告已打到春晚舞台。

高贵的叶茂中,终于通过珍奥核酸这味药翻身,成为内地版的广告狂人。

3

《我不是药神》终于上映了,目前是中国十六年来评分最高的国产电影。

看电影之前,你包叔有点小兴奋——还以为是个俗套的古装神医片,演示中华博大精深的奇技淫巧,十八般武艺。

没想到,误打误撞看到一个近年来最好的故事片。

虽然对新闻事件做了浪漫化处理,但依然像带着毛边的牛皮纸,真实、粗犷又锋利。两位监制徐峥和宁浩已经证明了自己在商业喜剧电影上的成功,依然甘愿退居幕后协助新生导演。

很多评论说,中国终于有了自己的《熔炉》、《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和《摔跤吧!爸爸》。日后在国民福祉、国家制度以及商业利益的博弈中,《我不是药神》应该会被反复提起,成为标杆。

电影给了一个政治正确的结局。让主角登上神坛又身陷囹圄的“药”,最终被纳入福利制度,慢粒白血病患者的存活率从2002年的30%,上升到现在的85%。

你包叔问了问医药圈的朋友,情况确实如此,相比之前,不再有那么多人为了慢粒白血病而铤而走险。

医保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一些抗癌药进入医保名录后,就开始缺货了,降低药费让医院承担损失,会让患者无药可用。病有所医,依然漫长而艰难,《我不是药神》的原型故事,可能会反复上演。

《我不是药神》里最震撼的台词,不是主角说出来的,而是一个卖假药的骗子。

他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叫做穷病!”

这种病,李笑来得过,他在新东方讲托福课的时候,曾经说过:

我的父母是红旗下的“蛋”,一生不会挣钱,一生视金钱为粪土,但到晚年时,恨不得视粪土为金钱。

叶茂中也得过,小时候他家里穷,为了改善伙食,他需要去自己捞鱼捞螺蛳。吴炳新更是在40岁时得了癌症,50岁才找到保健品这条发家致富的道路。

2017年9月,支付宝的一则文案引起了巨大争议:年纪越大,越没有人会原谅你的穷。

李老师,吴老师,叶老师更不会原谅你的穷,你的勤奋、上进,才是他们希望的田野。

你以为他们容易。他们等了你们这味药引十几年。他们也着急,也盼着你们快点富,快点长齐,长成有感觉、甚至是有幻觉的韭菜。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我不是药神 是药引-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我不是药神 是药引-激流网(作者:包叔。来源:包邮区。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