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五月风暴的前世今生-激流网

阐释者:时间那么快就到了5月底,很快就要大学毕业了呢。

一缕丝:是啊,走向社会的大学生们,很快就要为生计发愁了!

阐释者:更重要的是,要找到自己在社会上的位置。

一缕丝:这谈何容易呢,虽然身边的同学经常聊人生、理想,但是很难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啊!

阐释者:五十年前的欧洲,也有很多学生在思考这样的问题,并走上了街头。

一缕丝:你说的是“五月风暴”吗?

阐释者:是的。

一缕丝:我在网上查过,这件事是在法国发生的,听起来像是五四运动的翻版啊。一批法国学生集会,抗议政府逮捕那些为反对越南战争向美国在巴黎的产业投掷炸弹的学生,后来规模扩大,冲突升级,警察进行干预,导致流血冲突,数百人受伤,600名学生被捕。后来法国的全国总工会号召全国工人总罢工支持学生,千百万工人群众加入运动。首先是巴黎80万工人举行大罢工,接着罢工浪潮席卷整个法国。最后事件被戴高乐平息下来。结局倒没有那么振奋呢。

阐释者:是的,如果从表面上看起来,确实是有着政治热情的学生们反抗,然后得到工人支持的遥远的东方的故事,不过也有着特殊性呢。

一缕丝:这话怎么说?

阐释者:按照法国学者的研究,这场运动某种程度上是新与旧的文化交锋。

一缕丝:五四运动好像也是这样啊。

阐释者:二战后的法国可不是一战后的中国啊,二战后出现的婴儿潮(二战后从1946年到1964年的18年间,7800万“婴儿潮世代”(baby boomers)出生,对之后的西方社会产生了深刻影响),到了1968年,出生的孩子到了上大学的时候了吧,这就为运动提供了群众来源啊。

一缕丝:是啊,这估计会给高等教育带来不小压力。

阐释者:1968年,法国大学生占法国总人口的比例到了法国总人口的1.2%。

一缕丝:我国教育部公布2018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人数达到820万人,如果按我国14亿人口算,大约0.5%,如果是指全部在校大学生,占比约2%左右,这个比例就比法国高了啊。

阐释者:没错,就像现在的我们那样,那个时代的法国学子,对未来感到迷茫。而且,我们处在全球化、信息化的时代已经多年了,身心已经适应了这个社会,但是那个时期,消费社会、科技革命这些事物还在飞速发展,如何在急剧变化的时代立足,就成了摆在法国学生面前的重大而且急切的问题。

一缕丝:这个问题很多国家都有吧,但是为什么法国就演变成这么大的事件了呢?

阐释者:正如福柯所言,“1968年以前,至少在法国,如果要做一个哲学家,你必须是马克思主义者,或存在主义者,或结构主义者”。那个时期的法国思想界非常激进和活跃,而且正值民族解放运动兴盛,越南战争爆发,反抗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啊,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大家都相信着造反有理。

一缕丝:是啊,就我的观察,很多人把这个事件与中国同期的大事件相提并论,有些持有不同立场的人还以此嘲讽法国学生,认为他们“幻想出了一个东方”,还有的人,居然把法国青年挖铺路石与警察进行巷战和焚烧小汽车也“归罪”于我国毛泽东思想的煽动!这也太扯了吧!

阐释者:我们应该把视角放回当年,就可以理解了。首先,每个人对当时的中国,抱有不同的看法是很正常的,也是合理的,但是,指责“这些人当中没有人会说汉语,关于当代中国的可靠信息几乎不可能获得”,这种想法就很不好了,至少相当多的那个时期的人没有资格这么说的。

一缕丝:是啊, 1964 年4月27日, 中法两国宣布建立外交关系, 使法国成为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第一个与新中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国家。与同期的资本主义各国相比,法国肯定跟中国联系较多啊。

阐释者:戴高乐的文化部长安德烈·马尔劳曾在1965年访问过中国,他本人还关注过早年的中国革命。不仅是官方在这个问题上的开放,民间的联系也是很多的,1966 年至1968 年,《毛主席语录》(法国称为“小红书”)在法国再版四次, 估计有几百万册。法国的大哲学家萨特曾在五十年代访问过中国,对中国有着不错的评价。当时法国大学里还有很多学者也向学生介绍中国的历史与现实。如果这些还只是转述而不能让人信服的话,那跨越重洋的亲身经历该让一些质疑者闭嘴了吧。1967 年, 法国、西欧有一批洋红卫兵不远万里访问中国, 被康生接见, 并参观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韶山。那个时期的多数外国人没有法国学生这样的条件啊,至少放在当时,法国学生还是相对了解中国的。

一缕丝:那个时期看来是充满热情的啊。既然说到这里,那么当时广义上的左派是如何看待并参与这场运动的呢?

阐释者:简单来说,法国共产党是不支持学生运动的,“毛派”也反对并拒绝参加学生斗争,但是理由和法共差别较大, “托派”有分歧,革命青年联盟(FER)反对,共产主义革命青年(JCR)则是积极参加了。

一缕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

阐释者:我分别谈一下。法国共产党当年的二号人物马歇态度是很恶劣的,他的发言很有问题。他说由于工人阶级是当代社会的唯一革命阶级, 而“法共是把它的行动建立在我们时代唯一决定性的社会力量——工人阶级之上的, 因而法共是法国唯一革命性的政党”。所以在他看来,学生运动表现出的无政府倾向显然与之冲突了。

一缕丝:这不是唯我独革么?

阐释者:是的,而且法共最让我不满的一点是,1968年1 月5 日, 法共总书记乔治·马歇在法共机关报《人道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硬说法国“毛派”组织从北京得到几亿法朗的援助,声明虽然不在五月风暴期间,但是这种造谣和暗示性质依然很恶劣。

一缕丝:法共的基业也很有年头了,却在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迅速垮台,看来跟党的建设,党的领导人选很有关系啊……

阐释者:“毛派”的理由比较简单,(1)小资产阶级造反绝对是“假革命” ;(2)造反与目前战略不符;(3) 使用暴力必须受到控制和指导。

一缕丝:跟法共有相似之处,不过他们应该不会宣称自己是“法国唯一革命性的政党”。

阐释者:是的,运动的直接后果是导致教育部长和总理先后辞职, 最后导致总统戴高乐辞职, 直接经济损失估计为几十亿法朗, 整个运动中仅五人死亡。应该说,学生尽可能的少流血,这一点还是不错的,使用暴力必须受到控制和指导,这一点与革命和改良都不冲突。而且法国的高等教育法、新选举法、最低工资法、私人电台和电视台法都是这个运动的直接产物,总体来说,没有暴力革命,但是还有一些成果,作为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的结合,已经不错了。

一缕丝:托派的情况呢?

阐释者:革命青年同盟比较注重纯洁性,认为学生运动中存在一定的宗派主义,他们对自发性的不可容忍使得他们否定失范的、没有指导的暴力。共产主义革命青年相信年轻人能形成一个新的革命先锋队,有些人还受罗莎·卢森堡影响,认为通过在直接行动中领导工人阶级, 学生能够担负起先锋队的作用,总的来说他们重视斗争大于组织。当然,不仅是托派。各派在整场运动中的表现还有一些细节层面的东西,一些组织对具体问题的态度也有过变化,不能一概而论。

一缕丝:感觉历史终究是斗争的历史啊,不是说我支持共产主义革命青年的一些观点,而是说学生工人与当局的斗争,运动内部的斗争都是矛盾范畴的体现,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人类的历史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阐释者:你还可以去查阅资料,这方面的研究是很多的,涉及面之广令人称奇。

一缕丝:是的,凡是群众运动,必然有很多不足,但是总会有所成就,什么都不做是不会犯错误,但终究会走向毁灭。

阐释者:革命最迷人的一面就是它总是不同, 总是让人意想不到。起义或群众运动的高潮将在未来以不可避免、新颖、难以预测和令人惊讶的形式发生。

一缕丝:是的,五月的鲜花,还会再次开遍原野的!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法国五月风暴的前世今生-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法国五月风暴的前世今生-激流网(作者: 阐释者、一缕丝。本文为u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