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某央媒官微下面,掀起了一个向医生致敬的小高潮。

该官微转发了江苏新闻的这样一个报道:【两天连做25台手术,医生脚肿成“大象脚”】4月4日,江苏淮安妇幼保健院医生张春花拍下自己的“大象脚”,发到朋友圈自嘲:手术终于结束了,脚肿的连鞋都穿不进去了——两天内,张春花喝同事做了25台手术,工作超26小时。因长时间站立,脚肿的脸走路都困难——医者仁心,致敬!

你向医者致敬,医者向谁追责?-激流网

看到那些“希望这样的好医生越多越好”的评论,我只觉得嘴里发苦,内心冰凉。

如果我们不是那么健忘的话,我们应该记得:仅仅在张医生晒自己大象脚的5天前,我们刚刚告别了一个年轻的同行:2018年3月30日,江苏省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研究生规培学员顾健,在交班后不幸猝死。

如果我们不是那么健忘,我们应该记得,就在2个月前,我们险些失去两个同行。2018年1月27日,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两名医生郭佳丽喝陈龙因为长时间超负荷劳动,相续倒在工作岗位上,以至于医院不得不将两个院区的儿科门诊停掉一个。

如果我们不是那么健忘,我们应该记得,就在不到4个月前,安徽省年仅31岁的医生方培虎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这个令人心碎的名单,可以列很长很长。在最近的这些年,几乎每个月,都有同行倒在工作岗位上。

面对这些倒在工作岗位上的医生,我们的绝大部分媒体都视而不见置之不理,因为他们毕竟知道些廉耻,实在不好意思将这些案例作为正能量宣传。

与很多人以为的相反,中国医疗保障水平绝不落后。中国事实上为国民提供了远超国力许可的优质医疗保障。

但这种保障,是以中国医务人员的巨大牺牲为代价的。

既然国力无法承担这种高水平的保障。我只好强行压低劳动价格,强迫医务人员以高强度长时间的廉价劳动来维持医疗体系的运转。

在畸低的收费标准之下,为了节约成本,为了维持医院运转,让医务人员进行超负荷的劳动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这种运行模式,极大的损害了医务人员的健康。也导致医务人员工作猝死事件层出不穷。全国医务人员苦不堪言。

2018年1月8日,在全国卫生计生工作会议上,总理批示的十件事情中,明确包括:充分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主动性。加快推进薪酬制度、职称等改革,落实医学科研、休息休假等政策,创新人才评价机制,严打涉医违法犯罪,营造尊医重卫良好氛围。开展首届“中国医师节”活动。

在其后举办的中国医师协会在第四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上,在大会上,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提出:“要关心医务人员的身心健康,执行好医务人员休息休假的制度”。

领导的批示,对长期加班加点高强度长时间超负荷劳动的医务人员而言,可谓久旱逢甘霖。然而残酷的事实很快证明,这不过是又一次的画饼充饥。

在这起媒体和网民欢呼致敬的“大象脚”事件中,当事医生2天工作26小时,平均每天工作13小时。身体健康受到严重摧残,双脚肿胀如大象脚。

中学时候,我们学过一篇课文,名字叫《包身工》。课文中的包身工,每天要工作12个小时,比我们媒体和网民致敬的这位医生还少1个小时。

我不知道这几位记者在读《包身工》的时候,有没有向那些可怜的包身工们致敬的冲动?!有没有打算把这张严重摧残健康的高强度长时间劳动,作为正能量来宣传?!

我们的党,是马列主义政党。马克思主义从诞生那天起,就旗帜鲜明的维护劳动者的权益,前仆后继的为劳动者的权益进行殊死的斗争。

劳动者的权益,包括获得合理薪酬的权利,也包括李总理和李主任强调的休息休假的权利。

为了保护劳动者身体健康,为了保护劳动者休息的权利,马克思主义政党带领全世界劳动者,奋斗了一百多年!

这张大象脚的照片,不是什么正能量,这张照片清晰明确的告诉了我们:高强度长时间的加班加点,是如何严重伤害我们医务人员身体健康的。这张照片清晰明确的告诉了我们:我们临床医务人员的工作生存状况是何等的令人触目惊心!

这张照片中的医务人员是可敬的,为了患者的利益,她们不顾个人健康,加班加点长时间劳动。

但从社会的角度,从管理者的角度,这种事情的发生是极其丑陋的,是极其恶劣的。这不仅是对医务人员健康权益的严重侵害。让医生在极度疲劳的状态下进行手术,本身也是对患者的极度不负责任!

偏偏我们的某些领导,某些媒体人,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们如同那些疯狂的喜爱女性小脚的人一样,内心扭曲变态,以畸形为美,以丑陋为美。

明明是一沟充满着破铜烂铁和剩菜残羹的死水,他们偏偏要让铜去绿成翡翠,让铁罐上绣出几瓣桃花;让油腻织一层罗绮,让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我在上小学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同学写过一篇文章,讲村里的一个八十多的老大爷,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挑着水桶去打水。在这篇文章的最后,他以老大爷为榜样讴歌了中国劳动人民的坚韧顽强。

我至今记得,我们语文老师暴怒的讲他的作文本撕成碎片扔到他脸上,冲着他怒吼:这要是你亲爷爷你咋办?你是哭着冲上去帮他卸下肩膀上的水桶?还是站在一边没心没肺的讴歌他的坚韧顽强?!

这位同学我多年不见,不知道是不是去央媒当记者了。

我不知道,如果这个大象脚的主人是这位记者的母亲妻女姐妹,他是会心疼的泪流满面,还是会恬不知耻的为正能量欢呼?

你向医者致敬,医者向谁追责?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你向医者致敬,医者向谁追责?-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你向医者致敬,医者向谁追责?-激流网(作者:烧伤超人阿宝。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