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薇: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的《特型演员叙事》。今天我们请来的嘉宾是著名演员、朱德的扮演者王伍福,王老师您好!

王伍福:大家好!

“我要的是革命接班人,不要孝子贤孙” | 特型演员叙事-激流网

黄薇:我们经常说,家和万事兴,治国也要从治家开始。朱老总对于他自己的子孙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可以说他家教严,家风正。

王伍福:对,老总的家风特别正,对子女要求特别严格。老总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还有孙子外孙子,孙女外孙女儿。他常说,要接革命的班,做又红又专的接班人,不要接官,不要接权,明确了要接革命的班。

他的儿子朱琦,抗战时期已经是科长了,第七分校队列科长。解放战争时期也是当科长,负伤了回来之后,还是当科长。我们拍电视剧《开国元勋朱德》的时候有这么一场戏,那是真实的故事。一次家庭会议中,他跟儿子说,你现在干什么,当科长,不要从政,要当工人。儿子不解,朱琦说“当工人”?当时有些木然。当铁路工人,向工人阶级学习,也学点技术,挺好,不要从政。

孩子真听了老总的话,就当工人。老总说,好好当工人,向工人阶级学习,为人民服务,说不定哪一天,我还能坐你开的火车呢。这个话还真应验了。有一次老总去视察,可能是去石家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总是跟群众在一起,在车上朱老总提出说,我见一见列车上的服务员和车长们,还有司机,或者司炉,都想见一见。叫来之后,说是司机,司炉师傅,浑身的污垢,还有煤灰。老总一看,竟是他儿子朱琦!车长也愣了,说朱委员长,这是您的儿子?是呀!这不是假的,是真的。哎呀,我们都不知道,他原来是当司炉,就是往里铲煤那个工作,现在是司机,一步一步走来的。老总说,好好干,做铁路工人多好,好好向工人阶级学习,挺好。大家坐在一起说话,完了之后起来,朱琦起来,坐的那个印一片黑。

黄薇:怎么回事?

王伍福:他身上都是煤灰。老总对女儿朱敏说,当教师,人民教师很好,不要总回家来,要和学生们住在一起,总住在家里,会脱离群众,另外容易滋长优越感。女儿说,学校家属宿舍还没盖起来呢。老总说,没盖起来,那就住集体宿舍嘛。于是,老总的女儿住了几年的集体宿舍,每星期回来一次,平时不让回家。

这就是老总对待儿子、女儿,是这么的严厉。而且家里头规定三不准:第一,不准坐老总工作用的小汽车;第二,不准亲友相求,不准打着他的旗号办事;第三,不准讲究吃、穿、住,不要他们讲究这些。还告诉家人,家里的公务人员是协助我们工作,你们无权指使,分得特别清。

他的儿子1974年去世之后,组织上考虑,把孙子从青岛海军驻地调回北京,便于照顾朱老总。当时跟朱老总说,已经调来了,朱老总很不高兴,不同意。朱老总说,我要的是革命接班人,不要孝子贤孙,于是又把孙子调回去了。而且叫孩子们坐公交车,甚至康克清同志有时候也坐公交车,都不坐他的车。老总就是这样的家风,要求得那么严明。

黄薇:这也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这些细节就能够让我们这些后人,生活在幸福的新中国的这些后人,特别感慨。这么伟大的、为新中国的缔造奉献了自己毕生精力的这些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他们真的是在用自己的言行告诉后人,应该怎么去做。

王伍福:是的。要求得那么严格,老总这么廉洁,这么严于律己。他的外孙当年被派到兵团去养猪,年纪很小就去养猪。养猪时不小心,猪食扣身上了,所以曾经想过调回来,老总不同意。老总说,养猪挺好嘛,养猪也是为人民服务嘛,把猪养好了,这也不错嘛,结果没同意调回来。他就是这么严格。

黄薇:甚至我们都觉得可能有一点刻薄,但这才是共产党员以身作则的作风。

王伍福:再有,他把仅有的两万块钱存款,全部交了党费,没给子孙们留下一点遗产。所以老总的子孙说,给我们没留遗产,但是留下的是巨大的精神财富。这使我想起了1984年,老总的夫人康克清大姐对我的嘱咐,她说演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要学习他们的品质,继承发扬他们的光荣传统。我们要永远继承老人家的光荣革命传统,学习老人家的优秀品质。这是我一生的座右铭。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我要的是革命接班人,不要孝子贤孙” | 特型演员叙事-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我要的是革命接班人,不要孝子贤孙” | 特型演员叙事-激流网(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