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炜倒了。这是送给我们最好的新春礼物。

我们奇怪的是他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倒。

鲁炜进入公众的视野应该是从担任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以后。

自从时任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副市长的蔡赴朝上调国家广电局长后,北京市各个方面都对谁来担任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寄予厚望,因为这个位置太重要了,北京是中国的首都,北京宣传的一言一行会影响全国。

鲁炜从新华社副社长位置上,空降至北京市,担任了这一重要职务。

当鲁炜开始在北京市各个单位视察时,被他视察的单位的人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这是个大忽悠!”“太能吹牛逼了!”

他来到北京演艺集团说:“你们的办公条件不行。我要给你们盖个北京演艺大厦。马上开始筹备,三年内一定建成。”在场的所有人没有激动,只有发愣:这个人太不靠谱了。一个城市新建大厦不是一个宣传部长随口就可以承诺的。那牵扯到城市详规、土地使用性质、城市财政安排、还有交评、绿评。一个新华社来的副社长,他懂这些吗?怎么能张口就来。

过了几天,鲁炜再次对北京演艺集团的人说:“我要给你们建的是心中的演艺大厦。“这个时候,北京演艺集团已经没有人再信任这个新来的宣传部长了。

鲁炜视察北京儿童艺术剧院,提出要马上花几十万在全国征集儿童剧本,在场的人发言说:“目前中国专门从事儿童剧创作的人不过五个,儿童剧创作不是花钱就能征集来的。”鲁炜当场大怒:“我看全国写儿童剧的五十个也不止。我就是要花大钱卖儿童剧,你们办不了我来办。”当然这事儿是不可能办成的。他也没办。

就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逼着有关部门排演了一台上千人的晚会,花了八千多万人民币,演了三场。他乐的手舞足蹈,一定要把这台晚会搞到香港去演出。承担演出的单位多次努力也做不到,他不止一次发火:“这点儿事儿你们都干不成,干什么吃的?”

在他忽悠下,北京市提出要在天桥地区三年内建成100个剧场。当时有人提出这是不可能的。他又发火大骂:“谁破坏老子的好事,我就让他没有好果子吃。”五年过去了,鲁炜都倒了,天桥只建成了一个剧场,还在艰难地经营。

鲁炜出席在北京七九八园区要建一个模仿澳门“水舞间”演出剧场的项目活动,并表示大力支持。有人提醒他:“以北京的地下水现状,建这样一个剧场是不合适的。”他竟然大怒,斥责提醒的人:“你懂什么,你看我能不能建成。”

就这么一个满嘴跑火车的人,竟然动不动就斥责别人:“嘴上没个把门的。”其实那时,鲁炜就已经成为北京市宣传系统的笑料。

这么整天到处胡说八道的人,居然被提拔到中宣部副部长、中央国家网信办主任这样一个重要的位置上。令人大跌眼镜。

鲁炜倒了。对鲁炜的评价在这里就不再重复了。可以和当年和坤倒台时的“十不赦”相提并论。总之,这是一个恶心的不能再恶的流氓。

大家都在问,这样一个我们普通干部一眼就能看穿的流氓,怎么会一路高升?

不过总算也是揪出来啦!

过年啦!多干几杯吧!

但愿不被删贴。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鲁炜沉浮-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鲁炜沉浮-激流网(来源:散人乱弹微信公众号。责任编辑:罗敏)

打赏